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章节字数:2706  更新时间:12-07-22 0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方溶溶咬牙切齿,心说你这么熟,上次来还让我带你玩,什么人哪!

    沈易安看她的表情又青又白的,顿觉心里十分愉悦。一般,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我们称之为BT,哦不,是ET。

    整整一个下午,方溶溶被沈易安带着,耗在古文化街、步行街的所有瓷器店,走到最后,方溶溶的腿都走木了,沉得抬不起脚来,几乎靠沈易安半拖着才能走,看她实在累得不像样了,沈易安低了头问她:“溶溶累了?”

    方溶溶可怜兮兮的点头。漂亮的小脸皱巴成一团。

    蓦地,沈易安的心一软,他摸摸方溶溶的头,温和的说:“你在车里等会儿,我再去那边的店看看。”

    方溶溶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实在累得脱力了,看着沈易安点点头,黑亮的美眸都失了光彩。

    可停车场也还挺远的,沈易安一把抱起她,诱哄小孩子般说道:“哥哥抱你起过去吧。”

    平时活泼跋扈的方溶溶实在累惨了,听了沈易安的话,心里发酸,带着哭腔嗯了一声,把脑袋埋在沈易安的胸口。

    沈易安忽然觉得,呃,有点过了。

    把小丫头放到后最后座让她坐好,摸摸她累得睁不开眼的小脸,温和的说:“你休息一会儿,我再找找,实在不行就算了。”

    方溶溶的脑子已经不转了,听沈易安说什么都只乖乖的点头。

    一刹那沈易安想抱住她,告诉她:“我哄你的,跟你开玩笑的。”估计,小丫头能杀了他。苦笑一下,沈易安大踏步走远了。

    方溶溶靠着椅背,隔着车窗看他的背影,夜色中的霓虹灯变幻着色彩,他的步子很大很稳。

    走到方溶溶看不到的地方,沈易安拐进了超市里,很轻松的在瓷器区找到了他摔的那个碗。

    等他买了两杯奶茶回来,方溶溶早睡着了。把碗放到后备箱里,沈易安发动车子回去。

    一路上,方溶溶都没醒,直到沈易安把她抱进屋里放在床上,她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嘟囔了句什么又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沈易安给她推开窗户,让清凉的晚风吹进来,拉过旁边的毛巾被给她搭上肚子,转身离开。

    拿出那个碗,摆进碗橱里。又拿出那两个方妈妈最爱的碗看看,不由得赞叹,果然是好东西,怪不得小丫头这么紧张。

    想起她可怜兮兮的小脸委屈的看着自己,沈易安觉得身体麻酥酥的,忍不住想真把她给欺负哭了。

    手机的动静把他从遐想中惊醒过来,呃,坏了,他似乎真有点儿喜欢那小丫头了。

    转过天来,方溶溶被门铃吵醒了,她迷迷糊糊跌跌撞撞的去开门,从猫眼里看到爸妈大大的小笑脸,登时惊得脸色发白,妈妈回来了!

    完了,她下学期的零花钱,完了,她今年的新衣服、新鞋子。

    这时,沈易安轻声问:”怎么了,是谁啊?“方溶溶猛的回头,一把抓住沈易安的胳膊,急切的问:“买到了吗?”

    沈易安从容的点头。

    方溶溶沉甸甸的胸口一下子轻松了,她一把打开房门,窜到方妈妈身上:“妈妈,你们回来了?”

    方妈妈颇为诧异的把自个闺女扯下来,纳闷的问:“怎么了这是?”

    方溶溶差点就告状:妈妈你知道吗,沈易安把你最喜欢的碗打碎了。可惜,话在舌头上转了几个个,又咽了回去。不可说,不能说啊,真是太憋屈了。

    吃饭时,方溶溶偷偷打量老爸老妈的那两只碗,果然一模一样。昨天的辛苦没有白费,她暗自得意,看来以后若再不小心摔了,也不怕了。

    本来就饿外加心情好,方溶溶多吃了一碗米饭,引得方妈妈一直看她,那眼神很明显:你这是打算暑假把自己当猪养起来?

    方溶溶装作没看见,心说我不就多吃了一碗饭吗,瞧把您给急的。

    沈易安在饭桌上问方妈妈:“阿姨,听重华说您在给溶溶张罗对象?”

    方妈妈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眼神里带了笑意:“是啊。”

    沈易安指指自己:“您看我怎么样?”

    方溶溶从他们对话第一句就砖化了,此时挣扎着从砖堆里爬出来,弱弱的抗议:“请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方妈妈扭头看了看她,吓得方溶溶一缩脖子,无限委屈,本来嘛,是我找对象难道还不允许本当事人发表点意见?

    方妈妈对着沈易安点点头:“我都没问题啊,你把她搞定就OK了。”说着一指方溶溶。

    沈易安笑着点头:“自然,自然。”

    方溶溶向老爸投去求救的眼神,方爸爸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的转开目光。

    方溶溶磨牙:“我不同意。”

    方妈妈轻描淡写的瞟她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随意,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如果毕业后,你还没有男朋友,你就给我去相亲。”

    方溶溶好容易鼓起来的勇气被毫不留情的打击了。

    沈易安笑着看方溶溶做无谓的挣扎,觉得又气又笑。这丫头还真是看不上自己啊。一向披靡的沈易安有些受伤。

    方溶溶哀号半天。

    方妈妈一拍桌子:“你给我坐好!哼哼叽叽的像什么样子?”

    方溶溶一激灵,老老实实的坐好,垂头丧气的扒拉米粒。

    被老妈的气场完全摄住的方溶溶悲催的接受了现实,这真是个奇妙的假期,不仅去游了趟美帝,还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有了个男朋友。

    方溶溶躺在床上,无语问苍天。

    第二天,方溶溶被方妈一早扯起来,让她送沈易安去机场。方溶溶不情不愿的在方妈妈的逼视下,拖拖拉拉的穿好衣服,洗漱了吃过早点。方妈妈叮嘱:“溶溶,你自己开车小心点儿。”

    “唔,知道了。”

    方溶溶换了平底鞋,拿了钥匙往门外走。

    开了车门,方溶溶很自然的坐到副驾驶位上打算睡个回笼觉,把钥匙扔给沈易安,笑得一脸灿烂:“易安哥,你小心开车,我先眯会儿。”

    沈易安看着她愈发痞赖的模样觉得好笑,这么漂亮的五官却偏偏毫不在意似的糟蹋。启动了车子,侧头看看假寐的方溶溶,说道:“以后别穿这么短的短裤。”

    方溶溶登时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不敢相信似的看着沈易安。

    沈易安面色平静,一副理所当然的当家做主的劲头。

    无名火冒起三丈,方溶溶咬牙切齿:“你管得着吗?”

    沈易安转头看她,面色渐渐严肃起来,眸中的笑意一点点敛起,漆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方溶溶,看得她觉得不禁瑟缩一下,背后丝丝的冒凉气。

    老妈!你瞧瞧你给我找这人。

    沈易安凑近她的耳朵,低低道:“溶溶,阿姨没说婚前不能发生X关系吧?!”他的语调轻佻戏谑,挑逗着方溶溶的神经。

    方溶溶猛的推开他,脸色通红:“变态!”

    沈易安低声笑起来,抬手摸摸方溶溶的头发,温柔的说:“乖,听话。”

    神经病!喜怒无常!方溶溶在心底大骂,转过脸去不看他。

    自从沈易安说了她的短裤太短,她总觉得沈易安的目光不断落在自己裸露的大腿上,她恨不能找个单子把自己捂起来,可惜,她出门连个包也没拿。

    偷偷警惕着沈易安,瞥见他嘴角意味深长的笑意,方溶溶的脸腾又红了。

    到了八辈子霉,(ˇˍˇ)想她方溶溶虽不是日行一善,却也没做过坏事啊。

    暗暗下定决心,方溶溶打算在自己高中同学聚会时,给自己划拉个男朋友,省得跟沈易安凑堆。

    到了机场,沈易安拿了行了下车,方溶溶推开门要去换到驾驶位上,结果被沈易安一把拉住,温和的问:“没有话跟我说?”

    方溶溶摇摇头,无辜的说:“话不投机半句多。”

    气乐了沈易安,他放下手里的行李,把方溶溶一点点揽进自己怀里,用悬殊的男女力量差化解了她无谓的挣扎。他低头看着方溶溶,说道:“溶溶,跟我到个别。”诱哄的语调,低沉的嗓音,禁锢的怀抱,完全的花花公子做派。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