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执樽揽醉月下时  心不在焉(一)

章节字数:2213  更新时间:12-09-20 23: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皇子,心不在焉啊!”

    终是被身旁传来的一声轻唤给唤回了游走的思绪;逸漠抬首,见着的便是眼前轻搓鼻翼一脸讪笑的钟襄羽。

    只见钟襄羽替自己斟上杯酒,庆庆浅尝后将酒杯搁在桌上,抬首,微微眯眸的视线落在了逸漠的脸上:

    “那杯子都快被你给捏碎了。”似有嘲讽:“本侯想,这杯子不会是和二皇子你有仇吧!”

    “怎会?”逸漠搁下手中的杯子,笑的恣意,轻执起一旁精致的酒壶也替自己斟上一杯;一旁的龙小小几丝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无力。他的这七皇兄似乎非常喜欢这面湖,已经接连三天在这泛舟湖上,视线落在桌上的那壶酒上:“这也是芊芊最后一壶媚酿。”

    “不过是招待皇兄我一壶酒,皇妹不会就这么吝惜这几壶酒吧!”钟襄羽笑着摇了摇头:“果真是忘本了?”

    “差不多就得了,侯爷?”龙小小白了他一眼,别过头。

    “得,连七哥也省了?”钟襄羽摇摇头:“果真遗传着姑母的性格。”转首,他看向眼前的逸漠:

    “二皇子,依本侯这皇妹的性格,这几年你可是苦了吧!”她笑。

    “怎会。”逸漠笑的淡淡,执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湖面的风依旧静静地吹着,逸漠抬首只是刹那间的一瞬,视线落在那杨柳岸旁的那抹青色的身影之上,轻裙摇曳,执着把蓝色的油纸伞,她的视线似乎也飘忽在自己的方向;有一瞬,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身旁那个青色的身影,似乎,是冉辰……

    “似乎,已经三个月了吧!”秋锦绒淡淡的视线落在粼粼波光的湖面;几分感慨。

    “今天,你正好入宫三月。”冉辰上前一步,直线落在女子那惆怅的容颜之上,轻声道着。

    “我想,你一定很想出宫。”转首,他道:“所以我带你出来看看湖光山水?”

    秋锦绒转首,视线落在眼前那脸上始终带着柔和笑意的男子脸上;三个月,是啊!真的,很怀念那三个月;虽然忘记了一切,受到了折磨;可仍旧是没有心结、无忧无虑的;可现在记起了一切,忽然觉得命运是如此的弄人。

    看着眼前的冉辰,还记得半年前第一次见他之时,是在那大齐国皇宫的望月台上;可而今望月台仍在可大齐国却已然是物是人非了;亲眼目睹了那一国之君抹了脖子,亲眼看着那和蔼可亲的母亲就这么一起殉葬;亲自纵了一把火烧了那大齐国皇宫的一切;然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做上了这楚国的锦绒郡主。而今,记忆是回来了,可好像却多了些零零散散的一些片段,是以往的她不曾有的;只是好奇,为何那些曾经属于上官锦絨的记忆会出现在她秋锦绒的脑海中;还是……她本来就是上官锦絨。

    唇角轻轻地蜷了抹笑痕;有时候想的多了,人就更加迷惘……或许,只是因为这是上官锦绒的身体,所以,存在着以往一些零散的片段也不足为奇。

    或许是的……或许……在心底,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怎么了?”冉辰有些担心,不由自主的大手竟然就这么搭上了她纤细白嫩的小手;紧紧地握着询问着。

    只是看着这样的冉辰,忽然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自己还自以为豪的在他的面前用自己的杀手锏吧!演戏,一个演员具备的专业知识,果真将他忽悠了过去;竟然信以为真的以为她就是个小小的丫头。她抽回手:

    “没事,只是很久没出宫了,有些感触……”佯装平静的笑了笑,她是一个演员,随时随地都可以完美无懈的掩饰自己的心情;现下也不例外。如此的天真泛着笑颜,耸耸肩,恍若随意。

    冉辰皱眉,只是这样看着她,没有开口,恍若过了很久,秋锦绒不自然的别开冉辰的视线转过身,那把蓝色的油纸伞阻断了冉辰那双温柔的眸子:

    “不是带我出来游湖的吗?”纤手轻轻地指向那一池粼粼波光的湖水她道:“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

    还记得今早冉辰说要带她出来晒太阳,她毅然的答应了;想然他定是知道自个儿在宫中,闷的慌,所以才偷偷地带着自己来宫外;起初,她以为他只是开开玩笑,岂料当他抱着她跃上那几尺高的宫墙之时,才知道他不是说说而已:

    “万一皇上发现了怎么办?”记得那时候自己是这样问的吧!

    “没事,大不了被父皇给责罚一顿,再面壁思过个几天。”那时候冉辰无谓的耸肩笑了笑。

    “绒儿丫头,若你真的内疚的话,干脆嫁给我得了。”

    “你……算了?”转身,她未有理喻。

    一艘舫船突然停到了两人的面前,在看见舫上的白衣之时秋锦绒微微皱眉,却不知为何:

    “哦!锦绒郡主的伤好了。”钟襄羽的声音从舫上传了来,淡淡的几声不以为意。

    “三皇子殿下什么时候成护花使者了?”挑眉,他望向一旁的冉辰。

    冉辰拱手笑了笑:“能做绒儿丫头的使者,冉辰求之不得。”

    “哦?看来,锦绒郡主还真是幸福?”搓了搓鼻翼,他笑的淡淡,转首,望向一旁的龙小小:

    “皇妹,看来你还得加把劲儿给我找个妹夫呢?”

    “我都不急,你急个什么?”龙小小倒是不以为意,请执起桌上的酒杯,淡淡的啜了口:

    “两位上舫坐吧!”是邀请。

    “那,叨扰了。”冉辰笑了笑,伸手接过秋锦绒手中的油纸伞,合了起来;对着身前的秋锦绒笑了笑,只一个眨眼;那娇小的身子便已然的落入了他的怀中;我抱你上去;秋锦绒一骇,想要挣脱,却终是敌不过冉辰的执拗,只能徒劳的任由他抱着自己。

    龙小小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轻轻地替身旁的逸漠斟上一杯酒,笑道:“这小子,我还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亲兄弟,这就是差别啊!”恍若若有所指,又是无奈的摇摇头。

    “当然。”逸漠执起酒杯,饮下了酒。

    只不过是跨个甲板,转瞬就到了;冉辰放下秋锦绒;受到主人的邀请两人便径自坐了下来,左手边坐的是冉辰,而右边则是龙小小;逸漠坐在自个儿的对面,一旁坐着的是北陵候钟襄羽;一张圆木桌就被几人坐了满座。

    龙小小,执起一旁的香茗,替秋锦绒斟上了一杯;递于跟前:

    “锦绒郡主,来……”秋锦绒接过酒杯淡淡的道了声谢谢。

    “不用客气。”她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