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章节字数:2813  更新时间:12-07-07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公主,您不要逼我。”合欢苍白的薄唇轻轻微启,“两边都是我的亲人……谁,我都不想伤害。”

    “亲人?我明白,如今你已经是他的亲人,却不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合欢。”

    “如果公主执意相逼,合欢唯有一死。”她执着道,目光是我从未见过的倔强与坚定。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一切已不复从前,横亘在我们中间的昔日情分,全因一个“情”字,而推翻。我和她的主仆情谊,我和她的姐妹情谊,纷纷敌不过她与那个男人的乱世之爱。

    我冷笑,“你舍得你腹中的孩儿随你一起死?”

    她轻抚肚皮,“如果舍弃我母子俩的性命,能换取他的命,也值得。”

    “你——”我怒指着她,“你可想清楚了!”

    她无畏惧地与我对视,终是我先败下阵来,颓败地捏紧拳头,“你简直无药可救!”

    恰是中午时分,宫人端了饭菜上来,都是我爱的几道南方小菜,但并没有什么胃口,就搁置在一旁晾着。

    我遥看着窗外的那抹绿色,思绪飘远。他们会是些什么人?为何要刺杀姜狄?意欲何为?而女刺客尸体被盗,他们下一步行动还不知是何时。

    “假如公主再没其他事的话,能不能容奴婢先退下。”我回过神来,她有些不安地问我。

    我神伤,她如今和我说话这般生分了,捏了捏额头,指着桌上的膳食对她道,“我没什么胃口,你拿去吃了。”一顿,又道,“你应该很久没吃到家乡菜了,做这些菜的师傅都是皇上特地从照月高请来的。”

    合欢笑得恬淡,“皇上,他对公主肯定很好吧。”又是低头,摇头苦笑,“公主长得好看,不管哪个男人见着了,都会喜欢的。”她上前把饭菜一一放到食盒里,“谢公主恩赐,奴婢这就下去了。”

    花虬趴在我脚边睡了一阵,此时却忽然醒过来,闻到食盒里的香味,立刻站起往合欢身上嗅去。合欢以前就极怕这些小动物,更别提是一只豹子了,顷时吓得花容失色,往角落里缩去,“不要过来。”

    我正想斥责花虬,只见花虬耳朵微动,套在脖子的铃铛发出愉悦的声响,它已经飞身朝殿门口奔去。

    “小家伙,又长高了不少,想我了没有?”殿口发出一男子爽朗的笑声,如清风霁月。微愣间,姜潜已经抱着花虬跨步进来,很是轻门熟路的样子。他不提,我倒没发觉,现下仔细比较,发现花虬近段时间还真的长大了不少,以前刚满月时就跟猫儿一样,而现在,它被抱在姜潜的怀中,已经有狼狗大小。

    我狠狠瞪了花虬一眼,小兔崽子,每次见着姜潜总是格外亲热,不知他给它喂了什么迷药。花虬在我的怒视下,可怜巴巴地垂下眼睛,更深地埋进姜潜的怀里,又拿出爪子噌噌。

    姜潜被逗得大笑,“有意思。”遂放了花虬回地上。

    合欢依旧缩在角落里,不敢迈出步子,我道,“放心,它不会咬你,你先退下吧!”

    “是。”合欢拘谨地贴着墙面走,当路过花虬时,神色恐惧,迅速一闪,就逃命似的走了。

    姜潜大笑,抚摸花虬的毛发,“再过几个月,小家伙真正长大,人人都怕你了,了不得。”

    我无心和他扯闲话,便直接道,“五王爷今日来,是找本宫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他袖袍一扫,径自落座在我的旁边,“怎么说,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嫂子干嘛总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我挑眉,“王爷往日也是这样随便出入后宫女苑的吗?本宫如今是皇后,王爷该晓得分寸。”

    他又给自己沏茶,显然一副赖着不想走的样子,“为何皇后每次见了本王,都很惊慌失措。到底在怕什么?哦……皇后曾经在本王的乡间别院里住过一段时间,还当了段时间的丫鬟,虽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要是被皇兄知道,又难免要解释一番。若本王再添油加醋地说些什么……呵呵,身在皇家,有些事情说也说不清。”

    他果然难缠,我冷笑,其实心里已经七上八下,“休想破坏我和皇上之间的情谊。”

    他“呀”了一声,“大婚才没几天,就到了这种恩爱的地步,真叫旁人艳羡。”

    “你来,到底所谓何事?应该不是为了说这些刺激我的话,专门而来吧!”

    他一笑,终于不跟我胡搅蛮缠,“谁说我是来找你的,是我恰好来宫中有要紧事办,路过了就来看看花虬而已。”

    一颗心稍稍落地,我斜睨了他,轻声嘀咕,“说话总是这样,叫人胆战心惊……”

    他耳尖的很,“哪样?”

    我瞪目,实在不耐,“花虬也已经看过,你该走了吧!”

    “好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他惯有的戏谑腔调,眼睛笑成弯月状,嘴角梨涡若隐若现。看到这样的笑容,我有微微的怔忪,这个人,有时候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坏,可是今后,他会是我和姜狄的障碍吗?

    他还真的像是有急事的样子,将倒满的茶水一口喝干,就匆匆离去。刚行至殿口,就碰见了岳父洛大人,我只隐约听到洛大人似乎埋怨了姜潜几句,仿佛提到自己的女儿华秋夫人,因隔得远,只看到二人各自神色凝重,又说了些什么,一起往某个方向走去。

    难道他们又在密谋什么大事?我心中警铃大作,叫来心腹太监,命他去查探。不消多时,太监回话。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才已经查探清楚,刚才五王爷和洛大人是去了太医院。”

    “太医院?”我觉得奇怪,“去那里做什么?”

    小太监笑笑,然后讨好地凑近我,“好像是为了五王妃的事情,所以才去了太医院。刚好太医院里有个太医和奴才是同乡,所以打听这点事情,还是比较方便的。”

    我道,“快说,本宫重重有赏。”

    小太监咽了咽口水,遂道,“这么多年来,五王爷只有王妃这么一个正妻,可惜一直未有子嗣,宫中早有传闻,说王妃没有生育能力。所以,刚才五王爷和洛大人是去太医院,专门请这方面的高手秦太医过府看诊。”

    我愕然,再想到华秋夫人那种高傲的样子,想不到她竟会……

    不过,既然只是这方面的生活小事,我也就放心了。

    =========

    晚间,姜狄留宿沉香殿。

    之前,一直在建造的偏殿已经修葺完毕,姜狄考虑周到,念我每次沐浴总是在狭窄的浴桶里,很受限制,便命人在偏殿里专门打造了一座浴池。

    浴池很美,呈圆形,正如一朵绽放的向日葵,池中建有阶梯和水床,还可以在里面休憩和漫步。最完美的是,浴池边上,垂挂着层层月白色的水晶珠帘,如仙境般美轮美奂。帘外,专门设有女子的梳妆台,还有一张梨木雕花大床,上面铺了一层雪白的毛毯,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毛,甚是好看。

    我一一抚过这些,姜狄从背后抱住我,咬住我的耳垂,“可喜欢?”

    我点头,转身回抱住他,“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他灼灼地望着我,正要俯身亲来时——

    是谁不停地在水里扑腾?我和姜狄同时望去,只见花虬不知何时掉到了浴池里,正扑打着水花,小小的脑袋,一沉一浮,好似立刻就要被池水淹没。

    我慌神,“快拉它上来。”

    姜狄却不管不顾,再次将我拉回到怀中,然后抱着我,一起跳进池中。

    我尖叫,姜狄哈哈大笑,待落入池中后,又甩水扑我。我心急花虬,狼狈中想拉它一把。

    “傻瓜。”姜狄笑得好坏,伸手帮我脱衣服,“豹子是会游泳的。”

    我又是一愣,果然花虬的小脑袋在水里沉了一会,立刻浮出水面,正好整以暇地盯着我和姜狄看。

    衣衫顿时被姜狄剥个精光,我却慌忙掩住花虬的眼睛,“不准看。”

    姜狄笑问,“朕糊涂了,到现在还不知道花虬究竟是公的还是母的?”

    我吐了吐舌头,“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究竟该怎么看?总不会和人一样吧?”说着,眼睛不由自主地斜睨了他一眼。

    当扫到那块地方时,迅速收回,嘿嘿笑道,“难道真的和我们人一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