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兄弟

章节字数:3078  更新时间:12-06-20 2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士兵押着我跪倒在姜狄跟前,双手奉上解药,又指着我道,“这个宫女鬼鬼祟祟藏在角落,面目可憎,说不定是女刺客的同伙!”

    阿弥陀佛,这个小士兵看起来年纪不大,怎说话如此血口喷人。幸亏姜狄事先已经见过我,要不然跳进黄河洗不清。

    我不情愿地抬起脸,拿手指了指自己黑紫的脸庞,“奴婢怎么会是女刺客的同伙?还请皇上明察秋毫!”

    姜狄果然好说话,他见是我,面色缓和,对士兵道,“你下去吧!”又亲自上前扶起我,“姑娘正值好年华,为了自己的容貌着急,也是情有可原!你放心,现下解药已经拿到。相信有沈太医在,姑娘不日便可恢复原来容貌。”

    后来,我从宫女太监们口中得知,当日女刺客刺杀姜狄时,被迅速赶到的皇宫侍卫当场抓住,那些随行的贼人也因寡不敌众而死的死,伤的伤。只剩几个武艺高强的翻过宫墙逃走!显然他们的拼死一搏并没有得逞,小师妹寄托的奇门毒药,望一招夺姜狄性命,也因为我的中途干涉而希望破碎。

    事已至此,小师妹被重新押回天牢中。沈太医拿了解药,丝毫不敢怠慢,而我只需做个乖巧的病人,躺在床榻上,任由他们给我喂药施针。算起来,我从小到大加在一起的所有用药,也没有这几天喝得多。而最恐怖的当属银针,沈太医每日都会在我身上扎上一扎。

    不过今日,沈太医在给我把过脉后,并没有再给我扎针,而是对我和蔼笑道,“恭喜姑娘,你已经痊愈了。”

    “真的?”我摸上自己的脸颊,分外后悔当日打碎了那面镜子。顾不上穿鞋,赤脚跑到屋外那湖养着红鲤的池水前,水面涤荡不止,反射着阳光波光粼粼,我趴在池边深深地呼吸,虽照的不太清晰,但还是可以看到自己的面色正常,嘴唇亦不再黑紫,恢复往日嫣红。

    “微臣参见皇上!”

    我回首,沈太医走出屋子正对着长身玉立之人深深鞠躬。姜狄站在离我两丈处,身边只跟着一个程公公。不知他们站了多久,只见他们脸色古怪,姜狄双手背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程公公就夸张了些,张大了嘴巴怔忪看我。

    “咳咳……”沈太医迅速将一件外衣罩在我身上,我这才惊觉自己只穿了白色的内衫,而脚上未穿鞋,还以一种可笑的姿势趴在池边,实在有失体统。慌忙站起,未行礼就匆匆跑回屋里。

    “哎——”沈太医似乎想要叫住我。

    姜狄道,“随她去!朕来就是想看看她的病情到底如何!如今见了她,生龙活虎,朕也放心了。”

    等我仔细穿戴好走出门外,他们早已经没了人影。沈太医转告,皇上的意思,待我打扮好,去往九华殿走一趟。

    九华殿,正是姜狄日常起居的宫殿。

    我由一位面生的太监领着,前往九华殿时,姜狄正坐在偏殿的书房里批阅奏章,太监进去禀报,他放下看到一半的奏章,道,“叫她进来。”

    恰有宫女进来添茶,掀开中间那道素雅的白玉珠帘,我弯身紧跟着进去。

    “参见皇上!”我规规矩矩地下跪,说实话真是有点不习惯,往常我何曾向别人下跪过。

    他抿了一口茶水,“起来说话。”

    我起身,就近坐在一方凳子上,他不疾不徐地喝了口滚烫的茶水,方才放下茶杯,“上次朕跟你提过的赏赐,你后来可有想过?”

    倒是问住我了,我堂堂公主,一生荣华,何需他什么赏赐。不过他这么问我,我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斟酌了一番,我想出一个自以为是的万全之策,“奴婢不想做那些粗使的活,又不想离宫,皇上就安排奴婢留在您身边伺候吧。就像刚才那位姐姐一样,给您添茶倒水,是个再轻松不过的活。”

    说完,抬头看他。这么一桩简单的事,他却犹豫了半响,好像极为难似的。正当我沉不住气时,他才缓缓望向我,“就依你。”

    我心中一喜,只要能舒心地留下,坦白身份的事情可以慢慢来。刚要叩谢隆恩,程公公进来道,“皇上,姜潜求见,已在殿外等候。”

    我险些从凳上跌下去,忙抓住旁边的桌沿,稳了稳心神。如果红蕊所说不假,姜潜就是云姜公子!这个行事说话都阴险的人,我和他见面岂是一次两次。他要是等下进来见到我,指不准会说出什么翻天的话来。

    姜狄点头道,“叫他进来!”见我还愣在原地,“你先出去吧。”

    可是,我若是从这里出去,必然要和姜潜撞见。这可怎么办才好?我此时才晓得父皇以前为何要逼着我看孙子兵法,那三十六计之走为上策,我显然没有完全参透。

    “嗯?”姜狄见仍然我纹丝不动,道,“今日暂且不需你来伺候,明日去程公公那里报道就行了。”

    “我……我……”我语无伦次。

    “你怎么了?”

    “我……”电光火石间,我腾地两眼一闭,就直挺挺倒在地上。

    我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否很蹩脚,不过效果达到就行了。果然,姜狄见我突然晕倒,有些慌张地拍了拍我的脸,吩咐程公公,“快扶她去隔间躺一会。”

    随即几个太监将我抬到了隔间的床榻上,说是隔间,其实只不过是中间隔了一道屏风,另垂着鲛绡宝罗帐。

    太监们一走,传说中的姜潜便也到了。尽管知道他根本看不见我,可从他进来那一刻起,我就有些莫名的发慌。

    “臣弟参加皇上!”我听到他行礼时的衣服摩擦声,果然,姜潜就是云姜公子!

    “兄弟间不必多礼。”

    他们兄弟俩,还是姜狄的声音听起来温和悦耳的多。

    见面说话少不了几句虚伪的开场白,我亦无味地听着。身子却不敢动分毫,只睁大了双眼看着青花缠枝的床顶。

    “臣弟看皇兄面色红润,想来已经大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姜狄慢悠悠道,“多谢五弟记挂,太医说已无大碍。不知五弟今日来所谓何事?”

    “臣弟今日来是为了女刺客一事!听说皇兄只将她关押在天牢中,迟迟没有处决,令我很是不解。臣弟以为,皇兄应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姜狄淡淡一笑,“身在其位,遭人暗算亦是再所难免。女刺客的事情,朕自有主张,五弟就不必过问了。”

    “皇兄执意如此,臣弟不好多说,只是莫要便宜了那女刺客才好!”姜潜将茶杯放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还有一事,不知皇兄作何打算?女刺客必定不是照月国来的真公主,却不知真正的含贞公主如今身在何方?”

    “当日,女刺客假扮含贞公主来到姜国,身上携带着象征身份的公主玉印,且身上所穿的嫁衣和随行马车,皆是照月国的东西,所以朕才会被蒙骗。直至那天,她刻意与朕独处亲近,朕觉得她的行为举止轻挑,不像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可惜发觉时为时已晚,她一剑向朕刺来。与此同时,那些一路随行保护公主的将士们,也纷纷露出真面目涌入朕的寝宫,试图刺杀朕。若不是朕还有点功夫,而皇宫守卫向来森严,想必朕此刻已经身首异处。”

    “皇兄的意思?”

    “含贞公主所穿的贴身嫁衣与玉印,都被女刺客夺走,恐怕凶多吉少。”

    “皇兄和臣弟所想的一样,那些刺客凶狠歹毒,如何会放过公主?说不定已经……”

    姜狄叹道,“朕派出去的人,在两国交界处发现了照月国将士们的尸体,还有几具女尸。可惜尸体已经腐烂,看不清容貌,亦不知含贞公主是否也在其中。”

    我心头一跳,姜狄继续道,“朕这几天正为此事烦恼……如果公主真的就在这些尸身里面,朕该如何向照月国国人交代。”

    “如今不正好有个现成的理由?”姜潜哼笑,“如果照月国讨伐我姜国,皇兄你大可推脱。就说他们的公主在新婚之夜要刺杀皇兄您……届时,皇兄就寻了缘由起兵,将他们照月国一并收复,统一天下。”

    我差点从床上滚下来,那边,姜狄及时喝住了姜潜,“五弟事事都为朕着想,朕记在心里,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五弟就莫管了。”

    僵持片刻,兄弟二人又说了一些朝堂之上的事,天色渐黑时,那姜潜才不紧不慢地离开。

    “皇上。”程公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五王爷和您的关系素来冷漠,这会怎么巴巴地要为您建言献策。此人狼子野心,非奸即盗,皇上莫要听信啊。”

    姜狄淡然,“朕自有主张!”

    “是。”程公公不再多言。

    “她醒来了没有?”

    我一个激灵,睁开的双眼猛地闭上。

    姜狄道,“昏过去那么久,宣太医再来给她瞧瞧,她是为了救朕才这样,莫要留下病根才好。”

    程公公连着说了几个“是”。

    姜狄话锋一转,又突然问道,“好几次想问她的名字,都忘了,你可知道这位宫女叫什么名字吗?”

    “这……奴才惭愧,奴才也不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