为你一殇经年  第二十一章 给我死过来!

章节字数:3325  更新时间:12-07-17 2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慕珩坐在公交车上看窗外日新月异的景色,才不过三年却已经足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但乡村毕竟不是城市,沿途经过的站点有着某种恒定的一成不变。就像人,即使许久不见,即使从吃着路边随处可见的饭团挤着拥堵的公交的车站小职员,华丽转身成西装笔挺打着PRADA领带笔记本在手上下班都在路上的行走白领,但他还是慕家的慕珩,恒定得一成不变。

    从A城到家里这一路,慕珩的发丝中早已渗出不少微小粘湿的汗珠,握紧的拳头彻底暴露了他心中的惴惴不安。

    当他看见爸妈直不愣噔的冷冰冰的盯着他的时候,慕珩一下子从火热的夏天摔到了寒冷的冬天,险些没把自己冻成冰棍,当他又听见爸妈你一句可惜我一句可恨的时候,他那张试图挤出孝子模样补偿下三年没回家看爸妈的罪过的脸,早已经雄心不再,只是又黄又绿。

    其实慕珩早已给自己打了预防针,爸妈对夏紫陌那是疼到了骨子里,连他都得靠边站,所以眼见自己和夏紫陌终究分道扬镳,那打击绝对是毁灭性的,毁灭嫁作他人妇的夏紫陌是不道德且不忍的,于是可想而知承受雷霆电击暴风骤雨的便只有慕珩。有那么一霎,慕珩是想再一次逃之夭夭的,可爸妈鬓边的白发无坚不催的铁栅栏似的困住了他的脚步,最后还是视死如归硬着头皮地回家来了。

    晚上八点。神经紧绷地颠簸了五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垮掉的前一秒到达。慕珩腿脚都绷得僵化掉,才踢了踢活动两下,他妈已经回过头来埋怨:“死小子磨蹭什么!”

    不知哪个街坊家的黑狗奔出来看动静,跑到他妈跟前仰头对她手里拎着的东西嗅了又嗅,睁着圆溜溜大眼摇尾乞怜,他妈拎高了袋子盯了黑狗几秒,郑重其事地嚷:“别笑得跟慕珩似的!狗模狗样!”

    慕珩脑子立刻如同卡带的音乐骤然断掉,感觉自己瞬间成了一只待斩的鸡,等待着国王下最后的通牒。

    国王阴森着脸开锁,踹门进去,砰一声手里东西往地上一砸,凝结的空气被她锋利的话语一剑穿过,“还不给我死过来!”

    慕珩一个激灵立刻回归本位,听完飞快奔了进去,速度快得像是武侠小说中绝顶的轻功,完全察觉不出他什么时候抬脚,什么时候落地,他进去,瞄了个自认为安全系数较高的地方放好笔记本,低着眉顺着眼,以一种近乎囚徒的姿势站在他妈妈对面,知道前方那个女人的妖火已经苦苦等候了许久,差不多到了喷发的临界点。

    那个女人。无法跟妈妈这样温暖的字眼联系在一起的,贯穿了慕珩二十一岁之前所有黑暗无着的日子的,那个女人。

    所有的一切消失在慕珩的意识里,只有刺眼的白炽灯光煞白煞白,仿佛在狰狞地等着看魔鬼噬人的好戏。他想起那些年的自己。爸爸在牌桌之间匆匆奔走。那个女人扒着街门看一眼。回屋。掀翻他写字的桌子。撕烂他的本子。把触手可及的所有东西大力扔向墙角。鸡飞狗跳。砰砰的巨响。尖利的漫骂女声里冒一句“给我死过来!”他立刻奔上前。慢或不慢。都是慢。都招致拳打脚踢。然后那个女人又抱着他哭。撕心裂肺地哭。她说妈叫你来你不会快点,你快点妈不是不拿你撒气了?他似懂非懂,一身青淤地点头,跟自己说快。要快。

    他是跑步的种子选手。长跑短跑中长跑都能拿冠军。从小学到大学,每一场运动会屡赛不爽。五年级时被叫到台上做获奖感言,老校长循循善诱,问他比赛的时候心里想的什么才跑得那么快。他怯懦懦答,妈妈。师生们都笑。那个女人却捂着脸哭。哭完了温柔地牵了他手回家。看到家里被爸爸四处翻钱翻得凌乱。再砸东西。再冒一句“给我死过来!”他立刻打了鸡血似的奔上前。

    噬骨的难堪在夏紫陌到来之后销声匿迹。

    那天夏紫陌把他爸爸拽离牌桌。夏紫陌左手挽着他爸爸,右手挽着他妈妈,自己花钱却说慕珩你看这是叔叔买的,这是阿姨买的。夏紫陌照了那张喜眉喜眼的全家福。

    夏紫陌说感情也是需要经营的。

    那次回来以后,夏紫陌往他家里打电话的次数比他还要多。每每也不说太多。只是问阿姨好阿姨心情不错?问叔叔不在吗?说我真怀念叔叔那天谈笑风生的样子。跟着,慕珩爸爸在家的次数不断增多,跟着,慕珩妈妈笑声越来越多,跟着,慕珩爸爸不怎么去赶牌桌了,跟他妈妈几十年的冷漠开始瓦解,对慕珩也嘘寒问暖起来,跟着,老两口从不断接电话到不断打电话,说慕珩你有福气啊,找了个那么好的女娃娃当媳妇。

    迟到二十一年的家的温暖,终于降临到慕珩身上。

    那种被夏紫陌拯救而引发出来的幸福感觉在很久很久以后慕珩仍清晰得记得。因为她彻底救赎了自己的自卑,如被上帝洗礼过一般。

    慕珩这样的人有时候自尊比什么都来得重要。因为本来就自卑的心里,在女朋友首次登门昭然若揭后更感觉自己是砧板上的肉,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他什么都不如。可是自己还是自己。无法改变。

    自尊是什么?能吃不能穿的东西,说穿了连掉在臭水沟里的一块钱也不如。但即便如此,还要撑起来。

    那会儿夏紫陌浅浅笑。慕珩感觉那会儿自己真像青蛙,夏紫陌就是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良的公主。

    可是青蛙最终没能完全变成王子,一路颠簸他弄丢了公主长成了一个比青蛙还不如的癞蛤蟆。

    把那个女人砸在地上的东西归位后,慕珩爸爸第一时间过来打圆场,看到他在神魂飞散的模样,幽幽地哎了一声:“死小子多久了都不知道回家?”

    慕珩爸爸在浪荡了二十来年终于迷途知返之后,因为愧疚一直在他母子之间调停,倒成了这个家的感情经营者。慕珩听见他把注意力从夏紫陌那个敏感点上往回拉,也赶紧抬头放空脑袋,故作轻松咧嘴对爸妈傻笑,“怎么会?这不是忙工作……忙工作吗?”

    “知道你忙,”慕珩爸爸对慕珩妈妈努努嘴,然后说,“看,都瘦了。”

    慕珩摸了摸脸,继续傻笑:“有吗?我前几天刚磅过,还重了几斤呢!”

    “胡说。你让你妈看看,这下巴都尖成啥了?没有好好吃饭吗?”

    慕珩妈妈终于动了动定格的冰脸,她猛地斜眼过来皱眉哼了一声,“身边没个女人,能好好吃饭才怪!”

    慕珩一下子又心跳如雷,慌里慌张地低下头去,眼角余光瞥见她泰山似的脚一步步迈近,而后在他跟前咫尺之距站定,蒲扇似的手举起来,以为她终于要发作。不想竟然轻轻拍在他肩上,话说得厌恶而亲切:

    “行了!别一副怂样了,整得好像我要吃了你一样!”

    慕珩感觉到自己僵住的笑容此时此刻一定很牵强而怪异,干咽了口唾沫嘲笑自己,“那个,我不是在装无辜博你同情吗?”

    又殷勤拉她坐下,满脑子里搜刮讨好的话:“妈啊,我走这么久惹你担心了,你看你都有白头发了。你最近身体好吗?我爸没惹你生气吧?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想去北京看看,要不咱过两天就去?”

    “死小子,你以为两句话就能把我打发了?”

    慕珩头垂得更低了:“……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事了?再说你对不起谁?你对不起的不是你妈,是人家紫陌!”

    慕珩绞着手指,不敢吱声。他妈肯放下屠刀只言语轰炸还并没有因此收回她的母爱已经是谢天谢地,慕珩很识时务地不敢再火上浇油。

    “就是!死小子要不是你对不起人,现在紫陌那就是咱家媳妇了!哎这话说回来,紫陌也嫁人了,过得也不错,算了,我跟你妈再怎么想也没什么用了。”慕珩爸爸暗觑慕珩一眼,说,“慕珩,你啊,以后少生什么乱七八糟七弯八拐的心思,二十好几的人了,也赶紧找个女朋友,该为咱家添下个一儿半女了。”

    “行行行,爸妈放心,我一定给你们找个满意的。”

    慕珩妈妈脸色稍好,慢条斯理地说:“你少瞎折腾几下我就阿弥陀佛烧香拜佛了……哎我说老慕,老陈家三姑她侄女是不是跟咱慕珩差不大?趁这两天慕珩在家,要不叫这俩孩子先见见?”

    “……”慕珩脑子轰一下,乱糟糟的,却战战兢兢没敢跟才捋顺了点的他妈妈反抗,不然一定死得很惨。

    手机突然响起来,屏幕上是苏心妍的名字。

    慕珩只说了一声“喂”,就听到对方气急败坏的声音:“你在哪?我要死了你都不知道问一声是不是啊——”

    慕珩被震得忙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等她‘啊’完,他才走到院子里问:“你又怎么了?”

    “又!还又!慕珩你是不是特讨厌我?在你心里我就一无理取闹的惹事精啊?”

    慕珩没好气,刚在他妈妈这边劫后余生,就碰上这大小姐打闷雷,但慕珩一向对人礼让,何况对方是女孩子,也就压住火气,善言相询:“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这里一温柔,那头苏心妍立刻脆弱得分崩离析,温热的液体像掉了线的珍珠,接连不断滚落到手背上,“啪嗒啪嗒”先是一滴两滴,然后实在克制不了就变成了嚎啕大哭。眼泪像墨汁一样成片晕染在宣纸上,就想在这个人面前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多年之后想起,苏心妍还觉得不可思议,完全想不到会有个人能把天下第一小魔女的她变成那样。

    苏心妍哭得不可自抑,“慕珩……我……我起不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