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一殇经年  第二十四章 ……女婴

章节字数:2840  更新时间:12-07-20 07: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季的雷雨突如其来地下起来。夏紫陌从于沁南的车上下来,短短几米就被淋得浑身湿透。雪纺衬衫黏在皮肤上,湿腻腻的凉飕飕。下午夏紫陌莫言都要上班。于沁南也要回公司,本来在夏紫陌跟前就心虚得不行,还又虐了人小狗又吃人嘴短,就颠颠地自告奋勇要送人上班。结果送完莫言碰巧撞上了这场大雨。夏紫陌坚决不肯让于沁南把他招眼的法拉利停到自己单位楼下,离着三四百米就硬是叫停,车门一开就冲进雨里。夏日的白天天空因为乌云盖顶,黑暗得仿佛半夜。夏紫陌湿透透地顶着雨往前跑。突然崴了下。鞋子却眼睁睁分成两半。一半在旁边的水坑里,一半露出她尴尬的脚底板。她苦笑了下,抹一把散落脸上的头发,脱掉鞋子继续走。

    忽然记起大学时和苏心妍晴日里赤脚轧马路,心想这下齐了,雨天也轧。突然有车子擦过来猛然停住,哧一下溅起水幕又浇了她一身。夏紫陌皱皱眉,头一偏却看见于沁南。

    “上车。”

    夏紫陌不理,踩着雨往前。

    “你们的社长跟我挺熟的,晚到一会儿不要紧。哎夏紫陌,你不是要这副尊容走进单位吧?”

    夏紫陌依然不理。这样子是挺糗,不过早上于沁南送还的那条紫色纱裙还在办公桌上放着,那会儿她满心着急苏心妍随手扔在那里,她进了那幢楼打电话叫李楠送下来,在一楼洗手间换好再上去就行。鞋子也不愁,李楠是个酷爱运动的主,运动鞋走哪备哪,单位也不例外,踩着点下班换下高跟鞋就直奔体育场那是常有的事。她可以借她鞋子。只是,从大门穿过大厅过道冲进洗手间那段路有点招眼。

    但先前自己总冷脸给于沁南看,虽说冠着同学的名义,关系却没比陌生人亲近多少,现在突然接受他的好意实在让人难以接受。而且,于沁南是蓝昊太子爷。对于于沁南这类人,夏紫陌都保持着一种淡而不触的原则。并不是仇富。只是过分清楚接近他们一定会有许多理不清的纠缠。就算只是单纯的友谊也不会那么简单。

    觑着法拉利的醒目,夏紫陌咽下了这个雨天唯一一点觉得对大概会糗得招眼的那段路的忐忑心情。

    她宁愿在别人面前出糗难堪,却绝不会让于沁南看透她心里的软弱。

    眼前景物却突然天旋地转。被塞进车里,看见于沁南的驾驶座靠背上湿嗒嗒从某人头发上滴淋的水珠,夏紫陌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刚于沁南竟然跳下车去不由分说把自己抱起扔了进来。她是真没碰到过这么堂皇的蛮横无理,所以愣了好长时间都不敢相信自己成了八点档电视剧的蛋白质女主角,她惊呆地望着于沁南的背影,手指止不住地微微战栗起来。

    于沁南在后视镜里见她像是被闪电击中,丧了魂魄,赶紧回头问了句:“喂?你没事吧?那个,夏紫陌,你,你别误会,我保证我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我要是让你这么进去,苏心妍非把我撕了不可!还有,呃,之前就算是因为慕珩的事我得罪了你吧,你当给我个赎罪的机会成不?”

    夏紫陌迟缓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事实令她所有的眉头都蹿到了眉间,一张脸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一般。

    于沁南视线与她一交,立时浑身一个激灵,被她要死了似的神情腾地崩断了大脑神经,说话都像机器人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那……我……停……车……你……想……下……就……下……去……”

    夏紫陌带着切实的哭腔说:“你……你……我……”

    于沁南咔地急刹车,才刚上车没顾上系安全带,一下子刹车刹得太急砰地就把自己脑袋撞上方向盘,接着觉得头很晕,扶了下额,手一拿下来,就被后座夏紫陌的尖叫截断了所有晕的感觉——“啊!血!”

    于沁南顾不上自己,赶紧一伸手抓住抖手抖脚地穿过车座扑过来看他额上伤口地夏紫陌双臂,说:“别怕!我还好!没事的!”

    下一秒夏紫陌陡然惊醒,赶紧扑回座去抓自己的包。忆珩很淘气,她怕万一不留神磕到碰到什么的,一直随身带着小药盒。这会刚好派上用场。夏紫陌抖着手,拉了几次拉链都脱了手没拉开,好容易拉开,底朝天就往车座上倒,慌里慌张小药盒又滚到座下去了。她又赶紧趴下去找。一边找一边喊,“于沁南你坐着别动,我就拿到药盒子了。”

    于沁南这才七零八落地把夏紫陌的一连串动作拼完整,原来她要找药给自己用。于沁南哑然失笑,仔细一看夏紫陌惶急趴着的样子,跟她家的棉花糖也挺像,蛮可爱的。原来夏紫陌不只是会散发那么一种冰寒气。夏紫陌也会有抽离状态,也会失控地哭,也会急得抖手抖脚,担心一个自来冷脸以对的人。

    夏紫陌终于捡到药盒,凑上来给他收拾。夏紫陌动作很轻,还当他小孩子似的啜着嘴微微地吹,又絮絮地说,很快就好很快就好,再忍一下下啊。

    于沁南不由得好笑,却没有打断她的动作。她的脸离他很近,湿漉漉的发丝泻在他脸上,有凉凉的雨水味和淡淡的薄荷香沿着发丝一丝丝渗透过来,还噙着眼泪的水汪汪的眼睛,幽深得仿佛里面有股龙卷风,于沁南突然仿佛被吸了那么一下,猛然醒神,讪讪地推夏紫陌,“呃我自己来,自己来就好。”

    “逞什么能?你眼睛又没长脑门上。”夏紫陌没好气地应了一声。她已经确定于沁南应该只是擦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心里的委屈呼啦啦又漫上来。可他毕竟受了伤,夏紫陌不能不管。

    于沁南吃憋,只好闭嘴。

    “好了。”夏紫陌往后一撤,静下来脑海里不可自抑地回放了下她从雨里到车里的全过程,眼泪呼啦啦地就往外涌。

    于沁南一声道谢的话没出口,就又被她的眼泪淹没了思维,然后颤颤巍巍地听到自己心里十八个吊桶嗒嗒嗒嗒地被夏紫陌眼泪倾泼着一般,多看一分多一分的提心吊胆,时间一长心里吊桶完全随着她啪嗒的眼泪啪嗒啪嗒起来。夏紫陌的怨毒眼神偶尔擦过他,于沁南都觉得自己像是被她来来回回捅了几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因为她自顾自掉眼泪的举动吊得老高,像是死囚一般静待之后的惨烈。他急切地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杜撰出一个更合理的解释,可是夏紫陌一眼剜过来,于沁南的脑子就轰得全炸飞了。

    药盒子砸过来,于沁南下意识接了,扬起头迎接夏紫陌的怒目而视,却没有想到看到她一如往昔的脸,不温不火,淡漠而冷。夏紫陌微微闭合的嘴轻轻开启:“还不走?我还上班呢。”

    “走……马上走。”

    解释的勇气去了一大半,于沁南深吐了一口气,转身怯怯地去开车。内心的恐惧一时间膨胀成气球般那么大。

    等到回到蓝昊酒店冲了个热水澡坐下来看文件,于沁南还一个劲抖腿消除紧张,文件上的字蝌蚪似的游来游去,半个没游进他眼里。他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夏紫陌怎么就反应那么大,不就是没打招呼就把她抱进车里了么,又什么都没做,他也没安什么坏心,有必要哭天抹泪,还怨毒得要把他杀了吗?

    于沁南拿出电话下意识要拨给苏心妍,夏紫陌的行为她应该要比他了解得多,但回过神来又立马切掉。她还是个伤号呢。又为了慕珩心酸得跟酸豆角似的,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去给她添堵。况且,夏紫陌后来对此只字不提,想必不愿别人知道这事,他要透露给苏心妍,没准夏紫陌真杀了他呢。于是他拨电话给秘书室,找海伦。

    海伦随即便到,她站在他面前,同以前一样,不卑不亢地微笑颔首,准备着给予他严肃苛刻的职场上专业干练的回应。

    不料于沁南的问题完全与职场无关。

    “海伦,有没有一种女孩子被人碰一下就号啕大哭的?”

    “……女婴。”

    “噗……海伦你能不能正经点?”

    “于总,那我得先问下,这是您新女友的嗜好吗?”

    “……啊?什么新女友?你想象力真够丰富的!哎呀,你先告诉我有没有以及为什么,拜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