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离别

章节字数:2704  更新时间:12-06-07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后刚走,豫亲王夫人余氏紧跟着来了。

    听说她一直坚持用自己的母乳喂养两个孩子,平日的膳食也多以补奶的食物为主,长此以往,丰腴了不少,再不见少女时的轻盈体态。

    余婉娘,还真是人如其名。

    “妾身冒昧打扰了。”

    “本宫一人住在深宫,未免太过清净,倒是很喜欢你们经常能来打扰。”

    我赐了座,余氏安分地坐好,“听说公主马上就要嫁去姜国了,妾身特来拜访。”

    “怎么不把两个孩子带来?”

    说到孩子,余氏一脸幸福,“孩子暂由王爷带着去了妾身的娘家玩几日,本来妾身也是一同去的,只是惦记公主的婚事,想着应该送点什么。”顿了一下,又似是难以启口的样子,“妾身知道公主身份尊贵,自有宫中的绣娘们为您裁制嫁衣,妾身手拙,虽有心也无那份本事,所以就为您做了一双绣鞋,还望公主喜欢。”说罢,从早已备好的包裹里拿出一双用布料包好的绣鞋。

    免不了俗地选择了大红的底色,款式也普通,但是那缎面上的一朵朵牡丹花绣得极好,花瓣上的颜色,从猩红到嫣红到淡紫红,再到浅浅的粉红,颜色渐变,仿佛真的花朵绽放在鞋面上一般,花蕊处,用淡黄色的线勾勒着,末端再点缀一粒小金珠,很是讨人喜爱。

    我微愣,想不到她还有这样的手艺,怕是连宫里最好的师傅也是比不上的。

    余氏却以为我不喜欢,连忙道,“妾身做的不好,公主若是不喜欢,丢掉便是。”

    “夫人太谦虚了,这双绣鞋,本宫很喜欢,我会穿着夫人做的这双鞋子出嫁的。”

    余氏像是受了很大的恩惠似的,感激涕零,“多谢公主厚爱。”

    既然进了宫,就不能让她空手而回,我赐她一对翡翠耳环,另赐两匹上好的缎子让她回去好给孩子做衣裳。

    又过去了两日。

    整个皇宫的人都在为我的婚事而奔波,奴才们忙得跟梭子似的,旋转在皇宫的各个角落里,那仗势竟比武儿立后时还要隆重。

    唯独自己独坐一隅,淡然处之。

    萧子鹤还是来看我了。

    我揶揄,“夫人两天前来看过我,赠了我一双绣鞋。听说王爷带了两个孩子回岳父岳母家,怎不多住几日。”

    他穿着常服,没有身着盔甲时的戾气,可他此时答非所问,话语中有几分凄然,“姜狄就是你要找的男人?!”

    “姜狄,他很好。”

    我不想与他再有过多的纠缠,并不看他,径自摆弄着房间内的花草盆栽。

    “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我不懂,他到底好在哪里?只因他是姜国的皇帝,你就选择了他?”

    “就算不是他,也不会是你。”

    “就因为我不是皇帝!?”他的声音突然拔高了许多,指着自己的胸膛,逼近我,“就因为我不是皇帝!是不是这样?萧含贞,你就这么想当皇后!”

    他竟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我放下手中的剪刀,迎上他愤怒的目光,“够了,萧子鹤,你还记得你的这个名字是我取的吗?是我们萧家对你有再造之恩,你永远都要牢记这一点。我念在往日恩情,对你处处宽容,但你不能因此而失了礼数。我是公主,你与我说话时要懂得尊卑有序。”

    “我记得,我怎么不记得,当年,我狼狈如乞儿,你好像一朵洁白的栀子花,对我微笑,给我取名,我视若珍宝。往后,对你更是百般的言听计从。”他神情恍惚,仿佛回到昔日时光。

    我淡淡的,“大丈夫焉能陷在这些儿女情长上面。就算是我对不住你……”

    外面天色晴好,两人许久都没有再说话,默默地站立在那里。

    恍惚回到昨昔,我在前面奔跑,他在后面追逐,我叫他子鹤哥哥,他唤我含贞妹妹。而非今昔,我总是冷漠地称他为豫亲王,而他直呼我萧含贞。

    空气中清澈的淡花香让我心中生出一丝柔软,在照月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呢喃,“子鹤哥哥。”

    转身,主动牵住他的手,他顿时愣住,瞬间却反握住我的手。

    我笑道,“陪我去摘枇杷吧。”

    我拉着他往先皇所住的华清宫跑去,路过衍庆宫时,一并叫上了武儿和乌雅。

    那几棵枇杷树长得极好,果实肥硕,黄里透粉。

    我与武儿个子小,就站在树下,萧子鹤带着几个身手敏捷的奴才爬上树去采摘。不多时,便摘了满满的三大箩筐。

    一筐赏给萧子鹤,一筐先冰镇着留给我带到姜国,一筐则给武儿吃。

    夜色渐暗,乌雅留我和萧子鹤在衍庆宫用膳。

    萧子鹤借口家中有事,不予多留。

    我则不见外地留了下来,大快朵颐地用过了晚膳再走。

    歇息前,心系一事,思来想去还是招来了在衍庆宫伺候的管事嬷嬷。

    “帝后关系可和睦?”

    嬷嬷恭敬道,“皇上和皇后感情很好。”

    “本宫问的不是这个。”我到底是个姑娘家,对这种事情也是不甚了解,憋红了脸,低声问道,“皇上和皇后可行过房事?”

    嬷嬷抿嘴笑道,“当然有过,大婚当夜留红的帕子,是老奴亲自验收的。”

    我面色一沉,“帝后和睦是好事,可是皇上年纪还小,本宫怕皇上万一沉迷此道,而荒废了国事,那就不妥了。”照月国历代君王均不长寿,一来也是因为操劳过度,二来,怕是年纪轻轻就沉迷女色的缘故,本来身子就未长全,却又是三宫六院,如何吃得消。

    嬷嬷明白我的意思,忙道,“公主多虑了,皇上可不是这样的人。”

    我放心了许多,“还得嬷嬷多照看着点。皇上还年轻,皇嗣并不急于一时。”

    “老奴明白。”

    嬷嬷已退下多时,我睡不着,又斜靠在榻上看了会子书,正想要熄灯,忽听得窗外有人舞剑的声音。

    离这里应该有些距离,可我听得真切。剑法凌乱,像是心有郁结而不得宣泄,故而乱无章法。

    想喊来合欢去瞧一瞧,看是何人在殿外舞剑。想想,还是罢了。

    第二晚、第三晚,那人一直在那里舞剑。

    我出嫁前的那个晚上,舞剑声一直从黄昏响彻到天明,中间从未停息。

    翌日,我黑着眼圈醒来,合欢吓了一跳,着急寻了两个冰袋过来给我敷眼。她早我一个时辰起来,已经穿戴整齐,穿着新裁制的鲜艳衣裙,眉眼也修敛过,五官看起来更加精致。她要随我一起嫁去姜国,打扮自然不能寒酸。我很满意地看着她,又赐了一对珠花给她戴上。

    我端正地坐在凳上,任由一帮人摆布。先是几人伺候我穿繁缛的嫁衣,再是几人蘸着玫瑰花汁给我梳理发髻,又有几人跪在地上给我染丹寇。

    武儿早已在门外嚷嚷着要进来,被乌雅和几个老嬷嬷无奈拦着,声称要坏了礼数。

    脚下是余氏做的绣鞋,果然非常柔软舒适。我在众人的搀扶下,缓缓走到那一人多高的菱花镜前。指甲上的丹寇已经干透,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戴着富丽堂皇的凤冠,额前,一袭流苏倾泻而下,挡住眉心的莲形花钿。

    我欣赏镜中盛装的自己,一时怔忪。

    想不到,我出嫁时,我的父亲,我的娘亲,我的兄弟,皆不在身边。

    一直以后,我都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守候在武儿的身边,却忽视了,自己不过也是个孩子。

    如今,我也要嫁人了。

    一行清泪蓦然落下,我仰起头,笑道,“就让皇上进来吧,让我们姑侄俩临行前再说会话。”

    “姑姑!姑姑!”武儿像个孩子似的扑到我的怀中。紧跟而来的乌雅笑着俯身行礼。

    我嗔道,“在你媳妇面前这般撒娇,成何体统。”

    武儿皱了皱鼻子,“武儿舍不得姑姑远嫁。”

    “姑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

    “真的吗?”武儿不信,“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姑姑嫁人之后,怕是要忘记武儿了。到时候又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更加记不起武儿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