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浮光掠影笙歌舞  望月台

章节字数:2123  更新时间:12-08-08 1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刚那急促的步子已然的靠近了,秋锦绒回首,望见的便是焦急慌乱的月儿,紧蹙的秀眉,几乎快打成绳结了。

    “怎么了?”她靠着就近的倚栏,一番笑问。

    “公主,你怎么到望月台来了,这儿实然是个危险的地儿,万一又像上次一样掉下去就糟了。”

    月儿显得几丝惊慌,上前立即将秋锦绒给拽到了安全地带。不时还不忘拍了拍自己受惊的小心肝儿,似是在庆幸自己的胆子够大,没被这阵仗给骇死。。

    “我……掉下去过?”秋锦绒有片刻的怔愣,疑惑的吐出这几个字。埋首探向这望月台下,扫量着。

    那下面铺着一张张光滑的大理石板,在清华的月光下显得几丝幽冷,凉风吹过,倒影在那青石板上的树影,曳出丝丝清浅的薄浪,几分晃眼。

    。

    “是啊!那次可吓坏了皇上和皇后了,月儿记得那时,皇后娘娘当场就被吓昏过去了。”月儿道着,不忘连连重重的点头,仍记得,那时候,的气氛有多么的骇人,知道现在自己还不时的泛着深寒。

    一径的铺着一张张光滑的大理石板;在清华的月光下显得几丝幽冷;刚刚,那跃身而下的青衣男子实然已经不见了。也无心细想;毕竟在这端口,或许那男子是哪个王爷大臣的子嗣也说不定;自古女儿不出闺阁;他不认识她实然再正常不过。

    月儿望着此时视线飘忽不定的秋锦绒;一番疑惑:还不忘从脑中搜寻以往的记忆。

    “公主自十五岁后就从来不上望月台的;陛下和娘娘还千叮万嘱过宫内的奴才们;只要谁让公主迈上望月台一步,就立即斩了谁?”说完她不免泛了丝冷颤、瑟缩了下。

    “所以公主我们快回宫吧!若如陛下瞧见这情形月儿的脑袋就没了”她委屈的都囊着。

    “这儿是有怪兽还是倭寇。”秋锦绒四下扫量了番,蹙了蹙眉;一副困惑。这亭台虽高,可倚栏的防护却实然牢握;双手轻轻的触上那方凭栏;用力的摇了摇,却并没有任何的咯吱咯吱的响声;应很是牢固才对。

    “没有松动,很牢固也没有怪兽;为什么不能上来。”她趴在那方倚栏之上,出神的想着究竟;突然退后一步,用那困惑的视线扫量着那方凭栏,迷惘着。

    “是、是因为公主曾在这儿以死相逼;却不甚跌落下去;幸而被二皇子救起才幸免于难的。”

    月儿可被刚刚秋锦绒的那番动作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那凭栏一松她丢了命是小;公主的金贵之躯也是血肉模糊了。

    她作势扯了扯秋锦绒的衣角,神色仓皇,一双水雾蒙蒙的眼中满是哀求:

    “公主,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儿吧!好歹也为月儿想想,保住月儿这颗脑袋。”若是再照公主这样待下去,被陛下和娘娘发现,她能做保,自己肯定死的很惨、很惨……

    哎!秋锦绒长叹了口气;碰上了这么个胆小如鼠的丫鬟,只能随了愿;再说这宫中的规矩,她还真怕稍一不慎就害的这个小丫头掉脑袋;到时候她可就成了千古的罪人了啦!

    “走吧!”她撩起裙角走过月儿的身旁;轻轻的唤了声,一步步的向望月台下走去。

    就见月儿立时的面露喜色,一阵欢颜。紧随其后。

    望月台的阶梯是上好的楠木;这齐朝皇宫可谓是富庶不已。从小件到大件,就连水池中央的假山上的仙鹤也是用上好的白玉雕琢着,她暗想着,这么一大块肥肉也难怪全都凯觑着了,这不城外的安阳王的叛军不就虎视眈眈的吗。

    “月儿,你说我在那望月台以死相逼?可知,是为了何事?”

    绕过水池,她行着,不时问出了心底思绪已久的疑惑。

    “哎……”月儿长长叹了口气:“还不是那时候皇上提出要与北陵侯和亲的事儿吗?”她的语中稍稍带了丝惋惜,继而又道着:

    “北陵侯才貌双全,并且功绩卓越;所有公主们都想攀上这门亲事呢;陛下宠爱公主才会爱女心切的替公主择此良婿;可公主倒好以死相逼;不仅让北陵侯下不了台,皇上那时候也伤足了面子。“

    “是吗?这么好的男人也不嫁。”秋锦绒若有所思的低喃着,不解。

    “后来呢?”她又问。

    月儿突然觉得几番好笑;以往的公主最不愿探问的便是北陵侯的事儿,而此时竟然还起兴的追根究底的问起来。看来,她果真是忘记了那件事儿了。

    想着,也不免起了丝丝惋惜;只因随侍多年她忽的觉得此时的公主,看起来比以往惆怅、哀婉的公主好上许多,至少那双明如星子的眸中耀着的不是以往的点点泪光。

    “后来啊,后来就换成锦染公主了。”

    “也就是公主的双胞胎姐姐。”月儿答着。

    “那一开始让锦染公主代替不就结了,为何我还要以死相逼。”

    秋锦绒的神色微微迷离,嘟囔着,既是双胞胎就不分你我,皇上竟然这般的宠爱与她,答应他换人代嫁不就结了;弄得这步田地,到头来姻虽然是联了;却搞得双方不欢而散,想来那北陵侯当时也是尴尬不已。

    “关键就是公主在席间一听到和亲两个字;就提起裙角跑上这望月台,根本没有时间商议吗?那时候平原侯可是伤足了面子呢?”

    她怅然一叹:“公主那时候真是太激动了。”

    “原来,是这样。”

    明如星子的眸子突的泛出丝灵光,秋锦绒在听到秋儿的这一番话后,细细的在脑海磨合着,以往上官锦绒为何这般决绝的态度;显然,只有一个,那便是已经心有所属。否则,不会再席间一听到要将她许给平原侯时,竟这般的激动的以死相逼。

    可,那人是谁呢?她醒来数天似乎也未见上一个陌生的影子。

    “那时候公主还拉着太子的衣襟哭诉着,绒儿不嫁、绒儿要陪在大哥和母后一辈子。”

    恍若被雷击中一般,秋锦绒霎然停住了步子。僵硬的面上隐含着几丝微愕。‘太子’那不是与上官锦绒同父异母母所出的哥哥吗?若非……

    哇咧,兄妹恋……她不敢想象,没有再开口发问的加快了步子。此时他忽然觉得太子为国捐躯是件好事;至少,不是兄妹乱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