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出巡(蜻蜓)

章节字数:2932  更新时间:12-06-03 1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去当地有名的教坊,花钱请那里的老妈妈给我梳了一个新式发髻,又买了一身新衣裳,戴上昨儿个新买的芙蓉石,喜滋滋地逛街去了。

    武儿见我这身打扮,眼前一亮,“竟比宫里师傅的手艺还好,这次回宫,姑姑就带了那个老妈妈回去,专门给您梳头。”

    我笑得灿烂,摸摸武儿的脑袋,“还是乖侄子最疼我。”

    武儿撇嘴,“姑姑不要老是摸人家的头,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更何况姑姑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嘴上虽唠叨着,却没有一丝要躲避的样子。

    我笑着在他耳边说悄悄话,“太无趣了,你看豫亲王总是摆着一张苦瓜脸,盯着咱们。不如咱们单独行动!”

    武儿闻言,望了望身后的萧子鹤,只见他面色凝重地盯着走在前面的我们,双手抱胸,右手拿剑。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

    再看看我们的周围,数丈之外,竟然没人敢靠近。

    武儿眨了眨眼,“这恐怕不妥吧?”

    我知道他已经动摇,“我们一会就回来,更何况你我都有点三脚猫功夫,还怕出事情不成。”

    武儿凑近我,“那怎么摆脱他们?”

    我拍了拍胸口,“看我的。”

    转身,故意皱眉对萧子鹤道,“我和武儿好像都吃坏肚子了,你们在外面等着,我们去去就回。”

    这种事情,他们总不好贴身伺候,我得逞地拉着武儿的小手,兴冲冲地往茅房方向去了。在里面潜伏了一会,见他们都离我们有些距离,这才半蹲着身子慢慢挪了出来。

    等彻底脱离他们的视线,我们像两只冲出金丝笼的小麻雀,飞快地在大街上奔跑。

    “姑姑,我想吃臭豆腐。”

    “姑姑,我想吃冰糖葫芦。”

    “姑姑,我想吃那个糖人。”

    “姑姑,那个套圈圈的是什么,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可怜的武儿,从小到大就没这么肆无忌惮地玩过,我一一遂了他的心,给他买这买那。走到一铺子前,武儿又发现什么新鲜玩意了,“姑姑,这些风筝好漂亮,我们来放风筝吧。”

    在铺子前挑了很久,我看中了一只蝴蝶,武儿看中的是一只蜻蜓。

    正要掏钱时,却忽然有个小丫头冲了上来,按住武儿手中的那只蜻蜓不放,“老板,这最后的一只蜻蜓风筝不是说好要留给我的吗?”小丫头像是一路小跑而来,气喘吁吁,又面带怒容。

    老板道,“是说好了没错,可是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你又没交押金,我总不至于一直等着你,连其他生意不做了。”

    小丫头被堵的无言,只嚷嚷着,“你先前可不是这个态度。”又傲气地抬高了下颌看着老板,“我出双倍的价钱买这个风筝,你卖不卖?”

    “这……”老板犯难地看向武儿。

    我以为向来好脾气的武儿会退让,谁知他的反应却让我另眼相看。

    “君子有成人之美,可姑娘你一上来就是大喊大叫,令我很是反感,出两倍的价格又如何?这世间富有的人不止你一个。”

    说罢,便对老板道,“既然她出两倍,那么,我出三倍。”

    小丫头顿时面色通红,怒道,“俗话说,好男不与女斗,公子为何要和我一个女子作对。”

    谁知武儿咧嘴笑道,“我还不是男人,我是小孩。”

    我嗤笑,那丫头气结地说不出话来,伸出食指颤抖地指着我二人,“你……你们……”

    武儿享受着和人吵架后那种叛逆的愉悦感,把铜子拍在桌面上,拿了风筝就要走人。

    “这位公子,请留步。”

    我们不曾留意,旁边何时还停着一顶轿子,我和武儿皆是一怔。从轿子里走出一位书生打扮的公子,很是温文儒雅。

    小丫头好像找到靠山,竟然挤出几滴泪来,嘤嘤道,“少爷,您可得为奴婢做主啊。”

    那公子拂手,示意小丫头不必多言,转身朝我和武儿作揖,“适才,是府上的奴才鲁莽了。只是这风筝,在下还求二位能让给我。”

    我道,“这不过是普通的风筝。”

    “姑娘有所不知。我有一个妹妹,闺名也叫蜻蜓,今天是她的生辰。”他盯着那只蜻蜓风筝看,“我找了很久,唯有这家店的风筝最为上乘,又栩栩如生,只因头一趟来看时,太过大意未带银两在身,这才匆匆回府去拿钱,却没想到还是被你们二位抢了先。”

    我见他心诚,倒有些内疚,“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既然这风筝与公子的妹妹有缘,我们也没有硬买的道理。”说着,从武儿手中拿过风筝递到他的手里,“今日是令妹的生辰,公子还是快点回去吧。”

    最后,我和武儿领了一只蝴蝶风筝,在向当地村民打听了放风筝的好去处后,慢悠悠地向郊外的空地走去。

    “刚才,你为什么要和那个丫头争斗,可不是你的作风。”

    武儿面色一红,低头,“姑姑也觉得我失礼了吗,只是……”他哎了一声,“从小到大,皇爷爷和父皇,还有太傅,都教导武儿为人一定要宽宏大量,行事说话一定要谨言慎行,其实,我好羡慕那些民间的孩子,但凡有什么情绪都能一五一十地在面上表露出来,想吵架时就吵架,想打架时就打架。不像我,在宫里的时候,每说一句话出来之前,总是在腹中徘徊许久,想着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刚才,武儿是有点故意而为之了,毕竟,回宫以后,再不能这么任性。”

    我揉揉他的脑袋,“姑姑明白,姑姑明白的。”

    眼前的这块空地一望无际,正是夏初,青草和五颜六色的野花肆意生长,连空气似乎都要比宫里的要清新许多。已经有不少人来这里放风筝,有衣衫褴褛的小孩,也有衣着高贵的公子小姐。

    我拉着风筝线,武儿站在离我几丈远的地方,待准备好,我说了一声“放”,武儿迅速放开蝴蝶的两边翅膀。

    风筝如愿地飞上天空,我一边拉扯着线,一边飞快地奔跑。

    我抬头,看着我的小蝴蝶翱翔在空中,迅速超越了那些老鹰、凤凰还有蜈蚣。

    线越放越长,风筝越飞越高,眼看着要往山头那边飞去,我渐渐把握不住,想叫武儿帮我一起收线,左顾右盼却不见他的影子。

    “武儿。”我高喊一声,隐隐约约听到他的回音。

    “姑姑,我在这边。”

    并未看到他的身影,我一个人吃力地收着线,不多时,武儿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姑姑,您看是这是谁?”

    风筝终于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将线仔细缠好,呼了一口气,“是谁?”

    转身,看到笑盈盈的武儿,还有刚才那位与我们争风筝的公子。

    “是你。”我诧然

    他笑道,“我原以为你们是姐弟关系,没想到你是这个小公子的姑姑。”

    我简单地解释,“我是我爹爹的老来女。”

    话音未落,不远处突然传来女子的尖叫声,他面色一紧,撇下我循声而去。

    我顿觉尴尬,亦追随着他的身影望向了远处,只见他惊慌失色地半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年轻姑娘的双肩问这问那,还有那个有点小嚣张的小丫头也在,他们二人一起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那倒地的姑娘重新坐上轮椅。

    我看着那姑娘很爱碧色,裙子和饰物皆是这种颜色,手中还紧紧抱着那只蜻蜓风筝。一下子就了然,想必这就是他的妹妹。

    做工精致的轮椅,“咕噜咕噜”地压过娇嫩的花草,往我们这边滚动。那姑娘面色安详,有着湖泊一般沉静淡泊的脸蛋。

    “哥哥,刚才我放的可远了,可惜你没看见。”

    “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出来,你看你,又摔了一跤。我们早点回去,赶紧叫大夫给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哥哥,只是轻轻地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不了。”

    姑娘的声音就和她的脸庞一样,很温和可人。

    可惜了,这双腿……

    我和武儿一时间都噤了声,不敢说话,更为适才和他们争夺风筝的行为感到无地自容。待那公子和蜻蜓姑娘走到跟前时,才不好意思地报以微笑。

    对方没有多留的意思,“今日能和二位相识,是在下的缘分,可惜妹妹摔了一跤,我们要马上回去看大夫,就不能陪二位一起放风筝了。”

    我与他寒暄了几句,他推着蜻蜓姑娘从我们面前走过。

    他们走后,我陪着武儿放了好一会的风筝,武儿果真是缺乏运动,别人轻易能飞上天的风筝,到了他的手里,却怎么也上不去,可把武儿气的跺脚。我们玩了很久,直到天色不早,才在微微的暮色中仓促收了线,而别家的孩子也都在母亲的召唤中回家用晚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