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转折

章节字数:2685  更新时间:12-06-26 18: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向后趔趄几步,像是站不稳,“你果然懂得怎样说话才最伤我心。”

    “豫亲王!”

    僵持的气氛被这一声蓦然打破,我回头,但见姜狄和程公公不知何时站在花丛间,远远望着我们。

    当了这些天的奴才,我非常自然地福身行礼,“皇上。”

    姜狄缓步往这边踱来,问道,“合欢,你和这位豫亲王,很熟?”

    “合欢?”萧子鹤诧异,迟疑地看向我,“你几时改了名,合欢不是你贴身侍女的闺名吗?”

    程公公举了拂尘指着我,“那你不叫合欢,叫什么?”

    萧子鹤不及思索,已经拱手道,“当初实乃考虑不周,未将公主的画像一并寄给皇上。这位就是我们照月国的含贞公主!”

    我无数次想过要向姜狄说明自己的身份,却绝不希望是这个时候,来得太突然。我粹不及防便粉墨登场,甚至觉得狼狈。

    而且刚才,我与萧子鹤抱在一起,那样亲热,不知道姜狄有没有看到。我与姜狄虽不熟络,但是两国有盟约,必定是要结成夫妻的。我不希望他误会什么!

    念此及,我几分心虚地低下脸。

    “你居然是含贞公主!?”程公公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半天没合上,“你居然就是公主!”

    萧子鹤道,“苍天有眼,保佑含贞公主安然无恙。”

    姜狄看不出表情,半响才盯着我道,“那你为何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身份回归,一时觉得气氛很是尴尬。我不敢看他,回道,“第一次见到皇上时,就想过要坦白。可是没有公主玉印,我拿不出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原来如此,如果不是豫亲王恰巧碰到公主,公主岂不是要做一世的奴才,倒是朕眼拙了。”姜狄顿了一下,又颇为内疚地说道,“朕对公主亏欠良多,朕定然会按照最高封制迎娶含贞公主做我们姜国的皇后。”

    得知我还活着的喜悦已经过去,萧子鹤的表情在听到“皇后”二字时,迅速变幻,惯有的冷调子又出来了,“含贞公主初到姜国就遭此劫难,进宫后居然还做了奴隶。姜皇就是这样优待我照月国至高无上的公主的?”

    我头疼,他若是再知道我为姜狄吸血中毒,紧接着又被姜狄的宠妃暗算,差点被野兽吃掉,不知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是朕不好,让公主受惊了。”姜狄谦卑。

    萧子鹤冷哼,咄咄逼人,“公主千金之躯,若下次再受到的定点伤害,就休怪本王……”

    我心头一颤,身子已横在他们二人之间,阻止,“如今我既然安然无事,你也好早日回国,向武儿报平安,免得他担心我。”

    “含贞!你就这样赶我走。”他皱眉,眼睛里的神情很心痛,“好好的在照月国当公主有什么不好,比这劳什子的皇后要强得多,你难道非得到这荒蛮之地来受苦?”

    他说的都是什么浑话,我不留情面地转过身来背对着他,“这是本公主的命令!你留在这里也是无用,但是照月国却离不开你!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姜狄却道,“公主,其实豫亲王多留几日也未尝不可,待我们的婚礼过后,再走也不迟。”

    我想不出萧子鹤到时候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便推脱,“我实在放心不下我那侄儿皇帝,他年纪还小,得知我出事的消息,只怕整日坐立不安,我叫豫亲王早日回去,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

    姜狄的目光在我和萧子鹤之间流连,“既然如此,豫亲王那就早点回去为好。”

    我和姜狄一唱一和,萧子鹤脸色发青,连说了几个“好”字,“公主的命令,我不敢不从,我现在就快马加鞭回去,将公主平安的消息告诉皇上。”说罢,愤然转身,作势离去。

    “等等!”

    想起一桩事,我蓦地叫住他。他肩膀上的盔甲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身子一滞,缓缓转过半个身,“不知公主还有什么吩咐?”

    “把将士们和嬷嬷们的尸体,都带回照月国去好好安葬。他们的家人,你一定要好好安抚,不能亏待了他们。”

    肩膀失望地垮下来,他冷冷道,“这些将士都曾是我的手下,我自会好好打理他们的后事,就不麻烦公主殿下费心了。”

    我眼前一花,他已经飞身跃坐在马上,对着我们抱拳,“后会有期!”便绝尘而去。

    =======================

    姜狄赏我一座宫殿,名曰:沉香殿。

    我私以为这个名字颇为小气,且胭脂水粉气太重。

    殿内放置着冰块,宫女拿了扇子轻轻扇着,整个宫殿惬意,散发着丝丝凉意,我呆的久了,倒觉得有些冷,索性裹了一条薄毯在身上。

    “奴才参见公主。”

    程公公如今对我的态度,不似从前那么随意,尊敬中多了几分客套,可我不喜欢这样。

    “起来吧!”我恹恹地趴在榻上,随手挥了挥手。

    “公主!”程公公恭恭敬敬地将一个朱红色的瓷瓶呈上来,“豫亲王临走之前,托奴才将这个交给您。”

    那瓷瓶瞧着很是眼熟,味道也是我所熟悉的,我从榻上爬起,怔忪地拧开盖子,里面是满满的姜汁红糖。

    我默默垂眼,喃喃,“子鹤哥哥,你为何执意如此呢……”

    转念一想,萧子鹤是心细的人,他大可花钱叫其他奴才转交给我,却为何要经程公公的手?程公公是姜狄的贴身内侍,他不是不知道。

    如此明目张胆地挑衅,意图明显,不知道姜狄会怎么看我。

    午时与姜狄一起用膳,桌上皆是我照月国的菜式。他夹了一块排骨到我碗里,“厨子是从你们照月国请来的,你尝尝,可合胃口?”

    自从道破身份那日起,我和他之间反而生疏了,他声声都尊称我为“公主”。把我捧的高高的,就如现在,他关怀为我夹菜,我却拿捏不准他的心思。不知道他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还是仅有的客套而已。

    “谢谢。”我笑不露齿,极其淑女地夹起这块排骨入嘴。

    我自幼嗜甜,牙齿并不好,所以照月国的膳食师傅在煮东西时,总会格外煮得松软些。

    这排骨没有煮的太熟,我咬了半天,却撕不出肉来。含在嘴里又不是,吐出来又不是,我痛苦地看着他,他不明所以,“怎么了?味道不好?”

    旁边几个太监宫女已是伸长了脖子,我不想第一次与他用膳就闹笑话,下定决心要把这块排骨生吞活剥,遂猛然一用力。

    只听见“咯噔”一声。

    我顿时傻了眼,捂住鼓鼓的嘴巴。姜狄放下筷子,“你怎么了?”

    我不吭声,他紧张地抓住我捂嘴的手,“难道咬崩掉牙齿了?快吐出来!”

    我又坚持了会,终是再难忍受“哇”的一声,将口中秽物尽数吐出来,被咬得烂烂的排骨,还有一颗难看的龋齿。

    “快宣太医。”姜狄袖子一扫,将我扶到软榻上坐好,又拿来清水为我漱口。我羞得脸红,无地自容,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都怪朕不好,你是不想拂掉朕的面子,才拼命去咬。”又道,“既然咬不动,吐出来就好了。你看你……”

    牙齿刚掉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却觉得一丝一丝,牵扯着神经,叫我好生疼痛。我捂着右边脸,说不出话来。

    宫女收拾着桌上的秽物,门外几个太医鱼贯而进,为首的正是魏太医。

    先前我还是宫女时,魏太医都是直接搭在我腕上把脉。如今我是公主,身份今非昔比,他先是找了个小巧的软垫子让我的手放在上面,再在我腕上覆上薄如纱翼的丝巾。如此大费周章一番,才严肃地把手指搭上去。“公主,恕微臣大胆,请将您的嘴巴张开。”

    我痛得直哼哼,依他所言,张开嘴巴。

    魏太医拿着镊子在我嘴里轻拔,“需再补上一颗牙,即可。”

    ------

    晚上提前更新,被朋友拉去打麻将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