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出巡

章节字数:2796  更新时间:12-06-01 13: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次出巡,朝中之事交由年长的俊亲王代为处理。豫亲王正值盛年,且武力较为高强,就由他率领一支精兵随行保护皇上。

    队伍出了宫门,那些围观而至的百姓多如蝼蚁,虽有执刀护兵把守,仍然有个别百姓跑到我们跟前,想一睹我和武儿的近容,我被吓了一跳,倒是武儿很是平易近人,宠辱不惊,微笑着像百姓们摇手打招呼,更命令士兵们不得动粗无礼。

    我拍了拍胸膛,帘外的合欢笑道,“公主莫见怪,这些老百姓哪里见过您的倾城之姿,定是好奇的很。”转脸看我,咦了一声,“公主被吓到了吗,为何脸色这么苍白。”

    我摇摇头,“大概是没用早膳的缘故,肚子有些不舒服。”

    合欢掩嘴笑起来,偷偷地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用油纸包裹着的酥饼递给我,“幸亏奴婢留了一个,公主若不嫌弃,就吃了。”

    我挑眉,不客气地接过来,张口就是一大口,巴扎巴扎地咀嚼。

    “哎呦,我的好公主,您倒是小点声。”合欢忙把半透明的帘子掩了掩,免得被外人看到。

    我刚把酥饼吃完,豫亲王骑着马忽然掉头踱到我旁边,莫不是被他发现我在偷吃饼,我心虚地拿着丝帕掩嘴,东张西望。

    他弯下腰,掀开我侧边的珠帘。

    “含贞!”

    我假装刚看见他,“哦,原来是豫亲王。”

    “再坚持一下,到了京城外的驿馆,就可以休息了,一切都安排妥当。”

    我哦了一声,他蹙眉,“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

    他这么一说,我真觉得自己很不舒服,肚子开始胀痛的厉害,想起刚才合欢给我吃的酥饼,难道是吃太油腻了。我按住自己的肚子,摇头道,“没事。”

    “你确定没事。”豫亲王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没事没事!”

    “你……”他一直歪着腰与我说话,已是很辛苦,又要随着队伍一起缓缓往前走,更是不容易。他不知生的哪门子气,倏然放下帘子,嘀嗒嘀嗒地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我歪着身子靠在身后的软垫上,忽然间,整支队伍好像一下子加快了行速,轿夫们也隐隐地卯足了劲在赶。

    “怎么回事?”我暗自嘀咕。

    合欢探进半个脑袋,“好像是豫亲王下的命令,奴婢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待到太阳刚下山时,我们正好赶到了京城外的驿馆。

    我在小睡片刻后,更觉得全身酸痛无力。合欢想扶我下来,豫亲王突然走过来,拿了一件披风罩在我身上,一把抱起我往驿馆内走去。

    合欢惊讶地张大了嘴,我恍然惊醒,敲打他,“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他紧抿着嘴不理会我,扭头,见合欢还杵在原地,沉声怒道,“你这个奴才一点不守本分,主子身子抱恙,你也不知去传太医吗!”

    合欢张成圆形的嘴巴,不知所措地地动了动,他愈发生气,“还不快去!”这下子,合欢一溜烟地跑了。

    为我准备的房间在最尽头,他将我放在床上后,指了指我的裙子,“我该怎么说你好,月事来了也不知道吗。”

    我把背面的裙子拉到前面一看,果然上面星星点点,很是不堪。脸腾地烧起来,我结巴,“你又不是不知,我的月事向来不准。”

    一说完这句话,我真想把自己舌头咬断。

    他捏拳放在嘴边轻咳,“辛亏你的月事不准,而量又少,要不然岂不是要在路上水漫金山?!”

    那厢,合欢已经叫了太医前来,这才止了尴尬。他退后几步,作揖道,“臣先行退下,公主好生休息。”

    看着他的身影隐入夜色中,我戚戚然地收回目光。合欢欲言又止地想说什么,碍于太医在场,只用眼睛偷偷瞄我。

    其实,除却这月事不大稳妥之外,我身子向来康健,太医给我开了几味活血调经的药草后,就提着药箱子退下了。不一会儿,到了用饭的时间,合欢领着小宫女端了几样菜进来,我因腹胀喝了几口鸡汤就早早躺下睡了。

    我一向很少做梦,这晚不知怎的,居然梦见了他。

    豫亲王,萧子鹤。

    姑母早年丧夫,一直跟着父皇一起生活,后来父皇起兵造反,姑母更是巾帼不让须眉率兵攻城,功不可没,因从小练习武艺的关系,她没有生育能力。等到中年后,才想着该收养一个孩儿承欢膝下。因丈夫早死,索性跟了萧姓。

    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年,我已经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宦官牵了一个脏兮兮的小人儿来到我的面前,姑母笑问我,“含贞,你不是一直吵着无趣,叫哥哥陪你可好?”

    我指着眼前的小男孩,“就是他吗?”

    姑母抚摸着我的头,“姑母生不了娃娃,这个小男孩从此之后就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表哥。”

    我趴在父皇的膝盖上,偷偷拿眼睛去瞄他,半响,轻轻地说,“表哥看起来好脏。”

    他闻言拘谨地缩了缩身子,满是污垢的双手向后背去。

    那时候,我年纪虽小,但也觉得不能看低了别人,见他因为我的话心生胆怯,所以起了怜悯之心,便问他,“你叫什么?”

    他不接话,姑母笑着说,“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有一顿没一顿的,家中只有一个爷爷,可惜年前就已经去世,我看着可怜就收养了过来,至于名字,乡里的孩子都是阿猫阿狗的乱叫,哪有什么正经名字。”

    父皇在一旁微微地笑,他宠溺的问我的意思,“我们家的含贞不是很喜欢给人家取名吗!正好,给你的表哥也取一个名儿!”

    我很有满足感地抿嘴笑,“容我想一想。”又扑哧扑哧地跑到自己的住处,迅速翻阅一些古诗旧籍。完了,马上跑回来,将写了名字的浆纸交给姑母,“名气取好了。”

    姑母轻轻念道,“子——鹤!”

    事后,已经是萧子鹤的他,来问我当初为什么给他取这个名字,可有什么典故,或者出自哪位名家诗句?

    谁知,我摇摇头笑道,“我就是拿了那些旧籍,闭着眼睛随便翻,我翻了两页,第一页看到的第一个字是子字,第二页看到的第一个字是鹤字,所以就给你取了这个名字咯!”

    他不自在地哼哼笑了两声,“原来,你就是这样给别人取名的!亏我把你想得高深了些。”

    萧子鹤比我大五岁,刚领回来的时候,因从小营养不良,很是黑瘦,看起来像是和我同岁的。后来在宫里养了半年,迅速地窜个子,竟然比父皇还高出半个头,人也渐渐丰姿俊朗起来。

    姑母待他如同亲生,他倒是记得感恩,那一年姑母卧病不起,到了失禁的地步,他都不假手于人,亲自把屎把尿。后来姑母病死,他悲恸难耐,当众嚎哭,一下子瘦了十几斤。

    也就是在那一年,父皇念他是个有孝心的孩子,封了他为豫亲王。

    我的童年几乎没有玩伴,父皇的孩子很少,我没有姐妹,仅有的几个哥哥岁数都比我大上许多,唯有他,比我大了不多少,还能勉强充数。所以,我的童年是和这个豫亲王一起过来的。合欢才侍奉我一年,自然不知道这些巨细。想到之前伺候我的那些宫女们,我都大发善心给寻了夫家嫁掉了,再想到自己的婚事,梦里都皱起了眉头。

    朦胧间睁开眼睛,果然是合欢在我耳边鬼叫,“该起床了,公主!”

    还想再睡一会,翻了身,突然的,我一个激灵坐起来,“不好,漏了。”

    “什么漏了?”

    “你这个笨蛋,还不赶紧……”我趴在她耳边仔细吩咐,她促狭地看我一眼,捂着嘴巴笑着去准备了。

    武儿原本打算是出了京城,就微服出游的,撇开那些浩浩荡荡的队伍,只留一些有武功底子的亲信在身边,另再有一队精密高手在暗中保护跟随。因我来了月事,武儿不得不在驿馆里枯等了几天,难免发牢骚,“女人真麻烦。”

    好不容易等我方便了,天气却渐热起来,内务府的人忙着去购置春衫和夏衫。我一时兴起,从中挑了一件青灰色的男装穿上,乍一看,很是英俊潇洒。

    武儿却不满道,“年纪本来就大了,若还穿着男装,可怎么找婆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