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你玩的还高兴吗

章节字数:2720  更新时间:12-07-15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睁开眼睛,看着我。”沈易安的嗓音低沉得像是最深沉的远钟声。

    方溶溶连连摇头,双手用力的推着沈易安的胸膛,小声的说:“你快起来!”她几乎要哭了。

    沈易安低下头,凑近她耳旁,将灼热的气息喷进她的耳朵里,激得她微微发抖,满意的笑笑:“溶溶这么喜欢我?”

    “没有!”方溶溶答得飞快,说完又狠狠咬了下嘴唇,小声的说道:“你快起来,房门没锁。”

    沈易安看了一眼虚掩的门缝,身体下沉更用力的压住她,低低笑道:“叫声好听的,哥哥就不跟你计较了。”

    方溶溶又急又怒,却不敢大声说话,不断的挣扎着。

    突然沈易安猛的起身,放开她,声音有些发僵:“你这丫头,大清早的闹我,快出去吧。”

    方溶溶看也不敢看他,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连鞋也没穿,就跑到自己屋里。

    锁好房门,反复确认了两遍,觉得安全了,这才双腿发软的滑到地板上,心脏乱跳成一团,忍不住抬手捂住脸庞,唔,丢死人了!沈易安这个混蛋!胆敢欺负我!

    有仇不报非君子,沈易安,你等着!

    大字型瘫在地上,方溶溶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又忍不住脸色通红,明亮的眼珠转来转去,一抬眼,看到小时候玩的水枪,仔细听听门外的动静,嗯,爸妈还没起床呢!

    一骨碌身爬起来,方溶溶把水枪端起来,倒上水试了试,嘿嘿,喷出的水劲儿还挺足。

    踢掉脚上不给力的拖鞋,光着脚丫子,把水枪灌满了,又悄悄摸出房门。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这属于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沈易安的房门还虚掩着,哼哼,方溶溶咬牙,一步步蹭到门边,听听各屋的动静,很好,很安静。一点点儿拨开房门,半跪在门口,瞧瞧视野,能够对准那不要脸的裸体男了。

    咬紧牙关,方溶溶冷笑一声,连续喷出几道水弹,无一落在那人身上,都毫无例外的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吓得方溶溶往后一缩。

    床上那位倒是没什么反应,方溶溶静静听了听,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传来,呼,这猪又睡着了。

    不甘心功败垂成,方溶溶慢慢爬进屋里,看着距离差不多了,抬起水枪一阵狂轰乱炸,TNND,姑奶奶豁出去今天洗床单被罩了。

    接二连三的水柱打在沈易安光裸的背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顿时整个后背,脖颈都湿了。可沈易安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早就跑出门外的方溶溶有点诧异,这家伙真睡这么死?扔下手里的水枪,眼珠一转,拿了支唇彩,方溶溶又摸进他的房间,围着床边爬到沈易安正对的一侧。

    一点点儿的抬起头来,正对上沈易安含笑的目光,吓得顿时呆在当场。他,他竟然醒着?!这个变态!

    沈易安笑着一点点儿的凑近她,鼻息吹起她脸边散落的发丝,沈易安眸色深了深,嘴角扯出笑意,低头轻轻咬在她由于惊吓而微张的唇上,还舔了几下,低笑道:“溶溶,我们慢慢来,别着急。”

    “哦。”方溶溶傻乎乎的点头。

    沈易安忍不住大笑起来,方溶溶登时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冲回自己屋里,在洗手池前欲哭无泪,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沈易安说别着急了,因为,她白色的衬衫被水枪流出的水浸湿,整个胸部几乎都是透明的。。。。。。

    着急,着急个鬼,谁着急啊!啊啊,方溶溶囧得想要撞墙了。

    一想起沈易安意味深长,了然一切的笑意,方溶溶就抓狂。

    一直赖在卧室里,没脸出去见人,直到方妈妈进屋拎她出去吃早饭。

    “你这丫头,怎么还得三催四请啊,”方妈妈一边不满的说着,一边拽着她往外走,扫到水枪,纳闷,“你怎么又想起来把水枪拿出来了?”

    方溶溶一惊,胡乱的傻笑着:“哦,啊,谁知道呢。”

    方妈妈没好气的看她一眼,摇摇头道:“你说你这没心没肺的,将来可怎么得了?”

    “我叫单纯,叫纯真,叫不谙世事。。。。。。。”方溶溶挣扎着辩解。

    “呸,你这叫缺心眼。”方妈妈不屑的给下了定论。

    有这么污蔑自家闺女的吗?方溶溶欲哭无泪。

    方重华有事,匆匆吃了两口早餐就出去了。所以,现在饭桌上只有方爸爸和沈易安,通往饭桌路上的是,方妈妈和她手里拎着的溶溶同学。

    沈易安上身半袖衬衫,下穿浅色牛仔裤,衬得一双长腿格外诱人。

    方溶溶吞吞口水,男色什么的,太不要脸了!一边想着,一边又忍不住看过去。

    沈易安笑着站起来:“阿姨,溶溶起来了?”

    方妈妈无奈的点头:“这丫头太懒,让你见笑了。”

    沈易安笑得纯良:“小女孩,赖床是正常的,我上大学那会儿也总不愿意起。”

    “快吃吧,一会儿豆浆该凉了。这果子还是她爸刚才出去排队买的,炸得可好了。”

    方溶溶恨不得把头扎进豆浆碗里,抓了根果子(油条)咬得满嘴是油。沈易安想她大概是把那油条当自个儿了。

    吃过早餐,在方妈妈的连瞪眼带拧胳膊的威胁下,方溶溶带着沈易安出门了。

    看着一早就烤人的日头,方溶溶对沈易安的不满又加了几分。她扭头看着沈易安,笑容堆满:“易安哥,你想去什么地方看看?”

    沈易安装作没看到她假模假式的笑脸,很真诚的说:“溶溶是地主,你说了算。”

    方溶溶咬牙,这人会不会说人话啊,还地主,谁是地主啊,怎么也得是地主婆啊!呃,貌似也不对。。。。。。

    这大热天的,找个有空调的地界一待,多好!想到这儿,方溶溶笑得格外真诚:“易安哥,我带你去逛逛T市的步行街吧,有很多有特色的小店。”

    “好啊。”沈易安单手插在口袋里,点头应道。

    看看沈易安的长裤,又瞧瞧自己短牛仔裤,本着损人不利己的阴暗想法,方溶溶笑着带沈易安上了一辆没有空调的公交车。

    呼,真是闷罐啊,窗口都大开着,只可惜一大早是上班的高峰期,根本开不起来,连点儿风也没有。还没几站地,方溶溶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大腿都湿漉漉的,蒸了桑拿了。

    到了某个站点,沈易安身前有个空座,他招呼方溶溶过去坐,方溶溶条件反射的说道:“没事,你坐吧,我喜欢站着。”

    看着沈易安大大咧咧的坐下了,方溶溶恨不能抽自己俩嘴巴,这大热天的,谁乐意跟一个个火炉似的人群挤着站着啊,这沈易安一点儿诚意也没有。

    方溶溶的口袋里一阵震动,摸出手机,一看,是同学。方溶溶接起来,继续解释为什么今天不能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因为有个麻烦缠着自己。

    她正挤眉弄眼说得高兴,司机一个急刹车,她身子一斜歪,摔进沈易安怀里,急忙挣扎着站起来,却一手撑在沈易安双腿间的那一团上,惊得她飞快的抬起手来,被沈易安紧紧抱住。

    完了,方溶溶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了。

    “你就这么着急报复回来?”沈易安在她耳边轻轻的问。

    方溶溶愣住,没明白他说什么,慌慌张张的站直身体,匆匆跟同学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直到下车,她突然明白过来,沈易安在说什么。

    擦,方溶溶忍不住爆粗口,姑奶奶绝对,绝对不是因为被他窥了胸而故意摸他那里的。。。。。。

    沈易安看她一张小脸都快皱着包菜了,忍不住暗笑。

    接下来,方溶溶奔着哪凉快就在哪久待的基本原则,领着沈易安流连于各大商厦,买杯奶昔抱在手里,哈哈,凉快!买个甜筒啊,菠萝派的吃上两口,痛快!当然,她也问了沈易安要不要的,是他自己说不喝不吃的。

    所以,逛到下午,方溶溶一点儿也没觉得饿,也没觉得渴,只是有点儿累了。这才扭头看看身旁若无其事的沈易安,笑得灿烂:“易安哥,你玩得还高兴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