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执樽揽醉月下时  晒晒太阳

章节字数:2703  更新时间:12-09-16 2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并没有告诉昭颖自己已经恢复了记忆记起了一切,也不想告诉。只是一径的任由着那脆弱的女子,趴在自己的的怀中默默地哭泣着;直到怀中的昭颖哭到累了;低低的在她的怀里抽泣;眼泪濡湿了她的衣衫:

    “锦绒,我其实是多余地吧!”她听见昭颖的声音闷闷的从怀中传了出来;何甚凄凉的自嘲。

    “如果没有我,或许,或许一切都不一样的。”

    “你怎么会如此去想。”秋锦绒很想怒骂昭颖的死脑筋;可看见怀中那凄凄寂寂地颤抖的身子;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曾经骄纵又怎么了,就算不受宠又怎么了,就算是经常闯祸又怎么了;那已经是曾经的事情了;没有人认为你活着是多余的,你自己也不能这样认为,这是懦弱的想法。”望着眼前昭颖那双哭红的双眼,她忽然地缓下了语调:“况且,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而且,我受伤从头到尾与你没有半分关系,知道吗?”

    这口吻,丝毫不像是比眼前的昭颖还小两岁的年仅十八岁的女子;反而,更像是姐姐。

    其实也对,算起来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年龄也有二十五岁了吧!在那般复杂的社会下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无论是社会阅历和认为处事都比眼前这个久居深闺的女子要沉稳、理智、冷静的多。

    昭颖抬起头,愕然的看向眼前的秋锦绒;那般斥责的语调严肃的秋锦绒,是她第一次见到;愣在当下。无言、困惑。

    眼前的秋锦绒看着眼前这个纯真的女子,无奈的摇摇头:“都过去了,知道吗?”近似诓慰的语调。

    恍若刚刚的一切依然的抛诸脑后,她转首对着一旁同样愕然的平儿:

    “平儿,传午膳吧!估摸着昭颖四公主也该饿了。”

    “是,主子。”平儿应了句,便转身向屋外走去。

    昭颖仍旧这般怔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秋锦绒;须臾,卯足了胆子:

    “锦绒,你是锦绒吗?”

    “怎么又不是了。”秋锦绒笑了笑。“不然你认为我是谁?”

    昭颖这才划开唇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你很像一个人。”

    “谁?”秋锦绒反问。

    “我二哥……”几丝犹豫,她看着秋锦绒的脸,小心翼翼。

    秋锦绒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须臾,轻轻地笑了笑:

    “是吗?”

    一颗心紧紧地揪着,已然的红肿的眸子期待着眼前的秋锦绒;双手紧紧地揪着自个儿的衣衫。那红衣已然的被她给攥破了一角。

    秋锦绒轻轻地执起那桌上搁着的茶壶,静静地替自己与昭颖各自斟上一杯;昭颖看着那盏茶,卯足了胆子:

    “锦绒,你对二哥怎么看?”她望向眼前的秋锦绒一颗心紧紧地揪着。

    “逸漠……”她又啜了口茶:“很好啊……”平静的道着。

    “我很谢谢他救了我多次;可是……”搁下茶盏,她认真的看着眼前的昭颖。

    道着:“昭颖,感情不是感恩;不是逸漠曾经救过我的命,我就必须爱上他的,你明白吗?”

    昭颖摇摇头,有一丝失落:

    “我知道了;但,我真的很想让你做我的嫂子。”

    秋锦绒转过头,避开昭颖那带着期冀的看着自己的眼神;避开话题:

    “昭颖,我们不谈这个,好吗?”

    昭颖踌躇了半晌,终于还是妥协了。

    “锦绒,我们不谈这事,你不要生昭颖的气好不好。”

    她近似哀求道;已然的将秋锦绒的避开视线,当做了生气,有些失落,有丝急促,但更多的是无助的哀求。

    “算了。”秋锦绒摇摇头,转首看着眼前的昭颖,那样子像极了一只迷途的无家可归的小鹿,让人心疼。几近到怜惜。

    有丝心疼,她无奈:

    “昭颖啊……你其实,不懂的。”

    昭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秋锦绒,无言。

    在用过午膳后,昭颖失落的道着身体不舒服而离了开去;而秋锦绒只是嘱咐的道着:“记得诏太医诊脉看看是不是中暑了。”昭颖道了声知道后,便转身离了开去,那被影淡淡的孤寂。她知道,她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她的童年不快乐,以至于这么的自卑成这样。有些心疼。

    想着这样的昭颖和自己,她似乎觉得自己要幸运的多。窗外的那从蔷薇仍旧开的正艳,忽的她的唇角轻轻地划开了抹笑痕,恍若是一种释然。

    “主子,你不能出门的。”想然这便是今天用完早膳平儿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为什么不能?”停住了往紫玉苑外走的步子,她抬首,看着身前紧张的挡在自己身前,气喘吁吁的平儿问道。

    平儿喘着气道:“三皇子吩咐过,要好生看着主子;在主子伤没好时;不能让主子出紫玉苑的。”

    “我就只是出去透透气,你看屋外的太阳很大很艳,出去晒晒太阳人也会精神些的。”再不出屋子,她想她定会闷死在这儿。越过身前的平儿,她想挤身出门。却又被平儿抢先一步的挡在了身前:

    “不行,主子的伤还没好;而且这太阳大了,万一中暑了怎么办?”还是一副就身取义的不给她让路过去。

    秋锦绒无奈的长叹口气,视线忽的落到了一旁:

    “咦,昭颖你怎么来了?”

    “平儿参见公主。”平儿有礼的俯身。

    想然那蓝色的身影已然的掠过了她的身旁,向门外悄悄地溜了出去。

    待到平儿回首,看见秋锦绒的身子已然的出了门口,暗自跺脚恨自己的少根筋儿:“郡主。”急忙追了上去。

    秋锦绒笑的天真,一边的向外跑去:“我的好平儿我就只是出去晒晒太阳,你就在这里慢慢等着我啊!我一会儿救……啊呀……”

    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身子,一个转身已然的落入了熟悉的温暖的怀抱;那是一双深邃的眸子,冉辰紧紧地看着她:

    “绒儿丫头,你干什么?万一摔着了怎么办?”愣住,她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的语中含着丝淡淡的斥责,却仍旧是那般的温润。

    “我、我只是出来晒晒太阳。”她尴尬的笑了笑。

    冉辰愣在当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似乎变了什么?对,是笑,这似乎是绒儿丫头第一次这么、这么的对自己笑的认真。

    “绒儿丫头?你变了。”疑惑。

    “是吗?”离开冉辰的怀抱,她后退两步:“是吗?胖了还是瘦了?”无谓的耸耸肩,她转身,正好迎上跟上来的气喘吁吁的平儿:

    “主子,你慢点儿,小心摔着。”紧捂着胸口,她道。已然步子跑的很是急促。

    冉辰静静地看着秋锦绒的身影,忽而唇畔落了抹轻轻地笑:“这是我第一次认识的绒儿丫头。”恍若她第一次认识的绒儿丫头回来了,不是这么疏远、淡漠的语气。拉远了以往距离。而今天的绒儿丫头,却和第一次与他见面的时候一样,那般闪烁的眼神,恍若以往的绒儿丫头又回来了。

    “瘦了,早餐吃什么了?”他就着秋锦绒的话,接了下去。

    “嗯……一碗小米粥,两个馒头。”不慢不紧的她笑道看着眼前的冉辰。“你想吃?”耸耸肩:“可惜来晚了。”

    平儿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秋锦绒,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于是,她没有看错,这是她所认识郡主;怎么才一个晚上而已;似乎像是换了一个人。已然凄凄淡淡的性子,这时候,竟然学会了开玩笑。

    “主子?”她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唤着。

    “伤好了吗?”冉辰无奈的摇摇头,视线落到了秋锦绒颈上缠着的纱布之上。淡淡的疼惜。

    秋锦绒的手,落在自己脖子上缠着的纱布之上;轻轻地落了下来:

    “这个!”无谓的耸耸肩,她道的轻松:“早就不疼了。”

    “那就好。”冉辰松了口气。

    “要出去晒太阳吗?我陪你去玉池畔散散心吧!”

    垂下头秋锦绒迟疑几许,没有谁见到她衣衫下紧握着的拳头已然的陷入了掌中;须臾,她抬首见着眼前的冉辰,笑的开颜:

    “好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