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0章 南下(4)

章节字数:2751  更新时间:12-06-09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

    意识到此人便是那日救了我之人,一时呆愣,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碰见他。

    他幅度极小地摇了下头,一手拉了我闪进右手边的一条小道。

    一小队家丁打扮的人自小石门外而入,径直往内走去。自暗处偷望,见这些人个个虎背熊腰,面目粗旷,手按腰间大刀,脚步声极重,想来定都是力气极大之人,不禁暗吓出一身冷汗。

    待这些人相继入内后,又过了好一会儿,身后之人才再压低了声道,“如夫人怎会闯入此处?”

    怎会闯入此处……我又如何会知?

    杜玖,除了交代夜间不许出屋外,什么都没说。

    可好好待在屋内,却被吓得半死,最后连死人都掉进了屋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突然袭击的有两伙人,当时院内最后确实只剩了我一个活人……不然为何会放过我逃出去?

    “如夫人,并不知自己为何会到了此处?”

    他微蹙着眉道,目光向下掠过脚踝边,瞬间一沉,又立即恢复常态。

    我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去,见脚踝边百褶裙磨蹭得有些破烂的边沿染了大约7、8厘米的大片乌红,想是仓皇间惊逃出门时沾上的。幸而在那个堆放稻草的溶洞内待的时间够长,已是凝固,并未滴到地上,暴露行踪。

    我点点头,脑海中霎时无数念头翻滚,浑身筋骨隐隐生疼。

    “这屋里的人暂时还不会醒。”他轻声道,向一侧斜睨了一眼。

    借着渗过木板缝隙的黯淡光线,勉强捕捉到了靠墙歪倒着的一个人影,一时又差点惊叫出声,忙抬手紧捂住嘴,待呼吸平复,才开口问道,“……这是?”

    “只是暂时晕过去了。在下正好要在这里取些东西,只好如此。才刚出去,不想竟会碰到了如夫人。”他说着,躬身略一揖手。

    自刚才起,他就一直称呼自己为如夫人,想来是和杜玖认识?

    “敢问……大侠如何称呼?”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问个清楚。

    黯淡光线浮动之间,竟见他微勾了唇角,轻笑道,“如夫人继续称呼在下为‘大侠’就好。”

    还未及再加询问,他突然递了一个包裹过来,轻声道,“如夫人不小心闯入此地,就这般模样是极难出去的。在下这儿有些衣物,如夫人换了,从大厅走出去,即可脱身。”

    ……换衣服?在这?

    他说完,合了眼背过身去。

    真是莫名其妙……他是想让我乔装打扮成另一个人,大摇大摆地就从这里直走出去?

    可一时也再没有其他办法,只得解开了包裹,将衣服拿出,小心换上。

    衣服所触极是粗糙,像是粗麻一类草草织成的一般。

    “这衣物是这里扫除丫鬟的,如夫人待会儿只管低着头走,千万不要在中途驻足,更不可与人交谈,只要出了厅门,将包裹里的碎银给了那里的守卫,与他说是容娘让你出来的,急着去镇上买些药材,他定会放你出去。待出去了就好。”

    我点点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背对着的,并看不到。

    好不容易尽量悄声地将衣服换好,换上了包裹内的一双麻布鞋,其间又一小队家丁打扮的人自小石门外而入,亦是个个身形高大、面目凶狠,一手抚着腰佩大刀,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这些人究竟……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会出现这样的护卫?

    难道说……闯进了贼窟?

    可看那些人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土匪流贼一类,步伐规整,举止间颇见训练有素,倒像是……军队?

    窝在这里的土匪流贼,难道是军队出身?

    “大厅里最危险的并不是这些护卫。”他继续道,语间沉稳,全不像我这般呼吸紊乱,早已再难平复,“那些客人的手下,那些人才是最危险的。小心些,定要避开了那些人。”

    那些客人的手下……到底——

    “请问大侠,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幽苑。”

    “……幽苑?”

    “号称天下无所不有的地下极乐世界,‘幽苑’。”

    “……无所不有?”

    “吃喝、赌、嫖、奇珍,无所不有。最外一层是普通赌场,任何人,只要想赌,都能入内。但若向官府透露哪怕一点消息,就会被幽苑派出的杀手处理。再往下几层,赌的越来越大。我们现在是在第二层,还不至于太过凶险。”

    “……嗯。”

    还不至于太过凶险么……我可是半点武功都不会啊……

    “……如夫人,衣服,换好了么?”

    我这才意识到他还背身站着,忙道,“已换好了。让大侠等了这许久,实在抱歉。”

    他转回身,轻声道,“无事。若如夫人已准备好了,这就出去吧。在下还有其他事,无法与如夫人一同进去。”

    就算要一同进去,他这身夜行衣打扮,不管怎么说也太过扎眼了。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他揖手道,“今日实在是对不住如夫人。就此别过。”

    说完,他轻推开了门,一个闪身出去了,环顾四周,见无人,伸手过来拉了我出去。

    再眨眼间,他却已消失不见。

    视线扫过四周,并无他的半点痕迹。

    许是用了轻功,瞬息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罢。

    再向内过了一道石门,小厅内虽空空荡荡,并无一人一物,但自前方传来的喧闹声在小厅石壁之间来回振荡,莫名的诡异。

    又走过了一条大约50米长、滴着水的走道,视界突然间扩得极大。

    人声、钱声、乐声、觥筹声嘈杂。数不清的各式赌桌,周围或站或立着的客人表情各异,腰线玲珑、巧笑言语着的艳妆女子穿梭其间。

    其间还有不少人,只是站在那些赌客的身后,各怀刀剑一类,似是保镖。想起刚才那人所说的,这些人才是最惹不起的,心下又是一沉。

    一咬牙,低了头,寻了空隙便快步走了进去。

    未想到还未走出多远,突然,身边一个浓妆女子伸过尖瘦鹰爪紧拽住了小臂,疼得直呲牙,却不敢叫出声。

    那浓妆女子抬了下颚,狐媚柳眼瞪着,尖声道,“贱丫头,过来把这些收拾了。”

    既然装成了扫除丫鬟,也只好强忍着心底噌的冒出来的一团怒火,任她拽着我向一侧走去。

    可当我看到她要我收拾的那些东西时,几乎昏倒过去。

    一地散发着异臭的糊状物——像是什么人的呕吐物……其间还混杂着不少很像是人类断肢的碎片……

    “贱丫头,在这里这么久了,还怕这些东西?这儿可有哪天不死几个人的?刚才那几位大哥太忙了,没空收拾干净。老娘我看着那些恶心,你别杵在这儿干瞪眼,快点去收拾了。”

    抹布、扫帚一类的就摆在一边,看来她都准备好了。

    那一堆秽物周围空出了好大的位置,可人们只是掩着口鼻小心避开着这里,面上除了厌恶,全没有惊讶之类的神情,看来早已习惯了此类场景。

    胃内纠结翻滚得厉害。

    可要是再上前去收拾了那些恶心秽物,只怕身边的这个浓妆女子要是一发飙,我的性命也是难保。

    正犹豫不决间,那女子突然扬起了一只手,正待打下来时,却被一男子拦住了。

    那男子一身绀色锦袍,身材颀长,面貌却是陌生,一手执扇,另一手牢牢掐住了浓妆女子高扬起的手,唇边轻笑,目光却极冷冽,轻声道,“这位娘子,何必为一点小事动粗?这丫鬟是在下带来的,适才弄脏了衣裳,才向这里借衣服换了过来。娘子既要人打扫此处,不如就由在下来,如何?”

    浓妆女子顿时僵住了,呆呆地盯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待反应过来后,神情霎时变了惊恐,急欲将手抽回,可那男子却只掐住不放,任她怎样用力,仍是面不改色,只淡笑着望向她,漆色眼瞳内却笑意全无。

    “贱妾并无意冲撞公子,公子大人大量,就放过贱妾罢……贱妾……贱妾再也不敢了……”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