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8章 于林(4)

章节字数:2704  更新时间:12-06-17 10: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心下一沉,根本来不及抹去这可怕念头,刹那间寒栗惊惧已沿了神经网络袭遍全身。可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越是被恐惧死死攫住,浑身止不住地微颤。

    胃内翻滚纠结,酸液混了才吞下肉末涌到喉口,热辣辣的疼。

    “要逃么?”杜玖极轻地问了一句,语气清冷,夹了几丝冷笑。

    逃?我为何要逃?

    像狗甩水般猛晃了晃脑袋,模糊了视界,下一秒,却又清晰得刺疼,竟轻笑出声,“大人此行的目的,可否略一告知?”

    抬眸只见杜玖正冷冷地望向这里,瞳孔微缩,戒备而威胁的神情。

    我亦冷冷地回望着他,强按下心头惧意——冷得太过了,反而变得能静下来思考。

    就算面前之人不是杜玖,对我来说其实也无所谓。不论他到底是谁,昨晚他算是救了我和小七,刚才又从金媚蛇牙下救了我一命,以他的身手,就算他要对我不利,我也根本无力反抗。

    更何况,我醒来之后,就被“家人”“卖”了做妾,一路上又两次差点被火烧死,一次失足掉入极凶险的贼窟……在这里,能信任的除了自己,还能有谁么?

    直视着的,深邃漆瞳内威胁之意渐淡,复又归了先前那般的冷冽,半晌,竟先移开了。

    “所为公事,恕难告知。”

    杜玖只冷冷地说了一句,起身迈开大步,向了石滩远端另一处约两米多宽的出口方向走去。

    未走几步,杜玖突然停下,回身取下了腰间匕首,掷了过来,冷声道,“收着,防身。”

    刹那呆愣,待反应过来时,手中已稳稳接了那匕首,正想开口道谢,杜玖却已走得远了,也就作罢。

    觉手中匕首稍沉,低下头略一打量——漆皮刀鞘,刀柄尾端前后各嵌了颗拇指头大小的金绿色猫眼宝石,细光闪动,随了转动而张开闭合。拔了刀,刀身瞬时晃过冷冽寒光,简直就如杜玖刚才的目光,压倒般的杀气,让人根本无法直视,却又挣脱不开,只能如被缚蛛网之中的无辜蝶蛾一般,绝望地看着自己被毒液侵蚀,继而被一点点吞噬殆尽。

    幸而小七坚持到了这里才倒下,若是在杜玖所说的那片“迷魂林”中就倒下了,恐怕真的难走出去,而在此处,却可以寻了水路出山,只要这陆上水线不断,不在某处渗入地下,应是能出去的。

    杜玖既是去探路了,我也正好可以再歇息会儿。

    至于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杜玖,不再想了——若我已是被放在砧板上的肉了,在这陌生之地,我又如何能逃得掉呢?不如吃饱了,靠着小七睡会儿,先把精神气儿养足了,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就好。

    这样一想,顿觉轻松不少,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将杜玖才扔过来的鸡腿吃了,仍觉不饱,又走过去拿了匕首小心割了一只鸡翅,用竹叶裹了。这时我才注意到,杜玖的这把匕首刚才已是割过鸡肉了的,随后也未见杜玖擦拭过,此时又是割了肉,刀刃上却半点油腥未沾,寒光依旧——切肉不粘,方便快捷,用后无须清洗,这根本就是现代才有的不粘刀。

    不过既是如此宝刀,杜玖又怎会舍得拿它来割野鸡肉?

    将鸡翅也啃尽了之后,满足地打了声饱嗝,转头见小七正凝眸望着我,乌瞳内蕴了盈盈笑意,仰头低鸣一声,嘴唇一皱,露出了满口整齐皓齿。

    心头一暖——这样的情景,似是很熟悉一般,脑海之中却空得异常,就像有人故意拿了橡皮将曾经存在过的记忆全部擦去了一样,没有半点痕迹可寻。

    努力暂时忽视去这突然袭来的莫名空洞感,笑着轻拍了拍它的脖颈,问道,“小七,吃饱了么?还想吃草的话,我再去帮你采一些。”

    小七摇了下头,眨了眨乌亮圆眼,吐舌舔了下我的手心。

    小七身上伤处,在我未醒之时,杜玖应是已拿药酒处理过了,伤处皆呈黄褐色,虽深浅不一,气味微熏,却也含了一丝清凉,似是加了薄荷一味。

    才刚进食,血流会聚胃部,脑内缺血,倦意蔓延,虽知道刚进食后立即睡觉不好,不过我若是坐着小憩一会儿,应是无妨罢,适才被那金媚蛇一吓,一时再不敢四处乱跑了,反正待在此处也只是干瞪眼,伸手扯过毛毯,在小七身边坐下了,“那我先睡会儿,若有情况,小七要记得叫醒我。”

    小七会意,又眨了下眼。

    将毛毯随意盖了,倚靠在小七身上,合眼静歇。

    意识渐入空境,不知不觉间,再睁眼时,竟走在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长廊间,一眼,根本望不见尽头。

    四周很静。

    静得连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打在骨头间,清晰得发疼。

    意识强烈的不安,这种过于真实的感觉,像是有什么极恐怖之事即将发生。

    长廊两侧,都是大片的竹林包绕。绿竹泛着浅淡朦胧的淡乳白色微光,瘦长的竹竿,长叶繁密交叠,几乎遮住了整片天空。

    不知走了多久,长廊左转,围绕着一大片的空地打了个结。

    空地中央,静立着一座青碧琉璃瓦、朱红大柱的八角飞檐亭子。空地上方露出的窄小天空,滞重的铁灰色云,黏稠地低低翻滚着。

    长长的走廊蜿蜒向前。朱红漆的廊柱,乍看之下却如鲜血一般触目,廊顶上用彩漆描绘着一幅接一幅的故事画,廊檐的雕刻十分精细,姿态雄浑间却透着一股张牙舞爪般的压迫恐吓之意。

    空洞的脚步声,从远处的走廊尽头传来,在这一片空荡荡的静寂中来回荡着,生涩的回响。

    脚步声逼得越来越近。

    紧接着,有说话声远远传来。凝了神,仔细地辨认着,突然抬高的说话声却像一块巨石,被猛地一下扔进了湖中,原本的平静无波,瞬时破碎成无数片绝望。

    “——并非龙种。”

    听不清,到底,是什么,并非龙种?

    心脏,却不由自主地加速了跳动,一时撑得腹内极是难受,喉咙止不住地呕了几下,却根本吐不出什么。

    暴风狂乱,猛地刮起,说话声亦复又变得模糊不清。

    同时,另一种狂乱的声音竟也在我的耳畔出现——如同巨浪在暴风雨中猛烈拍打礁石的怒吼一样,如此这般的,熟悉。

    风疾速掠过走廊,几乎要将我刮倒。只好背抵着廊柱,将全身重量压在了上面。

    一声雷鸣刺过耳膜。

    亭子边,一棵纤细的竹子被拦腰吹断,但我站在这里却根本听不到竹子被吹断的声音,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突兀的生涩断面。

    极度的狂乱突然变成了一片看不见光亮的死寂。

    下腹部,整个被从内向往撕扯开般剧烈的疼痛。

    一直被忽略了的,除了自己的心跳之外,还有另一个纤小而孱弱的心脏在跳动着……可这时,那细小的心跳声却已越来越弱。

    终于,不论我再怎样大声呼唤,再怎样苦苦找寻,停留在那里的,已是没有了。

    只剩了根本无法听懂的聒噪声在耳边来回晃荡着。

    如无数尖锐的刀刃般,在全身狠狠刮刺。

    视界,只剩了一片腥红。

    “娘娘……娘娘……娘娘坚持住啊……娘娘……娘娘……”

    只一刹那,像是身后被人推了一下,一个踉跄,脑后一下刺痛,倏然醒转。

    满地苍灰碎石闯入视界,意识这才回复,原来自己还在山间石滩。

    脖间微觉呼哧热气,回头一看,刚才背后那一下,正是小七。

    小七凝眸望着,乌瞳内竟能读出担忧。

    脊背上,仍残余着寒意。低头一看,毛毯不知何时已全落在了脚边。山间石滩,上午时候仍是寒气很重的,想来刚才会做了那噩梦,也和这不无关系吧。

    “我没事。”轻叹一声,微微一笑道。

    ++++++++++++++++++++++++++++++++本章未完待续+++++++++++++++++++++++++++

    今日更文稍迟,望大大们见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