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2章南下(6)

章节字数:2952  更新时间:12-06-11 18: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才刚动起来——

    “停!”

    ——马车又急急刹住,差点一个跟头直撞向车柱。

    “这平安城现正有宵禁,晚上酉时始便不许上街!若哪个不要命的胆敢跑出来,犯的就是死罪!那就莫要怪这刀剑不留情了!”

    “是,是,小的知道了。多谢官爷提醒。”

    杜林的声音,听来完全入了情境——十足的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商贩的模样。

    “过!”

    领头的兵士大喝一声,手一挥,放了车队过去。

    正这时,后方嘈杂异常的马蹄声、车轧声越来越大。

    掀了车后帘子一角,望出去,只见尘土飞扬,骑着匹灰色斑纹马跑在车队最前面的,竟是个身着红袍铠甲的兵士。

    “这是【南军】专门运送木石的押送队。”

    骑上了马跟在马车后的杜玖表情冷漠地说道,眼睛直视着前方。

    “运送木石?”我问。

    【南军】是驻守尚国南疆的军队,幸好之前翠儿有提到过,不然这样的问题也不能问杜玖,只好自己憋着。

    杜玖并不答话,转过头去,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正好看见贴在城门甬道壁上的一幅画——草黄色的粗糙纸张上,以朱墨写了“通缉令”三个大字,下面画了一张人脸——奇怪的是,画上只画出了眼睛——杏眼的轮廓漂亮得几近妖异,以下的部分,却被大块黑色的墨团抹去了——大概是这通缉犯当时戴了面纱,只露出了眼睛。

    通缉令上虽只有眼睛部分,一眼望去,却觉得很熟悉……是那个先用了三支银针救了我,后来又在幽苑遇到的那个“大侠”。

    不过,看在不知情的人眼里,通缉令上所画之人只可能是个美得惊天的绝世大美女。

    “京沂大运河的修筑,从前年起,便征调全国各处的民力、兵力。平安城正是其中一处枢纽,朝廷不断往此处加派重兵,城内外仓库已囤放了不少供修渠使用的木石材料。”

    “……所以?”

    “囤放木石材料之地,多在城边营地。【犯夜】原罪不致死。但这宵禁惩罚如此之严,倒不是为了这事。”

    “那是为了?”

    杜玖却不再说话,策马走到了车队最前。

    所投宿的客栈,与之前在新水镇的不同,正位于繁华闹市间,左边正好挨着一家布坊,右边则是一家钱庄,门楣上高悬着的牌匾上书“广沂钱庄”四个朱墨大字,并无落款。

    在新水镇时的那家钱庄,像也是这个名字。

    客栈并不大,在杜玖一行人入住之后,已无空房。店内忙碌,无暇专送食膳到客房,一行人放了行李,稍一整理,只好又到了客栈大厅吃晚饭。

    大厅一角正好有两张挨在一起的空桌,杜林已先过去了,吩咐了店侍上菜。

    邻桌坐了四个面貌粗犷、身材高大的大汉,一手端碗,大口喝酒,也不拿筷子,直接抓了碗中鸡肉大口撕咬,说话极大声,唾沫星子四处飞溅,情状之惨,简直不忍入目。

    “大爷我原以为平安城不过是江南的一个小山城,依山傍水的,风景得好,哪里想到,这里竟管得这么严?!”

    “大哥说的对!夜晚宵禁,就这么干待在客栈里,也太无聊了。”

    正恶心间,胃口全无,一心只想要赶快吃完,回屋休息,不想突然一阵恶臭侵入鼻内,心下一惊,差点将口中饭菜尽数吐出。

    回过头去,见一个穿着极肮脏破烂、身后背了个黑灰色大布袋的秃顶老头子,一手撑杖,另一手拿了只破碗,颤颤巍巍地走在店内。

    想是店侍太忙,竟放了乞丐入内。

    那老头子凑近了隔边坐了四个大汉的那桌,瞪着浑浊发黄的双眼,杖尖直指其中一人胸前。

    那大汉被这突然一下,一时呆住了,待反应过来时,刚伸手去抓,未想到那老头子速度却比他还快,未及眨眼,就已将竹杖稳稳收回。

    “哪里来的臭老头?!好大胆啊,敢惹大爷?!”那大汉双眼发红,浑身青筋暴突,怒吼道。

    老头子抚了抚稀疏发黄的长髯,仰头大笑一声,直视着即将发飙的大汉,神色极淡定,全无惧意,“年轻人,算我好心劝你,那个地方换来的银票,可千万别用啊……小心会掉了脑袋的。”

    那个地方换来的……银票?会……掉脑袋?

    再一细看,才发现适才老头子所指之处,衣服间正好露出了几张银票的边角。

    “臭老头,想骗钱就直说!磨磨唧唧的,什么掉脑袋?!我看你才掉脑袋!”

    另一个大汉已站了起来,甩了甩手脚,骨节咯噔声响,与前一大汉分左右向老头子步步逼近。

    老头子淡然一笑,道,“年轻人,脑袋,还是多看管些的好。”

    两个大汉突然加速,向了老头子的方向猛地挥拳。

    “砰”的一声巨响,两个大汉竟一头撞在了一起,受力过猛,两下反弹,直向后仰摔在地,又是“砰”的两声巨响。

    老头子不知何时已退开了十步之远,扶髯“呵呵”笑着,只摇了摇头。

    留坐桌边的两个大汉见同伴竟发生此事,跃身而起,也不多话,挥拳直冲向那老头子。

    待他二人冲到老头子身前,猛拳挥出,竟又是两下相撞,“砰”的巨响,这回更惨,直摔到了其他桌上,桌子受力不住,“啪”地裂开了,两个大汉跌在破碗汤菜之间,模样实在狼狈。

    再看那老头子,早已走出店外,又变回了先前蹒跚的脚步,仰天大笑而去。

    店侍赶来,逮住了四个大汉,定要他们赔了这些损失才放。

    四个大汉憋了一肚子怒火,正想发泄,那店侍随手掰了一颗算珠在手,往上一弹,竟一下就击穿了房梁,四个大汉对望一眼,再不敢多话,被称为“大哥”的那个大汉掏了怀中银票,咬牙取了一张,递给了那店侍。

    所居客房在后楼,正好要经过一个小院子,院子中央栽了一丛牡丹,其间,竟有一株是绿牡丹,说不出的诡异。

    回了屋静坐,耳边,风拂过屋外花丛那瘦长若叹息般的声音,异常清晰。面前,木桌上铺着一大张空白的宣纸。

    心不在焉地磨了一会儿墨。

    屋里的空气,甜得发闷。

    起身,推门而出。

    郭锦像石头雕像一样,站立在房间门口。

    “大人呢?”抬头问郭锦,心里已经预知了答案。

    “大人去办事了,如夫人。”

    郭锦回道,神情极庄重严肃,像块石头一般。

    只是,那个守城门的兵士不是说,晚上酉时开始便不许上街,若被发现即是死罪么?

    但即使把疑问问出来了,这个石头守卫看起来也是不会回答的。

    天无云,月辉,苍白得过份。

    “如夫人,秋夜露重,还是请进屋休息。”

    郭锦说道。

    我点了下头,又把门关上了。

    在桌前坐了一会儿,起身走到屋角的红檀木书架前随便挑了本诗集,又走回桌前就着青釉小油灯抄了约摸两个时辰。不远处的客栈主楼,现也只剩下偶尔两三句压低了的说话声。

    风声渐变凄厉。

    眼角余光瞥见,窗户外有人影晃过,紧接着是极低的说话声……听声音,很像是杜林……

    接着,敲门声响起,很轻。

    “如夫人,您是否已经歇下?”杜林的声音。

    “怎么了?”我放下笔,走到门边。

    “大人吩咐在下,好好交代了如夫人,若夜里听到什么动静,也请一定不要开门,更不要走出这个院子。”

    “好的。”

    我应道。

    且不说城里正有严格到甚至犯夜即死的宵禁,在新水镇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又怎敢乱动?

    屋外衣服窸窣声响了一阵,却没有院门打开的声音,只有几声鞋踏屋瓦上的“啪啪”声响。

    再开门的时候,郭锦居然也不在了,只剩了一地清冷月光,嘲讽般地向我吐着舌头。

    秋夜冷风猛地灌入,浑身一个激灵,好不容易攒起的一点点倦意,眨眼间便消失殆尽。

    再也不想在这屋里待了,却也没有胆量出去,只好闭了门,在桌前静坐了会儿,强睁了眼,忍住倦意,又开始抄诗。

    意识渐次恍惚,街上打更人的梆声响起,已约摸是二更或者三更时候了。

    杜玖,这么晚了,到底是在忙些什么?

    终于,被倦意折磨着,抄诗抄得心下有些烦了,放了笔,也不收拾书桌,直接洗了脸,在烛台前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吹了更安全,一咬牙吹了,准备睡下。

    才刚合眼,突然一声细碎响动——有东西,轻蹭过屋瓦。

    ++++++++++++++++++++++++++++++++本章未完待续+++++++++++++++++++++++++++

    今天连城出了点问题,导致一直到现在才能更新,式子真的很抱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