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1章南下(5)

章节字数:2661  更新时间:12-06-10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执扇的奇怪男子才一松手,浓妆女子已吓得立即跪伏在地,浑身不住颤抖。    “不是让你等在那里么?”

    倏然间一股温热气息打在耳后,明润的声线,瞬间,渗过的寒意却已侵遍四肢百骸。

    几乎惊叫出声。

    眨眼间,那执扇的奇怪男子已不在原地,竟出现在了我身后。

    他,究竟是如何移动的……难道是瞬移么?

    右手腕处突然被掐紧,被身后之人狠狠拽住,转身,往远处大石门的方向走去。

    在旁人看来,这样的姿势,正是他伸过一臂半搂着我,将我护在怀中……可实际上,手腕处被狠力紧掐着,几乎就要被捏碎。

    究竟这人与我有什么怨恨,救下我,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这样……

    好疼……漫上来的眼泪,模糊了视界……心下却突然赌气,咬了牙,绝不出声。

    感觉逐渐麻木,任由身后之人带着,拐进了一处幽暗过道。

    有手伸过,抹去了眼角渗出的泪水。

    是那个奇怪男子,不知何时,竟已站在了我面前。

    “这里聚集的,皆是江湖中人,大多身怀武功。”

    他说这些,做什么?

    “将衣服换了,随我出去。”

    面前之人冷声说着,塞了一个布包过来。

    怎么又是换衣服……按刚才那个黑衣人所说,我这样打扮就能出去了的。

    “……不用了。”

    我小声说道,双手将布包递回。

    那男子只微眯了眼冷冷望着我,并不伸手去接。

    漆瞳,冷光凌厉……这样的神情……杜玖?

    这么一看,五官,脸型,确是相似的……他,易容了?

    惊讶之中,微张了嘴,无数疑问冲到嘴边,纠结着,结果竟一个也问不出。

    唇角微勾,大约是见了我的表情变化,觉得有趣罢。

    “换了衣服,先随我出去。”杜玖冷声道。

    默默地点了下头,解开包裹,竟是一袭白裙翩然,一条玉色绲金边腰带束了,更是点睛,轻一伸展,婉然若仙女一般。

    “这裙子,是……”心中疑问,忍不住道。

    杜玖的脸色才刚稍缓,听了这话瞬间又变了适才那般生气的可怕模样。

    我又踩到了他的什么雷区么……

    “她今晚有事,来不了。”

    “……嗯。”

    不敢再抬头去看杜玖的表情,一路只低着头紧紧跟在他身后,出了大石门。

    出去之后,到了一个到处滴着水的大溶洞内,其间还有潺潺流水声响,想是有地下小河流经这里。两侧虽每隔数步便嵌有琉璃灯盏,金光流溢,然脚下湿滑,只好将注意力全放在了脚下,溶洞内姿态各异的石柱林立,想来定是一番奇诡瑰丽的景致,也无暇欣赏。

    出了这溶洞,拾级而上,到了一个小石台。

    石台上站了一列身佩宝剑的青衣男子,仔细一数,正好有十个。

    “有劳几位大哥。”杜玖换了一种极恭敬的语调,对着那一列青衣男子躬身揖手道。

    最末尾的一个青衣男子点头上前,手上拿了两块黑布,先将杜玖的双眼蒙上了,又将腰间系着的红线展开,捻了中端交到了杜玖手里,接着是我,拉过红线末尾交到了我手里,之后蒙上了眼。

    那人的力道刚好,绑得虽紧,却并无太多难受。

    “请随我来。”

    那人说道,语间客气,极合礼数,却并无感情,冷冰冰的,听着不禁微微一颤。

    未走几步,左手突然被人牵起。

    是杜玖……我不明白,我已拉着那红线了,为何还要……

    听了那青衣男子的指示,一路倒无磕绊,耳边水声渐响,周身凉气渐重,想是走到了一条地下河边。

    “请上船。往前直走即可。”

    那青衣男子客气地说道。

    听了指示,往前数步,踩到了一块摇晃的木板之上。

    心下一惊,差点往一侧倾倒,幸而拉着的手牢牢扶住了我。

    意念,全集中在了那手上,尽由他带着,总算在摇晃着的小船上坐下了。

    小船一晃,已划离岸边,左拐、右拐、右拐、左拐……岔道太多,根本记不住。

    凉风袭面。

    指间,暖意缓缓流过。

    不知不觉间,耳边已渐多了秋虫鸣叫、簌簌风打树叶声响。

    船身一震,想是已然靠岸。

    “请二位下船。”

    客气而冰冷的声音前引,踏了搭板上岸。

    终于又回到了地面,心下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蒙眼黑布被取下,才眨了几下眼,再回头时,青衣男子和那只小船却都已不见。

    “走了。”

    杜玖冷声道,大步向了密林深处走去。

    小跑着紧随在他身后,不一会儿,竟到了密林中的一个小湖边上。

    杜玖突然停了脚步,还未反应过来,就已被他拦腰抱起。

    耳边只听得簌簌风响,树影迅疾向后退去,视界晃得只剩了一片模糊。

    在林间疾跑了一阵,才再停了下来。

    抬头去看,杜玖不知何时已将那面具换下,面色淡然,呼吸平稳,似刚才在疾跑着的并不是他一般。

    杜玖只瞥了我一眼,转身又迈开大步。

    这会儿只走了一小段,就回到了大道,道边,正是投宿的那家客栈。

    忍了心中惧意,紧跟着他身后,回了那个院子。

    哪还有什么尸体……干净得简直晃眼……

    杜玖带了我回了房间,转身却又推门出去了。

    心下害怕,却也不敢叫住他。

    不过是妾,而已。对他来说,并没有再多加看顾的必要。

    床是再不敢靠近了,只倚着门,蜷了身子,抱膝坐着。

    倦意侵袭,昏沉间,又跌入了另一片黑暗。

    ==================================================================

    第二天清晨很早就踏着霜出发了。

    马车一晃一晃的,正行驶在一段相当宽阔的山道上。日将夕暮。

    “玥。”车侧的窗帘子被掀开,能看到跨骑在栗色马上的杜玖,微弯腰,一手支着帘子,正看向这里,线条分明的脸,严肃得有些冷漠。

    能听见流水冲刷过石头的声响,山间,大约是一条小河吧。

    “大人?”

    我端坐了身,应道。

    “快到平安城了。”

    杜玖说完,便放下了帘子。

    深吸一口气,对着车柱上悬着的一面小圆铜镜,理了理鬓发。

    马车的行驶渐渐平稳,偶尔能听见田间农夫的吆喝声。

    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掀起车前帘子的一角,偷偷向外望去。

    平安城城门前,站了好几列身着铠甲的兵士。

    “敢问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为何……”

    上前向看起来像是领头的兵士问话的,是一身藏青色布衣的杜林。

    “你这外地人,看起来倒颇为可疑!来平安城做什么?!”

    领头的兵士喝道。

    “小的只是外地的客商,这运了布匹,正要卖给城里的布庄,也算是老客户了。”

    杜林语速微快地答道,颇紧张的样子,声音有些颤抖。

    杜林入戏也太快了。一路上看他不论是答杜玖话还是和各种人应酬,语气都十分平静。

    “卖布的?!哪个布庄?!”

    “常平布庄。这平安城里几十年的老字号啦。”

    杜林说完走上前去,低声说着什么,弯腰将一枚银锭递到了那个兵士手上。

    “这车里,装着什么?!”

    领头的兵士微闭了一只眼,厉声问道。

    “啊,前头这一辆,是咱这走货车队的老板娘,这次随老板一起到平安城看珍珠货来的,车里也有些布匹。后头的那辆,里边装的全都是贩来的布匹。”

    “你们几个过来,查查这两辆车!”领头的兵士扭过头去,对着身后的兵士喝道。

    我赶忙放下帘子,坐了回去。

    不一会儿就有个兵士掀开帘子往里面胡乱看了一眼。

    “过!”那个领头的兵士喝道。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