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24章 桔儿(2)

章节字数:2801  更新时间:12-06-30 08: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听说了没?平安城福临客栈大火,那可是家百年老店呐,一把火就烧没了。”临得最近的一张桌子,一个大叔夸张地睁了眼,神情兴奋地对才从楼上下来的同伴道。

    “诶?我才在楼上听隔壁说,是个疯婆娘放的火。也不知那家客栈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听说平时那个疯婆娘虽然疯,但根本就是个傻子,客栈平日里也待她不错,怎么好好地就一把火把客栈给烧了?说来也还真是倒霉。”

    “真是这样?飞来横祸,那也真是倒霉透了,怎么平日里做好事也招报应?”

    “欸,谁知道那家客栈是不是背地里做了什么坏事,不然好好的怎会这样?”

    大堂之内,众人在杜玖一行人入店之时就已在议论平安城内福临客栈的那场大火,想是平日无聊,遇着了这样的事,定要说上许久才歇。

    杜林向店侍问了一间空房,吩咐打些清水来,又帮着从包裹内取了一件适才新买来的衣服,只在房间外等候。

    门才关上,女子立即屈膝跪了下去——吓了一跳,根本来不及反应——磕头道,“桔儿谢夫人相救。今后愿为夫人犬马,以报夫人再生之德。”

    好歹扶了她起来,一时尴尬,毕竟花钱将她买下的是杜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你是叫桔儿?先别说这些了,来,先将脸洗净了,再将衣服换上,我们过一会儿就要走了的。”

    桔儿怯生生地应了一声,握住了我伸过去的手。牵了她到水盆前,拿过毛巾帮着她将脸洗净了,再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稍微理了理头发,看起来已比刚才好多了。

    才将走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回过头对她微笑道,“以后别叫我‘夫人’,该叫我‘如夫人’的。”

    “是,夫……如夫人。”桔儿慌乱地垂下眸去,唇边嗫嚅道。

    ==================================================================

    支离破碎的视界,天地间,只剩了一片刺眼血红。

    那是……夕阳。还有,腥甜的血。

    潮冷的风,湿漉间,烧焦的腥味。

    “如夫人……”有个声音在头顶轻唤。

    呆愣着,任周身一片熟悉的黑暗将自己紧紧包绕。

    刚才,好像做了个梦,但我记不起梦的具体内容了……现在的这个声音,是否是现在将要开始的另一个梦……不想醒来,一直像这样待下去,就好……

    “如夫人……”怎么还是那个声音。

    “如夫人……”那个声音,很烦。

    “如夫人……”为什么,那个声音要叫我“如夫人”?

    “如夫人……”如夫人?我嫁人了?

    “如夫人……”如夫人……挣扎着,意识沉浮间,慢慢想起,我好像是被丢在了某个未知的古代。

    这,不是梦么?

    不是一个太长太长的梦……下一秒醒来,我会发现我其实就躺在自己的粉紫色史努比大床上……

    意识渐次明晰,伴随着后脑勺一阵细小针扎般的刺痛。

    不论是否睁眼,该是梦的,还是会继续下去,不是么?想到此,终于,决定睁眼。

    “如夫人,老爷吩咐,夜已深了,您该回屋就寝。”桔儿在我睁眼的瞬间语速跳跃地对我说道。

    “好。再坐会儿便进去。”我点点头。规矩比人大。

    月色苍冷,洒遍中庭。

    在半路时候经过,暂时借住的这个林家庄,是个修建在半山腰上自成一座小城的庄园。听说主人是替官家打理盐铁生意的,常年在外,一行人到这里的时候,也只是这里的管家出来接待,安排在东侧院住下了。

    杜玖今晚又是不归,说是有事。

    桔儿,这昨日在简城外的客栈被杜玖从人贩子手中买下的女子,或许是因为杜玖顾虑到总是让杜林留下照看我总会有些不便之处,才同意让她也加入了同行的队伍。“桔儿”这名字,她从一开始就是这么自称的,后来说起,说是家里人都这么叫她——如今她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唯一的哥哥在去年被征徭役参加京沂大运河的修筑,半月后便传来了因事故身亡的消息,之后父母接连病倒,家里也因此负债累累,终于在送走母亲后,被卖给了人贩子。听了她的经历,竟想起了那如行尸一般恐怖的槐大娘——也不知槐大娘现在究竟怎样了。如果真如在简城外那家客栈所说,大火的原因被归咎到了槐大娘身上——杜玖,最后到底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我不敢去问杜玖本人,问杜林,他只微笑着答了一句“如夫人放心”,再也不说其他。

    再望向恭谨侍立身后的桔儿,虽相处不过一日,心下已隐约觉得奇怪——观她言行,并不像初次为侍婢之人,很多地方太过熟练,还有答话时的神态,不知不觉间,都能瞧出些端倪。

    也或许,还有些事,她一时半会还不好说,我也不好强求。待以后熟悉了,若她愿意,再说就好,或许,到时候还能帮着做些心理建设。

    “桔儿,以前去过京城么?”

    仍是坐在檐廊下,背靠阑干,抬头望向半掩在才飘过的纤云后的苍冷清月。

    “如夫人,京城桔儿从未去过。”桔儿答道。

    “那,下午听说之后会随老爷回京,桔儿怎么表现得那般高兴?和杜林说话的时候,也像是对京城懂得不少。”

    我微笑着问道。

    “嗯……虽然桔儿没去过,但大哥倒是跟着人走货去过一趟。”桔儿只是静静立在身后,还带着些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变了莫名的悲伤,“……大哥每次去,都会给桔儿带不少好玩的小东西回来呢。真的,有不少……”

    良久,静得能听见眼泪“啪嗒”坠地的轻细声响。

    “桔儿……”我站起身,拉过桔儿的手,手指冰凉,再在外边待下去,就算我不生病,桔儿也该感冒了,“还是早点睡吧,不然明早起不来可就惨了。”

    正待迈步,墙角忽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猫叫,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去,墙角阴影之间,正对上两只发散着森冷荧光的绿色猫眼。

    身后,一声脑袋撞上了木柱的闷响,回过头去,见桔儿正抚着后脑勺,疼得只呲牙,目光闪避间,竟流露着一丝惧意。

    看来是被这猫一吓,一下子后退,撞到了廊柱。

    “桔儿怕猫么?”

    桔儿摇了下头,紧接着又点了下,疼痛间,表情已是混乱,“桔儿……桔儿并不怕……只是……奴婢被吓了一跳,那……那猫出现得太突然……这么冷的天,它怎么……怎么不待在暖和的地方……怎,怎会出现在这里?”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奇怪,转过头去再看那猫时,墙角,已只剩了一片幽邃冰冷的黑暗。

    “吱呀”一声,院门突然开了,原本已是紧绷了的神经,更是吓了一跳,过了几秒才看清,从那里走进来的正是杜玖。

    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只冷冷地迈着大步走过中庭,待走至身边时,略俯身,在耳边冷声说了句,“后日回新水镇一趟,在东岩城略停,之后西行,还要去西茶一趟,才会回京。”

    好奇怪,行程之类的,杜玖原是从不说的,都得我自己厚着脸皮去问杜林,这次为何又要这样特意告诉我?而且,不是原定明日就出发么?怎么又拖到了后日?是想要看到我的什么反应么?

    ——我该有什么样的反应么?

    “大人?”

    我侧过身面向他。

    杜玖冷着脸,停了脚步,不置可否地回望着我。

    “大人……”我试探着开口,虽已经知道答案了,“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他轻点了下头,有点漫不经心地伸过手玩弄起我的一缕头发。

    “为什么要去西茶?”

    轻声问,移开了视线。

    不敢直视他的眼。

    那漆色的眼瞳,深邃得像是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吸进去一般,才被那只猫惊吓得支离破碎的神经,承受不住。

    “发生了一些事,”一字一字,完全没有起伏,“所以,要过去看看。”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