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月茫茫逐华照君  第27章 桔儿(5)

章节字数:2863  更新时间:12-07-01 1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爷……小、小的……实在……不……不知……”

    伙计结结巴巴地吞吐道,脸已彻底变了绛紫色,目光,却根本无力移开。

    “好。”

    杜玖说完,立即将手放开了,一个利落转身,大步而走。剩了那伙计仍是一脸惊惧,呆呆地愣在原地,高度疑似魂魄的白色半透明雾状物似仍半飘在他的头上。

    不过几秒,杜玖已走到了身边,带过一阵冷风,吹得心底莫名的发毛。

    与刚才威胁钱庄伙计时所释放出的阴魔罗刹般的恐怖气场全然不同,放手之后,不过眨眼之间,杜玖虽仍是平时那般冷漠的冰山表情,气场却是收了至少九成,除非特别注意,几乎感觉不出——竟能变得这样快,做到这样地步,心下,不安又开始纷乱搅动。

    而且,不是还未从那伙计身上问出什么,怎么就这样放手了?

    迈步小跑着追上,待重又到了大街上,杜玖的脚步才放慢了,我才得空略一喘气,犹豫半晌,终于还是抬头问道,“老爷,刚才……那样就行了?”

    杜玖冷答了一声“嗯”,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漆瞳内,目光渗过淡漠。

    待回到了货船上,桔儿已帮着杜林将午饭准备好了,一汤三菜,如往常一般色香味俱全——杜林的厨艺好得不可思议,若是在现代,做那种月收入极高的大厨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可此时却根本没有胃口,但碍着杜玖,还是乖乖地在餐桌边坐下了。

    适才,杜玖问话,前后不超过30秒,一来,是担心钱庄的人发现罢,二来,当时那伙计的反应,也许就已是杜玖需要的答案——所以,他才无所顾忌地让我留下么?

    是因为,需要有人帮他把守巷口么?

    不可能。

    那又是为何,要让我看到那样意味不明的问话?他所希望的,是刚才那样,能我想起些什么?

    看那钱庄伙计的表现,确实那张银票是有问题的。可在新水镇的广沂钱庄时,那个伙计不是将那赌鬼的假银票都扔了么?如果这些银票都有着一样的问题,那,为何在这两个地方,处理问题银票的方法全然不同?

    为何,这里的广沂钱庄,不敢将银票的问题说明?

    “我们明日下午出发。”杜玖放下碗筷,说道,语调冰冷。

    “哦。”我点点头,仍在想着适才发生的事。

    半出神的视界间,对面杜玖紧紧抿着的嘴角微颤。

    为什么,他突然一脸强忍着笑的别扭表情?

    “咳咳!!!……”

    我知道了……

    这时再把咬下去的辣椒吐出来已来不及,只好一口咽下,喉咙辣得如同烫火炙烤一般,呛得眼泪汹涌而出,模糊了视界。

    ……我竟把杜林刚才特地交代过一定不要夹来吃的东岩特产的能辣死人的辣椒一口咬破……

    嘴里火辣辣的疼……

    杜玖倒了一碗汤递给我,我缩手不想接,他的眉开始皱起来——只好惺惺地接过。

    “谢……谢……大……大人……”

    喝了一整碗的汤,火辣辣的疼却还是未消退多少……

    噙着泪,只好装着很感兴趣似的样子盯着面前的空汤碗,仿佛那里面藏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吃好了?”他问道,口气听起来已回复平静。

    “嗯……”我暗暗叹了口气,仍旧死死盯着空碗,“大人,东岩城这里的广沂钱庄,是总店么?”

    不敢抬头。自杜玖那边渗过的冰冷气场,激得脊背上窜过一阵恶寒,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死咬牙关,不敢放松。

    “是。”

    杜玖冷冷答了一字,椅子被一下推开时,椅脚刮蹭木地面的声音,刺得鼓膜生疼。

    直到杜玖离开了好一会儿以后,才抬起头,唤桔儿进来收拾。

    窗外,天空依旧蓝得如梦一般,寻不见距离。阳光,也依旧,苍白得晃眼。

    ==================================================================

    一曲琵琶婉,转响起在河道间。

    正是近黄昏的时候。远处渐渐出现了城墙的轮廓,大约是东岩北面的某个小城吧。

    关于广沂钱庄之事,杜玖再不愿多说。忍了被冻死的危险,偷观察他的神情,也根本寻不见一点线索。

    不过,东岩城这里的广沂钱庄既是总店,那,也就是说,对问题银票的问题“视而不见”的这一决定,应该是在新水镇之后才做出的?这,又是为何?

    ——除非,是问题银票的数量太多,或是牵涉太广,又或者是这两者都有?

    在平安城时,那个奇怪的乞丐老头说过一句,用那个地方得来的银票是会掉脑袋的。这究竟只是夸张么?毕竟,现在广沂钱庄根本对这问题银票“视而不见”,不是么?还是说,之后才会有追究?

    那个奇怪的乞丐老头,又究竟是为何会知道这其中的一切?难道,在这尚国内,还有像“丐帮”那样的组织么?

    琵琶声渐渐近了。

    突然船身震了一下。

    掀开帘看,是一艘小船蹭到了这艘商货船。

    “杜老爷。”

    杜捕头竟在那艘小船上。跟在她身后的,姿态矜持地低垂了剪水秋瞳的,是那晚在新水镇的客栈被她赎了身的那个美女乐妓吧。

    “杜捕头。”杜玖站在船头,冷淡平静的声音,“东岩的事已办好了?”

    “刚得到消息,有人在城外看到了凶手。”

    杜捕头严肃地回答道,眉微微皱着。

    杜玖很轻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不再说话。两船,无声并行。

    到了下一个河道的分岔口,杜捕头乘坐的小船向左拐去,慢慢消失在了夜幕中。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恍惚间记得好像昨晚梦中那个女子又对我说了什么,记不太清了。

    一路上我已默了不少不会让杜玖看了不舒服或感到疑惑的诗词,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翻着消遣了。我隐约觉得这个世界的过去,似乎包括了很像我所知道的唐朝的唐朝,但好像并没有宋、元、明、清的痕迹。其实,一路上,杜玖也完全没有表示过对我正在写的东西感兴趣。

    有空余宣纸时,闲了,我也开始试着画画。也幸好在现代学过,还不至于画得太烂。

    但,还是不得不说,古代妇女的生活实在是相当乏闷。

    闲时,桔儿的话总是很多。这个因为大运河的修筑而失去了最喜欢的哥哥和父母的少女,在平常的时候很喜欢笑,一双眼睛常笑盈盈的,非常好相处。

    “如夫人,岸上的花好漂亮,如夫人要不要出来看看?”

    门帘被掀起一个小角,桔儿那带着笑的眼正望着自己。

    “嗯。”

    我搁下画笔,拿过镇纸压住了刚勾勒了半朵牡丹的熟宣一角。

    中午饭时,杜玖并没有出现。

    岸上,不知名的花正开得灿烂,一片天蓝之中,一角数株却开得欲滴嫣红。未想到,已是百花凋敝万物枯萎的季节,竟还有花能开得如此旁若无人肆无忌惮。

    “奴婢好想下去采一些回来~”

    桔儿很开心地笑着,回头哀求地望了我一眼。

    “不行哦,老爷交代了不可以走下船的。”

    我说着轻轻拍了拍桔儿的头,微笑着。

    如果是在现代的话,早就已经拿出手机各个角度拍个不停了吧。

    微凉的风穿过树林,吹散了细碎的花瓣,轻轻旋转,点落水面。

    “老爷呢?”

    我转回身,问站在书房门前的郭锦。他这样子,该还是在站岗。不知杜玖的小书房里,究竟有何物需要留下郭锦专门守护?

    其实,我是明知故问。停在这个偏僻小港,停了这么久,久到午饭也没有回来吃,只可能是因为工作。

    “老爷有事,四夫人。”

    郭锦回答得很礼貌,也很坚决。严肃的表情和语调,颇像杜玖。

    或许,他从小就跟着杜玖吧,心中不忍暗想。下次,再问问杜林好了。

    就在这时,一艘小船摇晃着出现在了河道的拐角处。坐在船头的杜玖,面色一如往日的镇静。倒是平日里总是温和地微笑着能让人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的杜林,神色隐约透着焦急。

    郭锦走上去,杜林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接着郭锦石头般的表情也起了变化——紧绷的嘴角幅度很小地撇了一下。

    ++++++++++++++++++++++++++++++++本章未完待续+++++++++++++++++++++++++++

    更新来迟,抱歉TT。。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