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杀鱼

章节字数:2876  更新时间:12-06-13 1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人鬼鬼祟祟,还不出来!”

    我心悸,忙高声道,“陈管家,是我。”

    陈管家听到我的声音,迅速移步到我面前,挥手挡住,似乎怕主人再出手,害我性命,“主子忘了?这位正是老奴前几天救下的姑娘。”

    那人神情并未松懈,下颌微扬,眯眼瞧了我半响,“不好好看戏,跑到这里偷听,你可作何解释?”

    “我只是迷路了而已,恰巧走到这里,并没有偷听。”我平铺直诉。

    他咄咄逼人,“就算这是巧合,你亦是无心,可到底还是偷听到了我二人说话。说,你到底听到了几句?”

    我噎住,几番动嘴却词穷,只能求助地看向陈管家。

    陈管家摇摇头,像是在说,我也帮不了你。

    “看你神情,怕是偷听了不少。”他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玉戒,长叹一声,“可惜了,姑娘生得无双姿容,就这样白白浪费。”

    我愕然,适才还一时被他的外貌迷住,真是不该啊,此人心狠手辣,绝非善类。

    果然,他紧接着道,“陈管家,念在这位姑娘是你救下的份上,我就不取其性命。但死罪可饶,活罪难免,剪掉她的舌头,免得她日后到处嚼舌根,坏我大事。”

    饶是我做了十九年的公主,自问也见识过一些市面,但在这个时候也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我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再三把求助的目光望向陈管家。

    “主子,这……”陈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替我求情,“主子向来有怜香惜玉之心,今晚的事,还望三思而行。”

    “血淋淋地剪掉舌头,是很痛苦,既然如此,就给她喂哑药,也可免了皮肉之苦。”他说得风轻云淡,薄唇一扬,最是清淡不过。

    “这脆生生的姑娘,若是不能再说话,不是生不如死吗。”

    “你今晚很是多嘴。”他一个淡淡的眼神扫过来,陈管家顿时噤了声。

    我用力捏紧自己的手,咬唇勉强保持镇定,额上已有冷汗滚落。他不像是是玩笑的样子,杀人夺命怕是他的长处,难道我命运真是如此不济,要陨于此地。

    忽然天边飞来一只黑色信鸽,在空中盘旋几圈,最后扑簌着翅膀,落在他的肩膀上。他取下信鸽脚上的信笺,借着月色端详,只一眼,马上蹙眉。

    他冷笑着捏住那信笺,过了一会,再松开时,掉落下来的却是如霜的白粉。

    想不到此人功力如此之高,待掌上的粉末全部落地,他悠然道,“且留下你的丁香小舌。”又转脸对陈管家道,“即刻备马。”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大概就是陈管家对我狠狠呵斥了一番,我便由着他带路,回到了那个小房间里。是夜,并未洗漱,改日起来时,觉得黏黏的好不舒服,就叫红蕊帮我烧了一桶热水,抬到房里。

    红蕊好一阵的唉声叹气,“这才回来几个时辰,就回去了。”

    她说的自然是她的男主人,雾气缭绕,我撩拨着水花,有意问道,“还不知道你家主人叫什么名字?”

    红蕊美滋滋道,“我家主人叫云姜,云是云朵的云,姜就是姜国的姜。”又反过来问我,“那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我一愣,这个问题还着实没有想过,迅速在心里编了几个名字,见红蕊睁大了眼睛等我回复,干巴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合——欢,我的名字叫合欢。”

    “是合欢花的意思吗?”

    我顺着她的意思点头,“正是。”

    “可惜我们北方没有这种花。”红蕊惋惜道,她略微落寂的神情让我不由自主想起了死去的合欢,强忍住心中哀恸,浅笑道,“合欢花是寓意极好的花,象征着夫妻合好,永远恩爱、两两相对。”

    这样磨蹭到了中午,我与红蕊嬉笑着去井边打水洗衣,一双藕荷色的精致绣花鞋突兀地踩在我跟前,抬脸,正是司徒钟姑娘。

    我和红蕊聊的欢畅,并未留意到她的脚步声。

    红蕊忙站起,一双湿漉的手利索地在裙子搓干,她再不喜欢司徒姑娘,也得在面子上给足,“夫人!”她垂首哈腰,不忘拉我一把。我遂学着她的样子,叫了一声夫人。

    司徒姑娘的模样盛气凌人,一双眉目横着看我,“那天,你污着身子,像个乞丐,我倒未细瞧。如今洗净了,看着很是秀色可餐。”

    女人真是善妒的动物,看来她是看我不顺眼了,便脱口而出,“夫人谬赞了,我又怎么能比得上夫人。”

    随即一个巴掌扇了过来,我脸颊一热,顿时晕头转向地扑倒在地上,司徒钟身边的丫鬟食指对着我,喝道,“和夫人说话,怎这般无礼。”

    一股血气上涌,从小到大,我何时被人打过,刚想与她对质,司徒钟道,“红蕊,你怎不教教她,做奴婢的还一口一个我,不懂得如何自称吗!”

    我又何时变成她家的奴才了!红蕊冲我眨眼,示意稍安勿躁,笑着迎合那司徒钟,“是奴婢的错,奴婢不好,夫人莫要生气了。”

    我倒在地上没有起身,司徒钟自我身边走过,飘逸的裙摆扫过我的脸,“在这里白吃白喝好几天,还得了红蕊亲自照佛你,你过得很舒坦,想必脚伤也已经大好了吧。正好,厨房如今缺人手,你从今往后就在厨房干活。至于工钱,我们云府家大业大,不会少给你。”

    见我不吭声,她捏细了嗓子,“怎么,不喜欢这个差事?”

    红蕊忙拉了拉我,道,“怎么会不喜欢,我洗完衣服就和合欢去厨房陈嬷嬷那里报道。”

    “合欢,是个圆满的好名字。”

    她说罢,摆了摆腰肢,便带着一身香气走了。红蕊朝着她的背影,啐了一口,“她就是见不得漂亮的姑娘出现在主人面前,你看她身边伺候的这些丫鬟,哪一个不是长得又黑又丑的。但凡长得有点姿色的,不是被遣去厨房,就是遣去洗衣服。长此以往,娇滴滴的姑娘家,早就被折磨地人老珠黄了。”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叹气,“我新进府时也是细皮嫩肉的,现在,哎……”

    红蕊兀自嘀咕着,我暗暗下了一个决定,这个地方怕不能久留,不管是男主人还是女主人,都是这般不好惹。更何况,我此番进到姜国,事关两国联姻一事。那帮劫匪有意谋害姜狄性命,更是借了我的名号去行刺,置我们照月国于何地。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能再躲在这一隅,做缩头乌龟。而按如今的形式来看,若叫陈管家放我出去,希望渺茫。

    可惜云府宅院颇大,我不能鲁莽,看来得再待几天,等摸清地形,最好在云姜回来之前逃出去。

    又想起,之前分明是自己可怜巴巴地想着陈管家救自己一把,倒是咎由自取了。

    天不遂人愿,我来厨房的第二天,那云姜公子就回来了。

    “柴劈好了没有?”

    厨房管事的陈妈妈,想来已经受到司徒钟的知会,对我很是刻薄。我双手抓着镰刀,忙活了半天,也才劈了几段柴禾出来。

    “没用的东西。”陈嬷嬷非常嫌弃地看我,指着那几条刚钓上来的新鲜鲫鱼,“主人最喜欢喝鲫鱼汤,你劈柴不行,就去杀鱼吧,记得鱼鳞刮干净一点,听到没有。”

    杀鱼总该比劈柴要容易,我忙不迭地点头,丢下镰刀,就去杀鱼。

    我看过别人杀鱼,大概先是残忍地敲打鱼头,将其敲死,再剖腹,挖掉里面的脏东西,最后刮掉鱼鳞。

    我在心中演练了一会,心想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便对着那几条鲫鱼残忍下手。

    总算是杀完了鲫鱼,厨房师傅正等着下锅,“哧溜”一声,方才还活蹦乱跳的鱼儿便滑到了锅底,仍由那滚烫的黄油,来回油煎。

    我闻了闻自个身上浓厚的鱼腥味,皱了皱眉头。

    正好厨房的事情已经忙完,下人们都忙着传菜。我便退了下去,准备回房间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

    外面酷热,小房间里却阴凉的很。我小心翼翼从怀中掏出那张画有云府地图的纸,摊平,又在心里默背一遍。

    “合欢,合欢。”红蕊哐哐哐地敲门。

    我刚解开一半的衣服,顿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又赶紧收起那地图,放入怀中。

    “中午的鲫鱼可是你杀的?”红蕊索性直接闯了进来。

    我点点头,“怎么了!”

    “果真是你杀的。”红蕊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无奈地看我,“这次你死定了,主子传你问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