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执樽揽醉月下时  请远离她

章节字数:2952  更新时间:12-09-14 2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逸漠看着床榻上的女子,也只是静静地眯眸望着;她的语调很轻很柔,恍若划开的尘埃般那般的渺小,却是带着分绝望、带着丝无力;有一瞬,他甚至感觉自己心底的那层屏障似乎被什么利器戳中一般,深深的一愣。握紧了拳头,转过身,他迫使自己不去看那床上神情失落的女子。

    “漠儿,记着,是这个女人,你父皇之所以抛下我们母子在这处僻静的园子,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你要记住这个女人是我们母子的仇人,记住这个女人的样子,记住……“

    那天,那是他五岁的生辰,那时他仅仅只有五岁;那晚,他的母亲丝发了狂一般的将他拖到院子里那个角落里小小的屋子内;晕黄清幽的灯光照着黑暗的角落,有丝阴深。

    那一旁小小的圆木桌上,那晕黄的油灯闪烁的下面,那桌上展开的画卷里是一个清雅美丽的女子;他清楚的记得她的母亲看见那副画时那腥红的双眼,她笑着,却仿佛又在哭,似是发了狂般地狠狠地撕扯着那张画卷;他永远也记得那烙印在背后的那道疤痕;那道被火灼伤过的伤疤;至今仍在;那是母亲第一次伤他,就是那盏烛台,狠狠的刺伤了他的后背,而她的母亲只是笑,她说:

    “漠儿,你要记着伤你的不是娘,是她、是那个女人,那个叫严如梦的女人。”

    血不断的流着,他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身后留下了多少印记,只记得当时很痛,背上的伤口痛,心里的伤口更痛;那是他的母亲啊!亲生母亲啊!疼爱自己的母亲啊!

    五岁,本应该有一个欢乐的童年,而他却活在母亲对那个叫严如梦的女子的仇恨中;一个年幼的孩子,承受的又是怎样的痛苦,本应该在父亲母亲宠溺的呵护下开心的过着生日的孩子,遭遇的又是怎样的对待。那日,他们与母亲所住的僻静园子被火烧了整整一夜。

    等到母亲第二日回过神来之时,只是心疼的捧着他的脸,一个劲儿的道着:

    “漠儿,对不起。”

    “漠儿,别怪娘。”

    “漠儿,娘不是故意的。”

    那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强忍着笑,一个劲儿的道着;

    “娘,漠儿不疼。”

    “娘,漠儿不会。”

    “娘,漠儿知道。”

    “娘,漠儿知道,娘亲是最疼漠儿的。”

    可是后来呢?后来有多少次他的母亲那般的残忍的叫他记住一个叫严如梦的女子,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身上留下那属于仇恨的印记;而他又是怎么回答的:

    “娘,漠儿知道的。”

    “娘,漠儿明白的。”

    “娘,漠儿不会恨你的。”

    “娘,漠儿不想恨任何一个人。”

    “混账…不争气的东西,你给我滚…”狠狠地推开了他,母亲拂袖而去。

    那时,他还是五岁。他的一生都在他五岁的那年改变了。

    那天,是母亲的生日,他欢喜的牵着妹妹去给母亲请安;可,看见的又是什么?母亲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衣衫凌乱;在看见他和妹妹的那一瞬间开始女人的眼神突然的变得狠戾起来;攥住了他娇小的身子:

    “漠儿,别怪娘。”是他去的很不凑巧,瞧见了自己的母亲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

    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之上,他牵着的妹妹在身前哭;他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母亲:

    “娘,想杀我?”她问。

    “漠儿,原谅娘。娘受够了独守空闺的日子;娘只想要个男人来疼惜自己。”他的母亲神情冷漠,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鲜红的血液自颈上流了出来,很疼、可他没有流泪只是用那双无垢的眸子望着眼前的母亲:

    “娘想杀我?”他只想要一个回答,五岁的孩子面对死亡,竟然没有半点害怕。

    “漠儿,娘不是有意的;是严如梦那个女人,她勾走了你父王的魂,是她、要怪就怪她。”刀又下了一寸,血溢出的更多了。

    “娘真想杀我。”他肯定了,只是笑:“娘想杀我,我娘想杀我,呵呵……这是我最后一次唤你娘,从此后你不再是我娘了。”他的妹妹还在哭,她娘的手一阵颤抖,大概是被仅有五岁的他这卯足劲儿吼出的那歇斯底里的一句,给深深怔摄住了。

    后来,他的父皇出现了,那把抵在他脖子上的匕首掉落在地,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父亲手中。而身旁的妹妹一直在哭;从头至尾他未有留下一滴眼泪;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那个一直折磨着自己的身体与精神的女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他却记住了那个叫严如梦的女人。

    他的母亲临死前说了什么:“记住,严如梦……”

    严如梦,那个画中的女子,那个她娘亲口中的罪魁祸首。白色的衣袍上染上的有他和他娘亲的血,还有他娘亲一直给他灌输的恨。

    那时,他还是五岁。

    回了回思绪,他深吸口气,从儿时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压下心中那悲恸的情绪。

    “早些休息吧!”语调稍稍的冷淡了些。

    秋锦绒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他的衣衫仍旧是下午的一片狼藉,沾染了大量的血迹却丝毫不显得颓废;只是那背影似乎太过的……凄凉。

    眼见逸漠的背景消失在合上的房门之上,秋锦绒长长的叹了口气。紧紧地裹住了身上的被子,却怎样也感觉不到温暖。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不中用了……秋锦绒啊……”恍若是奚落,近似是嘲讽,怎么才失忆几个月,连个性也变了;那个二十一世纪性格开朗的秋锦绒去哪儿了。

    是真的,死了吗?

    逸漠径自的出了紫玉苑,待到锦泉宫门口之时,看见恒熹快走近他的跟前,似是担忧:

    “主子……”他恭谨的唤着,似是担忧。

    “不碍事。“逸漠扬扬手,在看见屋子里那微亮的烛火时,才转首望向一旁的恒熹:

    “有客人?”他问。

    “是三皇子,他已经等了主子两个多时辰了。”

    “冉辰?”逸漠道着,转首看着屋子里亮着的灯火,须臾叹了口气:“进屋吧!”

    “是。”恒熹静静地跟在身后。

    屋子里冉辰静静地品着刚刚恒熹端上来的茶,在经过了两个多时辰已然已经凉透了;他啜了口,轻轻地搁在桌上,在听到渐进的脚步声时才轻轻地扯了扯唇:

    “二哥,你总算回来了。”回首望着进屋的逸漠,他笑道。

    “说吧!等我有事?”他直接入了正题,以他对冉辰的了解,他知道他既然在这儿等他两个多时辰必然是有事与他交谈,凑巧,他什么事情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你先去换套衣服吧!”

    “不用,有什么事情直说吧!”逸漠道。

    “果然是二哥,什么事都是这么直接。”冉辰笑了笑,也这般的直截了当。

    “今日宫中落了刺客?”

    “前朝镇国将军钟守义。”逸漠答道。

    总觉得眼前的逸漠神色太过平静淡淡,即使衣衫上沾染着污浊的血迹,却仍旧未有影响他那份俊逸的清冷孤傲的气质。

    “二哥……”冉辰的声音突然的认真起来:“你喜欢绒儿丫头。”不是疑问、不是反问,而是十成十的,确定的道着。

    “我能看出来,你是喜欢她;从你第一次带她进宫开始我就开始怀疑,因为你从不会让任何陌生的女人进你的锦泉宫;可是,你却带她回了你的锦泉宫,开始,我也以为是昭颖闯了祸你为了收拾她遗留下来的烂摊子,可是后来父皇下话的同时你却并没有送她离开,而是让太医衣不解带的照顾着,那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这个女子不简单了。”

    冉辰说着,无力的后退两步:

    “再后来当我知道她是上官锦絨时,我就确定了;你和她毕竟有了三年的感情;若不是心里有她,你不会在悦朋楼负伤找来天山雪莲。”

    “你错了。”逸漠淡淡地道。

    “不会。”冉辰的语气有丝激动。

    “信不信由你。”

    “那你为什么救她”冉辰直视着眼前的逸漠,疑惑。

    “上官韶言。”逸漠的语气淡淡,话下;冉辰久久的正冷着未有回过神来。

    逸漠转过身子:“你问完了。我也答完了,时辰也不早了。”他明显的有着赶人的架势。

    苦笑:“二哥,自欺欺人的是你吧!”

    看着逸漠的背影,他的语气却是如此这般的坚定: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绒儿丫头;二哥若你不能给她幸福;请远离她。”

    只听见逸漠的声音自远处传了来:

    “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恒熹,送客。”

    “二哥,请记住你这句话,也记住……我的话。”他加重了那三个字,毅然转身的离了开去。

    他爱绒儿丫头,所以他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