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我是皇嫂,不要胡来

章节字数:2709  更新时间:12-07-14 23: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死,没这么容易!”他的手倏然松开,我觉得脖子一轻,便重重跌落在地上。我大口大口喘气,他再次逼近我,半蹲着,与我对视。

    我冷冷道,“落入你手中,我已经不奢望全身而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到时候,姜国和照月国,两国皇上都不会放过你,你可要想清楚了。”

    “很好,你还懂得威胁我?”他禅了禅裤脚上的灰尘站起来,“天地乾坤,一夕之间,可以改变很多事!当年,姜狄修改遗诏篡夺皇位,今昔,我拨乱反正,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要想清楚的人是你,趁着现在本王对你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兴趣,你最好快点决定,该跟谁!”

    我朝他啐了一口,“我是姜狄的皇后,永远都是。”

    他不怒反笑,薄凉的嘴唇紧抿,“先别急着回复,我知道女人说话向来都是心口不一!你且仔细想想,用完晚膳,再好好休息!”他弯了弯眼,“我还有事要处理,待会再过来看你。”

    我不看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地上印出几个氤氲的指印,听见他锁门的声音,突然咆哮,将桌面上的饭菜一举扫落,“滚,都给我滚——”

    饭菜顷刻间洒落,汤水“滴答、滴答”地掉落,香味四处弥漫。我已经有一整天没吃东西,可此时一点也不觉得饿,闻到这些香味,反倒有些反胃。

    我已经很累,趴在地上一阵,竟渐渐睡着。

    红蕊过了会进来,见此状,忙扶我起来,“你怎么睡在地上。”我疲惫地睁眼,她把我搀扶到床上坐好,“公子命我来给你梳妆打扮。”

    我这才看到桌上放了好几个托盘,依次放了各种花色的衣裙,还有金银首饰,红蕊率先抖开一条浅红色海棠印花霓裳裙,笑说,“我看这件和你挺配,衬肤色。”又拿出一支血红桔梗花簪子横在我头上打量,“这簪子和裙子的颜色也很搭,我看今晚就这样打扮吧,公子肯定会喜欢的。”

    我之前是懒得和她说话,现在听她这么一说,立刻警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穿什么和公子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

    红蕊笑嘻嘻道,“合欢,我们都是旧相识了,公子对你有意,你怎么也不早点和我说呢!这些都是公子让我准备的,说今晚务必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他等会就过来。”

    惊恐地往后一闪,我颤巍巍道,“你说什么?”

    “哎呦!你还害羞什么?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红蕊把我推到屏风后面,伸手就要脱我衣服,“快点换上,公子马上就要来了。”

    我颤了颤,一把推开红蕊。

    “你干什么呀?”红蕊嗔道。

    我摇晃着脑袋,“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哪样?合欢,你要搞清楚,在这里,可由不得你!”

    我隐约记得刚才红蕊进来时,外面并没有上锁,双拳紧捏,便不顾一切地冲出去。“别跑!”红蕊想拉住我,我抓住桌上的衣裙,往她脸上丢去,柔软的裙衫罩住她的整个脸,她一下子被阻了视线,气急败坏道,“你休想逃得过公子的手掌心。”

    我得逞,扭头。

    却直愣愣地撞上一个宽阔的胸膛。

    顿时两眼昏花,头顶传来个冰凉凉的声音,“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姜潜就这么凭空出现,我缓缓抬起脸,他双眉紧蹙,一双星目中渗着悍人的寒气。

    “公子!”红蕊怯怯地指着手中的衣裙道,“合欢姑娘不肯配合,奴婢也没有办法。”

    “你出去!”姜潜眉头皱得更深了。红蕊缩了缩脖子,沿着墙角退下。刚退到门口,姜潜面无表情提醒她,,“还有,她的名字不叫合欢。”

    红蕊不明所以,愣了愣。我感到脸颊旁一阵风过,他已经粗鲁地关上房门,一惊,我还未来得及反应,他大步向我走来。

    我惊恐地下意识后退,却是如了他的愿,他得逞地将我紧紧逼至角落。

    他的鼻尖顶着我的鼻尖,我别过脸,他的唇就落在我的脸颊上,他暧昧的用鼻尖擦过我的脸,吐气,“不换衣服也好,你现在身上穿的这身衣服,脱起来更加方便!”

    我瞠目结舌,他抓住我胸前的衣襟,一用力,“哧”的一声,我听到衣衫被撕碎的声音。

    “你干什么!”我本能护住自己,试图推开他,可哪里是他的对手。他抓住我的手腕,眼神扭曲,魅惑一笑,“我想干什么,你马上就会明白。”

    “我是你的皇嫂!”我大声的,可仍掩盖不住声音中的轻微颤抖。

    他又一用力,另一边仅存完好的衣衫被尽数撕烂,他陶醉地看着我,俯身埋在我的脖颈间吸气,“恩……真香!”

    渐渐挪动,濡湿的嘴唇贴上了我的,他极有耐心地用舌尖挑逗我,舔湿我干涸的嘴唇。辗转反侧不留余地,又肆意在我口中翻卷。

    我“呜呜”叫着,他吻得更深了,而我的整个身子都被他压在墙角,根本无法动弹。

    他腾出另一只手褪去我的衣服,只需轻轻一挑,本来撕碎的外衣便松然脱落,我觉得身上冰凉,只剩下贴身肚兜。

    片刻之后,后背一空,却是他将我放在了床上。我得了时机,慌忙抓住被子掩住自己半裸的身子,“你别过来!”

    他轻笑,泰然地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你这是螳臂当车,本王想要得到的东西,不管是皇位还是女人,都必须要得到!”

    我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宽衣解带,不消多时,已经全身赤裸。

    一种强烈的羞耻感充斥着我,脑子里嗡嗡作响,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抱着被子就冲了下去。

    “想跑?!”他手掌一挡,我便被他卷进怀中。

    我故技重施,对着他的手臂,就是狠狠一口。他吃痛,果然有所松懈。我趁机蹲在地上,捡起适才扫落在地上的饭菜,所留下的碎碗。

    “别过来!”我举起碎片,顶着自己的喉咙,冷道,“不想我死,就别过来。”我知道这个办法很蹩脚,可是走到山穷水尽时,黔驴技穷,也只得用上一用。

    他的手臂被我咬的鲜血直流,他暗骂了一声,抬眼看我,却是愣住,高声喝道,“站在那里别动。”

    我摇头,“我不会傻傻地任由你摆布。”

    我双手握着碎片,因而松开了包裹着自己的被子,我想象不出自己袒露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的样子,更不敢想象,如果姜狄知道了这件事,他会怎么想。

    慢慢后退,脚下突然踩到被子一角。

    “小心!”他在危机时刻想伸手拉我,却已经来不及了,我踩在柔滑的被面上,身子不自禁地向后栽去,而下面,全是打落的饭菜和细碎的碗片。

    “啊——”只一瞬,我的整个身子重重摔在上面。那些锋利的、翘起的碎片,深深剜进我的肉中,我痛得立刻掉出眼泪,他赶紧抱我入怀,“含贞,含贞!”他翻过我的身子,倒吸一口凉气,冲着外头高喊,“来人啊,快叫大夫来!”

    我的灵台一片混淆,可身上的疼痛感却清晰得近乎毫末。只觉得很痛、很痛、非常痛……

    “含贞!含贞!”姜潜拍打我的脸,可惜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与他对持,只能任由他抱着我。

    “公子公子!”许久不见的司徒钟姑娘推门而进,神色紧张,“发生什么事了,大夫马上就来。”紧接着又是“哎呀”一声,她红了脸,指着我二人道,“你们,你们……”

    姜潜长手一勾,勾住自己的宽大外袍盖住我们两个人的身子,“很大惊小怪吗?还不快过来帮我一把!”

    “是。”司徒钟不再多话,忙配合着他,把我扶到床上。

    “公子什么时候这么粗鲁,看把她给折腾的,公子不是向来不用强吗?”待把我安置好,司徒钟吃味道。

    姜潜亦在大夫赶到前,穿戴好衣物,司徒钟替他系上腰带,从后背圈住他,“公子干嘛舍近取远呢,钟儿伺候的不好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