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昼夜(前卷)  第十五章 符咒裂痕

章节字数:2952  更新时间:12-07-04 17: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蓝红相间的火焰互相交织着,时而蹿高时而渐弱,像是有生命一般在原地跃动着,本该以保护者姿态出现的火焰却毫无保护者该有的防御姿态,反倒是在一静一动之间显露出一种诡谲的杀机。

    而那蓝红交织晦明不清的颜色,更是将顾觞的神色衬得犹如从地狱深处爬上来的鬼魅一般,邪魅非常。

    他的动作很快。

    其中一簇火焰低下去的瞬间,他的右拳便迅速穿过这条罅隙,击中了其中一个鬼灵的面颊,接着又以一种近乎瞬移的速度赶在火焰蹿高之前收了回来。

    而这仅仅是开始,在收回右拳的同时,他借力一个侧身又是一记踢腿,而就在踢出的左腿要没入火焰的瞬间,那条之前还高高蹿起的火苗倏忽间低矮了下去,而他的左腿恰好穿过这一空隙,狠狠地踢在了另一个鬼灵的腹部。

    接着,又是一轮。

    快速而狠辣的动作一时间与蓝红两色的火焰交织在了一起,顾觞其人仿佛成了火焰中最耀眼的一抹亮白,在那种浑然天成的倨傲之下,原本看起来鲜活灵动的火焰也瞬间黯淡了下去,成为了他身边绚丽的陪衬。

    一方是畏惧着火焰的鬼灵,一方是与火焰配合默契的顾觞,双方之间究竟谁占上风真是不言而喻。

    鬼灵的数量优势在这一刻反倒成了最大的劣势,它们拥挤在火圈之外却因为畏惧着火焰而停滞不前,反而变成了一个个连移动都很困难的活靶子。

    相比之下,顾觞打得可算是快意非常,一拳一腿都蓄足了力道,仿佛要将刚才差点被/逼到窒息的所有不满都统统发泄/出来似的。

    然而,就在他打得最畅快的时候,变故陡生。

    “吱嘎”。

    门被打开的声音在一片混乱之中显得极其细微,可顾觞仍旧是听到了。

    他一边收回自己刚踢出去的右腿,一边将自己的身体拧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迅速地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处。

    就是这一眼,让他心头一颤。

    一个浑身焦黑,面目狰狞的恶灵打开了目标人物的家门,正缓缓地往里走,大概是感受到了顾觞的视线,它回头挑衅地一笑,咧开的大嘴在脸上横亘出一条可怕的纹路,使得整张脸变得更加可怖。

    放在平时,顾觞一定会露出极其厌恶的表情,可现在他甚至顾不上皱一皱眉头,转过身的瞬间脚下用力一点,就朝着那个恶灵扑了过去。

    后者见状立即一个闪身走进了屋内,让对方抓了一个空。

    而顾觞并未因此收手,反而在双脚落地的后也不管身体是否平衡,一个踉跄向前走去,伸出了举着犀角的左手,想要阻止恶灵将门关上。

    就在这一瞬间,后者用力地将门板向后一摔,顾觞的左手臂就这样狠狠地被夹在了门板间,原本举着的犀角颓然地滚落在地面上,微弱的犀照在空中颤巍巍地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熄灭。

    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的时候,顾觞用力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单膝跪地浑身一个颤栗,可他却没有给自己任何缓冲的时间,一咬牙就着左手被夹住的姿势猛地站起身来,向后倒退了几小步后,抬起了自己的右腿以极为凶悍的姿势一脚踹了上去。

    门被踹开的同时,蓝红相间的火焰在他的风衣上纠缠出了灿烂的痕迹,他用右手轻轻一拂所有的火焰便刹那间消失了,原本在火圈蠢/蠢/欲/动的鬼灵们这时才意识到方才的火焰仅仅是一种障眼法,再次纷纷朝着顾觞的方向涌来。

    然而,现在已经晚了。

    白风衣的衣袂在空中划过一个简洁的弧度后,顾觞的身影就完全消失在了门后,迎接鬼灵的是那扇刚刚夹住过顾觞手臂的门,只是有一点与方才不同的——顾觞是不会让追在自己后面的任何东西有机会跟着进来的。

    他在进门的第一时间就以北斗七星排布的顺序为依照,依次在门板上贴上了七张黄色的符纸,接着伸手在门板上狠狠一拍。

    七张符纸同时从门板上滑落,取而代之的是七颗闪着金黄色光芒的星星在门板上熠熠生辉。

    顾觞看着那七颗星星挑了挑眉,身上的杀意再次变得浓重起来,这个七星阵大概可以阻挡门外那群鬼灵五到十五分钟,但无论如何——

    “够用了。”

    他斜勾着单边的唇角,眼底里闪烁着一种名为危险的光芒。

    屋子里充满了香烛冥钱的味道,这对于恶灵来说是极好的能量来源,而对于顾觞来说则是一个极大的不利因素。

    可后者却全然不在意似的,连看都没有看那些燃烧着的香烛一眼,就快步走向了靠近他左手边的那个房间,再次抬脚踹开了房门。

    走进去的瞬间,他看到的是惊恐地瞪大双眼的小女孩,以及那个依旧笑的一脸狰狞诡异的恶灵,而它的双手正放在小女孩的脖子上一寸一寸缓缓地收紧着。

    可顾觞却连看都不看那个恶灵一眼,反而径直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照着她的面门就是一拳,那拳风凌厉地好似能够割开人的皮肤,足见他下手毫不留情。

    那孩子哪能经得住那么重的力道,只能“咔嚓”一声,她的颈骨就折断了,小小的头颅悬挂在脖子的后方,看起来就像一朵被折断了花茎的雏菊,惊恐而脆弱的表情依旧定格在她那稚/嫩的脸庞上,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顾觞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称得上是怜悯或者愧疚的神情,相反的他的嘴角甚至勾起了一丝自得的弧度,在身后小女孩死状的对比之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毫无人性的冷血恶魔。

    然而,一切都还没有完。

    他左手无名指上的割伤因为之前的激烈动作再次迸裂,殷/红的血液顺着修长的手指滑落到地面之上,“啪嗒”一声溅起了一小朵的血花,可他既不止血也不包扎,反倒是用右手狠狠地在自己的伤口上蹭了两下,直蹭到整个手心都是一片濡/湿为止。

    接着,他就将被血染红的右手心用力地按在了小女孩灰白色的脸上,过程之中,他的脸上除了倨傲,没有太多别的表情。

    血液沾在小女孩脸颊上的瞬间,一阵“哧哧”的响声与一阵尖厉的惨叫几乎同时响起,而房间里的景物摆设竟然开始慢慢地扭曲褪色。

    半分钟之后,顾觞的面前哪里还有什么断了颈骨的小女孩,分明是一个正捂着脸痛苦地嚎叫着的恶灵,而本该死去的小女孩正静静地躺在距离他一米开外的地方,胸口一起一伏的睡得正安详。

    “你的幻术,漏洞百出。”

    顾觞看着表情狰狞的恶灵一字一顿地说道,接着他以极快的速度抽/出了别在后腰上的枪,不太趁手的重量并没有影响他的动作,半秒之后,那支沙漠之鹰的枪口便对准了恶灵的脑袋。

    “永别了。”

    说着,顾觞邪气地一笑,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保险栓,接着扣下了扳机。

    “咔嗒”一声的脆响似乎依然在空中回荡,然而原本应该魂飞魄散的恶灵却依然好端端地站在他的面前。

    顾觞有些愕然,但他还是尝试了第二次扣动扳机。

    一切都很正常,枪/支的手/感没有问题,扳机也可以顺利地扣下,只是眼前的恶灵依旧没有魂飞魄散罢了。

    那么问题只能出在……

    他收回了指着恶灵的枪,举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寸寸地端详着上面繁复而华丽的附魔印刻,不多时他便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原本应当连贯的附魔符咒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极为细小的裂痕,在此时看起来尤为狰狞而森冷。

    他忽然想起连辛那句颇为不寻常的叮嘱——别忘了检查他们给你的器具与装备。

    原来如此。

    顾觞阖了阖眼帘,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乍一看似乎仍是那副倨傲的表情,却分明多了两分疲惫,两分失落以及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整个人似乎瞬间黯淡了下去,没有了平常的锋芒毕露。

    但那也仅仅是一瞬间,睁开眼后,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安睡着的小女孩,脸上又只剩下顾觞式的倨傲,身上也只剩下顾觞式的锋芒,灿烂到能够灼伤了别人的眼眸。

    “切,长老会的那帮人竟然已经堕落到为了除掉我不惜赔上无辜者性命的地步了吗?居然在枪上动手脚,还每天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有多么神圣。嗤。真是够神圣的!”

    说着他将那把沙漠之鹰又重新别回了自己的后腰处,想要换个方法解决掉眼前的这个恶灵。

    然而,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而这个声音意味着——

    顾觞的瞳孔猛地紧缩了一下。

    ——大门上的七星阵失效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