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执樽揽醉月下时  误解(下)

章节字数:1329  更新时间:13-10-31 18: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日后,宫中太液池畔浮现出了一具女尸。据说当时玉妃的宫婢小翠正从御药房中取了刚煲好的安胎药出来;走到太液池畔却看见那池面似乎隐隐的浮上了什么东西。走进凑上一瞧,这可不得了;一具已然被泡的肿胀的尸体浮在池面。当即立即被骇了一大跳,碗一摔便惊声叫嚷着。等到那群宫人将浮尸打捞上来之时,已经恶臭难耐。草草的将尸火化了,扔到了枯井之中。

    没有人知道那死尸宫女的名字;在这高墙内院之中;死掉一个宫女已然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了;很快这事儿便会被淡忘去。宫中的人仍旧是这般平静如常的过着日子。

    “司徒逸漠,你杀了她。”

    今日一早秋锦绒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闯进了锦泉宫中,那池中安静的一池锦鲤许是受了惊吓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的四处躲蹿;水波粼粼,一池澄澈的碧水就这么的泛着层层水波。眸中片刻的触动;指尖的鱼食已然的被碾成粉末。他抬首,视线落到了突然闯入的女子身上。

    她的衣襟有丝散乱,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几片青色的落叶;微微的急喘的气息,大概是因为刚刚那小跑了一阵而致的。

    再往上,他见到了女子眼中那微微清冷的视线,一径的盯着眼前的他。上前一步,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一分,淡淡的语调却猜不透是何感情:“你杀了她?”她问。

    将手中的东西搁在石桌之上;他起身,视线依旧落在眼前的秋锦绒身上:

    “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看着,他敛眉;也不解释,继而轻笑出声:

    “如果是又如何。”

    肯定的陈述,不带任何疑问。恍若那只是耳边擦过的清风般,一瞬即过。徒留在耳边的绝望。

    可,眼前的女子已然的忽略了他那隐匿于语调深处的感情,脑海中,只留下刚刚的那四个字“是有如何”。

    那般黯然自若,那种清冷淡淡的语调,恍若那活生生的一条命比蝼蚁还来的轻贱,一文不值。

    突然,秋锦绒的脑海中竟硬生生的懵生出一个念头,想要生生的抽他一巴掌的冲动。

    疾步上前,纤手一扬;只是近距离的对视,她望近那那双深邃的眸中;只一瞬,那模糊的影像断断续续的出现脑海。

    似乎以往,她也这么问过眼前之人;那似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然后是一把带血的匕首落地的声音。画面定格在此。头疼欲裂;她几乎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楼主了她的纤腰;却未有因为女子的挣扎而松开手。

    “滚开。”她奋力的挣脱。眼中所有的全然能视为愤怒。

    逸漠深深的看了看怀中的女子,望着自己的视线,片刻间怔愣在原地。似乎哪里深深的擂动了番。竟然忘了下一步的动作。秋锦绒得了空子;离开了逸漠的怀中;眉梢微微一蹙。书发现自己的手掌一片湿润,黏黏的映入眼帘的便是手中的血渍,这才发现是血。

    “你……”她欲言又止。刚刚在自个儿的挣扎中,似乎用劲儿的撞上了他的手臂。她似乎记得那日,钟守义伤他的也是那个地方。只是怔愣的望着手中的血迹出神着。

    “无论,你信与不信,这并不是我做的。”

    只听得淡淡的声音自前方传了来,没有刻意的解释;只是陈述事实。视线的余光落到了那一池澄澈的池水之上。那双向来冰冷平静的眼中竟然不自觉的躲了分笑意。

    秋锦绒只是静静地看着,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望着眼前逸漠的举动,只见他的神色一首,已然的几分自若:

    “曾经,你也是这样质问我的。”他道。

    “那不是我。”终,她找回了理智驳斥道。

    “曾经,也是这般的眼神。”逸漠轻轻地笑了笑。

    PS:无良作者,是真的在认真改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