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浮光掠影笙歌舞  前尘

章节字数:2555  更新时间:12-06-19 00: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上柳梢头,虫鸣阵阵;她只是觉得自个儿的身子似有千斤巨石给碾压着,动弹不得,令人痛不欲生。

    一声难以隐忍的闷哼声缓缓的溢出唇边;长睫轻颤,沉重的眼皮因为那强烈的光线而又一次的因为灼痛而合上,好疼,似乎全身都要撕裂开般……

    她似乎听到了那稚嫩的雀跃甜美嗓音,游走的杂乱的脚步声,安然欣慰的叹气声;尤为嘈杂……

    “姑娘、姑娘……”那是一个稚嫩的甜美嗓音,纤细的小手,轻轻地抚上那丝质的锦被,轻声的唤着。

    “醒了吗?”又有一个极为沉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过于冰冷的语调未有丝毫的感情,逸漠上前一步。

    “回二皇子,这姑娘已然度过危险,只是……这身上落下的伤,伤及筋骨,需要静养一段时日。”老太医看着眼前的逸漠恭谨的一字一句的回道。

    “要多久。”望了望床上微微清醒却似昏睡的女子,逸漠问。

    “细心进补的话,少则三月,多则……半年。”他微微抬首,望了眼逸漠那沉静的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小心翼翼道。

    “劳烦张太医了。”逸漠点点头,转首又唤来一旁的恒熹。

    “送章太医回太医署。”他吩咐道。

    “是。”恒熹点头,转身向一旁的章太医谦和的道了一声‘章太医,这边请。’将章太医带出了这锦泉宫西苑的房间。

    “二殿下……”眼见逸漠就这样走上前来,那稚嫩的婢子立即恭谨的俯身请安;逸漠扬了扬手,示意她安静的退至一旁;而自己则就床而坐了下来。

    望着床上女子苍白的容颜,他的眉宇间多了抹褶痕;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大概是因为疼痛的缘故,一滴晶莹从秋锦绒的眼角滑落下来;在那略显苍白的脸上濡湿了抹线痕。

    她哭了……,是梦见什么令她伤心的事情,逸漠这样想。

    大手轻轻的附上了那柔嫩的脸颊,却仅在一刻间收了回来;他,这是在干嘛!

    就因为她曾经欢喜的叫着他二哥哥,就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肯陪着他看日落,看月亮的女子;就因为她曾经说过喜欢他。

    可笑,果真可笑的无可救药。

    当她哭诉的指控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之时;当她决绝的拿着那柄匕首,准备捅往他的胸口之时,当她口出秽语诅咒他万劫不复之时;当她绝望的跳下望月台之时。

    其实,她是将她当做上官韶言了吧!才会对她笑、对她哭,对她说“二哥哥,我喜欢你。”

    其实,她心中只有一个上官韶言吧!

    可笑。

    亦如,她知晓他是司徒逸漠而非上官韶言之时;那样狠毒的想将他置于死地。

    冷笑。

    其实,他从不奢求这些的;自小,他便看透世事;女人,没有一个靠得住。同样的冷血。他的娘亲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那时,他仅有五岁。

    那时,他还是个稚嫩的孩子。

    那时,他满心欢喜的牵着妹妹去给她请安。

    那时,他一心之想着让母亲开心。

    可,换回来的是什么?

    一把冰冷的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那女人只是一直道着:

    “漠儿,对不起。”

    然后是一条血淋淋的伤口,不断的溢出鲜血;而那个女人只是虚假的留下一滴眼泪,哭泣的道着:

    “漠儿,别怪娘。”

    “漠儿,原谅娘。”

    “漠儿,娘不是有意的。”

    别怪她,原谅她,不是有意的……可笑。

    这就是所谓的母亲,这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个想亲手将自己的儿子置之死地的母亲,一个背夫偷汉的女人。

    猛的站起身来,他转首对着一旁那静静伫立的胆小的人儿:

    “章太医的话,你方才听见了。”他问,小婢子的声音断断续续:

    “奴、奴婢听见了。”

    “那,现在她交给你了。”他一字一句的道着,却是难得的严肃:

    “若有半分差池……你知道后果。”他的眼神冷的彻骨,令那婢子万分畏怯。

    “奴、奴婢明白。”她发现不止是自己的声音再颤抖,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是。就怕再一刻已然瘫软在地。

    待到逸漠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外急促的脚步声却打断了他正欲出口的话;转首,便望见恒熹神色匆匆的出现在门口。那墨色衣衫上显然是风尘仆仆的所落下的青色的树叶;他起步上前,来到恒熹的面前,轻轻扯唇。

    “这么快就回来了。”

    恒熹深吸口气,道:“三皇子邀公子到悦朋楼赴约。”

    “冉辰……”他看着眼前迷惘的恒熹轻轻笑着:

    “他寻人回来了,是有些时日不见了;那,我们就去赴约吧!“

    “可是龙姑娘……”恒熹语带迟疑。想道出这一层关系,却还是未有道出口。

    龙小小。悦朋楼的掌柜,为人千娇百媚,却神秘莫测,逸漠在三年前受伤之时,她救了重伤的逸漠,三年来一直暗地的帮着他,和逸漠的关系,既似朋友又似爱人,但更多的,恒熹想是利用吧!!!

    或者,是别有目的。

    丝竹悠扬婉转,舞步轻巧飘零。悦朋楼中一女子懒散的卧于软椅之上,时而悠闲的品着那精致的茶盏中的淡淡的香茗;一副懒散之态。

    她就是悦朋楼现任掌柜龙小小。

    “来,转个圈看看。”

    轻轻地搁下手中的茶盏,龙小小半眯着眸,打量着一旁那扬绸飘扬舞步的女子。悦朋楼是三年前在城中开启的酒楼,掌柜龙小小神秘莫测,可将楼中的生意管理的是蒸蒸日上。

    “你就别逗人家芊芊了,好歹也是你妹妹不成。”

    门外的冉辰,一把折扇轻扬,静静的立在门口,连连摇头。

    “怎么?心疼了。”龙小小挑眉,看着这一袭青衣优雅的花花公子,笑道。

    “要不,三皇子殿下八抬大轿将我家芊芊娶回家去得了。”

    “好啊!!就怕人家芊芊妹子不允呢?”他愣是开玩笑上瘾了。

    “我允。”龙小小挑眉。

    “姐……”

    终究是女孩子家,脸皮薄。龙芊芊被姐姐和冉辰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逗得不知怎样答辩,扔掉红绸便向内堂跑去。

    龙小小耸耸肩不以为意。从那软椅上站起身来,轻轻地走向冉辰身旁;纤指轻轻地落在了冉辰那青色的衣衫一角,轻轻摇头:

    “看看,你把芊芊都气跑了。”那姿态千娇百媚。

    冉辰扣扣眉心,一派无能为力:

    “哎!!没办法,天生就长了这一张得罪人的嘴。哪里像二哥那样会哄龙姑娘开心呢。”

    龙小小笑了笑:“就你这张嘴不知甜死多少人。”

    冉辰笑了笑,拿下龙小小搁在自己脑袋上的纤指,笑着:

    “我这张嘴甜死多少人不要紧,只要二哥那张嘴能甜到龙姑娘不就成了。”

    “逸漠……”

    龙小小笑了笑,几丝无力的落下纤手,转身向那一方软椅走去:

    “若有一天,他能真心待我……”

    悠悠的语调从前方传了来,冉辰望去,见到的便是龙小小又静静地躺上了那方美人椅。

    “看来我还是怠慢了你。。”

    沉冷的声音自门口传了来,抬首望去,一袭白衣翩翩在……

    龙小小轻声一笑:

    “逸漠,你来了……”

    PS:【注:亲们!!!!看此文一定要细细的看,否则中间很多情节亲们会不理解的~~~~~蒽……亲们!!!关于这段的内容,若有不懂,或者疑问。。。请大家细看第二章苏醒。。。打字打得匆促错别字什么的,亲们请见谅哈,有空恋儿一定慢慢修改。O(∩_∩)O谢谢】

    呼啦啦…………

    求评评……亲们喜欢就打包带回家吧!!!谢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