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6章 于林(2)

章节字数:2763  更新时间:12-06-15 0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一瞬,又坠入了无垠的黏稠黑暗,身子,忽冷忽热,脑门如被烈火烧烫了的针猛扎般,一下一下的抽痛,浑身焦躁得厉害,不论再怎么挣扎却还是不醒,只莫名地,被死死困住了。

    轻微的晃动,模糊话声,自极远之地飘过一般。

    倏然间,一股极清之气流入,在体内缓缓游走,疼痛,渐次消退,心跳,亦渐归平静。

    身子,仿佛被一片温暖的纯白雾霭包裹其间般,暖暖的。

    意识突然醒来时,只觉得身子暖暖的,甚至微有些发热,先挣扎着动了下手脚,发觉被什么紧紧裹住了般,根本动不了多少。虽然意识仍是懒懒的——许久了,都没有睡过这般安稳,全身只觉极是舒畅,但还是立即睁了眼。

    未料到才刚睁眼,就对上了一双深漆凤眸,眸深处,刹那轻泛过半点微光。

    片刻,被这意外一惊,竟失了神。

    “……大人?”

    “……醒了?”

    竟同时问出了声,又是一愣。

    杜玖却先移开了目光,轻声道,“离天明还要一个多时辰,可再歇会儿。”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竟是半倚在他怀里的,不过身上倒是紧紧裹了层毛毯,难怪手脚几乎伸展不开。杜玖左手半搂着被毛毯裹成了一条毛毛虫一般的我,右手则随意搭在身侧——手边,正紧挨着一把搁在身后的三尺长剑——一路上虽从未见凌弋用过此剑,但若是出现了什么突发状况,这样才便于最快反应吧。

    篝火依旧,周围也仍是一片紫青湿寒的浓雾紧紧包绕,五步之外,根本再看不清。

    凌弋左手边正紧靠着马儿,像是感应到我醒了一般,马儿也醒了,眨巴着大圆乌瞳,闪亮闪亮的。马因长久的进化、为了躲避各种猎食者而有了站着睡的习惯,而此时的马儿却仍是跪坐在地的,除了这样更方便取暖外,想来它身上的伤一时半会儿也还未好。

    杜玖适才说可再歇会儿,事实也确实如此。就算我这时起来了,也做不了什么,不如待天亮了,雾稍散,精力也再恢复些了。

    合了眼,些微的倦懒困意——可就这样倚在他的怀里,我根本睡不着。

    虽然,莫名的安心。

    “……大人?”

    忍不住,轻声问道。

    保持着原姿势,不敢抬头。

    眼底跃动着的篝火倒影,瞬间扎得心脏一疼。

    “怎么?”杜玖的声音,又恢复了先前的冷淡。

    “……怎么不见郭锦、杜林他们?”

    “他们各自有事,入此林子前我已吩咐过。”

    杜玖极淡地回答了一句,说完,眼角余光见,他已自轻合了眼小歇。

    无奈,也只好再闭了眼,这样脑电波与睁眼醒着的时候相比,还较为接近休息状态。无论再怎样睡不着,只要闭眼静躺着,多少都能得到些休息。

    可虽说是闭眼静躺,心下却根本平静不了。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一切,回忆片段、恐惧的情绪,又开始在脑海中窜来窜去,大声嚷嚷着,纠结成一片。

    从一开始数,总是未数到二十就自乱了。

    索性不管了,任它们自相争斗,意识倒又渐次模糊,极轻缓地,重又浸入了黑暗之中。

    再睁眼时,天已大亮,篝火也已熄了,石滩上雾气已散去了七、八成,远眺间,只剩了山上还是青紫浓雾缭绕。

    大小青灰碎石,其上凝结着的一层晶莹霜花,折射过淡金色的晨光,轻暖的错觉。

    杜玖却已不在身边。

    寻遍周围,也找不到有人出入过这里的痕迹——若有人踩过这些碎石,多少应该是能看出的。

    难道,黎明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又不过是我的幻觉?

    瞬间的失措。

    下一瞬,才发觉自己竟傻得这般可笑。

    ——身上还裹着毯子呢。

    手脚忙乱地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从裹得严实的毛毯间挣脱出来。跪坐着的马儿睁开眼,长睫毛扑闪了下,低鸣一声,像是很高兴的样子,伸过手去抚着它的脖颈,温实的触感——幸好,它总算是活下来了。

    “杜大人呢?”我轻声问。

    马儿将头转向一侧,昂脖指了来时的那片林子,一声低嘶。

    杜玖去那里做什么?

    “杜大人他……走了很久了?”

    虽知道他既然来了,不会又这样无缘无故地将我扔在这里……但总是忍不住隐隐不安,总觉得,对杜玖而言,不论在我看来是怎样的意外之事,他都自有他的理由,而且一旦决定,绝对贯彻,决没有为了像我这样的人而改变的可能。

    马儿的大圆乌瞳凝望着我,像是了解我无由的担心一般,头靠过来,吐舌舔了舔我的手。

    晨时山间的空气,仍是寒气很重,不由得又向马儿身侧挪了挪。

    “对了,马儿,你可有名字?”将头侧靠在马儿背上,轻声问道。

    马儿回过头,灵动乌瞳眨巴了下。

    “诶……你这么好,前主人肯定给你起了名了。”说着,低叹了一声。

    可惜,马儿不能人言,我也无从得知它的名字。

    可那灵动乌瞳专注地凝望着我,似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突然一闪念,开了口轻声道,“马儿,我总这么叫你总是不好。不如这样吧,在我知道你的真名之前,暂且先给你起个小名,好不好?这样叫起来也方便些。”

    马儿点了下头,我则凝神开始思索。

    马儿最奇特之处,就在左耳内那七颗正好排成北斗图案的小黑痣——七——“就叫你‘小七’,可好?”

    奇怪的是,这下子马儿却没了反应,仍是凝眸瞧着我。

    不喜欢这个名字?可我觉得还挺好听的呀——不死心地试探着轻唤了一声,“小七?”

    马儿昂首长嘶了一声,下一瞬,竟有大颗大颗的泪珠涌出,划过晨时清冷空气间浮游着的浅金光线,坠落在地。

    是因为,我唤了它‘小七’么?

    竟如此落泪了——或许,那个前主人替它的起的名,也和这个相近?

    “……小七?”再试探着唤了一声。

    马儿转过头来,吐舌舔了舔我的脸颊,呼哧呼哧的热气直喷到脸上——感觉到了,它的激动。

    不禁微微一笑,张开双臂轻搂住了它的脖颈,轻声道,“小七,你先别太激动,休息好了,先将身上的伤养好了才是,这里暂时还有我,虽说不太可靠……不过万一有了什么事,我只要吹了银哨……杜大人他一定会来的。”

    小七低鸣一声,听话地合了眼。

    静坐无事,也不敢离了小七太远,只在周围走了几圈,鼓起勇气去小溪边捧水洗了脸回来,正想着要不要用昨天的那个粽形“杯子”再去小溪那里盛些水过来,耳边听得有轻微风动之声,眨眼间,杜玖就从来时的那片林子中走出了,手上还提了一只野鸡。

    杜玖待走得近了,冷声吩咐道,“你去溪边盛水过来。”

    说完,扔了一只椭圆皮壶过来。

    偷眼去看,那野鸡身上并无伤口,却双眼紧闭,浑身软耷拉着,显然是已往生去寻下个轮回了。

    看他冷色阴沉得厉害,也不敢抱怨,抱了皮壶,转身就往小溪走去。

    溪水浅碧,晃晃漾漾,却望不见底。

    未料到,才刚将皮壶口木塞取下、将皮壶放入溪中,水下猛地窜出了一条金黄小蛇——大张着嘴,两颗尖牙反射过金色光线,极魅惑般的死亡气息——不过短短一瞬,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人,甚至还停留在原姿势——

    ——耳边,瞬时一声疾速划破空气的尖锐声响,竟能看清,一小片柳叶弯刀正正好横剁去了金蛇的嘴前段,两颗尖牙,也在瞬时被一削两半——毒液,根本来不及喷出。

    柳叶弯刀一个回旋,自蛇口七寸之处横削而去,将蛇身一斩两段,而后又稳稳插在了身侧后的碎石之间。

    杜玖大步疾走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了个小瓷瓶子,拔了瓶塞,往小片柳叶弯刀上倒了些无色无味的未知液体,只听“嗤”的一声响,自刀刃上冒出一阵白烟,接着杜玖才将小片柳叶弯刀收入袖中。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