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 定当严加管教

章节字数:2602  更新时间:12-07-26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秋得意的挤挤眼,小声说:“今晚我带你去酒吧玩玩,怎么样?”

    方溶溶作大惊失色状:“三秋,不过一月未见,你怎堕落至此?”

    三秋用力掐了她腰一把,愤愤的反问:“你不想去?”

    方溶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想去。”

    “哼。”三秋冷哼一声,不理会她。

    方溶溶暗笑,急忙抱住三秋的胳膊:“好三秋,你大人大量,莫与小女子一般见识。”

    三秋更傲慢的冷哼一声。

    方溶溶道:“三秋同志,太过傲娇了你,是找虐吗?”

    三秋一副鄙视她的神态,挑挑眉,一指脚下,大言不惭的说:“你老实点啊,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界,我怎么说也是主场作战。”

    方溶溶忍不住笑着拍她。

    三秋抬手拦车,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里,跟出租车师傅说了一个地址。

    虽然避开了下班的高峰期,可道上的车还是多得车子根本开不起来。。。好容易到了地方,三秋就拉着方溶溶去化妆:“快点快点,十点有表演,咱们去看。”看就看呗,为毛还要化妆啊?

    三秋瞪她一眼,用着沧桑的语调摇头晃脑:“无知的女人啊,你这样一看就是单纯小妹妹的模样,到那种地方去,还不净等着被人蒙啊。”

    方溶溶这次真惊讶了:“这么恐怖?”

    三秋扑哧笑了出来:“说你傻,你还不愿意承认,哪能呢。快点吧,画个浓妆,最好别人认不出你来,否则被熟人看见,咱俩不是悲催了么。”

    “哦。”方溶溶恍然大悟的点头。

    女人都是神奇的魔术师,半个小时过后,那两个清纯可人的女孩不见了踪影。

    方溶溶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乌黑发亮的头发松松散散的挽起来,用根白色的簪子斜斜一插固定住,刘海被斜梳到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厚重的睫毛,浓重的眼线,刻意画深了的轮廓看起来年龄大一些,她还特意换了宽大无形的衣服,挂在身上晃晃荡荡的,各种零碎首饰带了满头满身,看起来就像是非要装洋气却偏偏从骨子里透着土气的初次进城的模样,方溶溶兴奋得一直笑。

    三秋也差不多装扮,两人看起来就像是努力表现出不羁个性的女孩。

    出门挤了地铁去,她俩乱七八糟的装扮引得地铁路不断有人侧目。

    两人两人窃窃私语,好似到了一个完全没人认识的地方可以随意撒野一般的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所以两人不时的嘻嘻哈哈的笑起来,又招来一片鄙视的目光,两人也混不在意。

    酒吧里其实很安静,远不是方溶溶所想的群魔乱舞的情形,她拉拉三秋,悄声问:“你之前来过吗?”

    三秋点点头:“来过一一次。”

    方溶溶悄悄打量下四周的人,昏暗的灯光下倒也看不大清,她纳闷的说:“我看人家打扮得都挺正常的,咱俩到底为毛要装扮成这样啊。”

    三秋笑嘻嘻的摆摆手:“咱俩来早了,还不到点儿呢。你看看现在还不到九点,怎么也得十点才能热闹起来。”

    两人趴在吧台,要了低度的酒慢慢喝一点儿。

    方溶溶把自己去美国的所见所闻跟三秋巴拉巴拉说起来,引得三秋一次又一次的惊呼,后来说到沈易安的时候,三秋笑得贼兮兮的。

    方溶溶不满的瞪她一眼:“跟你这种花痴说,纯粹是浪费我的口水。”

    三秋托着下巴一脸的向往之色,喃喃的说:“难道,你就没发现你们特别像是欢喜冤家那种吗?”

    方溶溶一头摔在吧台,一阵恶寒:“表瞎说,会不会用词儿,不知道就问问我,我教教你。”

    三秋诡笑着:“好啊,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方溶溶愤愤的说:“陌生人!”

    三秋点点头:“最熟悉的陌生人。”

    方溶溶推开她:“边去。”

    两人都饿了,干脆要了两块西点蛋糕,一勺勺慢慢吃着。

    果然如三秋说得一样,过了九点半,越来越多的人进来,各自找了地方坐了,舞池开放,有许多的人到舞池里随着音乐起舞。

    震耳的音乐,缭乱的灯光,迷离的氛围,都是让人兴奋沉迷的因子。

    方溶溶和三秋也随着音乐轻轻摇晃着身体。两人都没喝多少酒,只是被氛围渲染,行为举止都已有了醉意。

    这时,舞台上的表演开始。他们的表演似乎非常受欢迎,底下的人一直在喊着他们乐队的名字,气氛非常热烈,鼓动得人心浮躁。

    这时有个长得挺黑的男孩凑到她俩身边,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两位美女,我们在那边打牌,给我们凑个数呗。”

    顺着他的手指一看,不远处的位坐着几个人,三男两女,那两个女孩正冲她俩摆手。方溶溶和三秋对视一眼,笑着点头:“好啊。”

    男孩笑得更灿烂,一直说:“谢谢,谢谢,姐们真给面子。”

    等走近了,三秋惊讶的喊:“阿杰,怎么是你?”

    那个阿杰站起来,笑嘻嘻的调侃:“老远看着就像你,别看你抹得七分不像人三分好似鬼,可你那架势,一看就错不了。”

    三秋一指方溶溶:“我大学室友,”又指指阿杰,说道,“我邻居。”

    阿杰也站起来把几人介绍一下,原来也都是阿杰的大学同学一块出来玩。

    都是熟人,就不用客气了。

    方溶溶和三秋都是打牌的好手,一加入进来,就让几个男孩女孩大吃一惊。

    阿杰叹息道:“我说过有个从未赢过的牌友吧,就是三秋这丫头。”

    三秋傲娇的四十五度看天:“人品问题,没办法。”逗得几人插科打诨的讽刺阿杰。

    阿杰也不恼,看着方溶溶说:“溶溶也真厉害!”

    方溶溶也大言不惭的说:“承让承让,这些年也就教出了三秋这么个不肖徒。”

    三秋扑过去掐她,笑闹成一团。

    他们几人嘻嘻哈哈的正说得热闹。

    一个在方溶溶听来熟悉得让她心惊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各位介意我加我一个吗?”

    方溶溶僵了身体,心里抓狂:这家伙阴魂不散,怎么到哪都能碰到他呢。

    沈易安长得正气,模样又实在是好看,三秋见过他,这时急忙点点头:“欢迎。”

    说着,一指沈易安,给阿杰他们介绍:“溶溶的主子。”

    沈易安对这称呼很满意,一屁股坐在方溶溶身边,抬手搭住她僵硬的肩膀,凑到她耳边:“想不到溶溶还如此美艳。”

    方溶溶冷汗留下来,僵硬的笑着:“易安哥,你怎么来了?”

    她偷偷的伸出手去狠狠掐了三秋一把,谁是谁主子!三秋疼得吱哇乱叫,急忙躲开她,不满的说:“这位哥哥,您得好好管管溶溶,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总爱动手动脚的,终究是不好的。”

    方溶溶气得吐血。

    沈易安笑着拱手:“说的是,以后定当严加管教。”

    对面的两个女孩大眼睛眨呀眨的盯着沈易安,满脸的好奇和八卦之色,整个神情似乎就是在问:“这难道是主人来抓出逃的小奴隶的戏码?”

    除了阿杰外,剩下的三个男孩都比较失落,好容易遇到俩美女,一个是好哥们的青梅竹马不说,另外一个居然也有主了。

    沈易安凑到方溶溶的耳边,轻声问:“你是跟我走呢,还是我给你哥打电话让他来拎你?”

    方溶溶一想到哥哥那龟毛的秉性,若是他知道自己大晚上的居然跑酒吧玩,。。。。。。呃,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好真会挨打。

    可是跟眼前这家伙走,忽然又想起他一脸邪肆的说“阿姨没说婚前不能发生X关系吧”的神情,方溶溶头疼欲裂。

    沈易安拉住她的手,对周围的几人笑笑:“哥几个对不住了,我把这丫头带回去好好调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