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一殇经年  第三十六章 旧事

章节字数:2904  更新时间:12-08-10 23: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夏紫陌和莫言一起去上班。

    看上去好像和以前一样,其实很不一样。

    以前虽然也是两人一起,但夏紫陌是无所谓的,漠然视之的,自顾自地自己走自己的,莫言不过是跟着她一起罢了。

    今天不是。

    夏紫陌亲昵地挽了莫言,有的没的跟他一边说话一边下楼,时不时地用目光温柔地抚过他。

    莫言为此激动得不知道是该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终于跨出去还在怀疑自己有没有左腿跟左臂是一顺的在走。

    夏紫陌心里矗立着两座山峰,一座刻着“夏紫陌你这样子真让我厌恶”,一座刻着“我尽量试一下下”。两座山峰一样高。一样高的两座山峰中间是深深的峡谷,峡谷飞湍瀑流,危危险险地站着渺小得可怜的夏紫陌,夏紫陌在那里举着树叶。一叶障目,不见两山。不能见。夏紫陌不想左右自己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尝试。

    夏紫陌无声吞咽着自己的厌恶。

    昨晚她好像喝了很多酒。好像还和莫言跳舞。

    夏紫陌舞跳得不错,大学时苏心妍缠着闹着非要教她的。苏心妍是当初S大很出色的舞会女王,生活拮据的时候甚至在迪厅做过领舞,她说几个小时不间断的狂欢能解决所有的烦恼。摇起头来,像一片风吹过,压低了水稻,丰硕的迷茫在起伏间也会破碎散落。扭转腰肢,像身戴枷锁的人企图折断筋络,以获取轻盈的骨头。她说音乐可以淡忘哭泣,酒精可以麻醉神经,烟雾可以遮盖愁眉,而身在其中的狂舞,绝对能稀释人世间一切的痛苦。她说在斑斓的灯光下只能看见自己铺天盖地的乱发的情况下,人可以癫狂到一无所想。

    夏紫陌做不来那样的癫狂。可夏紫陌很想做到一无所想。但没成功。她一边喝酒一边厌恶自己。一边和莫言跳舞一边厌恶自己。厌恶自己刻意背叛对慕珩的爱。厌恶自己祸害莫言。

    后来醉了倦了。不知道怎么就天亮了。醒来发现自己好端端躺在床上。喝酒啊跳舞啊好像都是梦里的事。

    心里很空。

    拉开窗帘,她对着小区里对面那些密密麻麻的楼层中被切成一块一块的房间发呆。里面居住着不同的人。那些人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是不是和莫言一样,艰辛地守着一个邪恶的叛徒,只为她时不时地祸害这里?一个房间代表一个秘密,所有的房间都岌岌可危。

    很孤单。三年前慕珩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孤单。挥之不去的孤单。三年来她似乎一直是一个人在过日子,身边的一切都漂浮在半空。

    现在她想尝试一下走近莫言。

    尽管,带着很有可能很快就会更强烈地反弹过来的此刻努力压抑着的厌恶感——厌恶不是慕珩的莫言走在自己身边,更厌恶自己。

    ——

    慕珩折千纸鹤。

    昨晚他熬夜折了五百只。今天继续。

    苏心妍上网聊QQ逛空间。她很少更新日志,但经常上传照片,头像更是换得频繁。她是网拍公主,每张照片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的留言。男子居多。荷尔蒙旺盛的男子们,前仆后继地索要她的手机号,申请加她好友。她从不回复。但很享受被关注的感觉。

    她曾开玩笑说,访问人数超十万就贴比基尼,二十万就贴半裸照,五十万……五十万就废了这个号换新的。本就是玩笑,如今当然食言了。访问早超了十万。别说比基尼,就连相册都很久没更新。

    也不是很久。说很久只是参照她以前的频率。

    也就是自慕珩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到现在。

    不知不觉动心的那霎,苏心妍就渐渐丧失了那种被关注的享受感。本来嘛,她对于那些人而言,或许就是网络上随处可见的一组美女照,只是填补一时的空虚罢了。

    都是不可靠的,或者说,是以前的她完全自嗨,以至于过于修饰原本平淡的关注。

    “哎你累不累啊?中场休息下拜托!”

    苏心妍把慕珩叫过来一起看照片。老照片。S大读书的照片。文科楼。理科楼。艺术楼。图书馆。文史学院女生的淘漉公寓。男生的行健公寓。樱花林子里的石凳。喷泉广场的雕塑。

    记忆里那些熟悉的场景突然被搬到眼前,慕珩原本淡然疏离的脸也慢慢丰富起来,有了英气的眉毛,明亮的眼睛,还有了快乐的笑容。那个年纪,那段青涩而美好的校园生活,真让人怀念啊。

    他看到照片里那时的夏紫陌。夏紫陌吃着东西,半偏着头看过来,嘴里还塞着半个苹果,明显是抓拍的,表情自然而真实,也很……可爱。慕珩笑起来。

    “我拍的我拍的!”苏心妍得意地炫耀了下,又拖着鼠标往后拉,“我说老大,天下美女千千万,你能把你眼珠子往别人身上移下不?”

    “哪个别人?”慕珩逗她。

    “这张,穿一身火红运动装的,本小姐。”

    按着她的提示,慕珩看了看那张神情喜悦的苏心妍的照片,半晌得出结论,“难以置信,判若两人。”

    “怎么判若两人了?你眼睛有问题吧?”

    “我能说句实话吗?”

    “说。”

    “你不化妆比化妆好看。”

    “嘁,那时候多青春,问题是青春就像卫生纸,用着用着就用没了,现在我都沦落成老女人了,不化妆行吗?”

    “你现在不化妆也比画妆好看。”

    “真的假的?”

    “真的。自然美多好。紫陌不就……”

    “得,老大,打住。”苏心妍撇嘴,你丫能几句话不提夏紫陌吗?

    慕珩耸耸肩,把脸埋进纸堆里,折千纸鹤给夏紫陌。

    苏心妍抓狂:我晕!!!……

    ——

    夏紫陌中午折去了娘家。

    夏妈妈正在煲骨头汤,香香的味道溢得满屋子都是。夏紫陌闻见那汤的味道,不知怎的就想起那年她执意跟慕珩分手。她回到A城。她无法记录那天的狂风骤雨,只有妈妈生气的话语始终在她耳边盘旋:你太自私了,只考虑你自己,你是在把我往死路上逼;亲戚朋友都知道你跟慕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你突然反悔让我的脸往哪搁;你工作也辞了,没有工作,是不是要我继续养你?我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容易吗?我也会老的,要是我现在生个什么病,你准备眼睁睁地看着我病死吗……每一句话都像刀片划在她的心上。妈妈坐在一边落泪,她一言不发,那一刻她许任何承诺都要是虚假的,她只想要一点时间先把自己从失去慕珩的巨大漩涡里解救出来。但她将以什么方式解救自己,她并不知道。

    妈妈再气,说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女儿的。嘴里说着不管,却还是给她做好吃的温在火上才出去。

    那年夏天,夏妈妈背着窝在家里颓废地缠溺情殇的女儿,往返于各个领导家中。她在烈日下挥汗如雨,手里拎着昂贵的礼品,却舍不得买瓶水喝;敲响了一扇扇门,弯着腰对每个前来开门的人微笑,然后小声地询问领导在不在家;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小心翼翼地说着恭维的话,临走时,泪光闪闪的哀求目光——她因女儿变得更加卑微。

    以及更加令人鄙薄。

    孤儿寡母的本来是非就多。自夏紫陌记事起,家里亲戚们就常常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指手画脚,鄙夷、唾弃、欺凌、羞辱,基本没缺过席。夏紫陌出去两年,竟然工作都没有,男朋友也给弄没了,流言秽语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夏妈妈简直都抬不起头来。

    然而女儿正伤着心。夏妈妈偷偷抹眼泪。她想为她安排人生,要她安稳地生活着。

    牺牲,对于另一方来说,或许是无谓的,但你目睹它的发生,只能感受到疼痛,无论你需不需要,它都足以让人伤心欲绝。

    于是夏紫陌不声不响搬了出去。搬进10平米的出租房。水泥地上放着一张木板,铺上被子,就是她的床。啃着馒头找工作。不久之后,夏妈妈终于找了过去。她还拎了一个保温桶,里面装了夏紫陌喜欢的骨头汤,一进门看见她放在地上的床,就流泪了。她们谈了很多,最终,夏紫陌还是拒绝和她一起回家。夏紫陌说,她更喜欢一个人住在这样的房间。夏妈妈流着泪依依不舍地走了,她知道女儿的固执是难以说服的。当夏紫陌躲在窗帘后看着她一边擦眼泪一边频频回头时,瞬间痛彻。

    这是三年前的旧事,现在夏紫陌坐在妈妈的对面,可以心平气和地跟她讨论骨头汤的味道如何如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