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章 楔子

章节字数:3310  更新时间:12-06-04 1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踏进博物馆就如同踏进了一个诺大的冷藏箱,相比外面的夏日炎炎,虽然反差过于悬殊,但肌肤很快便适应了这样的凉气。

    博物馆一层大厅里的人不多算少,高大的框格玻璃窗,渗透过苍白得刺眼的阳光,打在大理石地上,一圈圈的晕痕。

    本来是要去服饰馆的,可是人总是那么好奇。

    对面墙上贴着一张海报,铁锈红的底:

    新发现海村王侯陵文物展出

    展出时间:7月12日—9月27日

    展出馆:三层7号展厅

    刚开始,只是一些极平常的制作精美的金银器皿。

    下一个转角,一副宛然天成的画卷却赫然闯入视界。

    微微泛黄了的画纸上,月色下一朵纯墨玉兰,氤氲柔和,静谧,美好。

    一把古旧的深棕色古琴静静躺在那里,斑驳的痕迹,参不透年岁。

    一长列的玉制品,玉色多为白,间或一些青玉、黄玉。其中一块温润的白玉极其与众不同,白如羊脂的玉,轮廓圆滑古朴,很是可爱。

    唯一一点让人觉得有些介意的是,它的左下角缺了一小块。

    未走几步,又是一件相当奇怪的随葬品。

    圆柱状的玉瓶静静地躺着,四分满的纯白贝壳。

    瓶壁上,雕刻细腻的一枝玉兰,优雅绽放。

    恍惚间,脑中晃过无数闪念。

    柔和的阳光。

    湿寒的空气。

    静穆沉寂的树林深处。

    一只乳白玉笛,笛尾,系着的一段淡青色缎带柔软舒展。

    笛声悠扬。遥远得无法触碰的乐音。

    “爸爸,我以后可以当考古学家吗?”一个童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当然!小贝最聪明了!”回答声,洋溢着浓浓的爱意。

    轻与重的脚步声擦过,带过孩子所特有的对未来憧憬时的兴奋。

    再过去,躺在黄色展布上的,一只已几乎化为黑炭的毛笔,碎成几段。

    ==================================================================

    “淡玥,你叫淡玥。”

    谁……在对我说话?

    如此……哀伤……

    ……奇怪。

    “生病的人还乱跑!”

    ……谁?

    语气……满是心疼的味道。

    ==================================================================

    玻璃,透骨冰凉。

    发烫的额头紧贴着,再挪不开。

    ==================================================================

    山路间,薄雾轻笼。

    灰色路面微湿,蜿蜒间,缓缓起伏。

    路两边,古老苍郁的高大树木不断向后掠去。

    头顶狭长的天空,厚重的铅灰色。

    这是……哪里?

    心里浅浅的疑问却只一瞬便轻轻地四散去,消逝不见。

    风拂过脸,却感觉不出冷暖。

    轻烟缭绕。

    一只白鹳擦过身边,飞向林深处。

    我骑着自行车,奋力地蹬着踏板,一路向前。

    却……不知目的地。

    手里,紧紧攥着一份被打湿的报纸。

    上面……写些什么?

    心下,划过的淡淡好奇。

    于是将报纸在眼前轻轻一扬,一张照片一晃而过,太快了,来不及捕捉细节,却再也没有力气将手抬起。

    恍惚中,不安弥散开来,愈来愈烈。

    仿佛……前面有什么人将我丢下了,而我,只能快快地骑车去追。

    想喊,可空荡荡的山路间,只剩了我一个。

    身边的一切,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地晃过,晃过……

    ==================================================================

    一片雾气蒸腾。

    “羽儿,随我回京。”

    丹凤美目,漆色的眼瞳,倒映着女子微微泛红的脸。

    温泉水,细腻地划过肌肤……

    树影模糊,天际,一抹晚霞璨然。

    一间间房,一条条走廊快速地向后掠去。

    半昏黄的光线,古老恢宏的殿宇。

    视野一片模糊。

    向下望,一个人半坐半卧地斜倚在靠窗的躺椅上。

    一身白色锦袍,隐约见淡金丝线勾勒的荷花纹。

    面容却看不太清,漆色的丹凤美目,似曾相识。

    那人仿佛在和什么人说着话,听不清。

    一切都模模糊糊,可望而不可即。

    一只白鸽子从房间里飞出,飞向已是深红色的天空。

    现在,话语声已消失了有一会儿了。

    那人立在窗前,凝眸望着某处。

    很安静。

    只剩树叶飘落的低吟。

    ==================================================================

    清冷的树影,天色淡漠。

    相似的场景。

    不同的是,那人的身边多了一人,是个女子。

    “为什么?”

    我听见那人问,语间满溢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女子回答的声音很小,听得模糊。

    那人沉默了。

    女子良久之后一声轻轻的叹息。

    “羽,别离开朕。”

    女子不语。

    外面,似乎有什么花正开得灿烂,看不真切。

    大概,是春天吧。

    “因为他吗?”

    那人的声音中似乎少了强留的意愿。

    他是要放她走吗?

    “哥哥他已经死了。”女子回答,淡淡的自嘲,“只是,羽儿和圣上的十年之期已满,应该要离开了。”

    ==================================================================

    “仓庚其嘉,殷兮言兮;遇君于林,死生同系;桃兮其蓁,爰思劳劳;维君之惠,愿言思痗。

    风雨其潇,闵兮适兮;遇君于岵,死生同与;琴瑟其御,爰思静好;维君之来,与子偕老。”

    清雪一般的女音拂过冰冷的空气。

    雪絮,若天使纯白的羽毛般,纷飞于天地间。

    纤纤玉手,轻抬起,放入向女子伸出的那只大手的手心。

    紧紧握住。

    暖意,缓缓流过心脏。

    一抹银色,仿佛月光,融着浓浓的哀伤,在血液中静静流淌……

    ==================================================================

    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

    腿上放着某科的练习册。

    弓着身子,右手执笔,急速地写着,左手翻动着身边的课本。

    南方深冬的微风有一种说不出的浸骨的寒冷。

    头顶的阳光,照在身上细微暖暖的感觉,渐渐地不觉得那么冷了。

    阳光尚未渲染的大片天空是青灰色的。身后高大的松树在水泥地上投下斑斑点点的印迹。

    三五成群的女孩子们的嘀咕声和笑声,操场上两、三处暧昧的身影,篮球场上飞起投篮的瞬间,跑道上慢跑着的人迎着风的呼吸……视界变得越来越模糊……

    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了锣鼓、唢呐演奏的嘈杂乐声……

    ==================================================================

    白色的天花板和墙,白色的床单和被褥,白底蓝条文的衣服。

    却没有病房应有的消毒水刺鼻的味道。

    清冷的空气,只微微渗着落雪冰凉的气息。

    “施主醒了。”

    闻声望去,窗台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衬衫深蓝色牛仔裤的男孩。

    窗外,一轮下弦月。

    男孩仰着头,凝视着。月苍白的辉光,泛开在男孩精致白皙的脸上。

    分明的线条,莫名的透着妖异。

    “你,是谁?”

    我问。

    “施主业报未满,魂魄受锢,因而无法再入轮回。”

    男孩的声音很轻。却字字清晰。

    “所以,你是来渡我的?”

    “在下并无法渡人。在下能为施主做的唯一的事,只是引施主过这道门罢了。门后小道所通向为何,在下亦不知。”

    “那,又为何要引我过这道门?”

    “施主若有愿,在下便引施主过这道门。”

    “依我所愿?”

    “依施主所愿。”

    男孩安静地坐在窗台上,薄唇微张,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杏眼的轮廓,漂亮得如美妇人般。

    “你到底是?”

    我问。

    男孩轻轻叹了口气。形状好看的眉,微微蹙起。

    “施主所念为谁。”

    男孩低下头,将视线转向这里。

    明净澄澈的褐瞳深处,清晰地映着穿着病服的长发女子憔悴的脸。

    窗外,落雪的气息,嗅起来,竟这般遥远不可及。

    “我,是不是,已经这样躺着很久了……这只是,梦吧?”

    “施主若认为这是梦,那么这便是梦。”

    男孩安静地回答道。

    没有风。淡蓝色的帘子却轻轻旋起。

    “你说,你不是来渡我的。”

    “是的,在下只是来引施主过这道门。”

    “过了这道门,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里?”

    “在下亦不知门后小道所通向为何。但施主若不愿回到这里,那么,施主便不会回到这里。”

    男孩安静的看着我,褐色的眼瞳,浅浅泛着银色的微光。

    “也就是说,和你走,就可以离开这里?”

    “若施主有愿。”

    男孩安静地站起身。苍白的光线,勾勒出男孩瘦高俊美的轮廓。

    乳白色的床头柜上,立着一个木制的镜框。照片上的人,却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相框的边上,放着一块白若羊脂的玉。

    白玉的左下角,缺了小小一块。

    我抬起头,对上男孩澄澈的褐瞳。

    “那么,请带我离开这里。”

    淡淡的雾霭,在寂静的湖面上一圈圈泛开……

    血液中缓缓流动的哀伤仿佛凝固了。

    空旷的黑暗中,只剩下单调的滴答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