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25章 桔儿(3)

章节字数:2914  更新时间:12-06-29 09: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吸一口气,转回视线,直视向那幽邃漆瞳,试图从中找出一丝哪怕再细小的缝隙——直到全身被冻得几乎无法动弹,心下泛开的寒意也变作了麻木,也找不出。

    难道真的要这样一直下去么?直到某一次,一不小心,真的将性命丢了?

    被这念头一激,咬牙问道,“那,大人可否告知,为何又延迟了一天才出发?”

    杜玖听了这问题,唇边一点微弯弧度,极淡的冷笑,半透着冷漠,“你,想知道?”

    “……是。”

    杜玖唇边的弧度,又多了半分,冷漠间,流露着几丝嘲讽,俯下身,紧贴了耳边,极慢地,一字一字,轻声道,“这么说,以前的事,你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声音,比了平时还要冷上百倍,一字一字,皆如锋利的冰刃般,直扎入心脏,直到杜玖走出了视界,良久,桔儿上前拉过了我的手——指间,一股暖意——我的手,已变得比她还要凉了么?

    ==================================================================

    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刺疼。喉咙感觉像着了火一般,辣得直呛。

    挣扎着睁开眼,面前,这个瞪眼望着我的人是……桔儿?

    “如夫人,你醒了?!”

    “……嗯。”

    意识,仍是四分五裂的状态,疼痛间,一时还无力气恢复。

    “欸!如夫人你可终于醒了!桔儿都快被你吓死了……怎么好好的就生病了?”桔儿圆睁着眼说道,一脸担忧的样子。

    每一处筋骨都酸疼得厉害。勉强着,想要坐起身,却被桔儿按下了。

    微微晃动着的视界,屋子内,游移着的光线交织成一片腥红——怎么一睁眼,就已是傍晚了?我,竟睡过了一天?

    “……桔儿,现在是什么时候?”

    “庄内更夫才刚喊过酉时。”

    “……我,怎会睡了这么久?”

    “如夫人是生病了。老爷交代,如夫人要在床上老老实实躺上一天一夜才成。”桔儿说着侧过头去,看向床边的小圆木桌,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那上边正搁着一只拳头大小的青瓷盖碗,“还有,老爷交代了,这药必须得温着喝下去。所以桔儿每过半个时辰就要到屋外边把药炉子里的火添上,一直温着呢。”

    说完,桔儿立即起身拿着碗出了门,回来后将盛了药的瓷碗轻轻放在小圆木桌上,在我身边坐下,慢慢扶起我。

    生病了?后脑勺袭过一阵刺痛,却只能记起杜玖问我,是真的记不起从前的事了么,在这之后,却根本一点也想不起。

    “如夫人昨晚洗澡时,水变凉了也不和桔儿说,热水池就在边上,桔儿在外边还以为如夫人已自己舀了……之前又坐在外面睡了那么久……这下子病倒了,可把桔儿给吓坏了。”

    桔儿的眼神里写着些许责备,唇角微噘着,透着不满,一面轻声说着,拿过了盛着药的青瓷碗。

    瓷碗里黑褐色的液体,面上跳动着才刚点上的昏黄烛光,胃内只觉一阵翻滚,恶心得厉害。

    “……后来桔儿在门外叫如夫人,如夫人却怎么也不应桔儿了……敲门,如夫人也不应,里面上锁了,桔儿一个人哪里打得开……”

    紧闭了眼,一鼓作气咽下一大口药汁……迟钝了的味觉,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感觉到了微微的苦,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喝。

    “还好那个时候老爷回来了……用郭大哥的剑一下子就把锁劈开了……”

    杜玖……那个人……这病,怕就是当时被他给吓得。

    “老爷把如夫人抱出来的时候,如夫人的脸色都白成那个样子了,桔儿可真是吓得半死……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让桔儿可怎么办呢?”

    桔儿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有些哽咽。映着烛光,眼角正噙着泪,唇角依旧噘着,似正在努力忍着不让它落下。

    但,她真的,是这么想的么?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她,总觉得有七分虚假——究竟是为何?

    “对桔儿来说,如夫人是无论如何一定要照顾好的救命恩人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我半垂下眼,安静顺从地喝着药。

    无法对她说什么。

    因为我也记不起,到底究竟是因为什么,让我在洗浴的时候,坐在盛满了水的香木浴桶中就那样沉沉睡去……

    残余在脑中的印象,只剩了渐渐被一团白色的雾霭困住时那黏稠的呼吸……也确实是,生病了吧。

    才勉强将一碗药喝尽,敲门声轻声,正好让桔儿过去开门,双手掩面,轻吐了一口气。

    桔儿开门之后,一个半灰长髯的老者轻步走了进来,正是林家庄的付管家。

    付管家走到帘后,抬手作了一揖,“如夫人,身子可有觉得好些了?”

    “……嗯,已好些了。”

    “如夫人实话说就好,这屋子里燃了林氏祖传的安神药香,不过已存了有些年头,也不知还有几分作用。”付管家扶髯笑道。

    才回了身边的桔儿已是满脸黑线,轻声道,“才不是对老爷说这熏香绝对有用么?”

    原是如此——忍笑不得,抬袖掩口,轻咳了几声,“这屋内真有熏香?想来,定是香气极淡的那种?”

    若真如他所说,这安神药香,根本闻不出来。

    “如夫人闻不出来就对了,这安神药香本是无味,也正是它最奇妙的一处。”付管家自点了下头,呵呵笑了一声。

    “付管家适才说这药香是祖传的?”

    “正是。如夫人还不知道吧,其实林家以前是做药材生意的,到了老爷这代,才改替官家经营盐铁。”

    头顶,屋瓦突然一声轻动——立即想起了昨晚那只奇怪的猫,抬头问道,“管家大人,林家庄上有很多猫么?”

    “如夫人为何这么问?”付管家有些奇怪地望向我,“大老爷自小就很讨厌猫,所以府上应是一只猫也没有的。而且,为了不让野猫闯进,还在各隐蔽处洒了药粉,猫闻了那些气味都躲得远远的。林家庄附近七里之内,根本不可能有猫。”

    不可能有猫?

    可昨晚,不止是我,桔儿也看见了,不可能看错。

    不过他既这样说,我也不好将昨晚的事告诉他。毕竟,偶尔闯进一只奇怪的猫,也只是偶尔罢了。概率极小的偶然事件,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不是么?

    “没什么,只是觉着这么大的庄子,该会有很多老鼠,所以应该也养了不少猫,以防鼠患。可昨日连一只猫也未见过,所以奇怪,才有这一问。”

    付管家点了点头,只又问了几句饮食可还习惯之类的话,交代说如果有事可以直接到后院找他,便即告辞。

    ==================================================================

    病第二天后已是基本好了。杜玖对这件事,也并没有说什么。

    沿京沂大运河修筑路线往北回了新水镇领货,之后沿水路往东岩城而去,再之后即往西行。

    “老爷。前面有官船挡了河道。”郭锦站在舱门外说。

    “嗯。”此时的杜玖正坐在窗边看书。而我正站在小书桌前,翻看着之前练的毛笔字。

    “打的是东岩刘府的旗号。”郭锦接着汇报。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没有丝毫多余的起伏。

    “好。不用打招呼。就等等再过吧。”杜玖头也不抬地冷冷答道。

    “是。”郭锦点了下头,转身出去了。

    “东岩的温泉天下闻名。”杜玖突然抬头对我说。

    我“哦”一句接着低头翻阅。

    丝竹之乐渐近,觥筹交错的声音隐隐可闻——大概是那个什么东岩刘府的船。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心下不禁暗念。

    走到另一侧的窗边,掀开帘子,向外望去。

    大讲排场的官船队列正浩浩荡荡地通过前方的河道。在我在的这艘商船周围还停了好些被官船挡道,不得不暂时停靠的船只。

    不远处东岩城的城墙上,贴着一长列的通缉布告。

    画上的人,和那天在平安城看到的一模一样,戴了面纱的脸,只露出轮廓漂亮得几近妖异的杏眼。

    杜玖,他到底在查探什么?

    我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疑问,掀起门帘,走了出去。

    晃眼的白色阳光,将人圈圈包裹起来。

    模糊了的安静。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