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临终遗言

章节字数:2909  更新时间:12-06-05 1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怎能忘记我的皇兄,先皇陛下临死前对我的嘱托。

    那个夜晚,也像今夜一样闷热,也像今夜这般诡异听不到一丝虫鸣。皇兄把我叫到他的床前,屏退了所有的人。

    死亡的气息让这静止的空气愈发显得肃穆,我拘谨地坐在皇兄的床沿。

    “坐近些。”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我往前挪了挪。

    他轻咳几声,笑道,“我们的年龄相差很多,所以你自小就与朕不大亲厚。”他笑起来的时候,苍白的嘴唇干巴巴的裂开几道缝,上面还残留着褐色的药汁。

    我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帕子,不敢看着他的眼睛,我无法想象,也害怕去面对,当他那双曾经熠熠生辉的双眼被褪去最后一丝光芒,再渐渐闭上时,那会是什么样子。

    “皇兄一定不会有事的,宫里有这么多太医,一定会没事的。”

    “朕的身子,纵使扁鹊再世,恐怕也回天乏术。”

    “皇兄……”

    我只是一个小女孩,亲人即将离世,那种悲悯的伤感充斥着整个胸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仍然记得父皇死去的前一夜,仿佛也是这样的气息。

    “朕死后,皇位传给武儿,可惜他还年幼。朕怕有人会起谋逆之心……”

    我死死咬住嘴唇,不敢说话,但身子已在微微颤抖。

    “含贞,你会好好照顾武儿的,对不对?”他慈爱地看着我。

    我重重点了好几个头。

    他又笑了,“朕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代替朕,好好地照顾好武儿。”

    “皇兄!”我终于落泪,嘤嘤地哭起来。

    “别哭。”他费力地抬起手给我抹泪,“都是大姑娘了……”

    我忙道,“含贞一辈子不嫁,会代替哥哥守候在武儿的身边,照顾他!不会让别人欺负他。”

    “傻丫头,虽然朕是武儿的生父,但也没有这样偏袒的,你是姑娘家,到了年纪,就应该嫁人生子。”

    泪水蒙住了我的双眼,我不停地用袖口擦拭,已有微微的刺痛感。

    “含贞。”他轻轻唤我,却又猝然顿住,盯着我看了许久,“告诉皇兄,你和豫亲王是否两情相悦?”

    想到适才他说的话,我愕然,又有些发自心底的害臊,难道皇兄要在弥留之际赐婚?

    “是不是?”皇兄再次问道。

    “嗯。”我羞涩地点头。

    自从姑姑收养萧子鹤后,他与我形影不离,早上一起去上课,午时一起用膳,夜晚时也常在一起讨论太傅布置下来的作业,讨论诗词书画。他是陪伴着我成长的男人,而我以往接触的男子甚少,不是父皇与皇兄,就是那些太监,突然间一个陌生的俊男子出现,与我朝夕相处,叫我如何不动心。

    我没有姐妹,这些儿女情长的心思,自然无处诉说,只能一个人埋藏在心底,没想到皇兄早已看破。

    “你们……”皇兄又开始咳起来,不同于此前的轻咳,这次竟像要了命似的,翻天覆地。

    我慌乱,“皇兄,皇兄!”见房中没人,便张口大喊,“快来人,宣太医!”

    “不要!”他按住我的双手,摇头,“不要。”

    “皇兄都成这样了,不叫太医怎么能行!”

    “不要嫁给萧子鹤!”

    他抓着我手,竭力的,手心里都是冷冷的汗。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如一根紧绷的弦,提在那里,“为什么?”

    “一来,他并非正统皇室血脉,配不上你……二来,这些年,朕关注他很久,此人野心很大。朕与父皇还在时,他还能念在姑母的面上,忍个风平浪静。但是倘若,倘若朕就此离去,武儿又年幼……谋权篡位的事情,他不是干不出来!”

    皇兄说得缓慢,一席话下来已是气短。他松开我的手,津冷的汗水黏在我的手背上,好像有无数条小虫,渐渐爬进我的心。

    我一个激灵,浑身都颤动了一下。

    “我不相信,他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

    “你是女孩子,岂知男儿心中所想。”皇兄的声音突然拔高,眼神中多了几分不屑,“他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庶人,得姑母领养,这才有了如今的身份。可越是从小吃过苦受过磨难的,受到了一丁点的甜头,就越是会想着一心往上爬。萧子鹤就是这种人!”

    我没想到往日待人温和的皇兄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此前,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些,我也没想这么多。父皇驾崩时,我还小。皇兄登基的这几年,我倒是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可我想着自己身份尊贵,必然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想要嫁给谁也能嫁给谁!

    可是,现在皇兄说的这些话,却轰然推翻了我往日铸就的美好向往,如一把把利刃,无不捅向我,刺穿我……

    “更何况,论治国之道和权术心机,萧子鹤都要比武儿强上万分。如果,武儿将来不堪重任,在处理朝事中有任何的过失,以萧子鹤在群臣中的人脉,定会散播谣言,说武儿区区一个小儿,无力主持朝政,届时就会推举一个新的皇帝上去。你以为,那个人会是谁?”

    “最重要的一点,他若再娶了你,就是如虎添翼。成为他成就霸业的一道捷径,人人都会看在他是驸马爷的份上,对他代替武儿的行为,感到无可厚非,觉得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倘若……他娶不到你,那他就连萧子鹤这个身份都不是,他还是那个庶民,那个什么都不是的无名小儿。届时,你等再加以阻拦,他怕是永远不会得逞!”

    这些都是他的推断,我的身子好像一半浸泡在冰水里,一半身处在火光中,忽冷忽热。我渐渐地理顺思路,扪心自问,皇兄细数的这些条条状状,不是没有道理。我开始认知到,这些事情在将来,真的很有可能发生。而电光火石间,我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一幕,萧子鹤领兵逼宫,穿着龙袍的武儿被他一剑刺死在龙椅上。

    我惊恐地掩住自己的嘴巴,刚才的泪水黏黏地贴在脸颊上。我颤抖着嗓子,哑声道,“萧子鹤真的会变成那样的人吗?”

    “你读过的书无数,那些谋权篡位的事情,看得还少吗?”皇兄疲惫地靠在软枕上,气若游丝,“人之将死,思虑的事情就会多。朕不想自己死后,武儿就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他性情弱,含贞,你是他唯一的亲人。”

    我和皇兄私谈的时间过长,他的贴身宦官已经很不放心地在门外轻叩,“皇上,皇上……您该用药了。”

    “朕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皇兄想问什么?”

    “你……你与他可有肌肤之亲?”

    我麻木地摇头,“没有。”

    萧子鹤第一次想亲我嘴巴时,我狠狠踹了他裆部一脚。那天他刚好穿了白色的褂子,因我这么一踢,上面赫然出现深深的脚印,偏偏又是尴尬的部位。太傅问起原因时,他的脸红得好像一根红萝卜,结巴道是和奴才们玩耍时不小心踹到的。太傅未往深处想,不再多问。他却是长了记性,从此之后再不敢孟浪。顶多是在无人的时候,紧紧捏住我的手。

    皇兄似乎吁了口气,“没有就好!你先回去吧,好好想想朕说的这些话。”

    我并未马上反应过来,待过了半响,才猛的抬头看他,杵在原地不能动弹。

    “怎么了?”

    我又低头。

    “你是担心这是你我的最后一面吗?你是担心……”他将目光转移到窗外,声音中有了轻微的哽咽,“你担心二哥,再也看不到明日的阳光吗?”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窗外种着几棵枇杷树,那是武儿满月时,皇兄亲自挑了幼苗栽种上去的。此时初夏,果子还很青涩,小小的,一簇一簇隐藏在肥大的叶子底下。

    “可惜今年夏天,朕不能带着武儿来摘枇杷了……含贞,以后等果实成熟的时候,你就代替朕来陪武儿摘枇杷可好?武儿最喜欢吃这个了……”

    我再也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二哥!你不要死。父皇已经走了,你不能再离开含贞和武儿!”

    “二哥也舍不得你和武儿,可惜生死有命,万般不由人……”

    “二哥!……”我放声大哭。

    我的哭声迅速引来在门外守候的奴才,他们惊慌闯入,见皇兄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宫女们拉着泪痕满面的我起来,紧接着,早已候在殿外的数位太医一一上前把脉。

    他们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皇兄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近乎青黄色,待太医们都退下了,他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对我道,“你先回去吧,朕想睡上一觉。记住朕所说的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