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8章 南下(2)

章节字数:2722  更新时间:12-06-07 0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瞧他那冷而严肃的侧脸,忍不住轻笑出声,“嗯,好。”

    沉默,许久。

    杜玖只静静端坐着,薄唇轻抿,双眸微合。

    “大人,”放低了声,开口问道,“可否告知,这锦袋内是放了何物?”

    数秒之后,杜玖才睁开眼,望向我,漆瞳内微光冷冽,“一枚石子。”

    一枚石子?

    正欲再问,不想他却突然起身,掀帘出了厢外。

    自秦县令宅出来之后,杜玖又将新水镇上的其他布坊几乎跑遍,定了几家,待明日再看。如此耽搁二日,后日才再启程南下。

    一路乘马车回了镇首码头,杜玖又立即随杜林出去了,只剩了我一人独自吃了晚饭。

    支起的雕花木框窗外,新月苍白,才悬于东边一片青墨之中。

    而我正认认真真地刷着牙。这里的刷牙用具,细长竹条首端嵌了马尾毛,牙膏被装在小瓷瓶子中,是带着一股龟苓膏味儿的胶状物[1]。说白了,倒和现代的牙刷、牙膏颇为相像。

    倏然间,外边传来了铮铮琵琶声响,曲调轻疾,与名曲《十面埋伏》有七分相似。

    杜林刚在门外禀说,老爷今晚有事,吩咐让我早些休息。

    “咻——”

    “啪——”

    突然一颗火流星自窗外射入,直打在床帘上,“哔哔啵啵”,火舌迅速扩张,眨眼间黑烟弥散。

    呆愣原地,直至浓烟填塞鼻腔,刺得眼泪倏地晃糊了视界。

    好热。

    心脏紧缩了一下,针扎般的疼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这才反应过来,慌乱间大声惊呼“着火了!”,急忙向外奔去。

    可恶的是,连接栈桥的浮板方向火势最猛!

    ……也许,外边的火就是从那里起的!

    急不择路,竟又往反方向跑。

    “如夫人!”

    岸上,是郭锦的声音。

    有人在大声哭喊。看来火势已惊动了附近的人。

    放火烧船,不是还可以跳入水中么?

    问题是,我会游泳么?

    前后的火势越来越大,正好夹在中间的我,也已几乎被烤得冒烟了。

    再不及多想,向河面纵身一跳。

    河水很冰……

    慌乱扑腾间,吞了好多好多水……

    “玥!”

    杜玖的声音,混杂在水声间,一时碎成了无数段。

    强有力的手臂,从身后紧紧揽住我的腰际。

    就这样被杜玖一手紧紧抱着,往岸游去。

    “不会水,为何还跳?”

    他说我不会水?

    其实,在接触到河水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我在现代应该是个很喜欢水的人了。只不过,刚刚跳进水中时,水太冰了,一时刺激太过,没适应过来。

    但还是就像现在这样、,装着小鸟依人些吧。

    才刚上岸,杜林已租了马车过来。此时的自己,正被厚毛毯包裹了几层,僵坐其内。

    “……大人,适才在船内时……有火流星突然从窗外射入。”

    杜玖闻言,只抬眸望了我一眼,冷冽神情依旧,并无半分改变。

    “大人,这事……与大人的工作有关?”

    我问。

    过了许久,杜玖才再将视线转了过来,目光严肃得有些吓人,“明天你就不用和我一起去布庄了。就待在客栈房里,别出来。”

    “是。”我只好点点头。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马车在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

    偌大的厅堂里,只三四张桌子边坐了人。

    “客官可是走水路到新水来的货商客人?”店小二见来了客人,走过来鞠了一躬。

    杜玖站在身后,并不说话。杜林上前对店小二揖手道,“这位小哥,我们要三间僻静客房,若有单独小院最好。钱自不必担心。”

    店小二满面堆了笑,深鞠一躬,“客官请随我来。”

    杜林走在最前,跟着店小二往楼梯走去。

    然而被安排的房间却并不在楼上。店小二领着穿过长长的走道,右拐,又从一段楼梯下去了。沿着长廊又走了一小段,过了一扇赭石色的木制大门,往后便是一个单独的小院落。

    “客官还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店小二殷勤地说道。

    “饭菜请让人送到这里来。另外,明早五更三刻便要出门,请在那之前将马车备好。”杜林说着,将一小块碎银递到店小二的手里。

    “是,客官放心,本客栈定包您满意。”店小二又鞠了一躬,转身退了出去。

    季节已是深秋了,院子里有颗高大的银杏,叶子已由青色变成了枯黄,薄薄的枯叶飘落堆积在地,映着此刻晚夕的黯淡天光。

    跟在杜玖身后,拾阶而上。

    杜玖推开了主屋的雕花木门,一股淡淡的沉香味扑鼻。

    回头的那一瞬,却被西面天际一抹残余晚霞吸引住了。

    倚柱而立。妩媚若美人回眸一笑般的残霞,青空其下,数十缕炊烟袅袅。

    院子外传来了一群孩童的玩笑声,由远及近。

    竟不能自已地向墙角走去。

    杜玖站在门廊上对我说了些什么,我没太听清。我只是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如此地渴望——孩童的玩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又是那么的触不及、那么的悲伤。

    ……

    “玥,我们该叫她什么好呢?”

    熟悉的声音,融着喜悦,在耳边盘旋。

    ……

    孩童的声音渐渐远了,淡了。

    回过头,那种莫名的惆怅差不多已经飘走,随着那些快乐的孩童一并被带走了,只剩下几丝彷徨仍然栖于心间。

    四周变得静得有些可怕。只有杜玖和杜林偶尔的说话声响起。

    整个船都烧毁了,还累及了周边的几艘船,只幸好未有人员伤亡。

    “老爷,怎样?”

    我抬头问推门而入的杜玖。

    杜玖在床沿坐了下来,眉头紧锁,没说话。

    这时杜林走了进来,端到了一盆热水,放于踏前,浅鞠一躬,转身出去了。

    我站起身,示意他把靴子脱了。

    他挥挥手,冷声道:“今晚我自己来。你注意保暖,待会儿杜林会送碗药过来。”

    话音未落,外间聒噪声起。好像一个人在高声叫骂,一个女子在哭哭啼啼地答应着,还有好多房客的议论声。

    这里虽是单独院落,隔壁小院却甚是喧闹,内里似有宴会。

    “你看你,笨手笨脚的,要连累我到什么时候?!”一个尖锐的女高音骂道。

    又是这样的情况么。

    “妈妈……妈妈……”除了“妈妈”二字,那个受训的女子其他的话都被议论声遮住了。

    “你个死骚货!侍奉个人都会出错!”

    尖利的女高音越骂越起劲。

    “妈妈……”那个女子哭得很是可怜。

    心下一动——虽然此情此景似乎……

    转身,身边的杜玖正悠然地洗着脚,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拽过外衣就想下床出去看看,杜玖拦住道:“不关你的事。别管。”

    我才不管你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总可以吧。

    “等等。”打开门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杜玖抬起头冷冷地说道,“我陪你。”

    我才不管你!

    走到隔壁院门外,不想院门正大开,向内一看,好多人围着两个女人。正在骂的那个女人画着很浓的妆,但起码有四十多岁了。而跪着的女人一身鲜艳的玫红色,怀中抱着一把琵琶,脸上原本该是很好看的妆已被泪冲得纵横阑干,却依旧掩盖不了她精致的面容。乌黑水灵的圆眼,高挑的鼻梁,很是好看。围观人群中的几个男房客已面露猥琐之色。

    ++++++++++++++++++++++++++++++++本章未完待续+++++++++++++++++++++++++++

    [1]古代牙刷:中国最早的牙齿洁具是杨柳枝:在晚唐时期,那时都把杨柳枝泡在水里,要用的时候,用牙齿咬开杨柳枝,里面的杨柳纤维就会支出来,像细小的木梳齿,是很方便的牙刷。古语“晨嚼齿木”就是这个来源。至宋代,已有了类似牙膏的替代物,古人以茯苓等药材煮成“古牙膏”,早起用来漱口。从古书记载来看,到了南宋,城里已经有专门制作、销售牙刷的店铺。那时的牙刷是用骨、角、竹、木等材料,在头部钻毛孔两行,上植马尾,和现代的牙刷已经很接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