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5章 婚嫁(1)

章节字数:2670  更新时间:12-06-04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嘭嘭嘭……”

    又有人敲门。

    敲门声很急,但节奏、声响,却是很稳,并不似平时来家的那些人。

    此时我正坐在里院,慢腾腾地和翠儿一起剥着豆子,半是出神地想着心事。

    天,一片纯净的蓝。

    蓝得刺眼。

    钻心。

    眼底,在一片豆子的青绿色中,竟夹杂了一抹浓郁的紫色。

    细细一辨,原来是一串紫葛藤花。

    粗心的农夫把它也折了进来。

    【葛根,散郁火。】

    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这句话,略微吃惊中,又紧接着想起这句话是《本草纲目》里的。

    【葛花,葛未开放的花蕾,性味甘平。功能解酒毒,醒脾和胃。主要用于饮酒过度、头痛头晕、烦渴腹泻、胸膈饱胀等症。常用量3-15克。】

    接着,又是杂七杂八的一大堆迅速在脑海中串过。

    “这,这怎么好呢?”

    楚老爷皱着眉缓步踱进了里院。

    “怎么了?”

    曾夫人从厨房走了出来,疑惑地望向丈夫。

    然后,两人双双消失于卧室门帘之后。

    半晌,这两人才再次出来。

    楚老爷神情复杂,而曾夫人面上倒挂了几分笑意。

    “依我看,她不嫁到吴府,就这么样也没什么不好。甚至,要比原先更好。你外甥女,那个徐丫头,不是已经在吴府了么,你把你老家那个田六丫头来替就好了,比她还大一岁呢。三年前咱们回去时不是见她也生得挺俏丽的吗?何况咱给他们的女儿嫁了个这么好的地方,只怕他们给你做牛做马都肯!”

    曾夫人说着,露出了极夸张的笑容。

    心下,划过一阵寒意。

    楚老爷沉吟着,看了看我,继而转身对曾夫人道:“我让他们明早来问个回信。就这么定了吧。”

    就这么定了?

    他们说的那个“她”,是指我吧?

    就像砧板上的肉一样,忽然,这个人说不要了,于是又有一块肉便顶了我的缺。

    只是,为什么又不要我这块肉了?

    ==================================================================

    “第十一天。”

    侧躺在床,才刚睁开眼,视界仍是一片模糊时,大声地说出了我向新一天的问候。

    慢慢悠悠地起身,自己穿衣、洗漱。

    窗外,天色青灰。

    远山边缘,数道霞光晕染。

    在这里,每晚都睡得极早,结果每日清晨也都是很早就醒了。

    坐在妆镜台前,我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一时发愣。

    “玥儿,娘可以进来说句话吗?”

    曾夫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娘请进来。”

    我说着,将一支镶着珍珠的银钗插进刚梳好的有些蓬乱的发髻。

    曾夫人拉过一张凳子,在我身边坐下了。

    “玥儿。”

    曾夫人眉微皱起,目光闪烁,似是有很重要的话要说。

    “娘。”这一声叫得别扭,“有什么事您说。”

    “玥儿。”

    曾夫人的眉皱得更厉害了。

    这事,不太好开口?

    “玥儿。”

    曾夫人再次开口时,神色紧张地直盯着我,“老爷把你许给了京城杜府杜侍郎,杜玖,杜大人。约定了三日后出嫁,可好?”

    杜大人?

    有些耳熟。

    似在某处听过。

    “玥儿?”

    曾夫人极亲切地眨了下眼,柔声问。

    许都许了,还来做什么民主?

    “可是做妾?”

    说完,拿过梳妆台上那把质地普通的木梳,开始把玩。

    反正都是做妾,杜老爷,或吴老爷,大概没有什么区别。

    望着梳妆台,一时顺口,“要有电脑多好。”

    “……什么?”

    曾夫人吃了一惊,奇怪地望着我。

    我才发现自己说了绝不该说的话。

    难不成,我还向她解释电脑是什么?

    也不是不可。

    不知为何,我心底总隐隐地不相信她,所以我一直未说我是穿来的。

    不过就算说了又怎样?

    还不是一样,被人卖掉。

    “没什么。”

    我抬眸对她笑了笑。

    “……哎,说真的,娘真对不住你。你这么个如花似玉的人儿,却偏得嫁给人做妾。”曾夫人的表情纠结,看起来确为我的悲惨命运哀伤一般,但也仅到此为止,话锋一转,“但其实,娘说实话,做妾也没什么不好。杜大人,可是在京城任工部侍郎的。年纪虽轻,官却已做得这么大。咱玥儿能攀上,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虽说杜大人家里已有一妻两妾,这状况也算是好的了。可是你嫁过去,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哪一样会少了你,也真是享天大的福了。”

    一妻两妾?

    那这样,我就是——传说中的第五者?

    “玥儿?”

    曾夫人轻声问,眉头依旧紧皱,似是怕我不愿。

    “听凭爹娘做主,玥儿感激不尽。”

    宛然一笑,起身略行一礼,柔声答道。

    “……玥儿……”

    曾夫人眼里,那些亮闪闪的,无疑是泪花了。

    我低头沉默不语。

    其实,杜老爷可能比吴老爷好一点。

    吴老爷已经是一妻七妾了,青楼里还有好几个相好的。

    这些,都是我向翠儿打听的。

    “玥儿,这几日你在家好好休息便是,啊。”

    曾夫人说着,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面上笑容,如虚假的面具一般。

    我点点头。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做什么?

    我,别无选择。

    ==================================================================

    “第十四天。”

    边说着,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

    在楚家又待了一整个白天,甚至连晚饭也在楚家吃了——最后一餐,曾夫人一反常态,在饭桌上什么话都没说。

    直到,夜幕终于降下。

    大红的绣嫁衣,精致小巧的凤冠,大红的盖头,大红的轿子,却没有众人道贺(楚家那两个姐姐也没回来)、没有锣鼓喧天。

    是的。

    我就这样出嫁了,给人做妾去了。

    而做妾的,只是一顶轿子从边门抬进,便了事。

    一路上,被这人力轿子颠得眩晕,却还是强忍了,悄悄地掀起帘子打量四周,观察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过路的行人没有几个对这大红轿子感兴趣。

    人们,早已习以为常。

    反倒是街角的几个小孩跟着轿子跑了老远,一路上兴奋地叫着喊着。

    这便是年幼的魅力所在吧。

    被媒婆领着跨过火盆、走进洞房时,我心里依旧一片茫然。

    在这里,自然没有人会问我怎么想,。

    而每当我问自己时,只觉得自己的心似睡着了一般,总没有太大的波澜。

    ==================================================================

    红盖头里,空气很闷。

    坐在那里,也不知到底自己在想些什么。

    想起小时候梦想自己穿白婚纱、做新娘时的那种甜蜜,不禁有些怅惘。

    一连串的疑问,再次席卷而来。

    我现在,到底在哪里?我,是谁?我,怎么到这里的?我,是怎么把自己弄丢的?

    难道,命运和我开了个大玩笑?

    还是说,我明早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赖在粉紫色史努比大床上起不来?

    粉紫色史努比大床?

    我终于又想起一点现代文明的东西了。

    “……”

    情不自禁地哼起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①,一边纳闷那个什么杜大人是不是公务在身,忙得忘了今天自己又娶妾了?

    “啪啪……”

    外面,鞭炮声骤然响起。

    我可以看成是为了祝我新婚快乐么?总算,这宅子里有点“这家主人又娶妾”的痕迹,不然我觉得自己快成了透明人了。

    “敢问娘子唱的什么曲?”

    一个声音冷不防地响起。

    声线冷冽,其间气场,深沉得有些瘆人。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