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昼夜(前卷)  第五章 激烈对峙

章节字数:2784  更新时间:12-06-09 0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这些人或熟悉或陌生的脸,顾觞笑着转了转头,眼底里却是一片冷然——既然那群老家伙这么舍得,那他顾觞就给他们这个面子,跟眼前这群上不了台面的神执者们好好玩玩。

    笑意消失的瞬间,顾觞已经一拳击中了其中一人的腹部,动作快而狠辣。

    其他人一愣,这才纷纷动起手来,一场混战已然不可避免。

    因为顾忌着身边的同伴,也顾忌着对手的实力,人数众多的一方攻击起来反而束手束脚的,看起来凌/乱而狼狈。

    而站在中间的顾觞却显得游刃有余,只见他俯身躲过两拳的同时,双手用力下压,挡住了直逼面门而来的两腿,接着顺势一带,这两条腿的主人便身不由己地脚下一滑,以劈叉的姿态跌坐在了地上,而顾觞却一个转身重新站直了身体,还一脚踢开了一个想要扑上来的家伙。

    明明与常人一样只有双手双脚,可在一群人之中,顾觞看起来就是如此地悠闲,在挡下别人攻击并还以颜色的同时,他竟然还有时间拉了拉黏在身上的湿衣服。

    而这个动作落在他人的眼里,无疑是赤/裸/裸的嘲讽。

    “顾觞,你不要太猖狂了!”

    一个人愤怒的大喊道,可下一秒他却已经躺在地上捂着腰,痛苦地滚来滚去,再没有刚才大喊时的威风。

    “顾觞,你别得意得太早了!”

    一个人自信地挥出了一拳,可下一秒他的拳头便被顾觞握住了,只听“咔嗒”一声,那人的脸便扭曲了起来,他的手腕脱臼了。

    “顾觞,你以强欺弱都不害臊的吗?”

    一个人厉声质问道,根本没想到他们也是在以多欺少,当然下一秒他就只能抱着自己的腿坐在地上,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顾觞并不是没有被打到,只是那些落在他身上的拳头与腿脚,很快就被他双倍奉还给了对方。

    倒在地上的人数一点点地增加着,而站在包围圈中心的顾觞,即便是受了伤却还是一副不屑的模样,依旧快准狠地反击着,毫不手软。

    那些叫着他名字的声音一个个地消失在他的耳边,出拳时带起的风声自他耳边呼啸而过,脸上与腿上隐隐泛起的疼痛,这一切对于顾觞来说,恰是最好的兴奋剂,他只觉得心中的不快随着自己的动作渐渐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于是他的拳便更快,他的脚便更猛。

    直到这方寸大的地方,除他之外再无人站立。直到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再次叫出他的名字。

    “顾觞,咳,长老们,咳咳,长老们请你过去。”

    听到声音的瞬间,顾觞眼中闪过了一丝期待,可在看到来人的瞬间,他眼底里的疯狂便像退潮似的一寸一寸地消弭了。

    眼前的人佝偻着身躯,微微低着头,却仍旧掩不住他苍白的脸色,似乎仅仅是说一句话,都能用尽他全身的力气……他是连辛没错,只可惜是那个无趣的连辛。

    顾觞勾了勾嘴角,一抹嘲讽的弧度便毫不掩饰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而连辛却像没看到似的,依旧低着头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跟上来,一转身便晃晃悠悠地走了起来。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仅仅两三步的距离,这个连辛就走了整整五秒,真是羸弱啊。

    “那帮老家伙在哪里?”

    连辛停住了脚步,过了一秒后,才轻声道:“白塔三楼,问/讯室……还有,请不要称呼长老们为那帮老家伙,这样很失仪。”

    “哼,迂腐。”顾觞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上前两步一把将连辛扛在了自己的肩头,这才发现看起来羸弱的人意外地很沉。

    而走了两步之后,顾觞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肩上的这个家伙跟他欣赏的连辛其实是同一个人。

    啧,吃亏吃大发了。

    顾觞不爽地皱了皱眉,伸手捏住了对方腰侧的肌肉,很是用力地拧了一把,这才气定神闲地继续往三楼走去。

    而在这过程之中,连辛除了偶有咳嗽外,始终未发一言。

    顾觞的脚步一向稳而轻,脚步声在静谧的白塔中缓缓回荡,令人安心的同时却也莫名带上了一丝诡谲的意味,不多时,脚步声便停了,问/讯室的门赫然就在眼前。

    “你很重。”说话间,他一抖肩便把连辛从自己的肩上卸了下来,完全不在乎对方是否会因为自己的举动受到什么伤害,紧接着连看也不看连辛一眼,就一脚踹开了问/讯室的大门。

    他还来不及进去,问询室中凝重的气氛便铺天盖地地迎面而来,压抑至极。

    顾觞皱了皱眉,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种氛围的厌恶之感,然而这一次还没等他说些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便大声呵斥道:“顾觞,你真是太目中无人了!”

    “哦?”

    “你是不是私自动用了‘千丝万缕’?”手持拐杖的老者厉声问道。

    “你既给了我,便是我的,既是我的,又怎么能算是私自动用?”顾觞毫不避忌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语意里颇有些嘲弄的意味。

    “好,就算你有理,那你是不是私自动用了白塔里的怨骨?”老者又是一问,音量又比方才高了几分。

    可顾觞全然没把对方当一回事儿,只是脸上嘲讽的意味愈加浓重了:“你觉得我要是需要怨骨,还犯得着偷这里的吗?”

    “你!”老者气的浑身颤抖,一手扶着身边的桌子这才堪堪稳住了身形,缓了片刻后,才继续道,“好,很好。虽然这两点你都可以解释,但是你又怎么解释刚才在楼下对其他神执者动手的事情?”

    “我只是用实际行动教导他们什么叫做‘人外有人’罢了,他们应该感激我才是。”

    这一次,老者终于忍无可忍地抬手指向了顾觞,厉声喝道:“你实在是无可救药!”

    后者对此不置可否,耸了耸肩后嗤笑道:“您还是赶紧切入正题吧,免得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再骂两句就彻底把正事儿给忘了。”

    “顾觞!”

    “嗯?”

    “你究竟有没有对自己人动手?”说话间,老者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里面盛满了怀疑与不信任。

    “你说呢?”顾觞漫不经心地把问题抛了回去,身体半靠在门框上,还真没打算走进那间压抑的房间。

    而他这样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对方,老者闻言猛的打开了手边的抽屉,抽/出了厚厚一沓档案用力摔在了桌面上:“吴悦跟张麟恒重伤,而李奇死了!”

    听到最后一个名字时,顾觞眼皮一跳,似乎又听到了对方对他说“我不怕,你会保护我的”,他直觉自己想笑,可一张嘴出来的却是一串干咳,呛地他小半会儿说不出话来,好不狼狈。

    “怎么,心虚了?”老者皱着眉,目光如炬,气势咄咄逼/人。

    顾觞一愣,下意识地挑了挑眉,接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是啊,我心虚自己何时变得如此无能,竟连杀个人都能留下两个活口。”

    闻言,老者的脸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对方话中的讥讽之意太过明显,令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能生生被噎得哑口无言。

    一时间门里门外的气氛变得十分微妙,顾觞与老者两厢对峙着,前者气定神闲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而后者虽然神色不善却更是一步不让的态度,空气中似乎都能闻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咳,咳咳……咳咳……”

    谁也没有想到,打破僵局的会是一阵咳嗽声。

    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闻声的瞬间,顾觞挑了挑眉,嘲讽的神色在眼中流转了几圈,终究变成了一种玩味的态度。

    他不紧不慢地转过身去,果然看到被自己挡在门外的连辛,此刻正一手扶着墙,一手用力地捂住嘴,尽了最大的努力想将咳嗽忍住,可偶尔还是会有一两声轻咳从他的唇边溢出,听起来支离破碎,好不狼狈。

    对方一副忍得很辛苦的样子,单薄的身躯剧烈地颤抖着,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就连原本苍白的脸色也因此染上了一抹不自然的红。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人的视线,连辛慢慢地转过身来,认认真真地开口道:“抱歉,咳……咳咳,打断你们的咳,咳咳,谈话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