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一殇经年  第三十三章 宿命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12-08-02 17: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海伦叫了车过来。夏紫陌远远看见便扔下于沁南迎上去,擦肩而过的时候,收起了僵了好久的平静淡然。没有厌恶也不难过,只是沮丧得很。这种心情像是喜欢的冰激凌终于下了很大决心要送人,却不留神被别人先抢了去借花献佛,虽然殊途同归,只是自己做是一回事,别人替做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是非常颓丧的懊恼,隐忍的不甘心一不小心就会燃成火苗变成迁怒。

    夏紫陌委屈地想:自己一个人骑马。骑马想念慕珩。慕珩教她骑马。她怕摔。缰绳拉得死紧。身体绷得像拉到极点的弦。他说别怕紫陌放松点我在你身边。她就不怕了。她马术越来越好。大概已经能和慕珩并驾齐驱。慕珩却不在了。只剩下她一个人。一个人骑马。骑马想念慕珩。慕珩。他找到了林漪?还是,在照顾心妍?无微不至地照顾?就像很久很久以前照顾生病的自己一样无微不至?

    ——

    “原来是她。”

    “啊?”

    “那个一碰就哭的,那个您一面帮苏心妍一面纠结的。”

    于沁南听海伦这么一说心里全是讶异,还没来得及追问就又被海伦抢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还是那晚您同学聚会风波的女主角,以及仲夏图书社唯一一个没陪陆社长出过差的年轻女编辑,夏紫陌。刚刚我就觉得面熟来着,才想起来。”

    “哎我说海伦有你不知道的事吗?”

    “谁让您瞧见她反应都写在脸上啦?我要是连这点察颜观色的皮毛都不会,也不好意思在您跟前混了。”海伦笑说,“仲夏跟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关注仲夏也算是我本职工作。”

    “连个小编辑都能知道,海伦你这本职也做得太精细了吧。”

    “这叫上有所好,下风迎之!”海伦顽皮得像个精灵,贼贼地朝于沁南坏笑。于沁南佯怒着去散开抱胸的手,拿它突然捏了海伦的鼻子,“好哇!你敢嘲笑我拈花惹草!”

    动作做到一半,他猝不及防地想起夏紫陌说海伦喜欢他,猛然间又醒觉这动作自己好像和历任女友都在床上做过,突然呛了呛,似乎这个动作和海伦做好像过分亲密了。再念及之前很多次满不在乎当她是亲近的自己人一般拉拉扯扯推推揽揽的,越发觉得讪讪,他尽可能自然如惯常一般很快把手缩回,插在裤袋里,身子一陷,好像窝进了沙发里一般。

    海伦的脸僵了僵。她缓缓别开眼,看向夕阳的眼神微有甜意,眼底却是苦涩的。鼻尖上还留着他手指的味道。熟悉的青松般微涩而清爽的味道。那样的味道不止一次倏忽而来,又倏忽而去。他是她老板。他以那样倏忽而逝的速度将她推开。对于海伦这样的人,一个那样的速度已经足够。

    夕阳更低了,周围的一切都被染上了暗黄,配合着失落的心境正是恰到好处。海伦吸了口气,再转眸过来还是白骨精海伦,继续和老板说话。

    但没有逃过于沁南的眼睛,就算是在她别开脸去视线不与他相交的时候。于沁南想了想,双手伸展开来,头往后仰靠在沙发上,眯着眼一副舒服的模样,不过嘴巴却嘟起来,长长久久地嗟叹了一声。

    “唉……”

    海伦搞笑他不知哪来的哀叹,问他:“怎么了?好好的叹气干嘛?”

    “海伦姐~~~”于沁南抬起头一声嗲嗲的呼唤,海伦听了吓了一跳。

    非亲非故地叫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多大龄的剩女呢。海伦不太乐意差不多年纪的人叫她姐,因为姐这个称呼平白无故就让人涨了年纪。尤其叫她的那个还是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但于沁南的模样并不觉得像是特意想显摆年轻,看起来好像也没恶作剧,海伦想他大约是脱口而出的行为没有细想,还嗲声嗲气撒娇似的,莫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要交给她?那姐就姐吧。但一定得跟他说清楚下不为例。

    “海伦姐,”于沁南又叫了一声,不等海伦开口就接着笑说,“我突然想起刚毕业来蓝昊的时候,好像就这么叫过你的,对吧?”

    “……是。”

    “海伦姐,海伦姐,嗯,这样叫着感觉亲切多了。以后我都这样叫你吧,海伦姐。”

    那个“姐”的称呼听起来格外刺耳突兀。海伦想要拒绝,抬起头看到于沁南突然凑近了一分的脸,距离又缩短了些。魅惑的脸像是一种诱人的危险。假如一定要用一种花来形容于沁南的俊美的话,那便是罂粟。让人容易上瘾的毒药。罂粟飘出看穿心扉的冰冷话语,海伦掉进于沁南的危险里。

    “海伦姐,我给你牵根红线怎么样?”

    攥着的手因为用力起了湿湿的汗,海伦整不出一个应有的表情,低了头,内心极度的慌乱躲藏在卷发之下。又叫姐又牵红线,他知道了?她所有的心情所有的心思被他瞧得清清楚楚?那么这是不动声色的拒绝?她像是个赤裸的人在他的面前,做着垂死挣扎。

    “呵,谢谢您的好意,于总。我可不想找个您这样的。”

    于沁南摸摸脸,“啊难道我不好吗?”

    “嘁!还难道?您不觉得自己相当自恋?”

    “没吧?”

    “女朋友乱七八糟还好意思说没吧!”

    “呃,敢情我在你眼里是负面典型哪。”

    “您以为呢?!”

    海伦的毫不掩饰,让于沁南彻底放下了心。他自嘲地笑笑,想或者真是自己太敏感了。夏紫陌不过第一次见海伦,哪能那么洞若观火呢。于沁南终于释然地松开警惕,佯怒地冷了脸。

    “海伦,你该知道挖苦老板等于什么。”

    “于总,其实我是个很不上道的人。”

    过关了好像。“海伦”与“海伦姐”的差别对海伦来说无异于天地悬殊。多了那么一个字,无疑是明明白白地给她的心事判了死刑,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拿她当姐别无其他,同时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会很快用各种再合理不过的理由调她离开酒店,这些,是海伦怎么也不愿意发生的。还是做“海伦”的好。可望而不可及,总比望也望不着要好得多。

    “去,你不上道谁上道?”于沁南又爽朗地笑闹起来,“哎海伦,别说你要哪天一高兴嫁了人做家庭主妇去了,那蓝昊还不得亏死?”

    “哎哎无商不奸,果不其然啊。”

    海伦也笑。心里却在想于沁南不会无缘无故来这么一出,她仔细地思考了一番,想起了夏紫陌。夏紫陌的聪明与敏感令人害怕,谁都还没明白的事情,初次见面的她却都知道,真让人哑口无言。于沁南的试探她可不想再来一遭。海伦想,或者她得找机会好好认识下这位夏小姐?

    ——

    夏紫陌乱七八糟地纠结着坐车往回走。慕珩说他今天的火车去找林漪。今早于沁南接走苏心妍。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她只是不想去证实。证实与否有什么不同呢。她还是莫言的妻子。还是一条再不会和慕珩相交的线。慕珩幸福比什么都重要。给他幸福的,不是她。是林漪还是苏心妍或者别的什么人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慕珩,慕珩幸福就好。

    一边想一边翻来覆去看手机。

    慕珩这次的突然出现,突然得让夏紫陌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三年杳无音信之后,居然还能见到他。有种别样的依赖与眷恋,在血液中蠢蠢欲动,仿佛吸毒一般,不可自拔地上瘾。从没有那么那么喜欢手机铃响的声音,神秘的,轻灵的,带着数不清的隐秘的快感,扑腾腾地呼啸着卷向她的每一寸神经。心绪的起伏,渐次不受控制。曾以为埋着的一座火山,永远也找不到喷发的出口,却原来,它的生命力是如此之强,浅浅的一线,就彻天彻地地蔓延开来。看手机。看手机。不停地看手机。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

    其实夏紫陌一直在不停地告诉自己生活会一如既往地不起波澜,会一如既往地平平淡淡,说得嘴唇都快干裂了。然而,这些话只是飘过,住不进心里。

    她以为她可以把他当成普通朋友,她以为她真的可以努力做到,只因为这是慕珩想要的结果。可是,那种平淡安然的生活,她呼唤的越急促它就跑得越快,她的眼睛几乎要捉不住它的影子了。

    一天到晚似乎就是为了等他的电话或者短信,可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烦,烦到发恨,恨自己太不争气,过了三年,还是在他的影子里打转,还是有他就忘了整个世界。

    她下了班来骑马。可是那种飞驰的快感也甩不掉她的烦。还意外撞到了于沁南,苏心妍的去向,她没办法再对自己打马虎眼。同样的事,她也好想做。可是,不能。

    她是开棺材铺的。她只能等。等他过来。或者看他远走。

    这是宿命。

    不可逆转的宿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