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章:谁流产了

章节字数:2700  更新时间:12-07-11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摇头,深深看了我一眼,“你应该听说,五王妃多年来未有生育,五弟这段日子一直在太医院走动,无果后,又在全国各地寻觅良医。”

    我听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来,姜狄点破,“但据探子来报,五弟正是借此名义在民间广纳贤才,还私造兵器。”

    意思再明显不过,我轻呼,“他这么快就想造反!”

    “造反是迟早的事情,当年,他是知道的……”姜狄深深地叹息,语气中有前所未有的沉痛,“父皇的遗诏,属意他继承为皇!他是知道的!”

    我的心,随着他一起跌入谷底,“那你准备怎么对付?”

    他接下来说的话,令我心头一跳,他道,“五弟在姜国还有一处府邸,听说比他在京城里的王府还要大,下人小厮无数,所有的能人异士,都被他聚集在那里!还有兵器,不知道已经囤积了多少?朕怕是不能再心慈手软下去了,结局已经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从朕第一天登基为皇时,就想过有这么一天,含贞,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安生。”

    他揽过我的肩膀,我静静地伏上他的胸口,心中却异常的忐忑,“我不怕。”

    说不怕是假的,我多么渴望能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以前,我企图通过和亲,换来对武儿这辈子的庇佑,却绝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会自身难保,被卷进另一个漩涡里。

    假如姜狄输了,那我就会成为废后,说不定还会丢掉性命。那么武儿……往坏处想,若失去了我这层关系,他的帝皇之路,怕也走不长。

    不,我绝不会让他成为无依无靠的孤王。

    焦灼,油然而生。夹杂着浓浓思念,一丝丝腐蚀我的心。

    我找出宣纸,亲自磨墨,许久没写字,握着毛笔的手轻轻颤抖。开头便是:武儿,近来过得可好?接下来无外是问他和乌雅的关系怎么样?和朝中众臣的关系怎么样?又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都是些老生常谈的内容。

    写好信,命人快马加鞭送去照月国。让信鸽送,我总是不放心。信差告诉我,来回最快十五天能到。我便抽了宣纸,在上面记日子。

    一日又一日,可惜我等到的并不是武儿的回信。

    中秋将至,作为皇后,掌管后宫,凡事都需亲力亲为。我并无什么经验,索性身边有几个得力的老嬷嬷,帮我打点一切。

    “皇后娘娘,您看,这是御膳房师傅呈上的月饼花样,您觉得哪个花样比较好?中秋晚宴时,我们便做哪种。”

    嬷嬷将绘制好的几个图样递给我,中秋佳节,花好月圆,图的是个好彩头,大抵就是些繁缛喜庆的花样,我随便指了几种,嬷嬷又端上一盘月饼。

    “娘娘,这里是用几种不同的馅做的月饼,有豆沙、红豆、五仁、花生、芝麻,您要不要先尝尝?”

    我并不喜欢吃月饼,但记得合欢是极其喜欢的,以前我们在照月国时,我因牙齿不好,每当中秋节,就把月饼赏给她吃。念此及,吩咐宫女,“带合欢姑娘上来。”

    宫女去了片刻,回来时,惊慌失措,却没有带来合欢。“皇后娘娘,不好了!”

    我拧眉,倚着椅背站起来,宫女慌道,“合欢姑娘躺在血泊中,昏迷不醒。”

    “怎么会这样!”我徒然大声。

    宫女怯怯回道,“奴婢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奴婢推开门时,合欢姑娘就已经躺在地上,痛苦地捂住肚子……”

    不待她说完,我已经不耐烦,“还不快传太医。”一边着急地往合欢的住处奔去,当初考虑到她的特殊身份,把她安排住进冷宫边上的偏殿里。并留有两个宫女照顾,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焦急赶到,她还伏在地上,鲜红的血浸染了大片裙子,我跪在地上,扶她靠在我的怀中,轻拍她的脸颊,“合欢,合欢!”

    她微微恢复清明,“公主……”

    伸手触及的都是黏黏的鲜血,我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手指,“怎么会这样?血,都是血。”

    合欢却道,“这不正好遂了你的意,孩子没了。”

    “你说什么?”

    “我吃的日常三餐,都是公主命人拿来的膳食,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也是在这些食物上面。”

    她的冷漠,刺痛我,我不敢置信,“你怀疑我?我如果想要处死你的孩子,大可冠冕堂皇,何必偷偷摸摸。”

    她苍白与我对视,“奴婢也希望,最好不是那样。”

    恰好太医已到,我不想和她争执,便命太医好好诊治。宫女把合欢扶上床,地上那摊触目惊心的血如一朵芍药绽放开来。不是没有动过杀掉这个孩子的念头,但是眼前此情此景,却令我心里发麻。这摊血,就是一个孩子?!

    原来,生命如此脆弱。

    太医把好脉,出来回话,“这位姑娘本就身子骨弱,早前路上颠簸,已经胎像不稳,进宫后,再加上心绪不宁,情绪烦躁,这才导致小产。”

    我看了合欢一眼,“太医的话,你可听明白!好好休息,没了孩子也好,免得你和那些人还不清不楚。等你身子好了以后,就重新回到我身边伺候吧。”

    她低脸,十指煞白地抓着被褥,“孩子……孩子真的没有了吗?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本来还好好的。”

    “没了便是没了,如果真的要怪罪,也只能怪你这个做母亲的。”

    “没了便是没了?你怎么可以轻松地这么说?”她惶然抬起脸,怔忪看着我,“公主,你没怀孕过,你不知道那种感受。若你也有怀上孩子的那一天,你就不会这么说。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公主……你可知合欢此时的痛苦……这里。”她哽咽,闭目,指着自己的心,“这里痛得快要死去。”

    她太悲伤,哭得阵阵抽气,我只好轻言安慰,“你也不要太伤心,先补好自己的身子,免得日后落下病根。”

    她凄凄哭了好一会,泪眼红肿,“当日,我被你们抓来时,我就知道保不住这个孩子。”她擦干眼泪,已经渐渐平静下来,“路上那样颠簸,又有打斗,孩子怎么受得住。”

    她还是在怪我,如今,我是和姜狄是夫妻,是绑在一起的。

    “公主!现在我在你们的手里,连孩子都失去了,不知公主,是否能答应奴婢一个请求。”

    我几乎不假思索,“你有什么请求,尽管说来。”

    她泪盈于睫,“孩子没了,我想去寺庙里上香,以祭孩子在天之灵。”

    皇宫里有座庙堂,平日里乃是后宫嫔妃们所去祈福祷告的地方,我略一思忖,觉得无大碍,便答应,“等过几天你身体好些了,我再陪你去吧。”

    “不,下午便去!”她似乎迫不及待。

    我不赞同道,“刚小产,怎么可以下午就去。现下风又大!”

    她突地抓住我的袖口,又跪在床上向我叩头,“念在奴婢曾经伺候公主的份上,就请公主答应奴婢的请求,奴婢想早点去,这样才能早点为孩儿祈福。”

    我望着她巴掌大的小脸,觉得如今情景已然物是人非。我有了自己的夫君,她亦有了自己的爱人。可同为女人,就算没有姐妹情分,但主仆情分还是在的。

    我心软,扶起她,“答应你就是,但是外面风大,你要多穿几件衣服。”

    她忙不迭点头,我看着她,陷入深深的矛盾和郁结中。

    下午时分,刚用过午膳,合欢急急地就要去寺庙。我着人给她多披了披风,一行人走到寺庙前,刚要踏入时,合欢却阻拦,“庙堂乃安静之地,合欢不喜欢这么多人一起进去,扰了清幽,公主,你我二人进去就好。”

    我并无多想,当下对一众宫女太监道,“你们在外面候着,没本宫的命令,不得进内打扰。”

    =====

    肿么点击这么低,肿么收藏一点都不涨?肿么推荐票数这么少,为毛啊,为毛啊,大家都不喜欢我写的文吗,伤心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