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曾经的主仆,如今的敌对

章节字数:2783  更新时间:12-07-06 2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气氛有些僵持,我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合欢,哪里顾得上什么君臣之礼,一味埋怨,语气不善,“皇上若是顾念我半分情分,也不会害合欢如此地步。”

    程公公凝眉,几番开口想要解释,都被姜狄一个眼色被吓得缩了回去。我握住合欢瘦骨嶙峋的手腕,道,“竟然瘦成这样,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叫人去做。”

    合欢摇摇头,苍白地绽开一丝笑容看着我,“很饿,但是吃不下。”

    我急道,“你都瘦成这样了,怎么能不吃东西。等御膳房的师傅做好饭菜还要一会,你先将就,用些点心吧。”

    我见桌上放了几盘碟子,都是姜狄日常批阅奏章时,所用的御用点心。我也没问姜狄的意思,径自抱起一盘点心,坐到合欢的旁边。

    “快点吃吧,吃了才有力气讲话。”我心痛地看着她。

    合欢咽了咽口水,犹豫了下,伸出手抓住一块糕点,许是太干,进去第一口便狼狈地呛住,我忙倒水给她,她就着我的手咕噜咕噜把大碗的茶水喝个精光,又两只手并用地抓着点心,一股脑往自己嘴巴里塞去。

    “慢点!”我抚着她的背,不消多时,那一盘满满的点心就被全部消灭完,我看着她,小心询问她的意思,“还要吗?”

    她却突然凝滞住,眼神涣散地看着我,好像失去光明的病人,迷离空洞。“怎么了?”我拿手在她面前摇晃,她面部痛苦地扭曲,刹那间一掌把我的手拍落,捂住自己的嘴巴往外扑去。

    “呕、呕……”她攀住门沿,青白的脸上,滴滴汗珠渗透。

    “合欢,你怎么了?”我焦急,“你受伤了?伤在哪里?”

    合欢恍惚抬起眼睛看我,嘴边尚留着糕点的残渣和秽物,身子颤抖如疯癫似的,我抓住她的肩膀,安慰她,“不要怕,来到这里,我就会保护你,不会再有人伤害你。”

    她却抖得愈发厉害,有些逃避地摆脱掉我的手,我道,“难道受了内伤。”转头向姜狄求助,“快点宣太医来。”

    姜狄站在原地并不着急,视线亦不在我二人身上,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樽,过了半响,才慢悠悠道,“你不用担心,她只是怀孕了。”

    我全身一震,握着合欢的手慢慢松开,“你说什么?怀孕?”

    姜狄沉声,“先前已经叫太医看过,确实是有三个多月的身孕了。”

    三个多月!我在脑海里迅速盘算,依次推测,三个多月前正是我在和亲途中被歹人绑架的时间,难道……我掩嘴轻呼,刹那间,所有断断续续的事情,终于变得连贯起来。为什么合欢会没死,为什么她会活到现在!?

    我指着她的肚子,声音干涩地好像吞下一把沙子似的,有种疼痛的粗粝感,“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合欢瞳孔涣散地望着我们,终是再无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

    她不语,我也已猜到大概,当下怒不可遏,“是不是那帮人玷污了你,是不是?!”

    肩膀上一沉,姜狄已经按住我,“也许事实真相并不是你想得那样,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彷徨,他手下微用力,将我定定地按在椅子上坐好,“就在昨儿个晚上,朕与你的大婚之夜。朕半夜接到密报……半月前派出去的侍卫,经过连日来的调查,顺藤摸瓜终于找到刺客们的老巢。他们企图抓捕那帮人,无奈刺客们一个个轻功了得,最后并未成功。只是最后离开现场的时候,在角落里发现了这个女人。”

    我记得,昨晚半夜,他起身出去,当时,我因太累并未多在意。原来,是接到了密报……

    姜狄又道,“合欢姑娘被抓来时,已经逃离的一个刺客返回来救她!听侍卫们讲起当时的情景,他们二人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很是不舍,一点也不像俘虏与歹徒之间的关系。而后太医替合欢姑娘诊脉,探出已有三个月的身孕,合欢姑娘便发了疯似的捂住自己的肚子,不让任何人靠近,生怕我们会伤害她。”

    我认真地听他说话,试图理顺这话中的意思。

    “含贞,朕也糊涂了,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你该好好问问她!”

    合欢趴在地上,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正如姜狄所说,到了此刻,她仍然捂住自己的肚子,好像我们才是真正的恶人。

    我的脑子乱得如一锅粥,“合欢,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孩子是谁的?”

    “公主!”合欢咬唇摇头,“是奴婢对不起你,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还请公主开恩,能放过这个孩子。”

    犹如五雷轰顶,我摇摇欲坠,险些站不稳,我指着她,颤抖道,“你说什么?”

    合欢杏仁般的眼睛,蓄满了泪水,睫毛轻轻一颤,晶莹剔透的泪珠便纷纷滚落,“是奴婢的错,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爱上那种男人,可是情到深处,情非得已,奴婢只是由了自己的心,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罢了。”

    我趔趄,“啪”的一声,狠狠甩她一嘴巴,手心顿时火辣辣的疼,不知道是她疼,还是我更疼些。

    “你还记得张嬷嬷、李嬷嬷、王嬷嬷她们吗?”

    “记得。”

    “你还记得那晚和我们一起分享羊肉的侍卫们吗?”

    “记得。”

    “那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谁?”

    “您是合欢的主子,您是合欢的公主!更是合欢的亲人!公主对奴婢的恩情,奴婢这一辈子没齿难忘!”

    眼前视线瞬间模糊,我哽咽,喉咙处酸胀地说不出话来。心,仿佛被凌迟处死。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明明知道,是那些人杀死了嬷嬷们,杀死了将士们,还企图杀害我!你明明知道的……枉我还为你担心,以为你也死在那次劫难中,为你伤心不已,却不知,你早已经投入敌人的怀抱,还为他生儿育女?可笑!早知如此,我倒盼着你不如在当时就死了好!”

    姜狄及时扶住我,“含贞,不要这样子!这也是朕把她暂且关押起来的原因。”

    合欢匍匐在地上,神色凄然,她低头看着自己留在青玉石板上的倒影,笑道,“当时,公主被劫持走后,那些人便准备杀人灭口。是他,在最后时刻留住了我,并把我带回去。我也不知怎的,明知不该爱,却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公主——”她缓缓抬起脸看我,“奴婢自知死罪,不求苟活。他日,若你们也抓到了他,请将我和他埋在一起。”

    她的脸上再没有往日活泼动人的俏皮,现在,她是个女人,是个妇人,亦是个母亲。

    我垂泪无话,姜狄抱住我,轻拍我的肩膀,“她身上这些伤,是侍卫抓捕时因她不肯就范所留,并不是朕派人毒打所致。依朕看,还是先派个太医治好她的伤要紧,至于其他事,只有从长计议。”

    我伏在他的怀中疲惫点头,他抱着我内殿里走去。

    转头,程公公已经带了几个宫女,把合欢拖了下去。

    一下子就过去了五日,合欢身上的伤已经大好,只是留了些许疤痕。程公公把她带来见我,我指了指身旁的矮凳,“坐。”

    花虬就蹲在我的脚边,闻到陌生人的气息,立刻弓起后背发出低吼,我瞪了它一眼,它乖觉地趴下,伸出舌头舔舔自个的爪子。

    合欢仿佛也怕花虬伤害到孩子,搅着手指,怯怯地坐下。

    我抿了口茶,不咸不淡道,“太医说你动了胎气,需好好调养。”

    “谢公主。”

    “你若还记得我对你的恩情,就老实交代。”我捏住茶杯,暗暗发狠了道,“他们这些人亡命天涯,蜗居点肯定不止一两个,你若老实交代他们的另外住处。我便保证,你,还有你的孩子,从此性命无忧,一生荣华富贵。”

    “公主!”合欢仰头看着我,脸色煞白,“奴婢,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茶杯“哐啷”一声,摔落在地上,碎得四分五裂。我颤声道,“我如今的身份,不止是照月国的公主,更是姜国的皇后。他们企图杀害我的夫君,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如今之情形,看来是要争个鱼死网破了。你想好了……真的要与我作对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