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一殇经年  第四十二章 太可笑了

章节字数:2884  更新时间:12-08-17 17: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紫陌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客人已经离开,客厅里只剩下莫言。她也就松了一口气,不然对着他还是有很大的心虚。虽然莫言应该不会将自己冲动馈赠又彪悍收回的过程出卖,可是正常人都会忍不住妄想一些有的没的,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房间里又剩下夏紫陌和莫言两个人了,先前的闹剧被化解,但是却也还残留了好多尴尬,变得分外别扭。

    莫言卧躺在沙发上,领带被他随意地拉扯开,衬衫上排的纽扣也悉数被他解了。半合着眼像极了古代吸食完大烟的少爷。夏紫陌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在沙发周围站立了几秒也就抚着自己的头发转身了。刚一动步,莫言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叫住了她。他视线直落,盯着夏紫陌,吱唔了五六秒没说话。夏紫陌不耐烦地觉得一个世纪都快过去了,轻皱了眉,莫言这才急急忙忙开口:“你……呃没事吧……看你情绪起伏得挺厉害的……”

    夏紫陌倒是没想到莫言的第一句是这般体己人的话,有些讶异地回:“没事。”看着神情严肃的他有些不自然。莫言的第二句话又拖拉了许久才从口里蹦出来:

    “紫陌……我很感动……”

    “哈?”夏紫陌一听就雾了,不明白莫言为什么会说出这种反常规的话来。她纳闷地反问,“感动?”

    “嗯……”莫言嗫嚅着,脸突然间红了,竟然触电似的站起来,突然握住了夏紫陌的手。

    夏紫陌的手先是下意识地缩了下,这一缩便感到莫言掌心的温度嗖地一凉,紧接着被握的力度也跟着一松。夏紫陌立刻知道莫言还是尊重她,一点都不愿勉强她。夏紫陌的心又湿漉漉了一遭,眼前这个男子自己实在是欠了他的。这么想着,夏紫陌的手静止了。这下莫言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了,激动得牢牢握定之后,竟然激动得发起抖来。

    自己的手会发抖,这也是莫言始料未及的,他怕被夏紫陌误解为矫情,或者误解为自己故意抖起来暗示她引诱她,就想控制住发抖,又不愿中断这幸福的一握,于是在心里取笑自己压制,这好像传说中的初恋哎~~~可是,莫言,你结婚都三年了呢!

    夏紫陌压抑着自己的别扭忍着不动,一秒两秒三秒……有十几秒了吧?时间有没有在走?漫长得夏紫陌的心都扭了一百八十串麻花。只是想想莫言今天那么男子汉的纵容以及自己那么长久的自私,夏紫陌觉得自己实在没有道理立刻抽手残忍地霍然打断他的激动。也许根本不值得的激动。

    又咬牙坚持了一会儿,夏紫陌终于憋不住,将自己的手在他掌心里慢慢调整为拳型,用力地握紧,直到有了长指甲陷到了自己掌心的肉里的微微痛感。可是另一种感觉却怎么也不能控制,发潮了,不可遏制的潮湿。

    不可遏制的潮湿?!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一直以来,不是只有慕珩,只有她最爱的慕珩才能激发出来这么汹涌的羞赧的潮湿么?他不是慕珩!怎么可能!可是,这么汹涌,这么汹涌的春潮,她自己都闻到了不断腾上来的花腥味儿了。不!这不是面对爱人的羞赧,这是天太热、是莫言握得太紧、是她自己压抑着心里的别扭忍着不动而挣扎气恼的缘故。是。一定是。就是这样。夏紫陌吞咽发烫的口水催眠并拯救快要被潮头吞没的自己。

    她和莫言的结合开宗明义,简单直接,在追求效率的提速时代,这样的方式也许正合时代的节拍,可夏紫陌的爱情没在时代的节拍上。它滞留在E城幸福路12号。滞留在慕珩那里。

    是的。

    她只爱慕珩。这辈子只爱慕珩一个。

    夏紫陌果断抽手。

    莫言的心因为夏紫陌的果断抽手歇了一拍。但她毕竟还是默许他微微地多握了那么一霎。没有在他握的刹那立即抽开。那一霎里的沉醉,已自觉奢侈。完全是意外之喜。

    “紫陌……我很感动……你……你肯试着……让我走近……”

    天知道莫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把心撂了多高。扑通扑通地深怕夏紫陌说了“不是”或是“我没有”。莫言是发现自己初恋的花季少年似的别扭心情,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谁叫他结了婚却至今没真正地恋爱过。这会子他才明白电视剧里那些告白的男生女生为什么总爱低着头说话。原来当你非常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就不敢把在意的心勇敢地捧到她跟前。因为你时时刻刻都怕看到失望浇熄了你所有的热情。而他更卑微。连告白都算不上。仅仅是对方横陈于心门之外的森冷的利剑有了一点点的松动。所以刚才他跟夏紫陌说话的时候,是把视线投射到她后面的木雕上,而非她明亮清澈的双眸。所以此刻他的心还揉成皱巴巴的一团,就像被叫到跟前等待老师验收作业的小学生。

    夏紫陌“哦”了他一声,不想就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莫言雀跃地尘埃落定。憋了好久,终于又憋出一句话,“呃……没事……我是要说刚刚同事来拿光牒,我答应给他很久了,可总是忘捎给他,所以这次叫他来取。”接着莫言手探到裤兜里摸啊摸,不知道要摸什么东西,还是因了无处安放。

    夏紫陌完全没有在意。

    莫言将手郑重地缓缓地往出拔,手心里是包装精致的粉色小盒子。盒子里是“水晶之恋”的蓝色吊坠。他和她的相识,就是在三年前的今天。只是,她也许早就忘了。她连结婚纪念日都恨不得从记忆里抠出去。

    “紫陌……”

    手机如棒喝一般的响起,一声、两声、三声、四声、五声,像拔河时齐喊的口令:一、二、三、四、五——哗——!夏紫陌被铃声拽了过去。

    她用力又无力地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命令全身的每块肌骨,每滴体液,每缕气息都减速复位,响到第七声,她接通了手机,讲话之前,她又吁了一声。

    对方没有听见她的吁声,直接表达自己的情绪:“紫陌……你还好?”

    “好啊,好得不能再好了。”夏紫陌的声音真的很好,“怎么这么问?”

    对方迟疑了一下说:“嗯。。。刚才你怎么半天不接电话啊?”

    半天不接,有吗?而且我有必要立刻接吗?你以为你是皇帝,你以为你招招手我就得八百里加急吗?慕珩,你,你真霸道。你凭什么这么要求我。凭什么一边这么要求我一边……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心妍从我家里离开会去哪里吗?慕珩,你,你瞒我。你还是瞒了我。说什么坦诚相待。说什么我对你很重要。

    夏紫陌想咬牙切齿地喊,喊出来——哦不,确切地说,应该说是说出来,而且是轻声细语地说出来——的字眼却是,“十点多单位开了个小会,调成振动忘记调回来,刚听见。”

    说完之后,夏紫陌诧异自己到了这时候为什么连反驳这么简单的事说出口还会走样,便鼓足勇气将眼睛瞪大,想用眼神来为怒气和决绝给自己支撑,哪知眼睛却不配合、不争气地连眨了两下,不坚定、没底气泄露无遗。

    她想,培根说爱情是愚蠢的儿子,真的是愚蠢的儿子,这按捺了很久很久的爱情一冲上头来,自己连反驳的能力都没有了。她想起A城的一句方言,讲谁蠢就讲谁“一脑壳的煤炭”,或者说“木脑壳”,不管煤炭也好,木也好,都只知道蠢蠢的烧。烧。烧。自己现在不是在蠢蠢地烧。烧。烧吗?把自己扔在炼狱里烧,还颠颠颠儿地喜不自胜。蠢。真蠢。

    慕珩就是她的克星。她这一辈子是注定得栽在他这个坑里了。

    夏紫陌苦笑。又想,嗯,对嘛,这才是爱情。和莫言在一起永远无法企及的爱情。完全不由自己控制的爱情。可笑她刚才被莫言握住还恍惚……好可笑。

    她在这里可笑着被握的可笑,莫言也在那里可笑握她的可笑。他拔了一半的手又插回裤兜,在裤兜里不可自抑地捏着吊坠盒子抖动,频率和力度都像点了火却发不动的柴油机车。

    他眼睛望着天花板,惨白的天花板上先是出现夏紫陌此刻无限纠结却缠绵缱绻的情态,接着出现的是夏紫陌和他之间难以跨越的银河,有个酷似他的声音在他心里感慨:莫言,你笑啊。不可笑吗?太可笑了。真是太可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