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昼夜(前卷)  第七十章 拜访墓园

章节字数:1842  更新时间:13-09-28 20: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言默知道,顾觞其实并没有认真在听那姑娘说的话。

    那他为什么不制止对方的喋喋不休呢?

    言默单手摸着下巴,脸上挂的笑容恐怕不会是顾觞喜欢的那种。

    有时候,听人说话并不是真的想听内容,不过是为了感受到自己尚在人间罢了。

    转了五分钟后,顾觞干脆利落地伸手指了两种花。

    “每种十朵,包起来。”

    两种花都是白色的。第一种碗状花型,半重瓣的姿态宛若被风徐徐吹开,白得干净纯粹又带些单薄的凄凉。第二种六片花瓣张扬地向后弯曲着,姿态自傲,无半分故作姿态的娇羞,甜腻的香气阵阵透出,率性而直接。

    两种花搭配在一起显得十分别扭,在同一捧花束中互相挤压,谁都不肯沦落为陪衬。

    顾觞却不在乎这点,付钱走人,动作干脆利落。

    言默跟在他身后,行出一千米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银莲花,卡萨布兰卡,你的品位还真有够奇特。”

    顾觞扭头给了他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你居然叫得出学名?”

    言默摊着手,用完全无奈的口吻道:“博学多闻也是一种罪孽啊。”

    “……”

    如若不是在大街上,言默此刻早就被顾觞当成活动靶子,打上了一个又一个无关痛痒的弹孔。

    “这两种花的话语可不怎么好。我劝你,要是不想挨姑娘打,赶紧回去换束玫瑰。”言默一路上仍旧不停地用言语骚扰着顾觞,可他的待遇却比不上那个年轻的花店老板。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婆婆妈妈?女人家的东西研究的那么透,下辈子想投胎做女的?”顾觞的话中,明里暗里都是嘲讽。

    “下辈子啊……”言默笑着摇了摇头。他哪里还会有下辈子呢?

    短暂的交流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漫长的岑寂之中。

    顾觞捧着花束依旧大步流星,我行我素,街道上的一切于他而言似乎连风景都算不上,只是耳边眼中呼啸模糊的色块,刷刷地往后拉着。言默始终与顾觞差着半个身位,不疾不徐地跟在他身后。

    两人像是在不同的时空中穿行,将N市的车水马龙撇得一干二净。

    走了一大段路之后,言默看着眼前不褪色的身影,隐约感觉到了点什么。顾觞的白,大抵就是这样形成的,无法被侵染,所以不会改变。

    “你要去哪里?”在几乎横跨过半个N市的时候,言默的耐心终于告罄。

    不过,他这一问,自己也的确没有想要得到答案,不过是想要驱散一点耳旁呼啸而冷寂的风声。

    然而,顾觞却给出了回答。很短,只有两个字,融在空气中带着丝丝凉意。

    他说:“墓园。”

    九月,夏秋交界之际,与清明相隔五个月份。墓园里几乎看不到人影,整座山上影影幢幢,早年栽下的小树苗如今长成了绿而阴森的屏障,将阶梯式的坟墓群割裂成一块块的。

    风吹过林,山上的沙沙声都与别出的不同,叶子重得像是晃不起来,每一声里头都带着心力交瘁。

    顾觞捧着花束,径直走进了巨大而阴森的坟场。阳光直落到地上,被叶片切割得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言默伸了个懒腰,墓园这种阴气深重的地方,对于他而言可真是如鱼得水。全身像是泡在温泉中一般,慢慢舒展开来,每一寸都透着舒坦。这地方可以提供给他的东西,可不是区区一座鬼屋可以比拟的。

    当然,他也清楚,顾觞绝不可能是特地带他来修生养息的。

    来这地方还捧着一大束花,顾觞的来意从最开始就很清楚——他是来扫墓的。

    言默抬眼看着深绿的树丛,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个花店姑娘的絮叨。

    “银莲花?这花的花语可不好啊,失去的希望,渐渐淡薄的笑,还期待被抛弃……啧啧,还是不要选了吧。香水百合?卡萨布兰卡?这个倒也还好,伟大的爱,永不磨灭的感情什么的。但是……它也有个花语代表死亡,还有什么淡泊的永恒,听着也不太吉利啊……”

    言默笑着摇了摇头,唇边噙着居高临下的微笑。

    世间之人送花时若真要执着这些花语,恐怕有许多花一辈子都卖不出去了。更何况,花语也是人赋予的,那些破土而生迎风而长碾落成泥的花,哪里背负得起这一字字一句句沉重的情感呢?

    那些绿而坚韧的茎干,恐怕也要被压弯了吧?

    人,真是一厢情愿的动物。

    墓园改建扩张过好几次,墓群一排排地往山下延伸,最早的坟墓此刻已经被架到了墓园上方。顾觞在墓碑与叶子深绿的不知名的树木之间穿行,白色的身影在大环境的映衬下,真像是鬼故事里的主角,阴森森,飘乎乎,白泠泠。

    找了约莫十五分钟,顾觞才在一座墓碑前立定。

    墓碑很有些年头了,并非光/裸青黑的大理石碑面,而是最老式的石质碑。石碑的中间用相当粗糙的手法刻着几个大字,上面的黑色油漆因为常年的风吹雨淋显得斑驳不堪,将本就难以辨认的字迹弄得更加模糊。石碑两侧刻着一龙一凤,勉强将整块墓碑撑得不那么简陋。

    顾觞站在墓碑之前,将自己的手指按进了那道石刻的凹槽中,顺着那凹槽一笔一划地描摹了那个名字,之后才将手上的花束放在了石碑之前。花朵朝着石碑字刻的方向,柔软的花瓣贴在冷硬的石碑上,像是一个迟来的问候之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