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 像个不良少女

章节字数:2577  更新时间:12-07-27 1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易安抬手摸摸她粉腻腻的脸,低了头凑到她脸边:“我还没见过你画浓妆呢,嗯,别有一番滋味。”

    方溶溶正要解释,就听沈易安轻轻一笑:“像个不良少女。”

    方溶溶不由得一头黑线。

    她使劲想往后缩缩,沈易安离得她太近,压迫得她不敢呼吸,闷得难受。

    沈易安拍拍她的肩头,说道:“去洗个澡吧,酒吧里乌烟瘴气的,不觉得难受?”

    方溶溶急急点头,如蒙大赦般跑进洗手间里。砰地一声把门锁上。看着镜子里浓妆艳抹的脸吐吐舌头,这不是挺好的吗,谁乌烟瘴气啊。

    拿了纸和洗面奶一点点把妆卸了,用清水冲净,呼,好舒服。

    方溶溶后知后觉的感到不对劲,她为毛要在这里洗澡啊,难不成一会儿还睡在这里?

    想想外面唯一的那张床,她觉得沈易安是不会很绅士的把床让给自己他睡沙发的。这孤男寡女同居一室,娘哦,肿么办哪?

    她在浴室里磨蹭半天,又不敢出去跟沈易安说要走,愁得眼睛眉毛皱成一团。

    浴室里潮气粘人,弄得她全身湿乎乎,衣服都贴在身上,难受得不行。她咬咬牙打开一条门缝,小声的说:“易安哥,我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在三秋家里,我还是回她那儿,好不好?”

    沈易安拎着件丝质的银灰色睡袍过来,低头与她正对,轻声反问:“你说呢?”

    方溶溶一缩脖子,把他手里的睡袍拿过来,砰地一声又把门锁上。

    混蛋!变态!我去个酒吧关你什么事啊,我为毛要心虚啊!方溶溶后悔不迭。

    洗完澡,换上沈易安的睡袍。长长的睡袍拖到脚踝,领子大得遮不住春光,方溶溶不断地把衣服往后拽。

    她狠狠心,一推门走了出去。

    沈易安正坐在沙发上喝酒,见她出来只是扫了一眼。

    只一眼就烧得方溶溶满面通红,她觉得他的目光如有实质一般抚过她的身体,她紧张得死死拽着衣服,结结巴巴的说:“易安哥,我,我先睡了。”

    沈易安低低笑了一声,没说什么,直接起身去了浴室。

    方溶溶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激烈思想斗争:要不要现在走?去三秋家。出门打个车就行。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方溶溶不由得又害怕这么大晚上的一个人出门。可是不走的话,是不是就意味,自己同意了接受他?

    一有这个想法,方溶溶蹭就坐起来。不行,她得走,抓过手机来,拨过去三秋的手机。关机!

    方溶溶欲哭无泪,天哪!三秋你这不靠谱的家伙,就这么放心让我被男人带走。算了,实在不行就找个酒店住好了,怎么也比在这儿一会要面对沈易安好啊。

    打定主意,方溶溶爬下床搜寻自己的钱包,一边胡乱翻着沙发上的衣服,一边竖起耳朵听着浴室里的动静。

    每当里面水声一停,她就紧张得整个人绷成一条线。

    直到里面水声又哗哗响起,方溶溶才松口气继续翻。本来也没有多少东西,来回翻了四五遍,就死活没找到自己的包。

    一激灵想起来,包扔在酒吧了,当时慌慌张张的被沈易安拉出来,根本没顾上拿包。

    喵了个咪的,希望靠谱的三秋同志记得给自己拎包。

    彻底没了后路,方溶溶反而平静下来,只要她不愿意,沈易安总不能强迫她。

    可问题是,她对自己不放心啊,不知道是否能够禁得起美色的诱惑。

    抬爪子拍拍脑门,方溶溶在心底哀嚎一声,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睡觉。

    所以,沈易安出来看到的就是方溶溶把自己裹成了蚕宝宝,装模作样发出均匀的呼吸。

    沈易安挑眉,装睡?

    拿了吹风机坐在床头,把装睡的方溶溶拖起来,说道:“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方溶溶耍赖死活不肯睁眼,沈易安无奈的让她靠在床头,慢慢帮她把头发吹干了。才把塞回去,放平了,让她睡。

    他则重新拎出条蚕丝被给自己盖上,躺在床的另一侧,关灯,睡觉。

    方溶溶闭着眼睛小心的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怕引得旁边的人注意。她全身都绷着,躺着比站着还累。

    沈易安几次犹豫,紧紧握着拳头,再三警告自己不可因小失大。可是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就躺在自己身边,却要做个柳下惠,这特么真不人道!

    沈易安一狠心,伸手把僵硬的女孩搂到怀里,吃不着,摸摸也是好的,聊作安慰嘛!

    方溶溶蓦然瞪大了眼睛,她把自己裹得严实,沈易安连人带被抱住,弄得她连挣扎都无力。

    沈易安低声问:“睡着了吗?”

    方溶溶犹豫着要不要回答。

    沈易安又接着说:“睡不着咱们聊聊天。”

    方溶溶眨眨眼睛,乖巧的回答:“好。”

    沈易安问:“溶溶你怕我?”

    方溶溶一怔,仔细想了想,缓缓摇头,小声说:“没有。”

    沈易安又问:“那为什么不接电话,还躲着我?”

    提起这个,方溶溶就生气,但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压着火气,低声问:“易安哥怎么知道我是皎月溶溶?”

    沈易安轻笑:“咱们头一次见面时,你不是在你哥那儿打游戏了么?我正好也在玩那个游戏,自然就知道了。”

    方溶溶呆住。

    沈易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低低笑起来,说道:“溶溶是喜欢青山不语,还是喜欢我?”

    方溶溶大怒,这俩问题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就算是有那么点点喜欢吧,凭什么我先表白啊?

    沈易安半天没听到动静,那纳闷的问:“不是吧,溶溶,咱俩都同床共枕了,你要不喜欢我,这可说不过去了啊。”

    方溶溶心一横,牙一咬,梗着脖子问:“那你喜欢我吗?”

    沈易安朗笑:“当然,否则我天天追着你做什么?”

    方溶溶顿时傻了,不敢相信似的喃喃重复:“你喜欢我?”

    沈易安被她逗笑了,抬手拧开台灯,笑着看她。

    方溶溶囧得想缩到被子里,被沈易安抱住不能动弹。只好用力低头,不敢看沈易安,心怦怦乱跳成一团,喜悦和兴奋溢满了全身。

    沈易安把她刨出来,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诱哄着问道:“溶溶喜欢我吗?”

    方溶溶咬着下唇,红着脸点点头。

    沈易安大力抱住她,凑过去亲她,吓得方溶溶摇着头乱躲。

    沈易安无奈的笑了出来,这丫头,可真是难伺候。

    “别动!”沈易安低吼。

    方溶溶不敢再乱动,睁着滴溜溜水润润的眼珠无辜的看着他,委屈的嘟起嘴。

    看得沈易安心一软,揉乱了她的头发,叹口气:“小傻子,睡吧。”

    方溶溶笑嘻嘻的闭上眼睛,心说你才是傻子,美滋滋的打算睡了。

    沈易安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关了台灯,抱住她,闭上眼睛。

    一早醒来,转转酸痛的脖颈,方溶溶挣扎着伸个懒腰,这一动弹,碰到身旁灼热的躯体,蓦然一惊,急忙扭头,她这都神马睡相啊,枕着沈易安的一条胳膊,抱着他搭在自己身上的另一条胳膊,睡衣的领子扯到一边,露出半个肩头。

    于是乎,方溶溶华丽丽的囧了,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能做出反应,僵直着身体动也不敢动。

    她一折腾,还能睡着的那是死人,所以,沈易安睁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似的,大手一伸,把身旁的小人额儿揽到怀里,低低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懒意:“醒了?”

    触到身后滚烫的身体,方溶溶瞪大了眼睛,不能呼吸。

    拍拍她的腰,沈易安深深嗅了下她顺滑的秀发,沈易安咬着她的耳朵:“起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