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昼夜(前卷)  第二章 何谓顾觞

章节字数:2800  更新时间:12-06-02 2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瞬间,顾觞觉得自己几乎要大笑起来,这样的人来这种地方果然是来送死的,可事实上他只说了两个字:“闭嘴。”

    得到回复的李奇似乎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反而认认真真地闭上了嘴,又期期艾艾地看向了顾觞,奈何顾觞早就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小城镇中,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只好转身重新走到另外两人的身边,并不是他不想呆在顾觞的身边,只是另外两人千叮咛万嘱咐要自己跟紧他们,否则后果自负,在心里哀叹了一口气后,李奇颇有些哀怨地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张麟恒和吴悦。

    “你怎么了?”张麟恒被看得浑身发毛,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李奇闻言扁了扁嘴,意外诚实地回答道:“你要是顾觞就好了。”

    张麟恒得到回答后,第一反应是感到郁卒,第二反应却是感到背上传来阵阵的寒意……如果李奇不开口,他都几乎忘记了,这一次他们执行任务的搭档中,有那个传说中的顾觞。

    跟李奇的崇拜不同,张麟恒对于顾觞这个名字只有恐惧感,因为他依旧记得跟自己同期进入神执团的两个人都是因为跟顾觞搭档才发生意外的。

    虽说将所有过错都归咎于顾觞是很不公平的,然而神执者之间私下里的确有这样的传言——那些死掉的神执者并非是死于任务,而是死在了顾觞的手上。

    流言就像是一条暗河,由各股地下水缓缓汇集而成,而一旦形成便是一道埋在地底的巨大裂缝,内里会随着时间越发宽广起来,可表面却依然完好如初。

    张麟恒很清楚,不应该相信这种荒谬的留言,可恐惧还是一寸寸地沿着他的尾椎攀上了他的脊背,他怕死,很怕很怕,所以他无法对顾觞产生任何的好感。

    “张麟恒。”

    “嗯?”

    “小心顾觞。”

    吴悦说罢,抿了抿唇角,原本就冷然的面目变得更为凌厉分明。

    漫天的火烧云渐染到他的面颊,却不能为其添上半分暖意,反而使得那张脸宛若修罗般阴森。

    张麟恒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看已经几乎消失的顾觞的背影,想起吴悦那句“小心顾觞”,不知怎么地心便跳漏了半拍。

    传言未必是真,可空穴来风,必有其因。

    不知何时,吴悦已经跟着顾觞的路线走了过去,李奇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张麟恒正要迈步,却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红艳得令人刺目的落日正缓缓沉入海平面,将海天都渐染成一片殷/红,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黄/泉路上的彼岸花,一簇一簇,如火绵延,温柔地令人不寒而栗。

    “麟恒,快点!”

    李奇的声音在他耳边炸裂如惊雷,一瞬间天地仍是天地,落日仍是落日,余晖也仍是余晖,哪还有什么如火的彼岸花?

    张麟恒自嘲似地摇了摇头,再没有耽搁一分,立即拔腿追了上去。

    在他身后,落日依旧缓缓西沉,肃穆而宁静。

    ——

    小镇的左侧有一片小树林,微风拂过带起一片沙沙声,反而衬得这一带无比地静谧。

    顾觞随意找了块地方,也不避忌什么就地坐下,抬头看着渐渐浓重起来的夜色,他听得到身后深浅不一的呼吸声,那三个人还跟着自己,却又不敢靠得太近,这样也好,省的等下动起手来,他们碍手碍脚的。

    树林并不密,只是借着夜色才能藏住他们几个的身影,可顾觞很快就发现躲在树林里是多此一举了。

    不知是否因为镇上怪事连连,才傍晚时分街道上边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早早的回到了家中将门窗紧闭,能开的灯都开了起来,一时间小镇的景色便诡谲起来。

    明明是华灯初上,可整座小镇却像是被扫荡过一般安静……不,与其说是安静还不如说是死寂。

    顾觞皱了皱眉,右手按在了腰侧的枪上,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

    从接近这座小镇开始,他就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压抑,虽然他看到了镇上的人们依旧如常地生活,可那种怪异的压抑感一直都没有消失,因为他没有听到除了他们四人之外的,任何活物的声音。

    看来那帮老头子的情报又出问题了,这根本就是一座死镇,除了他们四个之外已经没有活人了。

    顾觞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个倨傲的笑容,这样的结论不仅没能让他紧张,反而让他兴奋了起来,毕竟比起封印只会恶作剧的“好兄弟”来,他更喜欢用枪狠狠招呼那些杀了人的恶灵。

    风仍一阵阵地吹着,不疾不徐,不骄不躁,带动树叶沙沙地摩挲着,像是在浅唱低吟,又像是悠远绵长的轻叹,一声声不息。

    顾觞也不急,因为他等得,既然这座镇是死镇,那么作为现在镇上唯四的活人,他们一定会收到隆重的“款待”,所以与其费力去寻找,还不如养精蓄锐,守株待兔。

    可吴悦与张麟恒等不得,他们接到的任务是要保证小镇居民的正常生活,现在天色已暗,正是出去狩猎的好时机,更何况他们俩个都想要早些结束这个任务,这样才可以早点远离顾觞这个死神。

    所以天色完全暗下来不久后,吴悦便第一个起身走出了小树林,而张麟恒也紧随其后,动作快的简直像是在逃开什么瘟神似的,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人是李奇,他有些踌躇地看了看吴张二人,又转头望了望没有丝毫动作的顾觞。

    后者自然是知道其他三人的动向的,可他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奉行强者生存的原则,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责任提醒另外三人前路凶多吉少,更遑论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那个,顾觞,你……你不一起来吗?一个人呆着很危险的。”

    是那个李奇的声音,顾觞用空出的左手狠狠地捂住自己嘴,这才忍住了堪堪爆发的大笑,一个人呆着很危险?这个叫李奇的家伙还真是意外地天真啊,每次发言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地嘲讽一番。

    可他是顾觞,自然倨傲地连嘲讽都不屑于做,他只是微微侧过了头,用余光瞄着那个犹豫踌躇的家伙,缓慢而低沉地说道:“你们走你们的黄/泉路,我等我的笨兔子,恕不奉陪。”

    “你这是什么意思?”原本走在最前头的吴悦一转头,阴冷的目光瞬间定在了顾觞的身上。

    可后者只是将头转了回去,轻轻嗤笑了一声,便没有了声响。

    他顾觞可从来没有对别人解释的习惯。

    “顾觞,我们是搭档,你要是知道了什么最好告诉我们。”见顾觞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张麟恒也转过身来,向前走了两步,半威胁半恳切地说道。

    这一次,他连对方的嗤笑都没能换来。

    树叶的沙沙声依旧未停,在沉郁的夜色之下,听起来还颇有几分像在白塔上能听到的海浪声,倒让人莫名有了一种不知今夕何夕,身处何地的错觉。

    顾觞眨了眨眼,又伸了个懒腰,因为原本右手按在枪上的缘故,竟下意识将枪抽了出来,放下手的时候才觉得不对,正想将枪收回去时,一道人影忽然迎面扑来,像是要搏命一般,动作快准狠。

    ——

    张麟恒一直在等对方的回答,多年的团队合作经验让他天真地以为,只要被框上团队二字的人都会优先考虑团队的利益,所以他认为即便顾觞再怎么难相处,也还是会给他回答的。可他没想到在僵持了有一会儿后,对方竟然拔枪了。

    他错了。

    流言诉说的是真相。

    顾觞要杀他们。

    一瞬间,张麟恒的脑海中闪过三个短句,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已经向顾觞扑去,目的是要夺走对方手中的枪。

    近了,近了,就要成功了……所谓的顾觞也不过如此。

    张麟恒触到那把枪时,心里的狂喜几乎要把他撑爆了,可下一秒那种冰冷的触感就从他的指尖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他心里的那阵狂喜。

    他眼睁睁地看着顾觞以一种绝不可能的姿势从自己的身边滑了出去,速度快到让他无法反应,等他意识到自己失败的时候,他便看到了顾觞的眼睛,一双满载着嘲讽的眼睛,而那把枪已然对准了自己的脑袋,然后那只手果断地扣下了扳机。

    “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