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9章南下(3)

章节字数:3474  更新时间:12-06-10 08: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杜玖悄无声息地站到了身边。    “你想帮她?”

    “我只是……”

    话说一半,那女子居然看向这边,求助的眼神,竟那样真切……

    “老爷……”我看向杜玖,虽然心里并不指望他真会帮上什么忙。

    “好。”他微微一笑,附在耳边轻声道,“我帮你。”

    我瞪向他,几乎不可思议。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法子。”杜玖半眯了眼,继续道,“你过去,拿你自己换她。你长得比她漂亮,我想那个妈妈不会不同意的。”

    “……”

    怒了。无语。

    “不愿意?”杜玖轻笑一声,那笑,刹那间,闪过一丝邪意,丹凤美目,漆色的眼瞳深处泛着冷冽寒光。

    “我……”

    “回去歇息。刚才郭锦已联系好船了,明早就走。”杜玖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明早就走?离开新水?不再在这里停留了么?

    就在这时,喧闹声瞬间竟全都消失不见。

    “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这可怜人吧。”

    英气十足的女声。

    抬眸望去,一个身着锈红色皮甲、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正挡在哭花了脸的乐妓身前。

    画着浓妆的中年大妈张大了嘴吃惊地瞪向她。

    “这个人我买下了。”

    年轻女子冷冷地回看了身后的女子一眼,平静地说道。

    面容白皙,大眼睛乌黑有神。眉眼,似曾相识。浅淡的微笑,却如此的陌然。眉宇间的凛然正气——而姐姐,记忆中的那张脸,仍旧带着稚气……

    银票被从袖中掏出,冷冷地扔到了中年大妈的脚下。

    中年大妈扬了描画夸张的眉,一脸愠怒的模样,却在低头瞥到银票面额的瞬间变了一脸谄媚到极点的笑。

    “您……您随……随……随意……您……随意……您随意……”

    年轻女子没有理会中年大妈结结巴巴的话语,回转身扶起了抱着琵琶跌坐在地的美女乐妓。

    “你现在已是自由身了。拿着这些银两,再找个其他活计吧。”

    另一张银票,被递到了美女乐妓的面前。

    乐妓却一下子跪了下去。

    “请让妍奴跟随大人,妍奴至死不悔。”

    围观的人群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开始骚动。

    “回去了。”

    杜玖说完,转身离去。

    异常冰冷的语调。

    莫名其妙的,又生气了?

    没奈何,也只好跟在他身后,回了房间。

    回了房间,又陷进了空气整个凝滞了一般的沉默,正好店家送了夜宵过来,才刚吃了没几口,却已被闷得没了食欲,放下筷子,半是发呆地拿汤匙尖舀了点汤,放进嘴里轻抿着。

    正这时,外间划过一道轻短而尖锐异常的哨音。

    “夜间,就在屋里好好待着。不许出去。”

    杜玖冷声吩咐道,抬头望向窗外,薄唇紧抿,神情冷冽。

    青空苍冷,只蒙了层淡淡银辉。窗向正南,被院子角落一棵高大槐树挡了,此时还望不见月。

    “大人……刚才那哨音是?”

    忍不住轻声问道。

    话音未落,虽只一瞬,杜玖的目光,变得极是凶厉。

    “你,听到了什么?”

    被杜玖盯得浑身难受,想转开视线,却根本无法动了哪怕分毫。

    我心下亦是奇怪,为何他突然会有这般反应,也只得开口道,“妾身刚才听到的是……很轻,很短,但很急、很尖的一声哨音。”

    杜玖听了,沉吟良久,才转开了视线,一面取了桌边青盐水漱口,旋即起身,道,“晚上,千万不可出了这屋子。”

    说完,也不看我,疾步走了出去。

    被他这一番莫名其妙弄得心底仍有些发毛,一时呆愣,直至杜林敲门进来收拾碗筷,才回过神来。

    我不明白,到底是为何,他会对我听见那一声哨音如此在意?那一声哨音,是我不该听见的么?

    洗漱过了,随手从屋内书架上挑了本书,呆坐床沿,半晌,才反应过来,低头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竟拿了本志怪小说在手。随便翻了一页,闯入烛光轻晃的视界的,竟是一句“女尸起,举刀自剜肠腹”……“啪”地一声猛地将书合上,扔到一侧。

    恣肆翻滚摇晃着的火焰、浓烟。刹那间侵袭,裂开了的视界,只剩了一片黑暗。

    “如夫人?”杜林在门外轻声唤道。

    “怎么了?”

    “请如夫人将窗关好,夜间,万不可出了这屋。”杜林又轻声交代了句,脚步声渐远,听得院门“吱呀”一声轻响,也出了院去。

    杜玖的那些手下,已在晚膳时陆续出去了。这会儿连杜林也走了,整个院落,竟只剩了我一人。

    视线,刻意避开了那本被丢在一侧的志怪小说,抱了衾枕,瑟缩在床。

    还真是莫名其妙,不过是一个故事而已,竟会被吓成这样。可越是如此想,心底颤抖得越是厉害,一时几乎难以忍受。

    神经这般脆弱得不像自己,许是因适才遭了那烧船横祸。这几日间,杜玖对他此行的具体目的绝口不提。若是半夜醒来,也绝不见他在身边。心下猜度,此次货船被烧,所针对的应是他无疑。我虽好奇他此行究竟是为何,但他既闭口不提,我是绝不可能知道的。只希望今日无端遭的这一番罪,不再发生就好了。

    可事却偏不遂人愿。

    屋顶方向,传来了有人轻蹭过屋瓦的声响。

    凝神屏息,脑海中反复翻滚过杜玖交代过的话。千万,不可出了这屋子。

    可屋顶方向的声响,竟越来越密集……已不止一人……几乎能听见,已有人轻掀起了一块屋瓦,向下窥探。

    再暗示自己要静下来,已是无用。心脏狂跳加速。胃内一阵恶心。

    “啪嗒——啪嗒——”

    黏稠腥黑的液体,断断续续自屋顶坠下,碎开在地。

    窗外,几声“咻——”划过,紧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响,还不止一声……再抬眼时,糊着层厚蜡纸的网格窗上,已黑了一大片,空白之处全无,大小黑点填满,似有液体突然喷溅于其上。

    我不敢再想那液体究竟是什么,正待将自己完全裹进锦被,手忙脚乱间,又是“咚——”的一声巨响,有东西,正好掉在了床榻与墙壁的夹缝之间。

    再也忍受不住,起身夺门飞奔而出,也顾不得脚下被一坨软绵绵的东西绊了一下,一路直往后门逃去。

    才刚到这院落时,我在前后打量过一遍,屋子后边正有一柴木搭的简易后门通向一条夹在农田与树林间的沙石小道,小道尽头,正接着大道。

    不想仓惶间,向小树林内多跑了几步,黯淡月光眨眼间竟也消失不见。整个视界突然只剩了一片昏暗,脊背上窜过一阵寒意,不敢停下脚步,磕磕绊绊着,四下乱跑,竟越跑越乱,四周树影纠结缠绕,越来越吓人。

    突然,脚下被枯藤一绊,未及惊呼,直滑入了一个小洞。

    一路下坠,速度越来越快,裸露在外的皮肤生生刮蹭过粗糙石壁,生疼。

    不过几秒,整个人摔趴在地。幸而地上铺了层稻草,才没有摔得筋骨碎断。

    可尽管如此,浑身还是一阵阵酸痛,蹭破了的皮肤,更是火辣辣地疼得厉害。

    勉强起身,倚了稻草堆坐着,借着透过透过头顶藤蔓缝隙落入内的黯淡天光四下打量,见此处是一天然溶洞,心下暗叫不好,可转念一想,既有人在这里囤积稻草,定有出去的路子。

    果然往左面一望,小门洞外隐约有昏黄火光。

    还想赖着不动弹再休息会儿,小门洞方向却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响。

    “——老大让我们过来到底是查什么?这条道早就废弃不用了,平日也不过堆些稻草。我看啊,除了老鼠、臭虫,没有东西会光顾那个地方啦。”

    “张兄说的是,我也这么想的。可老大的命令,不敢不听啊。我们这就查了回去,也不耽误看戏。”

    一听得“老鼠、臭虫”,突然就觉得背后、脚底,有东西窸窣爬过,可听来他们是要过来查这里的,而且他们口中的那个什么老大……绝不能被这二人发现。

    要是忍不住惊叫出声,那就完了。只好强忍着心下不适,一手紧紧捂住嘴,以防真的踩了什么东西,摸索着躲到了最里边的稻草堆后。

    那二人大概也是急着回去看戏,只举了火把在洞内随意看了看便回去了。

    暗自松了口气,却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二人适才说了看戏?

    在这种地方?

    待呼吸稍微平稳,摸索着出了这个洞穴,却进入了一条长石走道。

    走道曲折蜿蜒,每隔十数步石壁上便捆了一束火把。火光轻晃,一路往前,遇了岔道,也只好随便挑了一处继续。

    走道时宽时窄,一段似人工开凿,一段又似是穿过了天然溶洞。

    在这迷宫中走了不知多久,终于有喧嚣人声隐约自前方传来。

    尽量放轻缓了脚步,猫着腰向前,听见有人自转角处过来了,一个闪身躲进了路旁高大木柜的阴影之中,抱膝蹲着,屏息间,见一个家丁打扮的年轻男子从面前走过。

    这男子一手按着腰间宝刀。要是突然见了我,怕是不会犹豫,直接拔刀就刺过来了吧。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待这佩刀的年轻男子走远了,才再继续悄声前进。

    瞅准了四周无人,快步跑过了一道敞开的小石门,可后脚才刚踏入,却被黑暗中伸过的一只手猛地一把拖了过去,另一只手紧紧捂了鼻嘴。

    脖间气息温烫。

    一时受惊,胡乱挣扎,却只被越箍越紧,几乎窒息。下一瞬,已冷静了下来,放弃了挣扎。箍着我的人感觉到了,竟放开了双手。

    “如夫人,对不住了。”

    声音,自耳边轻响,声线竟清若秋水般。

    转过身,借着黯淡火光,突然将我拉至一侧的,竟是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装束的陌生男子。

    ——谁?

    陌生男子的面容,美得过份。

    心下却觉得似曾相识。

    轮廓好看得近乎妩媚的杏核美目,褐瞳深处,浅浅泛着黯淡微光,睫毛纤长,在白皙的脸上投下阴影细密,鼻梁秀挺,薄唇微微弯起一个有些妖异的弧度——竟精致得如美妇人一般。

    是那日在辰城街上用三支银针救下我的那个人……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