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昼夜(前卷)  第一章 三千伊始

章节字数:4507  更新时间:12-06-01 1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腥黑的夜色之下,一望无际的海呈现出一种沉郁的姿态,显得比白天更加危险,没有人愿意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落入冰冷的海中,因为那将是这一辈子之中,最冰冷的体验,寒凉彻骨。

    就在这片浩淼的海域之中,有一个区块常年弥漫着浓重的雾气,据说所有误入其中的船只没有一艘能够再出来,于是那片弥漫着雾气的区块渐渐成了航海者口口相传的禁区,大家都极为默契地避开那个神秘而危险的地带。

    然而总有人听见,从雾气弥漫的方向传来犹如天籁般的歌声,仿若神祗怜悯世人的哭泣之音。

    因此,这个禁区逐渐在这一片海域变得出名,几乎所有航海经过这片海域的人都知道,这里有着一块常年雾气缭绕的地方,后来,这个地方被称为——塞壬的迷津。

    很少有人知道,其实白雾的中心是一座孤零零的荒岛,岛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植物,只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白塔,像是一柄出鞘的剑,直/插云端。

    白天时,白塔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只有在夜晚,白塔的周围才会泛起点点亮光,变得耀眼夺目起来。

    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此刻正站在白塔的顶端,一手夹着烟,另一手拿着枪,对着眼前漆黑的夜色缓缓地吞云吐雾。

    “隐于光,显于暗……”

    白塔的深处又传来了空灵的歌声,可那个男人却对此无动于衷,只是将抽了一半的烟随手丢了出去,接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白布,认真地擦拭起手中的枪。

    “……毁于恨,成于爱……”

    那歌声仍在继续,却无法影响男人分毫,他的动作轻柔而缓慢,好像此刻他手中握着的并不是一柄森冷的枪/支,而是情人白/嫩的柔荑。

    “……陨于恶,孕于善……”

    远处海浪阵阵,海风携着腥气与男人的发丝纠缠,没有扣紧的风衣被刮得猎猎作响,黑色的衣袂上下翻飞着,男人的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之中,眼眸中有着无法觉察的温柔。

    “……染于欲,涤于释……”

    歌声仍在继续,可男人手上的动作却陡然一停,他微微侧身,似笑非笑地轻哼了一声道:“你又逃出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便从暗处走了出来,一身白色的西装在这样沉郁的夜色中竟然也亮得扎眼,来人有着一头长发,规规矩矩地梳理着,却被海风吹的有些凌/乱,他的脚步很稳也很轻,可脸上却完全是一副不耐烦地样子,手更是粗暴地撕扯着身上的西装,没两下那件白色的西装就被随意丢在了地上,他却依然觉得不舒服,狠狠地将身上衬衫的袖扣扯下,领口扯开,这才长吁一口气,有些恨恨地说道:“你不也逃出来了?”

    “顾觞,意气用事可不是什么优点。”男人将白布放回了口袋,转过身来看着对方,表情变得有些慵懒,“还有名正言顺地避开‘吟唱’跟从‘吟唱’中落荒而逃可完全不一样。”

    “切,少用那种高人一等的语调了。”顾觞一边卷着自己的袖子,一边抬了抬下巴,一派傲慢至极的样子,“你连辛究竟是什么货色,也就那帮眼瞎的老头子看不出来了。”

    连辛闻言笑了起来,先是小声地笑着,到最后干脆一手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好一会儿才收住,而顾觞也不恼,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眼瞎的可不止那帮老头子。”

    “道貌岸然。”顾觞甩了甩头发,唇角一勾,冷冷地吐出了四个字。

    “多谢夸奖。”连辛眉眼弯弯,点头致意,欣然接受了这个贬义词。

    “啧,你笑起来可真难看。”顾觞皱了皱眉,一拳挥向了对方,动作极快。

    可他快,连辛比他更快,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顾觞的拳头就落空了,而他原本的目标却一旋身来到了他的身后,有些诧异:“你没用全力?”

    “天快亮了。”

    闻言,连辛先是一怔,随即微微一笑,是啊,天快亮了。

    “我今天有任务,回来后,你就跟我打一架吧?嗯?”上扬的尾音带着满满的自信,虽说是问句,却被说得像是命令一般斩钉截铁。

    连辛轻叹了一口气,拖着脚步走回了他原来的位置,重新跟顾觞面对面:“这里的人都知道,神执团最强的神执者是顾觞,而最弱的神执者是连辛。”

    “最弱?”顾觞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连辛抿了抿唇角,抬眼看向顾觞,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漫天的黑色不知何时破开了一个裂缝,一束阳光倏忽间倾泻而出,刺得他的眼睛一阵疼痛,紧接着更多的光铺散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之间,顾觞的脸因为背光而显得模糊起来,原本想说的话就这样哽在了喉头,换成了另外三个字。

    “天亮了。”

    “那我先走了,任务结束后还是在这里,我们俩痛痛快快地来一架。”顾觞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后挥了挥手,动作洒脱而桀骜。

    他曾经是什么都不讨厌,却也什么都不喜欢的。

    只是因为连辛的关系,他忽然讨厌起了白天,讨厌起了光,也讨厌起了对方白天的样子——病怏怏且唯唯诺诺的死人样。

    他不明白明明是这么强悍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弱者的样子,但不明白只是不明白,他从来不会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当然,不问也只是不问,他还是讨厌那副死人样子,所以他走地很快,快到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塔顶。

    他对白天的连辛,真是提不起一点兴趣。

    “意气用事真不是什么优点,人要懂得适当地收敛自己的锋芒,才能更好地适应这个世界。”连辛蹲下/身去,捡起了地上的白西装,对着它轻笑着,“顾觞,你总有一天会被你自己的锋芒撕扯地鲜血淋漓。”

    他并不是讨厌顾觞,却也谈不上喜欢,但如果他们俩不是在神执团相遇的话,或许真的能成为朋友也不一定。

    神执团,神执团……连辛闭了闭眼睛,忽然感觉有些疲倦。

    神执团,顾名思义是执行神旨的团队,团队的领导者是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被尊称为长老,被看做是可以与神直接交流的人。团队里的其他人被统称为神执者,可也各有分工,如顾觞一类身手好的,便出去执行任务,而如他这一类文弱的,便做一些资料整理与联络,相当于后勤,其他的分工由于繁琐便略过不表。

    他脚下的白塔便是他们的总部,白塔所在的岛屿因为被施了结界的缘故寸草不生,终年白雾缭绕。很少有人知道,这座白塔没有固定的层数,它的高低是随着每个人对它的构想而改变的,如果有一个人认为白塔有九十九层,那他眼中的白塔便有九十九层,但若另外一人认为白塔只有十三层,那他眼中的白塔也就只有十三层。在这样的白塔之中,居然鲜少有人发现这个事实,说来也是怪事。

    白塔的最底层是每个神执者每天晚上必去的地方,因为每晚大家都要在那里接受“吟唱”,那里有一口深井,每到夜晚便会传出空灵的歌声,长老们说这是神的吟唱,可以为他们洗去身上的业障。

    真是可笑啊。

    连辛睁开了眼睛,一脸嘲讽地面对着渐渐显露出来的朝/阳,他的眼睛从小就受不了强光,此刻已经刺痛难当,可他却固执地仰着头,直到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

    “天亮了。”

    他又对自己重复了一遍,然后悄然收回了目光,低下了头,微微躬起了背,待到他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昨晚的神采?全然是一副脸色苍白,久病缠身的模样。

    他缓缓地走下塔顶,再无昨晚那样敏捷的伸手,脚步虚浮而无力。

    消失在楼梯尽头的刹那,他的唇边溢出一句低吟。

    “隐于光,显于暗。”

    ——

    站在船头,迎面而来的海风带来几千米外的气息,轻而浅。

    顾觞伸开双臂任由海风将自己从头到脚吹个透彻,他早就厌烦了在白塔里的生活,相比在白塔里每日养尊处优地过日子,出来做任务真是有趣地多了。

    当然,如果自己没有所谓的搭档,那就更好了。

    微微侧过了头,在茫茫的风声之中,顾觞仍能清晰地听到身后的对话。

    “这次的搭档是顾觞呢,太好了,任务一定能顺利完成的。”

    “阿奇,你还是别高兴地太早了,虽然顾觞的任务完成率是百分之百,可他搭档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这两年中,唯一跟他搭档过却仍幸免于难的,只有连辛一个人。”

    “连辛?那个病怏怏的连辛?我看顾觞八成是不屑带着他去做任务,自己一个人搞定了,他才完全没有受伤的。”

    “嘘!阿奇你轻点儿,要知道连辛可是长老们最近很看重的人啊,听说他虽然身体不好可头脑却是一流的,长老们似乎有意向培养他成为接班人呢。”

    “啊,那种病怏怏的人也能做接班人?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要我看,还是顾觞比较合适。”

    “你怎么……”

    “好了,你们俩都安静点儿,别等到做任务的时候才发现力气全花在八卦上了。”

    吵闹的谈话声就这样戛然而止,剩下的是一些整理装备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顾觞伸了个懒腰,唇边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第一个开口的人,叫做李奇,今年刚进来的新丁,真是呱噪。

    第二个开口的人,叫做张麟恒,在白塔里见过几次,似乎很讨厌他却意外地喜欢连辛。

    最后一个叫他们住嘴的人,叫做吴悦,长得实在是跟名字相去甚远,平日里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看见就倒胃口。

    以上三个人就是这次跟他一起出任务的搭档,说真的,顾觞真的没想记住他们的名字,对于他而言,这三个已经是死人了,记住他们的名字除了扫墓的时候叫叫根本没有别的用处,更何况他也不可能去给这些人扫墓。

    只可惜他的记忆力总是跟他唱反调,总是记住这些没有用的细枝末节。

    轻轻摇了摇头,顾觞把注意力放回到这一次的任务上。

    这其实也是一个相当无趣的任务,有一座沿海的小镇上,最近总是有些不太平,每家每户都先后受到了骚扰,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而这个所谓的不太平又跟那些东西有关系。而他的任务就是,帮小城镇恢复往日的秩序。

    真是没劲透了,连人都没死一个的任务能有什么挑战性,而且还得带上三个累赘……这趟任务出得真不爽啊。

    顾觞将张开的双臂放下后,转身径直走向了船舱,完全无视了忽然将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的三个人。

    对于他而言,现在好好睡一觉才是正道,至于那三个死人,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

    船到的要比顾觞想象中的快一些,他以为要在他背到圆周率后第两万位的时候船才会停下来,而事实上在他背到第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位的时候,吴悦的声音便从船舱外传来了。

    “快准备一下,目的地到了。”

    顾觞眨了眨眼,有些不舍地背完了第两万位后才从船舱里走出来。

    不出意料的,那三个人正把一大堆符纸,桃木剑,糯米和朱砂塞在背包里,却忽略了手边的枪/械。

    顾觞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腰侧的枪,类似glock-17的型号却有着一般枪/支都不可能有的纹理,他很明白那是枪/支被附魔之后产生的痕迹,也就是说他手上的枪是可以对那些东西产生伤害的。

    下船之前,他又回头看了看被丢在船上的枪/支,没有惋惜,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冷冷地看着罢了。

    神执团中有专门的人员负责培训神执者,可他们总喜欢夸大符纸之类东西的用处,却不喜欢最方便的枪/支,顾觞知道那是为什么,那是因为腐朽。

    因为腐朽,所以执意使用最原始的除魔器具并以此为傲。

    因为腐朽,所以对枪/支这类新式的用具产生排斥的心理。

    因为腐朽,所以培养了更多的弱者去送死却浑然不自知。

    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些,却不屑于开口言明,在看了三秒之后,他果断地收回了那道目光,干脆利落地跨上了陆地,走向了那座不平静的城镇。

    而此刻天边正连缀着一片鲜红的火烧云,血色的云团轰轰烈烈地从一头蔓延到另一头,铺满了整片天际,红得炽烈,红得震撼,红得不详。

    过不了多久,这片鲜红将会被浓重的夜色所代替,而顾觞要等的,就是那个时候。

    “顾觞,顾觞,顾觞……顾觞?顾觞!”

    说实话,顾觞并不想搭理对方,只可惜对方是在太执着了,再放任他这样叫下去,恐怕自己的计划就要被打乱了。

    “如果你想吵到人尽皆知,请自便。”顾觞偏过头,语调中有着消不去的倨傲。

    对方怔了一下,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急的在空中用手比划着,顾觞这才看出叫自己的人是那个李奇,刚加入神执团不久的新丁。

    “你到底想说什么?”

    “额,那个,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一瞬间,顾觞觉得自己几乎要大笑起来,这样的人来这种地方果然是来送死的,可事实上他只说了两个字:“闭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