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明目张胆

章节字数:2811  更新时间:12-08-10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易安气定神闲的笑脸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方溶溶缩成一团,委屈的嘟着嘴:“你不要我了?”

    小模小样,委屈极了,沈易安顿时心疼了,急忙过去抱住她,柔声的宽慰:“吓着你了?没事,没事了。”

    带着她慢慢游到浅滩,周围熙熙攘攘的都是人,嘻嘻哈哈的都是笑闹声,方溶溶脚一踩到实地儿立马就踏实了。她转头朝沈易安勾勾手指,脸上的笑容明媚而灿烂。

    沈易安一时被蛊惑,情不自禁的靠过去。

    方溶溶摇摇晃晃的站在水里,笑嘻嘻的把游泳圈摘下来套在沈易安身上,嘴里嘱咐着:“别动,别动啊。”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把他压到水里,让他整个人漂浮在游泳圈上。

    沈易安看着小丫头片子莫名其妙,总觉得她那笑容里有着不怀好意的意味,可被小丫头殷勤的伺候着,他到也无所谓她能玩点儿什么把戏。

    方溶溶拉着他的手臂,让他仰躺着浮在海面上,龇着雪白的小牙,托着腮帮子佯作天真的问:“易安哥,你说什么叫睚眦必报啊?”

    “啊?”沈易安被她明亮的笑容迷惑住,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方溶溶笑得更加灿烂,狠狠地拧了沈易安手臂的肉一把,掉头就跑到人群里,还不忘送上一句:“实例示范一下!”

    纵使手臂有水光滑不少,方溶溶那下还是让他疼得扭曲了面孔,嘶——,这丫头可真下得去手。沈易安苦着脸揉揉手臂,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再抬头,小丫头早远远的躲到人群后面,拉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三秋,两人一边挤眉弄眼回头瞧他,一边笑得嘻嘻哈哈。

    沈易安很是无奈,自个这么大人了,总不能再去报复回来,那也忒丢份了。他摸摸鼻梁,把游泳圈拿下来套在手臂上,往岸边走。哎,哑巴吃黄连的可怜男人哪。

    方溶溶没想到他居然轻易的就放过了自己,还有些不大适应。不过又想着以他小气巴拉的个性,肯定说不好在琢磨什么坏主意呢,得躲远点。她决定遵循三秋不离身的基本方针,安全度过这几天,然后回校上学。嘿嘿嘿嘿。

    三秋小心翼翼的看着笑得一脸诡谲的方溶溶,颇为胆战心惊:“我说,你能别笑成这样吗?”

    “啊?”方溶溶不自觉的摸摸脸,难道笑得很奇怪?

    三秋拉着方溶溶的胳膊往回拖:“走啦走啦,回去了,快累死了。我看沈易安和你哥他们也都回去了。”

    方溶溶摇头晃脑:“沈易安神马的都是浮云,方重华才是重点。”

    三秋咬牙,伸手掐了她一把,飞快的跑了。

    方溶溶呆住,揉着生疼的胳膊琢磨,这,这算神马?三秋替沈易安报仇了?(⊙o⊙)…好悲催。。。果然人不能做坏事。。。

    回到酒店,大堂里,方溶溶一抬头正对上沈易安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得心虚,偷偷嘀咕:老天,不带这么偏心的,我都老实的接受教训了,也没有找三秋报复回来,乃不能这么变本加厉的。

    方重华看她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拍下她的脑瓜:“赶紧洗澡换衣服,咱们去吃饭。”

    “哦,好。”方溶溶回过神来,看见沈易安似笑非笑的瞅着自己,不由得咬牙切齿,看什么看!远远的绕过沈易安,跑回自己屋里了。

    方重华诧异,纳闷的问沈易安:“你又怎么招惹她了?”

    沈易安轻叹:我哪敢得罪她。

    方重华笑得诡异,一副很了解很明白的神态拍拍他的肩膀。

    沈易安无语。

    三秋洗完了澡正在屋里吹头发,看到方溶溶进来,指指浴室,殷勤的介绍:“水温正好,很舒服,干净的毛巾在那边衣架上。”

    方溶溶觉得她肯定是因为刚才掐了自己一把而心虚,所以毫无心理负担的承了她的情,以示自己心胸开阔,肚里撑得起船,臂上跑得了马。

    结果,等她出来后,三秋竟然跑过来要帮她吹头发,方溶溶后退两步,瞪着三秋:“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摔了我的化妆品?弄湿了我的床?你直接说吧。”

    三秋嘿嘿一笑:“瞧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咱们是好朋友好室友,互帮互助那是理当应份的呀,客气什么。”

    方溶溶摸摸胳膊,觉得寒气森森,哎呦,怎么这么冷啊?她伸手挡住三秋:“你,赶紧的,有话直说,过期不候啊。”

    三秋笑嘻嘻的,谄媚的蹭到方溶溶身边,搂住她的胳膊,轻轻摇了两下,弄得方溶溶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才又犹豫又害羞似的说:“你和沈易安睡一屋好不好?”

    方溶溶瞪大了眼珠,不敢相信的看着三秋:这,这也太明目张胆了!

    三秋把话一说开,那点儿羞涩也没影了,她叉着腰气哼哼的说:“反正你们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几天了,你别说什么都没发生过,反正,反正你今晚要和沈易安一屋。”

    方溶溶捂住胸口,作出夸张的崇拜神态:“三秋同志,你也太彪悍了!”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三秋,哼哼冷笑一声,“不过,为什么你不说你要和方重华一屋,偏偏扯上我和沈易安啊?”

    三秋无所谓的挥挥手:“这有什么差别?”

    方溶溶坐到自己床上,丝毫不给面子,坚定的说:“我就睡自己的屋里,你乐意去找我哥,你就找去,至于沈易安,我管不着,他爱睡哪睡哪。”

    三秋一拍手,笑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行了,你赶紧换了衣服,咱们去吃饭了。”

    瞧着她忙不迭跑出去的身影,方溶溶纳闷,自己没说什么啊,这姐姐要的是哪句话啊?

    换好衣服,把长发束起来,踢着拖鞋,方溶溶踢踢踏踏的往外走。

    宾馆的大堂里,三秋正和方重华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沈易安窝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半躺着。

    看到她走出来,方重华看向她的神色非常复杂,沈易安的目光则是意味深长,弄得方溶溶有些手足无措。她避开两人的眼神,瞪着三秋,这不靠谱的家伙不会又说什么奇怪的话了吧?结果三秋根本就没顾上管她愤恨的眼神,她一颗心都在方重华身上,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有无限的魅力,完全无视了方溶溶。

    方溶溶无语的抬头看天,花痴什么的,果然好可怜,连点自我都没有了。方溶溶可怜起三秋来。

    到了海边,吃海鲜那是必须的,方重华带着他们,沿着树荫走到一所休养院的食堂。这里也对外开放,菜色新鲜,分量也多,尤其是海鲜,基本捞起来都是活蹦乱跳的。

    由于已经基本过了饭点,所以人很少。他们稍微等了一会儿,海鲜就上桌了,香气四溢,引人垂涎。

    方重华和沈易安要了点白酒慢慢喝着。

    方溶溶抓过只螃蟹,轻松的掀开盖,拿筷子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吃,嗯,鲜嫩味美,果然好吃。她一边吃着,一边极有心里优势的看着三秋帮方重华完整的把蟹肉剥出来放到一旁的小碟里。╮(╯▽╰)╭,哎,三秋好可怜。。。。。。

    沈易安对上方重华志满意得的眼神,又是鄙视又是嫉妒,不就是剥个蟹肉么,得瑟个什么劲儿?等着我把你们家小丫头片子调教出来,好好让你看看。

    被方溶溶可怜的三秋,低眉顺眼老老实实的把蟹肉完整的剥出来,又把姜汁殷勤的放在方重华手边,心底无比悲愤:什么叫要么伺候他,要么晚上伺候他小弟啊?!这种无耻流氓怎么会是从骨子里崇拜迷恋的Zoe啊?!

    一顿饭,方重华吃得很满足,里子面子十全十;沈易安有点不是滋味,瞧瞧人家那媳妇儿;方溶溶考虑以后要对三秋好一点儿;三秋则悲愤得无语问苍天,为什么她不是被方溶溶欺负就是被方重华欺负呢?这兄妹俩都不是神马好人,唔,沈易安也好可怜。

    酒足饭饱后,四人顺着海边慢慢的散步,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阴了下来,没有了太阳,风里带了丝凉意,很适合漫步。

    一路踩着细腻的黄沙,不远处就是小小的浪花游过来,散开,有时会看到很小的螃蟹飞快的横过,引得方溶溶和三秋追着它跑。

    快乐的笑声不断响起,氛围正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