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执樽揽醉月下时  只一世

章节字数:3177  更新时间:12-09-13 0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这么被冉辰抱着前往太医署,对秋锦绒的到来太医们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想着这锦绒郡主自从进宫以来吃的药唯恐比吃的饭还多吧!隔三差五的不是昏迷就是受伤。这不,这会子细嫩的颈间又愣生生的被划伤了几道深浅不一的口子;要好起来恢复到以往的程度,似乎又得疗养个十天半个月了。在太医的细心包扎下,止住了血开了药;脚还未有沾地就又被冉辰给抱在怀中。几次,她都想挣扎下地也告诉冉辰她伤的是脖子,又没有伤到脚,可以自己走回紫玉苑的;可他似乎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放手状态,不时仍旧那般紧张的道:

    “万一伤口再因为走动而裂开了怎么办,还是我抱着你好了;这样担心也省了。”从未见过这么赖皮的冉辰;可,秋锦绒却并不讨厌;反而心底还有丝暖暖的感觉。

    只因每每看到冉辰盯着自己的那双深情且温柔的眸子透出的光亮,是真真正正的自心底在关心她的。

    就这样静静地靠在冉辰的怀中,她只能顺从的靠在她的胸前。

    回到紫玉苑时已然是晚上的掌灯十分了;就见平儿急冲冲的跑了出来;在看到她紧紧地被冉辰抱在怀里时,更是怔怔的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抹错愕。冉辰未有顾忌的将她抱进屋子里;安放在床边。这才转首对着跟进来的平儿吩咐道:

    “替你们家主子找套干净的衣服。”

    平儿这时才瞧见秋锦绒那身原本刚刚静静的衣服,此时,已然的染上了大片的血污,颈上也缠着几层纱布。

    “愣着干嘛!快去给你家主子找套干净的衣服来。”

    平儿这时才回过神来,转身向内殿走去;心底虽然有疑惑,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追根刨底的时候。怎么好好地又带一身伤回来了。

    待到在那整齐的衣柜中,找出一件水蓝色的百褶长裙出来;冉辰细心的嘱咐了平儿一番,伤口不能沾水、要按时上药,要按时去太医署就诊,这几日就不要让你们家主子出了这紫玉苑的门口。才离了开去。

    平儿伺候好秋锦绒更了衣衫,想问什么却再三踌躇仍旧未有发问。只是身子有丝颤抖,似是害怕。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当平儿端着药碗走进这紫玉苑时见到的便是秋锦绒站在窗口的伶俜萧瑟的身影。

    她摇摇头,自这个主子进宫以来,却接连不断的受伤,身上的伤似乎从来没有好过。心,莫名的紧了一寸;她叹了口气,上前两步:

    “主子,该喝药了。”

    “搁着吧!”秋锦绒淡淡道。视线依旧落在那几盏宫灯晕黄的光线下的园子里,滴滴答答的似乎下雨了吧!感觉到几丝湿意铺面而来,温温润润的凉。她只是在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逸漠受伤、那个以命护着自己的男人;还有,冉辰的温柔。忽然,凉意被阻断了,合上窗户的平儿眉心紧紧地皱着:

    “主子,三皇子交代过伤口是不能碰水的,外面雨下的这么大,小心溅湿了纱布,润了伤口就不好了。”

    “不是多大事儿,真的。”秋锦绒转首,轻轻的笑了笑:“受伤对我似乎也是稀松平常了。”似是自嘲,她转首朝那圆桌旁轻轻走去。平儿跟上前去,执起那一旁已然放的温热的药碗:

    “主子别多想,喝完药早些休息吧!”她小心的将那药碗递到秋锦绒的眼前关心的道。

    “平儿……”秋锦绒接过平儿递上来的药碗,视线却不经意的落到了她那红肿的手指之上:

    “你的手……”她纤细的十指此时泛着红肿;甚至几处已然破了皮;有些狰狞的刺眼,她突然追问:

    “怎么回事。“那上面看得出是严刑逼供后留下的印记。夹指,好残忍的手势。

    平儿慌张的收回手中,快速的交错藏在背后;声音低低如蚊喃:

    “没、没事,只是不小心被炉上的火灼伤了。”

    “火灼的。”她望着手中的药碗,里面褐色的药汁还残留着余热的袅袅水雾,唇角轻轻地蜷了抹笑,却淡淡的探不出情绪。

    “上些药吧!”唇轻轻的触上那被温热的液体,暖暖的纳入自己的胃里;那药,很苦……

    可,已经不觉得了……

    平儿覆于身后的手紧紧地攥着,眉心紧皱,秋锦绒将那空空如也的药碗递给她,就见她慌张的伸出右手,夺了过去:

    “主子,你好生歇息;平儿先出去了。”近似一只惊慌逃窜的小鹿般,慌忙的向外走去。

    秋锦绒敛下眼,几丝惆怅:“平儿。”她轻唤一声。逃窜般的脚步停驻,平儿回首,轻轻地露出了抹笑容:

    “主子,还有事吗?”

    就见秋锦绒柔和视线轻轻地落在自己的手上,目不转睛,她慌忙的握紧了拳头,藏在背后:“记得上药。”

    怔愣,须臾,她笑着点点头:“主子,只是小伤不碍事儿的,平儿先下去了,夜里天凉主子盖好被子,小心受了风寒。”

    秋锦绒点点头:“下去吧!”

    “嗯……”

    房门轻轻地合了上来,室内一片岑寂,她轻轻地走向角落处的那方软榻;脱了绣鞋,和衣而卧。冷冷的,即便已是夏日,可心底的那份寒却仍旧那般的浓重;轻轻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总是伤到身边的人。”

    似有懊恼,似有斥责,摇摇头,许是真的累了,就着么轻轻地合上眼帘,渐渐地进入梦乡。

    梦里,那是一片绚丽的蔷薇花丛,花瓣轻轻扬扬的落了下来;女子灿烂的笑颜如昨;静静地看着眼前那一袭温文尔雅的白衣男子。

    “以后的每年蔷薇花开,二哥哥都陪绒儿来看这蔷薇花开可好。”笑声如银铃般悦耳,红色的花瓣轻轻地、缓缓地发问,他伸出手,捡下那一片绯红:“只要绒儿喜欢就行。”

    那般清晰的记忆刻在脑海之中;那般温润如玉的身影落在女子的身上,柔柔的几分怜惜。

    “Mary快按急救键。”眼前的蔷薇林突然消失,那是一声惊呼,在一片漆黑狭小的空间内响了起来。

    咚……咚咚……的金属重物落地声;那里面有着浓浓的血腥味;红色的血自头顶流了出来;整个地面被血浸染着;涮涮……哗哗……的声音再狭小幽寂的空间中尤为的清晰,令人无由的毛骨悚然。

    曾经听他们说在人死亡的瞬间身体会减少21克;而这21克便是人的灵魂;以往,秋锦绒总是认为那是荒谬的结论;可当落下那电梯的那一刻;头破血流的那一刻,灵魂离开身体的那一刻,那样的真真实实。

    “看来我们真的死了,明天报纸的头版有的赚了。”

    “Mary你说我们会去哪儿?转世?还是化作一缕空气。”

    “大概是天堂吧!”Mary笑道。

    在那一阵巨大的光环笼罩的瞬间,Mary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光的那一头,秋锦绒伸手想要抓住她,却终究只是徒劳。被一股巨大的旋流包裹住,须臾没了知觉。

    等到再次睁开眼之时,屋子里隐隐的弥散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皇妹,果真不记得二哥了。”一袭白衣如玉,温润如风。

    “这样也好。”只见他敛下眼,似乎有一种难掩的失落:“这样皇妹就不会伤心了吧!”

    毅然的转身离去,恍若Mary与那个男子的身影重叠一般,梦中的自己想要抓住他,可,仍旧只是徒劳;那白色的身影仍旧越走越远,渐渐地消失眼见那身影越来越模糊,自己就想伸手去攥住那一角衣襟:

    “别……别走……别走,Mary……别走,你……你是……是谁?别走……别……”床上的女子显然已经冷汗涔涔的神志不清。逸漠皱眉。

    “你别走。”

    睁开眼的瞬间,她赫然的发现自己手中正攥着一截白色的衣襟;抬首,双眸所触的却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眼前的逸漠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他的衣衫已然是下午那一身狼藉。须臾,轻轻地叹了口气,大手轻轻地落在她的脸庞,将那上面沾上的凌乱的青丝轻轻地移开别在秋锦绒的耳后;秋锦绒愣在当下,只能木然的瞪大了双眸望着眼前的男子:

    “做恶梦了?”逸漠的语气淡淡地在耳边响了起来,那般温柔的带着丝怜惜。

    只一个瞬间的失神她点点头,仍旧未有放开那攥住逸漠衣襟的纤手;逸漠轻轻地将她的手移开,拿过一旁整齐的被子;替她盖在身上,一丝暖意袭上心头。

    “睡吧!”他道。

    回来后他第一时间回去的不是自己的锦泉宫,而是绕到紫玉苑来,静静的只在屋外徘徊,敏锐的听觉却听见屋子里女子神志不清的唤声;就这么大喇喇的破门而入,待到见到床上的女子,一身冷汗神志不清的在梦境中似乎面临着崩溃的边缘;他皱眉,握紧了拳头突然憎恨起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儿;才想离去,便被那纤细的玉手给紧攥住了衣襟。

    “司徒逸漠,你相信有前世吗?”静静地,她望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发问。

    “不信。”逸漠淡淡道,一口否定了她的回答:“一生,是指活着,死了,什么也不是。”

    “是吗?”敛下眼,她一番苦涩的笑了笑,轻轻道:“是啊!只有一世……”恍若失落,但更多的是夹杂在眼底的嘲讽,若只有一世,那,现在的她算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