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生气的人最大

章节字数:2709  更新时间:12-07-18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等她终于定定心神,发现沈易安随意的抓乱了头发,又从车后座摸出两顶鸭舌帽,扔给方溶溶一顶。

    脱了外面的衬衫,露出里面白色的针织背心,又把裤腿挽到脚踝上面,他穿了休闲鞋出来。看上去倒不突兀,反而显得挺自然,尤其是他把帽子歪带在头上,确实是显着年轻了好几岁,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

    一般男生若是歪带帽子总是有几分不像好人,然而,得益于沈易安那张实在是俊美周正的脸面,让他只是显得活泼,丝毫没有邪佞之气。

    沈易安从车上跳下来,对着方溶溶打个响指,笑道:“溶溶,走,带你吃西瓜去。”

    看着三下两下把自己捯饬成青春美少年的沈易安,方溶溶深深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羞愧,呜呜,被各种言情小说神马的毒害了纯洁的心灵。

    锁好车子,沈易安和方溶溶肩并肩走在林荫小路上,星星点点的阳光从疏密有间的绿叶间投射下来,上午的光线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

    方溶溶装作若无其事的抹把脸,咳咳,刚刚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看着身边高大的身形,方溶溶发现沈易安明显不一样了。他走路很正常,举止也很正常,与平日里并不区别,只是,方溶溶怎么看怎么觉得平添了一股年少的轻狂和玩世不恭,那是一种少年迈入青年时特有的自信和自大相融合的气质。

    方溶溶常常在同学或者学弟的身上看到,很熟悉。

    这个半真半假,没有一句实话的家伙,果断不值得信任。方溶溶暗自告诫自己。

    沈易安的神情非常放松,像是闷在家里的小学生出来放风一般,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纯粹的快乐与喜悦。

    走了二十多分钟,来到瓜棚,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叔正坐在棚里闪着扇子啃西瓜呢。

    沈易安往前走两步,笑着招呼:“大叔,您的瓜卖吗?”

    大叔放下手里的瓜,看看他们,笑着说道:“渴了?来来坐下,等着我去给你们挑个好的。”

    说着站起身来,顺着瓜秧挨个摸过去,抱起来弹两下又放下,最后挑了一个圆溜周正的露出得意的笑容,大声的说:“别看有些人装模作样的挑西瓜,其实他们根本不会挑,又听又敲的,根本不知道门道在哪。。。。。。”

    沈易安走出棚子,走过来,接到手里,上下瞧瞧,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大叔哈哈笑起来:“小伙子,这是跟对象出来玩吧?”

    沈易安居然有些羞涩的点点头。

    方溶溶心里骂他做作。

    大叔倒是挺高兴,说道:“这挑媳妇,那跟挑瓜一个样,首先那就得周正,长得歪瓜裂枣的,不好看,它也好吃不了。这周正,不说长得多好看,那起码得鼻子是鼻子,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的吧。再一个,那瓜皮儿得光滑,要一摸粘嘟嘟的,指定没戏。再有,那就得声脆秧壮那才是好瓜。你看,这道理啊,是一样一样的。。。。。。”

    沈易安听得津津有味。

    方溶溶试着用大叔说的法子看了看堆在瓜棚边上的十几个西瓜,既没看出鼻子,也没看出眼睛,着实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沈易安坐在板凳上跟大叔聊得上劲,两人可算是碰到知己了似的,大有滔滔不绝之势。

    方溶溶坐在沈易安旁边安安静静的啃着西瓜,听他们胡吹瞎侃。

    大叔说到高兴之处拍着沈易安的肩膀:“好小子,有能耐,找这么漂亮个对象,嘿嘿,是同学吧?”

    沈易安点摇摇头,笑道:“她比我还高一届呢,同专业的学姐。”

    大叔又看看,也不以为意:“你小子还挺能耐,老婆那就得找大一点儿的,知道疼人。”

    沈易安偷偷给方溶溶递个眼神:怎么样?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吧?

    方溶溶低头咬西瓜,直接无视了他。跟他费不着口舌,真是的,人家大叔也就给你个棒槌,你还当真(针)了?

    直到大叔的老婆找他来回去吃午饭了,大叔才非常舍不得的跟沈易安告别,抓住沈易安的手:“唉,透脾气啊,以后有功夫常来。”

    “一定,一定。”沈易安笑着说道。

    方溶溶看着眼前大叔老婆的身条,对大叔嘴里的周正有了全新的认识。

    两人往回走。

    一进屋,被方妈妈按住,忍不住嗔责:“一个女孩子,不学文气点,又窜又蹦的像什么样子?”

    方溶溶不服气的偷偷背身做个鬼脸:您老人家怎么不说您当年还跟人打架的彪悍呢?

    方爸爸端着茶壶慢悠悠溜达过来,抬抬眼眉,漫不经心的问:“又掐上了?”

    方溶溶莫名悲愤,她从来都是被掐的,至于对掐什么的,她从来没到过那个段位。

    门轻轻一响,沈易安推门进来,身上的衬衫整整齐齐,长裤也平平整整,端的是稳重大方。方爸爸走过来拉着他去一旁品茶下围棋了。

    方妈妈给两人简单做了点吃的端出来。方溶溶踢着拖鞋在客厅里打转,转头问道:“我哥呢?”

    方妈妈撇撇嘴:“又走了。”

    “噢——”方溶溶拉长音调,语气轻松调皮,“他又遭受残酷的精神压迫了?”

    方妈妈瞪过去:“什么话,他那么大岁数了,也不知道找个女朋友,我这当妈的能不着急吗?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都有你了。”

    方溶溶掰着手指算算,故作惊讶的大睁大眼睛:“妈,你居然不够结婚年龄就结婚了?”

    方妈妈一脚踹过去:“去去,你懂什么,还不是你妈魅力太大,你爸哭着喊着非要把名分定下来。”说着,得意的瞟了方爸爸一眼。

    方爸爸兀自捏着棋子沉思。

    方妈妈不满的冷哼一声,念叨:“净装傻。”

    方溶溶窃笑。

    第二天吃过早饭,沈易安告辞离开。

    方溶溶在家里终于自在下来,睡到早晨十点才起,坚决锁门不理会方妈妈叫她起来吃早饭的种种威胁和房门被拍得山响的动静,三天之后,方妈妈不来叫她吃早饭了。不止早饭,连中饭晚饭也都不理她了。因为方爸爸带着方妈妈去海边玩了,没带她这个大拖油瓶。

    方溶溶在床上懒到中午,才爬起来踅摸吃的,整个厨房扫荡一遍,颗粒皆无,甚至连棵蔬菜都没有。有个土豆也行啊,她好歹还能做个土豆泥。望着窗外明晃晃的大太阳,方溶溶哀叹:最毒莫过妇人心。自己不就没起床吗,老妈至于这么狠吗?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棵草。。。。。。呜呜,老妈,我错了。摸摸饿瘪的肚子,方溶溶叹又长长的叹口气,唉,出去觅食吧。

    吃饱喝足又买了大堆的备用食品塞冰箱里,方溶溶终于又有底气了,哼哼,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爬到床上,把电脑抱过来,哈哈,她可是有几天没碰亲爱的本本了。

    一登陆QQ,各种消息扑面而来。她首先跟各位室友通报自己已经平安到家了,感谢祖国感谢党和人民的培养,感谢室友的悉心牵挂。鱼鱼和小迷糊都在网上趴着,唯独三秋这孩子没有消息。

    这大热天的,一贯离不开电脑的人跑哪去了?算了,晚上给她打电话吧。

    方溶溶处理完各种信息,就摸上了游戏。有点儿失落,青山不语没在。

    说起来,她很久没看到过青山不语了。出什么事了吗?

    幽幽叹口气,把快闷坏了的神兽小姬通知放出来。

    只见青山碧水间,清晨霞光中,小姬同志傲娇的扑棱着翅膀站在一旁的小树上,看了方溶溶一眼,就转头做眺望远处状。

    方溶溶失笑,这家伙越来谱越大了。唉,生气的人最大,不对,生气的鸟最大,,方溶溶殷勤的喂食,顺毛,又把新得的精致头饰别在它越发漂亮的毛上。这才终于换得了傲娇的小姬同志的回眸。

    小姬扑棱着翅膀飞到皎月溶溶的肩头,高高的抬着头,嘟囔:“主人,伦家都为伊消得人憔悴了,你要再像上次那样不理伦家,伦家就不要你了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