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7章 南下(1)

章节字数:2563  更新时间:12-06-06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醒来时,太阳已当空高照。

    舱内空气滞闷。身侧,自是早就,空空如也。

    习惯性地伸出左手腕——其实保持这个习惯也不错,可以不时地提醒自己是现代人。至于能不能穿回去——想也没用,虽然知道“理论”上是怎么来的。还可以怎么回去。但最严重的是,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也可能,我还在现代,不过几乎排除了做娱乐电视节目的可能性——哪个电视台会这么损。我被招募去做关于控制人意识的科学实验的假设尚未被证明不成立——可是为科学献身虽然光荣,也不用事先不告知吧,还是告知了,然后我同意让自己失忆?太吓人了。

    河道内各式船只渐渐多了,河道两侧亦是行人车马渐多。

    就快到了——

    新水镇,杜玖扮作布匹商人南下的第一站。

    “杜林,你和他们三个留下看船。郭锦,你一人随我一同去看货。唐义,记得我交待的事,办完立即回来。”

    杜玖冷声吩咐道,神色淡漠,活脱脱的一张扑克脸。

    扑克脸转向我,冷声道,“你随我去看货。之后我还有事,你先随郭锦回去。”

    “好。”紧跟上他的脚步,问道,“老爷,以前来过这儿?”

    自南下开始,在公共场合,对杜玖的称呼就从“大人”变作了“老爷”。

    “嗯。”

    “老爷,来过这里很多次?”

    “嗯。”

    “都是买布?”

    “嗯。”

    “去哪家布坊?”

    “嗯。”

    他要“嗯”到什么时候……

    “哪家?”我坚持不懈。

    “嗯。”“嗯”先生显然心不在焉。

    “啊?”

    无语了。

    “你,刚才说什么?”

    杜玖终于反应过来,微眯起眼,侧过脸望向我,目光冰冷。

    心脏被冻得紧缩了下。

    “妾身是问,老爷这是要去哪家布坊?”

    我还是很有耐心的。

    “双玉,离码头不太远。”他答道,眉头微皱,“如果你……”

    “不,不会!”我赶紧回答。刚才下船时他问我要不要坐轿子,我立即回说不要。古代的街我还没逛过,而且运动有益健康!他听到我的回答时,冰冷漆眸中难得流露出了一点惊讶。

    心下暗暗猜测,或许前几位陪他来的都讨厌步行吧。

    “杜老爷!”

    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双手叉腰站在那里的是一个官服模样的人,矮短身材,暗黄色的肥肉脸,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圆圆的啤酒肚在这个时代应该是富贵的象征。简短来说,四个字,很官样儿。

    “秦县令大人,敝人正要去双玉布坊看货。”杜玖面不改色地答道,而跟在他身后五步远的那个郭锦幅度极小地皱了皱眉。

    “哦,是嘛!今年的布,可是又较去年的贵了不少,不知对杜老爷有否影响?”秦县令满面堆笑,露出满口黄牙,可却皮笑肉不笑,总觉得怪怪的。

    杜玖并不答话,秦县令也不在意,抖了下腿,浑身肥肉一颤。

    “这位?”秦县令用目光指着我问杜玖,随即了然地一笑,再看向我的眼神变得有些猥琐,“杜老爷还真是青春年盛!如夫人真是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比下去了!杜老爷好福气!”

    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再抬眸望向杜玖,唇角挂着半分恰当的微笑,似对秦县令的越界之举全未看见。

    “小女子见过秦大人。”屈膝做了个万福,面上依旧微笑着。

    你们的事,我管什么?

    “一路南下,颠簸辛苦,不知杜老爷是否得空到陋宅小歇片刻?”

    “秦大人既慷慨相邀,敝人自当趋赴。”杜玖说完,侧过头瞥了郭锦一眼,“郭锦,双玉的货你先挑着。还有,那家新海布坊的绸缎似可与双玉一比,你先留心,价钱务必注意。”

    “杜老爷真是心细。生意人无利不往,杜老爷这般特地挑了新水小镇,不知是否因为此间布较别处要好?可这价钱,可不比别处便宜。杜老爷果然是厉害商人,货比三家,最不容易吃亏了。”

    一番废话,秦县令这是夸人,还是骂人呢?

    “既是生意人,自当如此。”杜玖冷冷答道。

    “哦,这真巧!这刚好两顶空轿,这便委屈杜老爷和如夫人乘这市井轿子到敝宅一叙了。”

    秦县令说完,径直走入自己所乘的官轿。

    心下纳闷,一个地方官对一个朝廷命官态度竟如此轻薄?

    又或是,他并不知杜玖的真实身份?

    “怎么?”

    杜玖的脸,突然放大倍数极高地闯进视界。

    往后一跌,就要摔倒。

    杜玖却只冷眼看着,并不来扶。

    “走了。”

    杜玖虽是冷脸,但他眉宇间的沉稳竟让我稍稍放松了一点。

    还未走出几步,一个瓷瓶子骤然自眼前飞过,“啪啦”一声,撞碎在地。

    “……你这秃贼,又拿着假银票来坑人了!以为我们钱庄都是一群吃白饭的?!我告诉你!你这假银票就是做得再真,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往这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正好见一家当铺前,伙计打扮的年轻人嘴里骂着,踹了摔倒在地的秃顶男子几脚,却不想被后者紧紧抱住了一条腿,挣脱不得,骂得愈发狠了。

    秃顶男子衣着破烂,面黄肌瘦,颧骨高突,眼窝深陷,头发脏乱,神色恍惚,口中念念有词。

    “……把家都卖了!秃贼!瞧你这邋遢样!你这条烂命打死了都不值一文!还想赎?!好啊!你有本事!谁知道你这假银票是哪里偷来的?!啊?!也不好好瞧清楚了!……”

    那男子身边散落了十几张长方形土黄纸张,其上朱字朱印,应是伙计口中所说的假银票。

    杜玖轻哼了声,转过身,对那几个等着抬轿的小厮道,“如夫人才从船上下来,头昏眼花,坐不了这轿子,你们先过去。”

    话还未说完时,郭锦已拿了些散银分给那几个小厮。那几个小厮得了银子,嬉笑着谢了恩,抬了轿子一溜烟地走了。

    “老爷,不过去了?”郭锦问道。

    杜玖幅度极小地摇了下头,冷声道,“先去布坊,并不绕远。”

    那当铺伙计和秃顶男子还在纠缠,周围已聚了越来越多的人。

    那秃顶男子,是赌徒……一听伙计骂到“钱”字时,便两眼放光,如饥肠辘辘的病狼一般,神色虽恍惚,却隐隐有些得意,还不时地回骂一句听起来很像“老子今儿就赢死你”之类的胡话。

    过了两个街口,正到了双玉布坊。

    莺莺燕燕歌声琴声入耳,香艳脂粉味儿弥散在正午时候燥闷的空气间。

    这双玉布坊,竟开在一家青楼旁,其楼前牌匾,上书绀色“青华”二字,并无落款。

    “苟兄,你听我说,昨儿‘青华’突然冒出了位雅伎,琴弹得那叫一个好,简直天籁!小爷我现在一回想起当时,整个人就又忍不住飘飘然啦。”

    “欸?!昨儿我被家里那只母老虎缠住了,竟错过了这样的好事?!”

    “苟兄,要是想看,今晚还有……哈哈……唯一遗憾的是,昨儿那雅伎始终不肯拉下面纱,好让人一睹芳容。”

    “胡兄……要我说,那雅伎该不会是毁了容的?”

    “哎哟,苟兄,要我说啊,那个身段,就是毁了容也没关系,平时戴着面纱不就好了……哈哈……”

    慢步擦身而过两个公子哥儿打扮、满身酒气、走得踉踉跄跄的男子。

    正待皱眉,眼角余光,竟见杜玖唇边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轻笑。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