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20章 于林(6)

章节字数:2748  更新时间:12-06-19 0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死城’,应是古时先民避难之所。”

    这次杜玖倒立即就回答了,虽仍是冷冷的语调,一句话未说完,就已大步上前。

    “大人以前就来过这里?”

    他刚才直接飞身越过地窟,将青剑斜插入裂隙某处,整个下来动作流利干脆,未有一丝犹豫,像是极熟悉这里的构造。不过,以他的轻功,去了这许久,也不可能是因为许久未来忘了路之类的,莫非是——

    ——“听过,今日偶然遇到,才知就是传闻中的‘死城’。”

    杜玖面无表情地答了一句,在地洞口停了下来,侧身转过视线,冷声道,“入口在剑取出后立即关闭。你,不想走了么?”

    霎时,更觉寒意浸骨,忙摇了摇头,再向刚才那处插入青剑的石壁凹口看去,乌皮缠裹的剑柄隐约青草其间——剑取出后,入口立即关闭,那——?

    不过既然杜玖已如此说了,定有他的办法,也不甚担心,即刻与小七一同走到杜玖身侧,停在了洞口石阶边缘,顿时只觉幽寒之气迎面扑来,向下望去,石阶呈一个小角度顺时针弯曲,不过数十石阶,再就看不清了,只剩了一片浓稠黑暗,如同凶兽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般,猖狂得不剩一丝空隙,喉间紧绷,被无形的手狠狠掐住了一般。

    视界,眩晕得厉害。

    待回过神来时,身侧,眨眼之间竟多了暖红光线跳跃,原来是杜玖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两支焦油火把,皆已点燃,噼啪噼啪地燃烧着。

    “你先下去。”

    杜玖只简短地说了一句,待我弯腰躬身,双手紧抠住地面,一步一步小心摸索着,小七也紧随身后,总算是下到了地面以下,杜玖立即将手中火把扔给我——

    ——身子已是止不住的轻颤,为了接火把,脚下一滑,幸好只是一屁股直接摔坐在了石阶上,虽然这一下猛摔,摔得几乎是浑身发疼,但没有径直滚下,已很好了。

    再抬头去看时,杜玖已经移开了视线,只冷冷地说了一句,“先拿好,再往下走几步。”

    本来心下有些不舒服,毕竟他刚才那么突然地将火把扔过来,人都有躲避危险之物的本能,我怎么可能像他们这些人一样,摔坐在地已是万幸,若是径直向洞深处摔去——而他居然直接忽略过了,还吩咐说再往下走几步?

    可同时一想,在诡异大火发生之后,小七将我带至此处,他能来,已是仁至义尽了,并没有义务事事照顾,更没有义务好言好语。

    听了他的话,与小七再往下走了几步,再抬头时,只见杜玖右边袖中甩出了一条细软银鞭——银光闪动间,杜玖已然跃身进洞,银鞭末端的小银钩稳稳拖住了青剑几乎也在同一瞬入了洞,脚下轻颤,伴着极闷的低沉轰隆声,洞口四面各有厚重青石板吐出,不过眨眼之间,洞内,只剩了焦油火把的光亮。

    杜玖依旧是面无表情,动作从容地将银鞭收回了袖中,将青剑重又挂回腰间,从我手中取过了一支火把。

    他这一番潇洒动作下来,不知不觉间竟看得呆愣出神。

    “走了。紧随,暗处多毒虫。”杜玖冷声道,深邃凤目生冷地映着火把跃动的红光,温度严重为负,斜睨了我一眼,擦过身边,径直向下走去。

    忍不住,向他的衣袖多瞧了几眼——他的衣袖还真是个神奇百宝箱一样的存在。

    在这幽冷的地洞中沿了陡峭的石阶而行,肾上腺素始终居高不下,浑身血流异常,止不住的寒颤。十几次,险些摔倒,杜玖却一路走得极稳,根本连一下打滑也没有,时不时地停下来等我,因是背对着的,也不知他此时不耐烦的表情究竟会何等吓人。紧随身后的小七也是,一路侧身走得很稳,不像是第一次走这种阴冷潮湿的地方。

    小七这样的矫健聪慧,它在以前,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

    突然想起那日店侍说小七多半是马贩子在山间捡到的“跑路货”,却不知究竟是何意思。眼下也再无他人可问,只能问杜玖这个大冷面了。

    虽如此决定了,心下还是犹疑不决,下意识地清了下嗓子,才刚打算将问题问出口,却不想脚下石阶已到了尽头,接到了平地之上,因脑内正想着问题,意识恍惚间,脚下又是一滑,竟在平地摔了一跤,幸亏小七及时张嘴咬住了我的衣袖,将我拉回,我才没和地面来个五体投地的亲密接触。

    不过这一下手边正好碰落了散落在大石块之上的小石砾,“乒乓”声在洞内回响不绝,杜玖停了下来,回过身,火焰赤红的光线凌乱地落在他那眉紧蹙了的冷脸上,心下竟并未觉得可怖,反而觉得怪好玩儿的,差点没笑出声来。

    抬手轻拍了拍小七的脖颈,小七呼吸间呼哧热气直打在手心,暖暖的,心中寒栗,顿时散去了不少。

    抬眸,回视着杜玖的冷冽视线,尽量压下了语间颤抖——越往下走,空气已变得越来越湿冷,不过火把燃烧依旧,想是溶洞相通,空气含氧量暂时还没问题。

    “大人,什么是‘跑路货’?”

    因洞内四面极是安寂,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

    杜玖面上表情并无变化,再下一秒,干脆利落的一个转身,迈步又先前走去。

    不满地嘟了嘴,在心底哼了一声,赶忙与小七追了上去。

    误闯入新水镇幽苑时,还曾经对来不及欣赏溶洞内风景而感到惋惜,如今又是走在了溶洞内,却仍是无暇欣赏。

    半晌,待走到了另一个更小一些的洞穴之中时,杜玖才终于出声道,“你为何要问‘跑路货’?”

    我是穿过来的,所以不知道这个应是妇孺皆知的词,但这毕竟也只是我的猜测,该如何说?

    ……算了,还是实话实说。

    “在客栈时,我听店侍说,小七可能是那马贩子在山间捡的‘跑路货’,一直觉着在意,不知‘跑路货’到底是指?”

    耳边听得四面、上下皆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应是杜玖所说的暗处多毒虫了,也不敢多想,只紧紧跟在杜玖身后。

    杜玖只沉默着,又过了一个溶洞,到了一处大石门之前,停下了脚步,转回身,冷声道,“‘跑路货’,即山上流寇抢劫路人时遗弃或不小心丢失之物。店侍可有说那马贩子是何人?”

    我摇了下头,望着杜玖神色忽的一沉,觉得奇怪,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大人,这里边,有何不妥?”

    杜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并不回答,转回了身。

    身后,小七轻踏了几下前蹄,“哒哒”几下清脆声响。

    我这才意识到,像小七这样的好马,山贼又怎么可能放过?其中定有缘故。若说是山贼突然袭击,能拥有小七这样好马的人家,定非普通之人,若说是敌众我寡,不敌山贼,依小七的性子,也不可能弃主人于不顾,自己逃命。可这样一想,究竟是为何——

    ——杜玖抬手高举了火把,抬头凝望向大石门。火光所及,大石门上竟刻着极繁复的花纹,其中最深最阔的一道,于石门中央勾勒出的盘蛇纹却只有极简单的几道线条。细看去,蛇竟多了四足,每一足极细而短,足边,皆刻了有点儿像甲骨文那样的奇怪符号。

    过了几秒,杜玖倏然拔出了腰间长剑,寒光晃过,剑尖抵门,沿着那盘蛇纹顺时针缓慢走了一圈,又逆时针走了一圈。心下数数,才刚过了三十,就听得门两侧微有响动,再过了不过数秒,大石门缓缓向内而开。

    寒风扑面,比了石门外边更是冰冻彻骨,忍不住向小七又靠近了些。

    赤红火光映照之下,一座石桥,赫然出现在视界正中。

    水声清潺,石桥之下,应是有小河流过。

    杜玖迈步入内,我亦紧随其后。小七后蹄才刚踏离石门外的地面,门两侧轻微响动声又起,大石门立即缓缓向内闭合。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