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执樽揽醉月下时  往事

章节字数:2795  更新时间:12-09-17 23: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次见她时她笑靥如花,着着一袭百褶的广袖流仙,似落入凡间的仙子,那时,她十四岁。

    第一次有人扯着他的衣袖,甜甜的唤道:“二哥哥……”

    他笑,那双大手轻轻地落在她的头顶,那般乖巧的美丽的孩子;第一次心中没有躲开陌生人的亲近。

    她会每天准时的来他的寝宫,带着好吃的糕点,带着五彩缤纷的花朵,带着奇奇怪怪的皇上赏赐的东西,她说:

    “父皇给绒儿的,也就是二哥哥的。”

    她很天真,也很善良,更喜欢每天粘着他,让他讲一些所谓的睡前故事。

    她会说:“以后的每年蔷薇花开,二哥哥都来陪绒儿看蔷薇花花可好?”与她相处的三年里,每一年,她都会在那从蔷薇盛开的园子里执起那一朵轻轻扬扬坠落在自己手心的绯红的花瓣,笑着对她说这一句。

    而他那时是怎样回答的;记得,好像,……是没有回答吧!

    那时,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没有回答。

    绒儿以后一直和二哥哥在一起好不好?

    二哥哥怎么不理会绒儿了?

    母后说要给二哥哥纳妃子,绒儿不允,绒儿不允。

    二哥哥答应过绒儿,每年都要陪绒儿来看这蔷薇花的。

    绒儿喜欢二哥哥,所以二哥哥不要抛弃绒儿好不好。

    那一丛蔷薇花开的正艳;她泛着点点泪花的眼,那般楚楚动人的怜惜;他别过头不予作答。

    亦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那个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小女孩儿;开心的时候她会揪着他的衣衫,往那一处风景甚好的院子里去赏花。蔷薇、杜鹃、牡丹、兰花雪梅,一年看过一年。她会每次揪着他的衣衫紧紧地,然后转首,笑靥甜甜的一次又一次的问:

    “二哥哥,喜欢吗?”

    “二哥哥,喜欢吗?”

    “二哥哥,你喜欢吗?”

    而他,只是淡淡一笑,不予作答。一次又一次她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看见了女子脸上那失落的笑颜。她说:

    “二哥哥,不是从前的二哥哥了。”决然的转身跑离了此地。

    是啊……他不是从前的上官韶言了,只因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官韶言,他是司徒逸漠,被上官韶言灌上的忘恩负义的畜生;没错,上官韶言的确救了他的命,他不但没有感激,反而忘恩负义的将他囚禁了起来;毁容……是啊!在上官韶言的心底他已经被灌上了残忍的暴徒的名好了;那俊逸的容颜,虽不是他亲手毁的,但也也是他的责任。归根究底都应该算到他的头上。

    记得,上官韶言是怎么说的:

    “司徒逸漠,我没你那么卑鄙。”

    是这一句吧!即使上官韶言对他恨之入骨,可是手中那把冰冷的寒剑仍旧未有刺入他的心房;上官韶言果真是比自己大度吧!

    或许,自己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他的母亲说:“漠儿,记住她,严如梦。”那个毁了他原本的幸福家庭的严如梦。可是在齐国的三年中;在顶替上官韶言的三年中;那个唤做严如梦的女人,那个被自己的母亲称之为仇人的女人;脸上总是露出那抹温柔无碍的笑;轻轻的道:

    “言儿,过来坐。”

    “言儿,母后其实什么都清楚?”

    “言儿,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

    “言儿,我唤你言儿吧!我自己生的儿子,性格、习性我最为清楚;言儿,无论你多么像我的言儿,可终究不是他,我的言儿眼中从来没有那冷淡的孤独;他是快乐的,所以眼中永远有一种晶亮的色彩。”

    “那,你为什么不戳穿我?”记得那时候他紧握着拳头,隐忍着心中的恨意轻声问。

    “因为,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严如梦和煦的笑了笑;右手轻轻地覆上逸漠的眉心,冰凉的指尖在他的脸上来回游循;而他却一点儿也不厌恶,那是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给他的一种关慰;让他那被冰封的心底一角渐渐的感到一丝温暖;不在那么的覆着厚厚的冰层:

    挣脱开,严如梦覆在自己脸上的手,他轻笑:

    “你错了,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是一个好人;特别,是面对你。”他加重了特别和面对你几个字;紧握着拳头;甚至连惨白的指节骨都清晰已见。

    “你是的,因为,你是和我相处将近三年的言儿。”

    “我不是。”他别过头,否认。

    “是的。”严如梦转首,视线轻轻地望向窗外的那一片翠绿,淡淡道:“其实,三年前,你来的那天晚上我就怀疑了。”

    那时,他心下一怔,只是静静地伫立在一旁握紧了拳头。听着严如梦继续的回答:

    “我的言儿,从那一年前起就不会唤他父皇父皇了?”视线飘渺。她道。

    而那时候,他是怎么问的;记得好像是冲口而出的:“为什么?”吧!

    而那时候严如梦又是怎么回答的:

    “知道吗?我的言儿肩上有一道烙印,是个伦字?”记得那时候的严如梦是紧揪着心房的,是心疼:“在绒儿刚满十四岁的生辰宴上,他父皇做出将绒儿许给北陵候的决定;那丫头也傻,就这么从席间冲出来去跳望月台?”脸色有一丝暗淡:“我自己的儿子女儿,我自己也很清楚;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女最为了解;当我看到言儿那激动的神情;和绒儿那冲动的做法,当绒儿紧紧地抱着言儿说要一辈子和言儿在一起时,我就知道她们兄妹间一定会出问题;所以我找了言儿劝他,没想到言儿宁死不从,竟然冲动的跑到他父皇的跟前说要娶绒儿;那时候皇上大怒,将言儿狠狠的责打了几十仗,就是那晚,我的言儿手臂上被烙铁烙上了一个伦字。”她说话的同时竟然流下了泪;逸漠能感觉到,她再提往事时心底那揪心的痛。

    可他的母亲呢?只会用那柄锋利的烛台狠狠地刺向他的后背,用那把冰冷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一个劲儿的虚情假意;宁死也要他记得她心底的那份仇恨。

    “所以,请你不要伤害绒儿;只要不伤害绒儿要杀要刮,随你。”

    “你在祈求我?”那时,他紧紧地握紧了拳头:“如果,你知道我对你的言儿曾经做过什么,你就不会这样说了?”苦笑。

    后来呢?后来,还没有等严如梦回答,那个笑靥甜甜的女子就闯进了屋子;然后,那双纤细的手紧紧地握着他的,她说:

    “二哥哥,和绒儿来看样东西好不好?”

    那时,他微微怔愣的看着那笑靥甜甜的女子,只是她的指尖是那么的冷,透彻心骨;她说:

    “只要一会儿就成了,求求你了二哥哥。”略带撒娇的女孩子,让她无法拒绝。再望向一旁的严如梦,她并没有开口;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长叹口气:

    “好吧!”

    想然,那握着自己的指尖有一丝颤抖,很凉、有一种凉到骨髓的感觉。只是,那时他并没有在意。

    直到,那把冰冷的匕首抵着他的心房之时;他看见了女子那绝望的笑颜:

    “你果真不是我的二哥哥?”是失落。

    “你果真不是我的二哥哥?”是绝望。

    “你果真不是我的二哥哥?”是嘲讽。

    然后,那把匕首就这么狠狠的刺向了他的心房,只可惜因为颤抖的手,那把匕首偏了几寸只是微微蹭破了皮。她见到了女子无力的苦笑;那是匕首落地的声音:

    若是那时他未有蹲下身子,将那把匕首捡起来,后来会怎么样?

    还记得那时候,他捡起匕首时对女子说的第一句话好像是:

    “要想替上官韶言报仇就刺下去。”执过女子的手对上自己的心房。

    女子踌躇半晌,接过匕首无力的笑了笑,然后呢?他看见了那锋利的匕首由那纤细的手执起在自己的眼前落下,可那并不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望见了女子苍白的笑颜,和那胸口不断溢出的鲜血;她说:

    “我,终于能去见二哥哥了,二哥哥……”

    风依旧很静,湖中一片波光潋滟;白衣被风轻轻地撩起一阕衣袂,思绪飘渺着,视线紧紧地落在自己手中的杯盏之上。

    “二皇子,心不在焉呢?”

    终,被身旁传来的一声给轻唤给唤回了游走的思绪;逸漠抬首见到眼前轻戳鼻翼,一脸讪笑的钟襄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