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19章 于林(5)

章节字数:2755  更新时间:12-06-18 1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七低嘶了一声,乌瞳仍注视着我,一动未动。

    周身,冰凉空气间游移着几缕青白天光,稍显无力。

    “真的,没事。”忍不住微笑,伸过手去轻拍了拍它的面颊,“倒是小七你,身上好些了么?”

    小七眨了下眼,昂首抖了抖脖子,紧接着四足撑立而起,迈开四蹄踏了几步,乌瞳晶亮,鬃尾微扬,兴奋地昂立脖颈,对空低而长地嘶鸣了一声。

    见它已是好了,心下高兴非常,也知它是怕吼得太大声了可能会惹来危险,故而总是压低了声嘶吼,上前爱怜地抚了抚它的鼻子,“小七,伤才初愈,还该多休息才是。想吃草么?我去采些来。”

    小七许是太过兴奋了,张开大口咬起我的袖脚,略嚼了几下,见此情形,不禁笑出了声,“小七,那可不是草哦。”

    小七松了口,又露出了之前那种像人一般傻笑的表情——嘴唇微上扬,露出了满口整齐皓齿,长睫毛轻扑,乌瞳眯了半分。这样的表情,对马而言本无意义,但看来小七高兴之时就会做出这般模样,想来是前主人教会它的?若真是如此,那这前主人还真是极好玩的一个人。

    忍不住张开双臂给了小七一个大大的拥抱,“小七要乖,我这就去帮你采些草回来,小七在这里的等着就好。”

    说完,迈步向来时的那片密林走去。

    若只是在密林边缘,应是无事吧?

    小七却没有听话地待在原地,而是紧随在我的身侧。转念一想,马本就最喜欢自由奔跑,小七受伤了之后在碎石地上跪坐了一整夜,想是已忍得有些难受了,也就随了它,最后变成了由它领着我,在密林边缘走走停停。

    林子深处残余的雾气微有些泛青,阴冷而诡异的黏稠质感,多看几眼,便忍不住心下发毛。林子边缘倒是景致蛮好,南方多四季常青的草木,叶上凝了滚圆晶润的小露珠,湿绿欲滴,十分可爱。

    此密林朝向奇特,秋冬之际正处山阴,日照稀缺,山内水脉暗流,四季本就落叶深厚,秋时更是如此,夜里连带着腐气瘴雾四起,又兼了此处与新水镇类似,正是喀斯特地貌,地下多溶洞相连,若不幸一步踏错,落入地下,恐怕凶多吉少——这些也就是这里为何被称为“迷魂林”的原因吧?

    可昨日小七又究竟是如何能带着我一路平安地飞奔至此?杜玖又是如何穿越了这片密林找到我的?

    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空气间渐有微弱热气浮动,身后碎石间极轻微的响动,连带着微有异常的风声,转过身去,正好见杜玖疾步踏石而归,手上,又如晨时一样,拎着一只身上全无伤口,却双眼紧闭、已然咽气往生的野鸡。

    待杜玖走得近了些,见他神情略沉,漆眸依旧深邃得寻不见分毫距离,与平时无异,便放轻了声问道,“大人,小七身上的伤,可还须上药?”

    过了半秒,杜玖才向正大口嚼着嫩叶的小七望了一眼,目光微变,从袖中取出了了个朱漆小木瓶,抬手便掷了过来,“每三个时辰一次,无干净纱布,以树叶洗净了,再抹就好。”

    如此说来,我还必须将再去那小溪一趟。

    “上好药之后,再吃些东西就走。”杜玖冷冷说了一句,一个利落转身,迈开大步就往篝火处走去。

    身侧的小七踏了两下蹄子,又张嘴衔了我的袖脚,领着我往小溪方向直走而去。

    侧过身,揉了揉小七脖颈上长而俊逸的深赤色鬃毛,笑说道,“小七,我可以的,那种蛇已经碰到过一次了,按概率来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第二次再碰到几乎是不可能的。”

    小七转过头,吐舌舔了舔我的掌心,这才又回复了安静,极乖巧地走在我的身侧。

    尽管嘴上是这么说的,对那金媚蛇瞬间突然而起的凶猛攻势仍是心有余悸,勉强压住了心头恐惧,一手掬了清水将所采树叶都细细洗了一遍。

    在换药过程中,小七始终安静地站在原地,只偶尔扬一扬马尾,痛得厉害时,也只是眨几下乌眼,凝眸望向我——我的身上似也感受到了相同的疼痛,便尽量再放轻了手上动作,每完成一处,都轻拍拍它的脖颈,以示鼓励。

    好容易完成了给小七换药的任务,与小七一同回了篝火处,杜玖也已烤好了另一只野鸡,甚至已经将肉分好,以竹叶各自包着。

    一时无话。待吃完时,石滩已被当空烈日晒得有些发烫了,杜玖起身,并不看我和小七,只面无表情地冷声道,“沿水路出去,跟紧了。”

    果然须得沿水路出山,一路观察,杜玖走路极轻,应是轻功极好之人,适才探路,竟去了如此之久,不知其间究竟遇到了什么?

    杜玖大步走在前,一路疾走紧随其后,偶尔路况稍差,杜玖也并不停下来等,最多转过头瞥上一眼,确认没有非他出手不可的情况,就又回过头去了。

    如我之前所想的那般,石滩的另一个开口正是一处瀑布,不过这瀑布并不高,只大约一米五多,侧过身,双手紧扶了周边山石,脚下一滑,手臂轻蹭,半摔着也就下去了。

    下边的这个石滩要比上面的小很多,不过走了百步左右的距离就又到了一处豁口。

    再下边的石滩倒是窄而蜿蜒曲长,一路倾斜向下,沿着小溪走了约近一个时辰,尽头的一处豁口,正是一个地窟窿,自上向下而望,视线只落到了凝结在下方的一片黑暗之中,如深井般根本寻不见距离。寒气上涌,渗入骨髓,心底禁不住恐惧直发颤,脑内只剩了一种声音在大声尖叫着想要逃开,逃得越远越好。

    可是水流尽皆到此截断,直向下摔去。却根本听不见水流坠地的声音,只听得水流在幽深的地洞石壁间来回拍荡的杂乱声响。

    我想起刚才所经过的,这小溪还有一处支流,蜿蜒流向对面山林,之后被层叠的山石遮了,并看不见再之后的流向,那里,或许能有出口?

    虽明白杜玖既然来了此处,应是有打算的,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声,“大人,要回刚才那里么?”

    杜玖弯腰捡了一块石子,直向地窟内扔去,起身静立,凝神听了半晌,才终于冷冷地回了一句,“从这里下去。”

    “诶?”

    是我没听清么?杜玖说,从这里下去?

    “大人……?”

    杜玖只略一沉吟,往回走了几步,转回身,迈步疾奔,至地窟边缘飞身一跃,眨眼间已是跳到了对面石壁间的一处凹口。

    那凹口掩在丛生青草之后,正好可供一个或坐或立,若不是杜玖一跃而过,我根本未注意到那里——下一秒,杜玖迅疾拔出了腰间青剑,对准了石壁上的某处细缝,一击斜刺而入。

    就如将钥匙插入锁孔中一般。

    之后,杜玖只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因是背着身的,也望不见他的表情。

    紧挨了小七,抱臂取暖,待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极细小的“喀哒喀哒”声自地窟内传来,似是有什么机关正在缓缓转动。

    脚下巨石,轻微的颤抖。

    小七突然垂下头张口紧咬起我的衣袖,将我往一侧猛拉,意识半是迷糊地随了它向一侧退了十数步,抬眼只见刚才我所站之地,豁然出现了一处约两米长宽的正方形地洞口,雕凿粗糙的苍灰石阶坡度极陡,直向下延伸,湿漉漉的石壁不断向外渗滴着水,石阶坑洼间覆满了青苔。

    正惊讶间,杜玖不知何时已站在了身侧,神情冷冽如常,深邃目光未有半丝波澜,只冷冷望着那突然出现的地洞口,看样子并不打算主动解释。

    “大人,这到底是?”

    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就算会被他当成空气一样无视掉,也没关系,只觉问出来了就好。

    ++++++++++++++++++++++++++++++++本章未完待续+++++++++++++++++++++++++++

    更新又迟,实在抱歉,无地自容,遁走写作业复习去。。大大们也期末给力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